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极品少奶奶第十章唱双簧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十章唱双簧

极品少奶奶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6-08-19 02:30:34

  离开寒绍凛家已经过了几天,许墨玉身体也恢复元气,听着谢迦汇报北区的情况,眉头愈皱愈紧
  “明叔似乎对目前的3/7分成并不是很满意,但我们这边一直不松口,他也就跟我们这边耗着,这其中也面谈过几次,明叔也是不给好脸色,可并没有为难我们”见许墨玉沉思不说话,谢迦继续道
  “看来他手下也不全是精英”许墨玉突然莫名其妙来了句,然后又转向犽奇问道“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谢迦愣想了下,但就是不明白许墨玉刚才那句话是对谁说的,还是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语
  犽奇手指无阻的敲打着键盘,来了句就快了,过了几分钟,把笔记本电脑转向许墨玉道“老大,这就是最近明叔和卫叔的全部动向,说来也奇怪,全部都是一些普通应酬”犽奇抓抓头,奇怪道
  许墨玉查看了下,突然一条信息跳入眼帘,今天是北区老大们例行聚餐日?许墨玉神色一变
  “犽奇,马上叫上D,现在动身去北区,还有恢复最近明叔跟卫叔的全部通话记录,在到北区之前给我弄出来”起身阔步走出办公室,犽奇的那句现在吗的抱怨声充耳不闻,又淡淡对谢迦说了句你也跟上,谢迦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情况突然要动身去北区,可也只能闭嘴跟上
  同一时间市中心寒家旗下某间公司十九楼办公室,刚开会回来的寒绍凛松了松领带,坐到位置上,秘书小姐体贴的给他送来一杯咖啡,低首退了出去,这时寒绍凛私人手机响起,寒绍凛皱了下眉,见是西门突然勾唇一笑,本阴霾的心情立马大好
  “他今天还是没出“黑捷”一步?”像是随口问问,但却有抹掩盖不了的好心情掺杂在里边
  还没说话的西门心底呦了一声,察觉到自家教主今天心情不错
  “少奶奶今天倒是出动去了北区那块乱地,就带了谢迦和他那两个心腹犽奇和D”说完,西门不得不说,许墨玉胆子够大,就这四人就敢走北区那块鱼龙混杂的地方
  至从知道许墨玉的身份之后,西门就一直叫许墨玉少奶奶,寒绍凛也没说什么,所以这些天都成了一种习惯性了
  闻言,寒绍凛眉头一皱“他去那里做什么?那不是谢迦管理的地盘吗?”
  “谢迦那小子虽然能力不错,但为人太过单纯,又不擅长应付那些城府深的老狐狸,估计是少奶奶发现了北区的动向才匆忙带人过去”虽然不晚,但他到底会怎么做呢?这确实耐人寻味,西门摸了摸下巴,眼底的光芒绽放
  “看来你是一早就知道北区的动向知情不报啊!”寒绍凛冰冷的声音传入看好戏的西门耳里,他忍不住一个打颤
  西门嘿嘿笑了几声,拍马屁道“我不说教主不是也能猜出个大慨嘛!”
  寒绍凛闻言勾唇一笑,那是一种一切都在他掌握中的自傲
  我倒也想看看他这么处理这件事,本来还想着让那些老头子们先潇洒一段时间,之后在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可现在看来是有人想让他们早点去见阎王了
  “你现在人在哪?”突然,寒绍凛冷冷开口问了句
  “离总部不远,怎么了?”西门悠闲的看着大街上来来回回的长腿妹纸们,吹了一响哨,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寒绍凛想开口吩咐些什么,突然又打消了念头,最后什么也没说,挂断了
  西门好奇看眼传来嘟嘟响的手机,敲敲桌面沉思了下,拿起车钥匙迈出咖啡厅
  “明叔真不愧是老当益壮的代言人啊!”
  “就是,瞧我这身老骨头,不知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今天我们就一个劲喝,不醉不归了,明叔您老可要赏我们这些后生面子啊!”
  ……
  北区一家夜总会包厢里,传出各类拍马屁声,站在门外的许墨玉拉了拉领带,解开衣袖口的扣子,一旁机灵的D知道现在是自个老大出场的时候,利索推开包厢门
  D,许墨玉的心腹之一,也是许墨玉的贴身保镖,拥有多国混血儿,一九零的魁梧身材,健康小麦色肌肤,五官偏向刚硬型,菱角分明
  包厢里的人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门口动向,还以为是服务员进来上酒,只有此时坐在主位上面对着门口的明叔错愕在地,还有陪在他身侧的漂亮女人
  “怎么了明叔,你手上的酒还没喝完呢?”一旁的宁伸碰了碰酒杯拿在半空中却没有动作的明叔
  “怎么了”卫叔也朝明叔望去,最后顺着明叔的视线看向门口,认识许墨玉的则吃了一惊,不认识许墨玉则一脸莫名其妙
  “明叔好雅兴啊!怎么也不叫上晚辈,晚辈正好也想找明叔您老人家喝一杯呢”许墨玉脸上表情不显,说着走到明叔对面的沙发上,不请自坐,身后站着D他们三,整一个魄力十足,本吵闹的包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反应过来的明叔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陪笑道“今这是北区老大们的集会,带上外人按道理说不符合规矩啊!”
  虽然表面带笑,可明叔心里却猜测着许墨玉这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心提了起来
  以前并没有跟这个许墨玉正面接触过,以前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他也就一直站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实力也无从得知,现在他不该在为“黑捷”要上交“白昇”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这不也有外人”许墨玉扫一眼两个面生的年轻男人,还有他身边的女人,扯了扯唇
  “啊!这两位后生都是其他老大的继承人,以后也是要子承父业的,这早聚晚聚的不都得认识嘛!所以今他们就算是过来认认人”明叔一开始明显的神情一顿,可后边还是扯出个谎圆了起来,旁边女人的事闭口不谈,可许墨玉知道,她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
  明叔话一落,喝了点酒又年轻气盛的宁伸不满站了起来,指着许墨玉怒问道“你谁啊!居然敢跟明叔相对而坐,这是你能坐的吗?不想活了”
  许墨玉扯了抹笑,并不抬眼看向宁伸,而是看向坐在对面眼底带笑的明叔,淡淡道“明叔是不是也觉得我没这个能力跟您平起平坐呢?”
  被忽略的宁伸不满皱眉,狠瞪向许墨玉,可见许墨玉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摸了摸下巴,直勾勾盯着许墨玉看
  “这”明叔假装难办的看着一旁的卫叔和佐在,又欲言又止的看回许墨玉
  “虽然墨玉你现在是代理西区之主,可这也不能坏了规矩啊!毕竟这里是北区,再加上“黑捷”风靡西区的时代已经随着老爷子的去世被磨平了獠牙,恐怕你现在这般作为,难在北区服人啊!”明叔叹了口气,惋惜道,言下之意没有老爷子罩着你,你就什么都不是,好一招下马威
  一旁的宁伸见明叔没有要护着许墨玉的意思,眼底闪过戏谑,想想许墨玉也不可能是个人物,脸上的贼笑更明显了
  “区区一个阶下囚,摆什么臭架子”宁伸嘲讽了声,站起身就往许墨玉身上泼了杯酒,完罢还说了声哎呀!手滑了,然后大笑了起来
  明叔和卫叔眼底明显敛笑,等着看许墨玉好戏,而那女人也捂嘴笑了笑,只有坐在角落里的佐在扶了扶眼镜,静观其变
  D他们三见状怒发冲冠,立马掏出手枪,指向宁伸,但却被许墨玉抬手命令收下
  “老大”犽奇不满叫道,但碍于许墨玉没有再给他指示,只能不甘怒视宁伸
  妈的王八蛋,居然敢拿酒泼老大,别给我出现在西区,扫死你
  D没有说话,但不代表他不生气,但老大不发火自有他的原因,贴心的拿出怀里的手帕递给许墨玉
  谢迦侧眉头紧皱,所以在路上的时候我就说多带人手,这回吃不了兜着走了吧!这可是别人的地盘,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哎呦喂!我好怕怕啊!也不瞧瞧这是谁的地盘,别动不动就掏家伙吓人”宁伸冷笑声,拿起酒杯抬步走向许墨玉,衣袖里的药丸悄然落入酒杯里
  “就是啊墨玉,这里可是北区,你手下动不动就掏出这么危险的东西,很容易让人误会,在明叔面前还好,要是别人不知道的真动起手来不就伤了和气嘛!再加上现在“黑捷”实力不如前,你也该好好斟酌下,这般鲁莽在道上可不好混啊!”明叔表情突然冷了几分,一口长辈语气的对许墨玉说教,可话里却透着一抹挑衅
  “卫叔虽然跟你没什么交情,但明老说得对啊!在这北区你还是需谨慎做事,这北区可不像西区那般安定,鱼龙混杂的,瘫上什么麻烦事可就不好了,这“黑捷”可还得靠你撑着呢?”一旁的卫叔老眼温和一笑,给许墨玉倒了一杯酒,像是让他消消气,但话里之意就是他若动手,到时候别落得个不得好死
  许墨玉看着这两老狐狸唱双簧,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西装上的水渍,手帕简单擦了擦脸,随手把粘在额头上的头发往后挽,露出整张精致漂亮的脸蛋,有那么一瞬间,大伙心底惊起一抹涟漪,望着许墨玉那明明应该是狼狈不堪,却散发着别样性感的撩姿,看愣了
  ““黑捷”此时是什么状态我心里清楚,就不劳明叔卫叔担心,还好“黑捷”现在并非单身作战”许墨玉把湿手帕收入外套口袋,冷不丁的扔出这么一句,明叔卫叔立马互看了一眼,眉头一皱
  这是在跟我们表明要跟“白昇”合作的意思吗?跟寒绍凛那种吃人不吐骨头且心狠手辣的男人?两人在心底冷笑,觉得许墨玉肯定是搬寒绍凛出来糊弄他们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倒想看看先憋不住气的是谁,许墨玉心底冷笑
  这时宁伸突然一屁股坐在许墨玉身旁,亲密的搂过他肩膀,递过手中的那杯酒突然好生道歉道“刚才有点喝多冒犯了,喝了这杯酒,我们算不计前嫌”放在许墨玉肩头上的手不安分的摸了摸,看着许墨玉的眼欲望明显
  明叔与卫叔互对了眼,笑了笑,眼睛仿佛说着又有人要栽在宁伸手里的戏笑
  瞥一眼不安分的大手,许墨玉眉头一皱,可不形于色,二话不说就接过宁伸的酒
  宁伸猥琐的笑了笑,看着仰头就要一饮而尽的许墨玉,笑得好不恶心
  可就在这时,同时响起两个阻止的声音,一个是出自他声后的谢迦,一个则是一直静观其变的佐在
  许墨玉有些吓了一跳,可手上却故意把酒杯放开,玻璃撞地的碎声响彻包厢
  “抱歉”许墨玉淡淡道,难得的勾抹唇,然后不着痕迹的拿下宁伸放肆往他背后摸下去的手,摆明了不买宁伸的账
  吃了闭门羹的宁伸脸上面子挂不住,冲佐在和谢迦发火道“妈的嚷嚷什么”随后又怒视许墨玉
  “长得一脸狐狸精样,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竟敢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就不信搞不定你”宁伸怒火攻心,猛的一把把许墨玉压在身下,就想就地正法
  许墨玉身后的三人全身细胞一惊,可还没等他们救驾,只见许墨玉弓起膝盖,对着宁伸胯下就是一顶,正面一拳,在宁伸疼得痉挛的时候,一脚把他踹翻在通明的桌子上,没事般起身往后伸过手
  D十分明了的把枪放到许墨玉手上,许墨玉一秒钟都没浪费的子弹上膛,直接打上宁伸右手,玻璃桌应声而碎,随后响起宁伸痛苦的大叫声
  “这只手我看不顺眼,帮你废了”语气冷冷淡淡,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危险
  “妈的妈的,你这小子居然敢开枪,你今天别想活着出北区”宁伸还搞不清状况,忍疼怒视着许墨玉,可许墨玉并没有任何表情,平静的又给了他大腿一枪
  宁伸瞳孔放大,倒到地上一阵痛苦翻滚,嘴里还喊着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今天死定了的话语
  本看戏的明叔卫叔似乎没想到许墨玉真的敢在这闹事,老脸一慌
  女人则大叫出声,连叫保安,外边人听到自个老板娘的尖叫声,立马持抢踢门而入,可还没反应过来,许墨玉已经一个神速侧身,当机爆头两个进来的保安,动作一气呵成
  门外本想冲进去的保安见同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当机被爆头,心有余悸立马退后
  “不想出现无关紧要的伤亡,我劝你还是叫他们原地待命的好”看向花容失色的女人,许墨玉淡淡告诫,女人一慌,赶紧叫他们别进来
  许墨玉悠悠坐下,检查了子弹匣随后又平静的上膛,往天花板开了一枪,轻吹枪口
  “现在清静了,我们该好好谈谈了,明叔”看似平平静静,却一举一动都令人生畏,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极品少奶奶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女团进行时 时窈之
  姜侑娜是三代女团lemon的忙内,却因为“霸凌团内成员”的新闻而被网民请愿要求退出女团并遣其回国。
  6岁被星探挑中,15岁跟着女团出道,20岁时被曾经喜欢的粉丝们亲手捏碎了梦想。
  姜侑娜觉得这一切都无比的可笑。
  被网爆、被寄恐吓信、被骂她为什么不去死……
  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人们只会跟风,甚至于给她制造莫须有的“黑料”。
  一直支持她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住压力沉湖自杀,冰冷彻骨的十二月,她终于清醒。
  她已经失去了所有,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
  《pick girls》第二季被誉为“神仙打架”和“魑魅魍魉”,前者是因为参赛选手中有很多都是实力选手,后者则是因为参赛选手中很多都在“搞事情”。
  有人质问节目组为什么让“失德艺人”重现舞台,也有人说姜侑娜实力可以担任c位出道,更有不少营销号发文声称为何姜侑娜为何要当“回锅肉”。
  花团锦簇的选秀背后,是每一场资本的博弈。所有能够看到的结果,都是资本最终的抉择。
  都是狐狸王,又何必装什么小白花。
  /
  人人都说姜侑娜变了,从前lemon永远笑着的忙内,如今永远是一副淡淡的面容,好似要看穿所有人悲欢喜恶。
  “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可是,她偏不。
  她要做的是——
  “当深渊凝望我的时候,我就把所有的人都拉入这深渊。”
  被诬陷的实力少女姜侑娜vs阳光帅气导师金赫勉
  /
  赛制设定参考《produce101》,其余纯属虚构
  女主非小白花,文内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第一次写这种文,部分素材来源于韩国现役女团
  /
  最后,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学会独立思考,我觉得这是一件难事,或许要学一辈子都学不会。
  不知全貌,不予置评。
宿主她是狐狸精 余柒念
  #没有苏姐虐不了的渣,没有苏姐打不了的怪。
  -
  苏意本是一个遵纪守法好少年,一次意外死亡居然绑定了一个系统,这就算了。
  还要得到积分换取灵魂值才能重生,苏意也可以接受,毕竟可以撩的美男还是蛮多的。
  -
  可,
  这些美男真的可以安心撩吗?
  这哪里是美男,就是变态啊!
  -
  美男人设动不动就ooc,总变病娇怎么破?
  前脚美男是温柔深情,后脚就可以让人闻风丧胆。
  苏意表示小心脏承受不住啊!!
  -
  『一本正经撩美男的狐狸精宿主苏意×默默跟在苏意身后的隐形男主』
  ·每个人物背后都有一段刻苦铭心的故事,每个人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注意细节,你也可以猜透剧情。
  ·有男主,是谁你猜啊。
  ·沙雕悬疑文,尽量写得治愈有道理一点(?)
穿书之我家反派不可爱 逢月
  死后穿入书中,意外绑定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度化系统,而她的任务是——度化反派拯救世界!
  听起来真是好伟(zhong)大(er),俞安看着一幕幕血腥场面,心里内牛满面。
  但似乎……她不小心将原本的反派度化过了……
  系统怒:【蠢货!他又要黑化了,还不快去度化他!】
  她问:“怎么度?”
  系统:【听我命令,上!】
  你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虽是这样想,但她还是冲了上去:“不要去!”
  反派回过头来看着她,笑吟吟道:“那不如,你亲我一下?”
听说你不爱我 之乐
  “从前有个人说他爱我。”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吗?”
  “没有,后来听说,他不爱我了。”
  -
  上一世的季言死的冤枉,活的狼狈。
  被误伤推下楼梯,没人救他,没人帮忙,活活流干鲜血凄惨的死去。得罪过秦止遥的人,没有一个比他的死状还要可怜。
  本想就这么狼狈的死掉,一了百了。谁知偏偏不如他意,不仅心酸重生再续生命,还重生到了秦止遥为他而找的替身身上。
  占用了原本是自己替身的身体,想要回去告诉他,自己没死,自己还活着,可换来的确实残忍的一巴掌。
  后来,本想着赶紧逃离他的身边,可那曾经虐待自己千变万变的秦止遥,竟然将他认出来了!
  -
  “你是季言。”
  “不是。”
  “我认得你那双眼睛。”
  “怎么?”
  “里面从不曾有我。”
  -
  我原本掏心掏肺的对你好,可你推开我后,没想到我却还能回来继续苟延残喘的活着。明明你我都是互相恨之入骨的,可你为什么忽然千方百计的对我好?
  -
  “我好像听见....有人说...爱我?”
  -
  后来,我们再也无法破镜重圆。
  旧城里看不到光,你和我的一个梦好像
  -
  前渣后暖受虐攻 X 高傲清冷替身受
  -
  ①这里新人乐乐,多多指教♡
  ②本文从头虐到尾,专虐攻,慎入
  ③没有甜,想都不要想
  ④1V1,攻受身心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