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逆袭娱乐圈:影后求抱大腿第5章你不认识我?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章你不认识我?

逆袭娱乐圈:影后求抱大腿黎小湘发布时间:2020-01-16 08:14:02

  大约是三点多的时候,沈初婉打算回一趟公司整理一下文件。
  傅魅给了她一串环境不错的小区房子的钥匙,说是以后就让她住在那儿。安静又隐蔽。
  沈初婉自然是听从安排。
  没有什么事情,她就先让落霏霏回学校了,自己一个人乘的士到了公司楼下。
  熟练地找到了电梯走进去,刚按下了数字六,自动钢化门正要关上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快速地闪了进来。
  “叮————”
  门关上了。
  沈初婉也没在意身边那个高大的身影,低头习惯性地拿着手机刷微博。突然又一条新的消息上了热搜,而显示时间不过是一个小时前。
  #十八线女星自杀要挟李林言和她在一起?#
  沈初婉一挑眉,眼见微博底下的评论已经有快要突破二十万的趋势,忍不住点开看了看评论。
  果不其然,这个帖子里的女主角:十八线女星就是她。而评论也几乎都是在骂她的。
  钉钉:“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十八线女星还想勾搭我们家言言?真是厚颜无耻。”
  爱你麻痹嗨起来:“以为用自杀这种骗人的小手段就想博取言言的同情,真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白莲花呢。红颜祸水请别来扯我们言言OK?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也敢来侮辱言言。”
  言言是我老公:“现在的女明星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卑鄙无耻到连割腕自杀这种手段都能用来逼人,这不是没死吗?有本事就真的自杀啊!还不是为了博取同情心…”
  我爱言言大宝贝:“真是令人作呕。干脆利落死了路人还可能相信你,故意用自杀威胁言言下流不?也没见你敢真的自杀啊!”
  我是你爸爸:“早上刚死了一位,你也去找那位苏大佬多好啊,别给李林言抹黑谢谢您哦!”
  ……
  李林言,当红歌手、偶像,涉及区域广泛,捕获了各种各样的粉丝。近几年来名气一直很大,每出一首歌必会火爆。
  而他的公司也一直将他包装成:有责任心、上进、积极阳光的大暖男形象,因此有众多的女粉丝喜欢。
  哪成想,看似无比完美的一个人私底下却是一个暴躁无比的好色之徒。
  作为曾经的受害者,只有沈初婉知道李林言是多么地渣。
  看着微博底下火热的评论,她不觉有些好笑。
  真想揪着她们的衣领,质问她们知道自己崇拜的偶像原来是一个成天潜规则那些不知名的小明星的衣冠禽兽么?
  暖男?
  一点也沾不上边。
  可能这就是娱乐圈吧,真真假假的见多了,她也就觉得不足为奇了。
  自己没有亲身接触过的陌生人,即使你再多么喜欢他,又能真正了解他多少呢。
  “咳。”
  正当沈初婉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咳嗽声。
  沈初婉回了神,退出了帖子,又去刷刷其他的动态。
  发现了一个还不错的帖子,她饶有兴趣地点进去浏览了一番。
  “…咳咳!”耳边便又传来一道清咳。
  沈初婉不以为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电梯显示屏的楼层数,见还没到于是低下头继续看帖子。
  身边的男人见她一直没正眼瞧他,不免有些不满。
  “咳咳咳!”
  这次的声音似乎更大了些。
  “……”
  沈初婉不得不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到了他身上,忍不住皱眉。
  这人有病吧,还能不能让她安静地看个八卦了?
  见她终于是看自己了,男人这才满意地勾起唇角,自信地扬了扬下巴:“你就是那个为了李什么言闹自杀的小丫头吧!”
  …她怎么觉得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嗯。”她随口应了一声,将手机放回了衣袋里。
  这个男人看着怪眼熟的。
  “你不认识我?”见她反应如此平淡,男人有些惊奇。
  “陆遇雉…?”她有些犹豫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陆遇雉却仍是不满地皱着眉头:“我刚刚动静那么大你怎么现在才认出我?”说起来他和她一个公司的,他还算是她的师哥呢!
  “……”
  沈初婉丢给他一个看神经病的眼神,语气冷淡:“抱歉,你的脸上贴了个…创口贴,是晚辈眼拙一时没认出陆前辈,失敬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陆遇雉俊脸上灿烂的笑容一僵。
  靠!
  他忘了把这个该死的创口贴撕下来了!
  “叮———”地一声,电梯打开了门。到了对应的楼层,沈初婉没有犹豫地出了电梯。
  临走之前还下意识地瞥了眼身后脸色黑沉沉的陆遇雉,好笑地扬了扬红唇。
  笑话,
  一个脸上贴着粉红色hello kitty的创口贴的一米八八的大男人,也难怪别人会认不出来了。
  谁能想象到一年未见的陆大神会以如此惊艳的方式让别人记住他呢?
  当陆大神从懊恼中回过神来时才发现沈初婉已经走了一会儿了。
  陆遇雉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眼眸里闪烁着莫名的情绪。
  这个小丫头,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想了想,他走出电梯,拿出手机登上了许久未登的微博账号。敲键盘打了一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出去。
  V.陆童鞋:“是不是我休息太久了,同公司的师妹居然没认出我??!/一脸惊悚。”
  哼,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他脸上的那个该死的创口贴呢!
  这个夏冀,难怪当时看到傅魅给他贴创口贴时笑得那么欠揍,居然也不提醒他一声!
  他的这条微博一发,没过二十分钟底下顿时就留言了三十五万!
  陆童鞋不哭:“啊啊啊我男神发微博了!!!”
  陆爸爸看我:“啊啊啊我没看错吧??!陆大神是不是被盗号了,居然发微博了!啊啊啊妈妈我要感动哭了!”
  要抱抱要亲亲要睡陆遇雉:“陆童鞋终于意识到自己休息了太久了。是哪个小师妹如此可爱,改天给我们介绍介绍?/托腮。”
  励志睡到陆陆陆陆陆大神:“呜呜呜大神下次发微博麻烦发张自拍好不好,姐妹们等着舔屏啊!”
  求陆大神翻牌:“小师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另外,陆遇雉宝贝我们等着你复出啊!!/疯狂比心。”
  相对于微博上因为某人的一条无意的微博即将掀起的热度,作为当事人的沈初婉还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之中火了一把。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逆袭娱乐圈:影后求抱大腿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重生师尊:黑化徒弟请远离 凉心凉情好姑凉
  【双重生设定,重生,穿书设定。宠文,宠文,宠文。】
  男主苏宸翎视角:
  他本是世上最纯洁的一片冰晶,他可以忍受兄弟的陷害,可以忍受父亲的无视,可以忍受身体上所有的疼痛,但是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师尊,遭受屈辱,死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师尊,为保护自己死在眼前。
  他恨,所以带着这股恨,他在涅槃之中重生,不再畏惧任何人。
  屠杀掉所有挡他,阻他的人,登上帝王之位。
  而后,他娶了自己的师尊……不为别的,只是想将自己的师尊留在自己眼前,好好的保护着。
  可是护着护着,他发现他的师尊好像变了,变得有些……让他喜欢了。
  男主莫雨卿视角:
  飞机失事加穿越,已经很让他无语了,可没想他还穿越进了一本号称虐的肝疼的双男主书里。
  最最悲催的是,他还是一个被虐的男三号,穿越进来之后,他想明白了,所谓虐,都是自己作的,他本着不白莲,不作死的态度好好和男主宫斗。
  好好做“男主”的皇妃,好好帮助他平定天下,所谓剧本在手,天下我有。管他什么三观正不正呢,五官端正就行。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重生之影帝很高冷 你个萌萌
  前世,她身为王牌杀手,意外陨落,带着无限的愤恨闭上眼睛,没想到天不亡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重生在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去,她慕九发誓,定要把原主这邋遢的人生活得像样!
  ……
  原主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当上影后,没想到梦想实现了,却在无意中撩到了个“麻烦”,慕九表示很无辜,她真的没有勾引他啊。
  “你竟然吻那个该死的女人!”某总裁气冲冲,质问道。
  “拜托,那是借位好不好。”慕九一脸无奈。
  “我不管,你也要吻我,不然明天你就不能去剧组。”说完,嘟着嘴,闭上眼睛等着某九的香吻。
  “……”这还是初见时那个高冷的男人?
恶魔老板是前任 喵不成鱼
  【老板学长攻VS秘书学弟受】
  最近刑箫有一件烦心的事,重逢的前任渣男成了他新老板不说,还被他儿子给看上了。
  那个小子说什么?让我给他当后妈?我可是个男人啊!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啊!男人跟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寞小肖叉腰傲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跟了我爸爸,绝对吃香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钱钱哦!”
  可这不是叫我卖菊吗?谁干啊!
  而且,还是那个该死的人渣,谁想跟他扯上关系?
  天天被寞小肖骚扰的刑箫脑子烦到冒烟,自己老板还没个正经的一旁调戏他,对他动手动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叫什么事啊!送上门的老公?还买一送一?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