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第8章 换装入常府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章 换装入常府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孤独小酌发布时间:2020-02-01 19:37:02

  临近黑夜,花娘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朝九一步三回头的进了阿土原本给他准备的屋,而江月肆一脸满足的吃夜宵。
  花娘记着晚饭后洗碗时朝九还任劳任怨的给江月肆洗衣裳,洗完衣裳就当拐杖把人送回了屋,后又出来给江月肆煮夜宵,原本她是打算躲门口听墙角的,毕竟按着老畜生的品性,她怕朝九只是受欺负的份儿。
  可这下朝九回了自己原本的屋,而江月肆则在自个屋里吃面,她是怎么都想不通了。
  难道朝九任劳任怨的辛苦了一天,连他江月肆的床都不配上了吗?!
  这般想着,她就气不过了,大步跨进门,想给朝九讨个说法。
  可江月肆却被这突然打扰到行径惹得不快,他皱着眉,嘴里吃着的面都觉得不香了,他有法力,自然是知道来者是花娘,当下态度就不怎么良好道:“你来做什么?”
  一听就知对方心情不怎么好,花娘立马打哈哈道:“哈哈……祖爷爷,您吃着呢?”
  闻言,江月肆没搭理她,而是自顾自的又吃起了面条。
  花娘:“……”
  看吧,就是这么气人。
  为了朝九小可怜,听还是决定勇往直前,不惧险阻,当即坐到江月肆身旁,小声问:“祖爷爷,您还不睡啊?”
  “…你没瞧着老子正吃面呢?!”江月肆没好气道。
  他最烦的就是有人在他吃东西的时候来烦他?!
  花娘尽量忽略江月肆的坏毛病,而笑眯眯的继续说:“是我大意了,就是,祖爷爷,我想问问,那个祖奶奶他跟不跟您一块睡啊?”
  “你个瓜娃子,睡个屁啊,老子自个睡。”一毛躁了江月肆就忍不住满嘴粗话,尽管面上他还是一副仙风玉姿的仙人姿态。
  闻言,花娘可就不干了,当即就怒了说:“不行?!你怎么能抛妻呢,你个人渣,睡了还不负责,你不怕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吗?!”
  朝九那么可怜,怎么可以睡完就丢呢,不行,绝对不行?!
  “不行个狗屁,你个死丫头,老子搁哪给你娶的祖奶奶。”
  江月肆也是被花娘这反应给吓一跳,干脆面也不吃了,就搁那骂花娘的脑子去了。
  被江月肆骂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花娘直接哭嚷着:“你个负心汉,昨天小九还跟你一块睡呢?!”
  一听,江月肆就给气笑了,揪着花娘耳朵教训道:“是一块一张床睡,又不是老子睡他,你个死丫头,尽乱给你祖爷爷我认媳妇儿,我就不能娶个姑娘了再生个儿子?!”
  听这话,花娘也是一愣,再听江月肆细细解释一番,她才发现是她想多了。
  再看江月肆这副道貌岸然的君子模样,花娘再次确认道:“没睡啊?”
  “睡你个鬼,老子能干那畜生事儿?”江月肆立马否认。
  “哦。”花娘低低地应了一声,话语间竟带着点失落和惋惜。
  这声“哦”可听得江月肆不舒服,连带着那碗面都吃不下了,干脆叫花娘给带去厨房放着,然后就躺下睡了。
  却不知半夜时有人造访房梁上,一守便是一夜。
  翌日一大早江月肆就起了,用了些朝九煮的粥,就嚷嚷着要喝蛋羹,说这粥甜的没那咸的对味。
  朝九也不嫌麻烦,又在厨房忙活了一阵,给江月肆单独煮了一份蛋羹。
  阿土见状,开口叫苦道:“小九,不带这么来事儿的,怎么就他有我们没有,这不公平。”
  闻言,还不等朝九开口,江月肆就说话了,道:“整日里就知道吃吃吃,总不去琢磨怎么赚大钱,一碗蛋羹都能把你给馋着,瞧把你出息得。”
  嘴上虽是这么说,可他还是叫朝九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蛋羹,也算是有良心。
  大家都心知肚明得很,江月肆就是嘴巴贱,但心是好的,起码对自己人该好的时候还是极好的,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饭后几人就换上了道士的行头,而花娘留下来守店。
  江月肆第一次摘那根白绫,换上了复合道士的灰布条,一身显久的道服,在换个生面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行刚到桃花镇的风尘仆仆的道士。
  三人目标明确地直奔常府,但也不急着进去。
  江月肆装作一副道行高深的瞎眼道士,站着常府前停住,忽而掐指,嘴上还念念有词,像是在算些什么道法。
  原本常家请了好几个道士都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会儿又见有道士来,众人便都围了上来。
  周遭声杂乱,偶尔能听见几句,说的是。
  “又来了三个道士,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晚了,这常府里的妖怪法力可大着了,来了五六个道士都死了,叫人没办法。”
  “我看他们三个也悬,这常家的赏银都涨到五百两了,也没人敢接,他们三个怕是也没那个福气。”
  “就是,两个看着年纪不过十三四岁,那中间的又还是个瞎子,这样的进去,怕是今晚就得叫人收尸……”
  周围的议论声还在继续,但江月肆却不受影响,依旧是那副装神弄鬼的模样。
  直到常府的管家上前了,态度恭恭敬敬地对江月肆道:“不知道长可是看出了什么?”
  闻言,江月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沉默片刻才对管家道:“如今虽是艳阳天,可贵府上空却一团鬼气笼罩,想来府里怕是不太平,依贫道看,应该是个厉鬼作祟。”
  一听他这话,周围原本还在质疑他的百姓顿时惊呼,连着管家也是愣住了。
  先前的道士只说是有妖怪却说不明白是个什么妖怪,都是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摆摆架子而已,来了也不过两天就死了,死法跟常府的三个少爷一模一样。
  而江月肆还是第一个说得这么直白的。
  管家想着对方一定是个道行高深的世外高人,连忙开口道:“可否请道长到府上一坐,我们老爷定当好生招待。”
  闻言,江月肆并未拒绝,而是说:“贫道本是碰巧路过贵地,在此停留不过也正是因为贵府上空的鬼气,贫道修道本是为了惩奸除恶,匡扶正义,此番自是不会推脱。”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代孕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穿成炮灰反派怎么破 莫西辞
  柯阮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最大的反派,把男主虐到让读者研究出了千百万种把他处死的方法。
  柯阮穿过来那一刻身体都在颤抖,想到以后的悲剧人生,被男主剥皮抽筋之后还要挂在城墙暴晒,最后挫骨扬灰,他就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补救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补救来补救去,居然把自己给搭上去了。
  重生后的司郁寒,无论柯阮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像置他于死地,所以要么死要么狠。
  之前:
  司郁寒面对柯阮的殷勤,嘴角扬起冰冷的弧度,终归是一个死人,不必浪费多余的心思。
  后来:
  “皇后今日为何没来御书房给朕送汤。”没柯阮在身侧的一整天,司郁寒浑身不舒服。
  【嗯,真香!】
  ……
  排雷:1v1一个重生一个穿书,甜宠不腻,架空王朝,与现实无关。
重回七十年代 玄月惑
  陈静和儿子莫名其妙的就出了车祸,从二十一世纪重生到了七十年代,得到了一个永随空间,自己在青春年代为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
快穿之主神恋爱进行时 孤独小酌
  操控三千世界的主神大人临危受命,亲自到各个面位巡视,实则曰:历劫。
  系统狗儿子每次都会把他安排在一个男人身边,而每次他都会莫名其妙的跟这男人滚到一处去,不来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
  “儿砸,给爹换个男人成吗?”顾白羽颇为无奈。
  他已经受不了这该死的爱情的滋味了……
  顾白羽:“……”
  他恨呐……
  ——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作者:1V1 ,更文随缘。】
心动九分甜 文槿七
  有些心动一但开始,便覆水难收。
  而自从他从深渊里救起了她,他就知道自己的心彻底沦陷了。
  ——
  时晚一心想到追到沈亦辞,使出浑身解数去套路去撩拨,却殊不知自己早已一步步落入他设下的圈套。
  “沈大律师,嘴上拒绝我的表白,身体到挺诚实,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心动的?”
  沈亦辞微微向前一步,把自己面前的小姑娘逼到墙角,用着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着。
  “当你第一次红着眼眶紧紧攥住我衣角喊我名字时,我的心就开始为你跳动了。”
  其实,我对你蓄谋已久了,只不过我想看看你是如何追我的。
  #论一只蓄谋已久的大灰狼如何将小白兔收入囊中#
  #论一只外表看似聪明的小白兔如何被大灰狼耍的团团转#
  ——
  长着禁欲脸内心却很骚动的律师沈亦辞and迷人靓丽可爱无敌的美妆博主时晚。
  披着羊皮的大灰狼vs无比诱人软萌的小白兔。
  关于爱情,谁先认输?
  ——
  依旧小甜文系列,内容甜蜜轻松沙雕,适合观看。
  本文原创,禁止转载。
  这里文槿七,希望喜欢。
家有鬼君:赔了阳寿又亏钱 雨十汐
  关键词:灵异,逗逼,人鬼恋,HE
  cp:心口不一捉鬼师x怕黑超怂软萌鬼
  ————
  远近皆知的光明医院大门口有一家花店,看病探望有果篮花束出售,死了人寿衣花圈也一并包圆。
  五弊三缺,偏偏命缺。
  某开花店的捉鬼小哥白天卖花,从人手里赚钱;晚上就抄起符咒接阴活,从阎王手里讨阳寿。
  这夜眼睁睁见一怂包被厉鬼吓得灵魂出窍,成了怂鬼。怂鬼阳寿未尽,只能跟着小哥做几个月跟班,算是见识了各种稀奇事。殊不知捉鬼小哥竟在暗地里盘算着借尸还魂。
  ————
  八万阴兵,千年毛僵,蛊虫血,怨婴泪……
  轮回难料,因果纠缠,如何从命运的洪流中抽身而出,魂情双收?
也曾真的喜欢你 莫非是意外
  本文过程病娇且虐心。
  季诗冰如果知道自己当年的无心之举是这段孽缘的开始,那就算莫轩辰疼死在走廊上她也不会看一眼。
  可是,没有如果…
  将药瓶和酒杯扔在地上,季诗冰躺在吊篮椅上,感觉到窗外的风轻轻吹拂着她的头发,她觉得眼皮好重,慢慢的思绪渐渐飘远,梦里她好像听到耳边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那落在她脸上温热的液体,是眼泪吗?
  那声音好熟悉,是莫轩辰吧?可是他怎么会哭呢?
  梦里她没有遇见莫轩辰,梦里她依旧每天和陆杨打打闹闹,梦里……
  梦里一切都很好……
  作者有话说:撒娇卖萌打滚求大家提建议,合理的我都会听取✪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