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第二十章 历练5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二十章 历练5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虾虾发布时间:2018-04-14 23:59:11

  “有没有乱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慕容迟站起身,施了一个净身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还是分开走吧,有没有人想要随我一起走?”
  其余人看看柳夏又看看慕容迟,最后只有两个弟子站出来走到慕容迟的身后。
  慕容迟已经到了筑基九层,只差一个契机就可以结丹,而柳夏只有自己五层,熟高熟低,一目了然。
  柳夏也没有去怪那两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不强求。
  感受着慕容迟三人已经走远,柳夏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走吧,不要忘了我们来秘境是为了历练。”
  “可是,南师兄他……”一旁的女弟子有些犹豫。
  “我相信南师兄。”柳夏看着她们来时的方向说道。
  一行人留下记号后 也朝着秘境深处走去。
  而南臣这边,他朝着秘境的最中心的地方飞奔而去。
  一路上灵兽的等级越来越高,而南臣对付这些灵兽也越来越吃力。
  他来到了一条瀑布前,瀑布中间隐隐约约可见一个洞口,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南臣看着眼前的瀑布,上一世他是十年后才来到这里的,他在十八岁的时候发现了灼华的秘密,被灼华追杀了整整八年。
  无奈之下,在秘境再次开启的时候混入其他宗门弟子中间第二次进入了秘境。
  因为进入秘境有修为的限制,金丹期以下的修士会被阻挡在外,所以只要进入秘境,灼华也就没有办法了。
  没想到灼华居然造谣他修炼魔功,已成为魔修,命令进入秘境的所有暮阳宫弟子对他进行追杀。
  他受了重伤,慌张之下躲进这个山洞,也就是这个山洞里的东西,让他拥有了和灼华对峙的力量。
  南臣穿过瀑布进入了山洞,山洞不大,大概能容纳几十百来个人。
  中间的一块石头是这个山洞唯一的装饰物,南臣看着那块石头,走过去,把手按在那块石头上,手下暗暗用力,石头居然移动起来,缓缓被推开了。
  等到石头被推开后,才发现在这块石头下是一阶阶的台阶,台阶上已经布满暗青色的青苔,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这了。
  南臣顺着台阶走了下去,这是一个巨大的地宫,墙上挂着上万只的蜡烛,看着这蜡烛经久不灭的样子,应该是用鲛人身上刮下来的油脂凝化而成。
  在外面,一根鲛人烛就可以值上天价,更何况这里有上万只,而且更可怕的是面对鲛人的报复。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地宫的主人实……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我男朋友甜分超标 夜江执
  今日微博热搜话题:
  #论有一个直男学霸男朋友怎么破?#
  温初言想说,没情调,没浪漫,还动不动就吐槽她!她表示日子很难过!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换男朋友!
  “先生,我今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先生,我想和你牵手!”
  “先生,我想被你摸摸头。”
  “先生,我想什么时候才能睡觉一翻身就能躺倒在你怀里啊?”
  乔琛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弯头看着每天都在撒娇的姑娘:“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比如?”
  “比如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
  ·闺蜜文《你是薄荷味的风》子阶无双。
  ·闺蜜文《凉城小巷旧少年》顾景闫。
  ·喜欢麻烦尊重我,请勿一切形式的转载抄袭谢谢。
校霸他新上任 花狸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你是第一个!
  一朝重生,不良老大成校霸,史无前例,惊天动地,这里有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全校最差的班级,全班最烂的学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每天都是鸡飞狗跳,当一切没有了秩序,又由谁来维系这个岌岌可危的集体。
  师生情,同学情,兄弟情,青春励志大放映。
  校霸新上任,打脸不停顿,撩最美的校花,带最拽的兄弟,交最极品的男朋友。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爆发前几天,震惊的发现自己依附的身体居然是末世强者洛北遥的对象。
  他忍不住吐槽原主,榜上富豪抛弃了前男友,刚分手没几天就爆发末世,被甩的前男友还成了末世里最强者。
  打脸啪啪啪,这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吐槽渐渐弱了下去,被他吐槽了无数次的原身居然是他的前世??!!
  1V1,双洁。
庄家团宠小福宝 冷俊夕
  自带锦鲤光环的庄梓颜出生啦,庄家三代才出庄梓颜一个闺女,爷爷奶奶疼,爹爹娘亲爱,哥哥们宠,叔叔婶婶们疼我如亲闺女。
  整个槐树村的人都在等着看庄家的笑话,不把儿子当宝偏把丫头当宝,可是放眼望去,庄家的日子那是越过越好啊!
  当人家等着看笑话,庄家已经盖新房,建作坊,开酒楼了,庄家小辈,大的考上了状元,小的已经是童生了啊!
  庄家小丫头带着哥哥们,走南闯北的把生意做到了其它三个国家,硬生生的成了全国首富,还拐了个皇子当女婿。
穿成炮灰反派怎么破 莫西辞
  柯阮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最大的反派,把男主虐到让读者研究出了千百万种把他处死的方法。
  柯阮穿过来那一刻身体都在颤抖,想到以后的悲剧人生,被男主剥皮抽筋之后还要挂在城墙暴晒,最后挫骨扬灰,他就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补救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补救来补救去,居然把自己给搭上去了。
  重生后的司郁寒,无论柯阮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像置他于死地,所以要么死要么狠。
  之前:
  司郁寒面对柯阮的殷勤,嘴角扬起冰冷的弧度,终归是一个死人,不必浪费多余的心思。
  后来:
  “皇后今日为何没来御书房给朕送汤。”没柯阮在身侧的一整天,司郁寒浑身不舒服。
  【嗯,真香!】
  ……
  排雷:1v1一个重生一个穿书,甜宠不腻,架空王朝,与现实无关。
精分学弟是小狼狗 殇十泪
  【病娇攻!病娇攻!病娇攻!!!】
  b大新任校草言泽木,对外高冷礼貌疏离,一副冰山雪莲别爱我,没结果的样子。
  然而祁阳却知道,学弟又奶又宠还有了小女朋友,整天找他请教,怎么哄计算机系的女朋友,空留学妹们羡慕嫉妒恨那个不知名讳的女人。
  可偶然间,祁阳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学弟不是奶狗是狼狗。
  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并不存在,只是接近他的理由。
  一直在找的猥亵过他的变态就是小学弟。
  拍了暧昧照片威胁他的,依旧是小学弟。
  ……
  奢华的别墅里,青年脸色苍白的蜷缩在角落,黑暗让恶魔无所遁形,他身子颤抖着。
  “言泽木……一切都,都是你的计划吧。”
  言泽木:“阳阳学长不是已经肯定了吗?事实证明,我的计划是正确的不是吗?现在学长,只能依赖我,也只会相信我。”
  “学长,我想独占百分之百的你,容忍不了有任何人来抢走学长。”
  祁阳:“疯子!!你就是个变 态!”
  ----
  三初双洁
  病娇年下攻vs清冷学长受
  年龄差3岁
  攻真的有病【狗头】
两世欢:赎罪世子爷 安若浮生
  第一世,祁余单相思云长欢,求而不得。
  第二世,祁余愧疚于云长欢,得而不惜。
  郡主府,一只小糯米团子摇头晃脑跟着先生习字。
  陆先生,你做我爹爹好不好?浅好喜欢你!”
  音落,一只大手横空出世玲起小糯米团子的后,领送到墙角面壁。
  音落,一只大手横空出世玲起小糯米团子的后领送到墙角面壁。
  “祁余,你干嘛!那可是你儿子!”云长欢被
  祁余拉往只能在原地对祁余火。
  “ 那是你婚内出轨的让据。”祁余淡淡着了眼云长欢,讳莫如深。
重生之异能娇妻 子墨笙歌
  第一次她重生到了二十一世纪,并修炼。最后被人袭击,一睁开眼就重生到了上辈子惨死的异能世界。这什么鬼,还带重生回去的?太狗血了。时浅表示她重生回来只能,虐虐虐,爽爽爽!可是身边这个大魔王是怎么回事?
  他是异能世界的大魔王,俩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救了她………
  之后,他就一直缠着她。很久之后,时浅问他为什么缠着她。
  他说了一句,“阿浅,小时候你一直是我的榜样,真的!”然后抱抱她,捏捏她的。
  她眼皮抽了抽,向他打去。
  过了一会……
  她被他紧紧抱住,他的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温柔又霸道的搂着,而时浅此时脸色爆红,身子软软的被他抱着,如果他松手,她肯定会从沙发上掉下去,若是注意到女孩子的唇瓣时,不禁让人遐想,女孩子的唇一看就是被‘疼爱’过的。
  (注:未经允许不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