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第5章 同床共枕眠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章 同床共枕眠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孤独小酌发布时间:2020-01-29 20:18:27

  万宝堂里,江月肆回了自己的屋,而朝九的夜宵便准备好了,干脆直接给端他屋里,敲门道:“老板?我是朝九。”
  闻声,里边的人回应道:“进来吧,直接推门就是了。”
  朝九进去时,江月肆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待朝九放好那碗面,他这才起身去桌前坐着。
  那本是他平日用了写字作画的桌子,上边倒是摆满了他的杰作,朝九见了目光停留在那上边,一副桃花图果真是栩栩如生,他看着眼里,心里情绪波动极大,他开口问了句:“这是你画的?”
  不知为何,江月肆觉得他语气有点不对劲,似乎不如刚开始说话那么乖巧。
  可他也未曾多想,只是一边吃着面一边回应他道:“嗯,刚来桃花镇那会儿清闲了一阵,所以就自个琢磨着画了。”
  “很好看。”朝九毫不吝啬地称赞。
  听他这直白的夸奖的话,一贯脸皮厚的江月肆竟有些忍不住脸红,心里也不好意思自夸,也是难得谦虚道:“其实……也就那样吧,看着也就过得去。”
  “我真的觉得很好看,你画得很好。”朝九看向江月肆,眼底的深意叫人不明。
  尽管江月肆瞎了瞧不见,可也觉得朝九此刻正看着他。
  这倒叫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干脆闭嘴不谈了,随口说了一句:“我屋里有些学习凡人文字的书,你要是想看,便自己拿来看。”
  “嗯。”朝九应声,随手拿了本书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可那目光却从未离开过江月肆。
  安静的室内只余江月肆吃面的声音,再没有任何谈话。
  直到江月肆吃饱喝足,他才对朝九说:“怎么不听你翻书,是看不懂吗?”
  妖怪虽说在人界为祸的不少,但其实没几个是认得凡人的字的,他现在也只当朝九是看不懂,却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同他说。
  不出江月肆所料,朝九闻言也只是迟疑了一下就点头说:“嗯。”
  江月肆平日里嘴上虽然说的不饶人,可行事却极其细腻,这会儿也不急着赶朝九离开,留他在那仔细的教他认字。
  他说话的声音很缓慢,犹如潺潺的溪水,听着叫人觉得舒服。
  或许是他说话总是不中听,这才叫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的这个优点。
  朝九听着,眼底渐渐带上痴迷的神色,看着这样认真的江月肆,他都不舍得打断,一直到半夜江月肆才开口抱歉道:“误时辰了,你也该睡了。”
  “不会的。”朝九连忙解释,可心里也清楚自己该离开了,这语气间也隐隐带着一种失落感。
  “若你实在困的不行了的话就在我这睡吧,先声明,我不喜欢人打呼,也不喜欢人挨着,不过这床也算够大,你人矮小,应该不占地。”江月肆这般说,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可朝九眼底却划过一丝喜色,可又见江月肆神情平淡,他又不免在心里多想。
  “周小宝也经常跟你一起睡吗?”他问得小声,可眼底却写满江月肆瞧不见的嫉妒阴狠,看着与他乖巧天真的模样极其不符合。
  周小宝就是阿土,小宝是他做狗时的名儿,周是他前主子的姓,但却极少有人这么叫他,大家都一概喜欢叫他阿土。
  “那到没有,那家伙脏得什么似得,老子门都不让进,床他更是别想沾半分。”
  也不知江月肆听没听出朝九刚才话语间的嫉妒之意,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这话足以让朝九兴奋许久。
  因着身边睡着个人,江月肆有些不好意思翻身弄太大动静,难得规规矩矩的入睡,生怕自己有不雅的一面在朝九面前展露,把他在这一世英名都给毁了,这叫他这个当老板的还有什么脸见人。
  但江月肆这人最值得人夸奖的就是睡觉不挑地,入睡得快,睡着了也从不曾打呼蹬被子。
  很快,江月肆就睡熟过去了,并未发现身边原本还背对着他的人突然翻过身来,看着平躺着睡得正熟的江月肆,眼底带着眷恋情深。
  那人生了张精雕玉琢的好面孔,是九重天上众位都自愧不如的好样貌。
  只可惜,白绫遮上了那双明朗动人的眼眸,被点点桃花装饰,终究抵不过曾经的绝代风华,却也叫朝九移不开眼,一动不动的就盯着他直到天光乍泄。
  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思念得到慰藉,朝九眉眼温和,十足珍惜眼前好不容易遇上的人。
  他想他要把他藏好了,一点一点的都得保护起来。
  次日,江月肆先醒过来了,看了一眼身边安安稳稳面对着他睡的朝九,他也没要有惊扰的意思,便轻手轻脚的下床。
  谁想出门就遇上了有情况的阿土花娘二人。
  “祖爷爷,您可出来了,我都在这站了一炷香了。”
  闻言,江月肆自是听出了其中的困意,当即皱眉:“你们两个既然回来怎么不去睡?”
  花娘也深知他二人此刻这模样有多吓人,不过好在江月肆这瞎子瞧不见不然指不定要怎么笑话他们了。
  昨夜为了仔细观察常府里的动静,她可是半宿都不敢合眼,直到今早那女鬼从小树林里去,她这才来跟江月肆汇报情况。
  而阿土完全是因为昨日帮花娘顶班,在青楼里待到一早才得离开。
  “祖爷爷,你可得叫朝九煮顿好的犒劳我,我可是在常府蹲了一晚上才把那女鬼蹲出来,觉都没睡,可惨了。”花娘哭诉着,顶着两大黑眼圈,她自个倒跟个女鬼似得。
  闻言,江月肆轻笑说:“可以,不过你蹲这一晚上除了瞧见女鬼还瞧见了什么?”
  “那女鬼走后我潜进常府去看了一眼,瞧见常老爷居然印堂发黑,想来这女鬼下一个就是要对常老爷下手了。”
  花娘又仔细的把自己在常府的所见所闻都交代了,顺带连常老爷同其夫人不合,在府外边还养了外室的事情都给交代得干干净净,就差没把常老爷几天行一次房给查清楚。
  江月肆自然是相信花娘的办事能力,听她交代完后并未再多问。
  倒是阿土的脸色跟纵欲过度似得,加上原本姿色就不咋地,此刻更是入不了眼,以至于花娘不得不怀疑。
  好家伙,这昨晚上该不会是把老娘楼里的姑娘给上了吧?!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我家师尊有点饿 糯米咸粽
  仙门师尊受戏逗影帝魔神攻,结果反被掳回魔族当......当山寨夫人?
  让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渡劫失败变成“小煤球”,无意之中被仙门第一仙尊无墨救下,但却发现对方正研究着......食用自己的一百种方法?
  无墨,一个顶级吃货穿越到了异世,看到什么都想炖一炖,烤一烤,导致六界谁看到他都想跑!
  无墨:“哎?前面那只寿桃精,你别跑,快到本尊碗里来!还有那只乌龟精,怎么两条腿站起来跑,嘶......吃起来定是爽口弹牙!”
  .........
  “大师兄,你发现了吗?我们的师尊变得有点奇怪,他.....他每天都很饿??”
  大师兄不悦道:“为何如此说?”
  “师尊前几日,把那魔尊放架子上当猪烤了。”
  大师兄一本正经:“那魔尊作恶多端!活该!”
  “昨日师尊还抓了妖皇的契约兽过来,说要红烧!”
  大师兄一脸疑惑:“......当真?”
  “嗯,今日师尊又捉了海鲛郡主,说是要吃生鱼片呐!”
  大师兄一脸严肃:“好,那我去给师尊磨刀!”
  众人:“???”
  :
  无墨一本正经:“逆徒,放下你的......鞭,本尊不吃这玩意儿。”
  逆徒:“师尊不是什么都吃吗?怎么就不吃弟子的?既然不吃,那帮弟子试试好不好?”
  无墨黑着脸一咬牙:“好!那本尊吃,要油炸的!”
  逆徒:“......”
  :
  魔神攻日常戏精附体,为讨好师尊,每个月都带着仙门弟子攻打自家老窝!
  爽文X3,爆笑,情有独钟,HE!
  :
  前期各种沙雕,爆笑屠宰现场,各种装逼满天飞,后期各种大型掉马,崩人设,现场!双洁,强强联手!
  :
  腹黑魔神大师兄攻 VS 一本正经吃货师尊受
  再次声明,这不是正经修仙文
他那么黏人 乌仟
  遇到韩若许之前的江祈,逃课打架,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自以为全世界他最帅,直到遇到了韩若许教他怎么做人。
  谈恋爱前的江祈:
  “都说打人不打脸,小爷我就喜欢打脸。”江祈一拳求挥了被按在地上的男生。
  “我知道我很帅,不用这么花痴地看着小爷。”江祈扯了扯嘴角对着那帮犯花痴的女生说。
  “喂,韩同学,这么矮也来打篮球呢!”江祈嘲笑地说道。”
  韩若许小声说道:“要你管…”谁规定了人矮不能打篮球。”
  江祈调侃说:”哟呵,小不点人不大,脾气还挺大。”
  韩若许“……”您是校霸,您说得都对。
  谈恋爱后的江祈:
  “若若小可爱,我们什么时候去打篮球,我抱着你投好不好?”江祈在韩若许耳边絮絮叨叨。
  “我很矮,不配打篮球的。”韩若许一本正经地说。
  “若若,给我摸摸好不好…”江祈把手搭在韩若许的腰边,企图往上…
  韩若许:“你好猥琐啊,江祈!”
  不给摸的江祈一直在韩若许颈边蹭啊蹭,蹭啊蹭。
  韩若许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和江祈谈了场恋爱。
  从校园到婚纱那种。
穿书之魔尊居然是断袖 沙雕本尊
  一朝穿书,姜允苏居然成了青龙教刺客+百花谷右护卫?!
  正当他完成一个又一个刺杀任务,以为自己此生圆满时,那个天杀的系统来冒泡了:
  “新任务:阻止男主万剑穿心事件,避免魔尊出世。”
  “什么??!”姜允苏炸了。
  ----------
  秋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明明……明明之前还想刺杀我的啊。
  值得吗?就因为你是我的右护卫?
  不值得的。你亏大了。
  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替我挡剑。
  还挡了四剑。
  你真的亏大了。”
  ----------
  一个正经的攻受介绍:
  受:姜允苏
  逗比幽默脑回路清奇,真诚善良重情重义,也许是被原主影响,是个天生的刺客,在做任务杀人方面莫名无畏果断。
  身份:21世纪穿书人士,穿前普通青年一枚,穿后是前朱雀教刺客+孤魔谷右护卫。
  攻:秋叶
  性情多变,时而温柔时而冷漠残虐杀气重,在面对姜允苏时格外温柔。
  身份:孤魔谷谷主
  ----------
  1.动不动就灭人满门精分大魔头攻×沙雕狼灭刺客受
  2.攻受双洁
  3.三观奇秒
牵上了校草红线怎么破 詔詔
  原名《随机男友》,书名改了,内容没变的啦
  无聊透顶的邱冬,脑洞大开的把自己作为奖品发起了一个最近特别火的抽奖。
  学校红娘墙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动态。
  “找对象!快来参与我发起的抽奖,奖品是一位可爱帅气的男朋友!周末开奖!”
  可是谁知道,开奖后,这个完美的抽奖系统给他抽了个男生!
  男生?邱冬,本着不能食言的想法,一百个不愿意与这位幸运的男孩子,来了一段不一样的恋爱!
  (以下内容纯属无聊)
  世界很小,转瞬间,不知道会遇见谁。
  世界很大,转瞬间,不知道谁会擦肩。
  而,最美好的莫过于,你遇见了我,我没有失去你。
  (本书全为原创,抄袭必究。)
快穿攻略:反派boss你别跑 爱飞的鱼
  宋浅浅无端地被一个失恋人士捅了几刀,当场挂掉了。
  阿飘状态的她正打算去奈何桥上看风景,半路出现一个自称是系统008的小白云拦住她的去路。
  008:“跟我绑定,去小说里攻略反派boss,你愿意吗?”
  “没问题。”
  宋浅浅作为新一代具有亲和力的良好市民,撩得了美男,降得了小白花,装得了小萝莉,扮得了老司机。
  撩起美男很顺手,撩完就跑更顺手。
  某男大手一拉,把宋浅浅抱在怀中,邪笑道:“夫人,撩了人家就要负责到底。”
  *本文1v1,男主都是同一人。
乡下千金要逆袭 陌上情花
  告示:接受不了年龄相差太大的请跑路,我不想教坏小朋友。
  简介:她是弃婴,被乡下知青父母抛弃的弃婴,那天下着大雪,未满三个月的婴儿被冷的全身通红,一直在哪里哭着哭着。
  声音越来越小,正巧遇到了一对夫妇,看着孩子可怜便抱了回家,细心呵护着她。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小小的婴儿里住着成年的灵魂。
  没错,她就是长大后的宋雪芙,她前世是被亲生父母逼着给弟弟移植心脏而死的。
  这一世,想要她给弟弟移植心脏?可以啊!拿命来换!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如果有一样的,我不会说谁抄谁的,但是被我发现有一样的,那谁就是抄袭我的。
  ヘ( ̄ω ̄ヘ)
穿越之拯救男配 子墨君
  高冷学霸岳墨离出车祸,在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异世,不惊不燥,心平气和,谁知脑海里响起一到突兀的声音说自己是系统,在系统瞎BB了很久后,他看见自己长相他知道自己穿越成了云翼寒霜,岳墨离当即愣住,这是他看的一部小说名叫《修仙者》,也是唯一一部,里面云翼寒霜是第一美男仙尊,但内心是个对干净东西有着变态执念的变态!也是个对魔族有着暴力倾向的人,系统告诉他保护男配,刷好感居然还特么有ooc,不能对他好,怎么刷好感?除非男配抖M。。。。。
  心机腹黑帅气徒弟攻×高冷学霸反差萌师尊受
  ●欢迎加入腐天堂,群聊号码:796979851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陈立农:竹马可甜可盐 某汐
  今日最热门话题:
  论:#有一个宠你爱你疼你的可甜可盐的小奶狗竹马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程阮汐用亲身体验告诉你:有一个青梅竹马,就等于有了一个现实版的唐僧在对你念紧箍咒!
  从那年她不明不白地被送到他们家开始,不知道是陈立农的生活被雾霾笼罩,还是程阮汐的生活已经彻底没有了自由。
  “汐汐!你要记得做作业!今天你们老师告诉我你的数学作业大篇幅没有写!”
  “汐汐!你不能逃学!你一定要乖乖去学校上课的!逃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汐汐!作文太流水账了!重新写吧!我看着你哦!”
  尽管这样,刁蛮任性的她还是一次又一次惹他生气。
  —
  她爱的少年说,他想当明星,站在舞台上,看着专属于自己的应援手幅和灯牌,自信地唱歌跳舞。
  她爱的少年说,等他以后功成名就,就一定会娶她,不管她愿不愿意。
  她爱的少年说,程阮汐和陈立农绝对不能分开。他说,他们就像彼此的星星和月亮,缺少了其中一个,天空就会黯淡无光。
  —
  终于,很多年之后,她爱的少年这些儿时的诺言,如一兑现。
  —
  我喜欢放风筝,因为这样可以把我的心意系在上面,给我爱的少年。
  —
  【星眸白衫少年容,风华正茂陈立农。】
  【本文原创 如有雷同 你抄我的
  【本文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