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第18章 心打退堂鼓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8章 心打退堂鼓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孤独小酌发布时间:2020-02-17 18:20:02

  见两者皆不语,朝九又拒绝了跟自己交谈,阿土便干脆凑到江月肆跟前。
  尽管江月肆瞧不见,他面上的狗腿子也不减,好奇之意颇深,小声问道:“老板,小九这小子可是惹着您了?”
  说不好奇那都是假的,能让江月肆摆脸子,这事儿恐怕不轻。
  “你怎管得那么多闲事,平日里便总瞧你跟隔壁的张婶子他们围一块说闲话,怎么的,你这打算从我这搜罗些去与你的老姐妹们分享?!”
  江月肆这话尽是挑着刻薄不留情面的说,要不是阿土习惯了,只怕是早翻脸不伺候了。
  憨厚的脸上挂着傻笑,也不往心里去,只说:“老板,我这不是关心您吗?”
  闻言,江月肆哼了一声,显然是晓得阿土心里那点小心思。
  随即又说:“待会儿花轿到的时候你就混到队伍里去,把身上的妖气收敛些,若是不巧遇上个道行不错的真道士,老子怕你连这条街都走不完,再者那女鬼也是熟悉你身上的妖气,别打草惊蛇了才是。”
  “……是。”阿土闷声答应。
  因着是在江月肆手底下做事,他多少是学了正主儿的几分猖狂。
  身上的妖气从不遮掩,任它如何浓郁芬芳,反正他上头的大佬是个妖魔鬼怪都敬畏的神仙头头,有这么个主儿罩着,他还真没怕过会出什么事儿。
  跟他曾经一块儿修炼的小妖在一块时,说话都要硬气几分。
  虽说不称王称霸,但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妖怪。
  如今江月肆都发话了,他也不敢这般行事张扬,毕竟这主儿说话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为了以防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他也乖乖的把身上的妖气掩藏起来,看着就与寻常人无异。
  起码一般道行的是看不出的。
  为了防止那女鬼察觉出什么,江月肆还递了个香囊给阿土,正好是掩盖妖气的一种上好檀香。
  见自家老板递过来的宝贝物件,阿土眼馋的同时不免疑惑问:“老板,这女鬼真的很厉害吗?”
  毕竟能让江月肆掏出些宝贝东西来的女鬼,绝对不是一……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每次快穿总被大佬求攻略 邀颉
  楚掠从小就人见人爱,被男男女女宠在手心里,无数桃花开遍野。
  可他偏偏谁也不搭理,浪的起飞。
  然后他就被一个系统砸中了,说什么有一个主神等着他去救?
  嗯……主神这个名字,不认识,没印象。
  果断拒绝,不去!
  可去不去由不得他拒绝,被系统直接投放位面之中。
  有钱大佬坐轮椅,朝他招了招手,笑,“宝贝过来。”
  金主大佬手段用尽,“再敢离开打断腿!”
  男神大佬手牵手,“毕了业我们就结婚。”
  电竞大佬手捧金杯,“我的荣耀都归你。”
  末世大佬把人护在身后,“有我在,别怕。”
  ……
  被大佬宠在手心的楚掠: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让他们滚远点!
  能动手绝不动嘴万人迷受X宠妻狂魔大佬攻
  推荐一波我家二狗子跟我的闺蜜文——《每次穿书都是大佬渣月光》by莫西辞
  超级无敌巨好看!!!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两世欢:赎罪世子爷 安若浮生
  第一世,祁余单相思云长欢,求而不得。
  第二世,祁余愧疚于云长欢,得而不惜。
  郡主府,一只小糯米团子摇头晃脑跟着先生习字。
  陆先生,你做我爹爹好不好?浅好喜欢你!”
  音落,一只大手横空出世玲起小糯米团子的后,领送到墙角面壁。
  音落,一只大手横空出世玲起小糯米团子的后领送到墙角面壁。
  “祁余,你干嘛!那可是你儿子!”云长欢被
  祁余拉往只能在原地对祁余火。
  “ 那是你婚内出轨的让据。”祁余淡淡着了眼云长欢,讳莫如深。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陆清盲
  沈嘉穿进一本早古一夜带球跑虐文里三年,直到要死了才发现自己做了三年没有自我的剧情炮灰。
  她这个炮灰,用那份对男主笨拙而矢志不渝的爱,赚足了唏嘘,赚足了谩骂,但直到死,都没有得到男主的爱,因为作者设定她为——
  (伪)白月光。
  沈嘉:嗯?送钱又送命的白月光吗???
  滚你男主的蛋,这狗男人谁爱要谁要,这白月光谁爱当谁当,掰掰!
  掰掰就掰掰,下一个更乖——
  小伙子,我养你啊,少奋斗二十年哦(。’▽’。)
  .
  阅读指南/排雷:打脸沙雕吐槽文;女主真沙雕;男主失忆小傻鸡;早古虐文渣男贱女一黑到底。
女配作死日记 倾绾
  身为天道的亲闺女,云汐她有一万个狂妄的资本。但是……某一天她好像惹自己父亲大人不高兴了,被扔到小世界反省反省,说好听点就是去搞事情。
  但是她发现总有一个狗皮膏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
  偏执弟弟把人给堵在角落,“姐姐,你不是说只爱我的吗?”
  某汐:“还要跟草莓牛奶计较?”你咋不上天与太阳肩并肩呢?
  —
  纯情的电竞大神默默的放下手中的键盘,一眼不眨的看着在自己旁边打的不亦乐乎的某汐。
  “我不玩了。”
  “啥?”
  “我要玩你。”
  —
  整天泡在醋缸的皇帝终于主动躺在爱妃的床上,卖萌道:“爱妃,快,快来宠幸朕。”
  对于某男,云汐表示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
  注:
  男主始终为一人,身心干净。[1V1]
  女主属于成长型。
  感情是一点一点培养上去的。
  [神经大条护短女主vs病娇偏执男主]
快穿之宿主疯骚不走心 空余
  身为国际刑警的安久做过的任务数不胜数,然而这一次,上一秒还在执行任务,下一秒就眼前一片漆黑,等到好不容易能够看见的时候,却只有一个白色团状物体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什么鬼!
  ————————————————————————
  团子:“宿主,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
  安久:“我知道。”
  团子:“宿主快上把男主抢回来!”
  安久:“……好。”
  安久:“怎么还没完成任务?”
  团子:“呃…”
  就知道你这个满脑子不正经的系统不会轻易放过我!
  注:本文1V1!【划重点!】攻不是精分!
  高冷总裁攻×炸毛刑警受(这是主要的,不包括穿越的世界里的人设。)
  闲来无事写的爽文,不喜勿喷,么么哒
师尊大人情商堪忧 慕花寂
  重活一世,月七粲这一生的唯一目标就是,把自家师尊凤幽的情商提上去。
  于是便有了这日常对话:
  月七粲:我喜欢你,师尊
  凤幽:嗯,我也喜欢你
  月七粲: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
  凤幽点了点头,道:“二狗昨天欺负你了,走,为师带你打回来去。”
  等等等等,师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月七粲一脸崩溃的表示,师尊大人情商堪忧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重生农女:猎户相公别来撩 洁丽
  二十一世纪特工女郎,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一个可怜的小农女身上,面对着一大家子极品种种行为,令她叹为观止,真是应了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极品”,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既要斗极品,又要勤赚钱,谁知极品家人又为了二十两“巨款”为她订下了亲,她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来解除婚约。
  落难皇子偶遇一位热心老奶奶,两人正在相谈甚欢,谁知老天不作美,吹起了狂风,下起了大雨,雨过天清之后,身旁的老奶奶竟变成了一个绝色美女,皇子一见,一阵惊悚加呆滞之后,控制不住一阵大笑:“娘子,你太顽皮了,想为夫告诉我一声就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注:本文阅听首发,末经允许,请勿转载。
全能空间:村花家的首富养成 寒之素手霸红尘
  二十世纪未,商界精英骆小曼被渣男及所谓闺蜜坑害至死,重生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个穷破的小山村里成了一个家人死绝的十岁小孤女路小星,因为饿晕在溪边,被家中只有一个寡母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的十五岁的穷小子金振坤所救,因小曼是重生之人,无意间发现这位现在穷的叮当响的救命恩人长大以后竟是身价千亿的有钱人,偶然间上山摘野菜救了一个老人,得到一个牛逼的万能空间
  借着知道未来的一些事情这个先机,骆小曼利用自己所学,和手中的万能空间,帮助恩人和村中和善的乡亲们走上至富之路
  正当事业和爱情双丰收之际,遇到了前来旅游的前世仇人。
江陵春 西墙有茨
  听说:江陵春色,名满天下。
  沈朝歌近来有些愁:该如何将自己青梅竹马的贵公子晏清扑倒?
  她是宣和的公主,上有哥哥护着,下有弟弟可供欺负,自小众星捧月,掌上明珠。
  他从小陪她伴她,替她挡了联姻,救她性命,带她走街串巷逛窑子,蒙混国子监考试。
  ……
  就似那年春满无边,深夜里,她悄咪咪翻到他的床边,一双眸子漆黑而迷离。
  他眯了眯眼睛:“你干什么?”
  她掀开他的被子,笑眯眯着:“小哥哥,今晚月光真好,咱们来快话呀!生米煮成熟饭,你总会娶我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