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赫少的代嫁小新娘第17章 霸气侧漏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7章 霸气侧漏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7-05-21 11:49:40

  “混蛋,放我下来,我要回家。”徐阳一懒得理这些人是疯子还是变态狂,反正他就是不想留在这里,挣扎着就要从赫景阎怀里下来,但赫景阎大手却死死的扣住他的腰身,让他动弹不得。
  “喂!我说,别让我对你动粗啊死大叔。”没见赫景阎松手,徐阳一立即是死瞪着赫景阎,威胁道。那抹咧到耳根的幅度,是让人觉得诡异十足。
  可赫景阎是不为所动,噙笑道,“回家?我们家?还是回刚刚的家?”明明知道徐阳一说的是回他自己的家,可赫景阎就是不说他家,有些坏心眼啊!
  “当然是回我自己的家。”这他妈的有病吧!
  徐阳一不想在纠结这个问题,也懒得再多说,冷瞥向赫景阎警告道,“你放不放?”透着冰冷的威胁,威慑力模样看着还算不错,至少在赫景阎面前,不会很逊色。
  但赫景阎是谁啊!还没人敢威胁他呢?是扬了抹邪魅道,“那如果我不放呢?老婆你想怎么样?”末了,还冲徐阳一挑眉,妥妥的挑战徐阳一的暴脾气啊!
  “怎么样?”徐阳一冷哼了声,然后目光一狠,突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夺过赫景阎腰身的手枪,子弹上膛的指向赫景阎的脑袋,“我他妈一枪崩了你而已。”说完,他还用力的把枪口对上赫景阎的脑门,“现在马上带我出去,走。”
  他目光凶狠,少了这个年纪里该有的纯真,多了抹就连军人都骇然的魄力,让在场的三人都微微吓了一跳,因为没想到徐阳一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可吃惊归吃惊,像赫景阎这种经常上战场杀敌的人来说,怎么可能会被吓到,他仍不放开徐阳一的腰身,扬了抹有意思,可也劝助道,“老婆,这子弹可不长眼,你可别真的把你老公的脑袋瓜子给崩了。”模样真的是不紧不慢啊!完全是觉得徐阳一只不过是吓吓他而已,不敢真的开枪。
  一旁的佐泊跟龙堔也是各自扬过一抹他意,模样也是不……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他又苏又甜 程然
  “顾舟孓(jué),拜托你就委屈一下,栽我手里好不好?”
  “我姜桃确实不求上进,只求有生之年能上顾舟孓。”
  .
  姜桃在给国民顶级男神顾舟孓接机的路上出了车祸不幸去世,她哀嚎不已:还没亲眼见到男神,怎么自己就死了?
  结果醒来后,发现自己意外的重生到十年前顾舟孓所在的高中。
  居然和男神在一个班,而且还是同桌?
  可是男神好像对她很冷漠......
  不过这不要紧。
  姜桃迅速振作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去攻(勾)略(引)顾舟孓,就不信他不动心。
  被大叔骗钱,顾舟孓分分钟把骗子送进警局。
  被白莲花算计怎么办?根本不用自己动手,顾舟孓帮她搞定一切妖艳贱货。
  可顾舟孓就是不承认喜欢她!
  姜桃(咬牙切齿):珩木嘴硬哪家强?高一一班顾舟孓!
  顾舟孓(勾唇一笑):你过来亲我一下,试试硬不硬。
  姜桃:?!
  顾某人的高冷只是外表,实际上是个斯文败类?
  不过...她好像更喜欢了qwq
  .
  “喜欢你,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
  “我一定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傲娇软萌少女vs高冷毒舌少年
  扮猪吃老虎x斯文败类
  .
  1v1。
  傲娇。
  甜宠文。
  .
  原名:《罪名为你》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无上盛宠 包子大大LH
  文案一
  大爆料!某知名女星与某上市公司总裁深夜夜会酒店,疑似被包养@夏时@唐恪
  夏时看着微博的新推送,万分心虚地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男人有所察觉地抬头,目光平静淡漠:“怎么了?”
  “老公~”
  没等韩锦程有所反应,夏时已经推掉了他的电脑,坐在了他的身上:“工作有我好看吗?你多看看我啊!”
  韩锦程目光渐沉,良久,哑声道:“好。”
  …
  春宵一刻,夏时然勾住了韩锦程的脖子,轻喘着在他耳边说了句我爱你,韩锦程却忽然停下动作,皱眉看向她:“你又犯什么错了?”
  夏时:“……”
  夏时:“就可能…给你买了顶新帽子…”
  夏时:“颜色是当下最新款…”
  夏时顿了顿,如实答:“是绿色的…”
  韩锦程:“……”
  文案二
  夏时喝醉了,二话不说直冲格言总裁办公室,任凭前台小姐怎么都拦不住。
  她霸气地在男人身前的桌上扔了一张离婚协议书,目光决然:“签字!”
  男人忽然轻笑,扯了扯领带,身姿慵懒地靠在了椅子上看她:“想好了?”
  夏时忽然心虚,底气有些不足着:“当…当然!”
  韩锦程起身,一步步靠近她,最终把她按在了墙上,声线低沉:“真要离?”
  “真离…”
  “确定?”
  “确定…”
  “不再考虑一下?”
  “那…我再考虑一下?”
  男人失笑,眉眼宠溺:“好,我不着急。”
  【双标·禁欲系总裁×人美路子野女明星】
  ————
  ①前期有点虐,后期甜甜甜!
  ②敲黑板!包哥家男女主性格超棒哒!不白莲不渣男不无脑!
  ③欢迎宝宝们评论吖~包哥与你们同在。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末世重生之温柔冢 萌萌心情
  初次见面,少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眉眼一弯,笑着说:“怎么办,还真是不巧呀……”
  少年漂亮的脸蛋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精致,白皙肌肤似乎泛着盈盈光亮,单看上半身,像是无端坠落人间的天使。可是脚边散落的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以及少年手中的短口消声枪破坏了如画的景色。
  面无表情的男人抬眼看了看前面混乱的状况,接着便迈开双腿,向前走去。仿佛没有觉察到周身发生的变化,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即使在路过少年时,也只是像个普通的过路人,眼神淡淡的径直走了过去。
  看着男人像个无事人一样径直走过去,少年偏了偏头,接着便垂眼看着手中的枪,像是之前的男人从未出现过一样,浅笑低声道:“准度还是不够,浪费了一颗子弹……”
  ①冷淡攻×温柔扭曲受,何遇×洛书言
  ②甜文不虐,攻宠受
天下权贵皆为我狂 苏漾尘S
  她是新时代名校学霸,商业贵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只因病魔缠身,终是离了人世。
  再次睁眼,灵魂穿越,附身在被贬为官妓的千金小姐身上。
  官妓而已,没关系,咱博学多才,即便是妓也是最受欢迎的清倌!
  一舞倾人城,一曲倾天下!
  蒂安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怡红院的当红清倌慕容婉婷!
  一女多男!女主不洁,不喜慎入。
今天的姜影后真香了嘛 竹小
  念念长安,缓缓归乔
  -
  作为娱乐圈一姐,姜以安赏过美人千万,偏偏没有一位入了眼。
  因着戏里要求,姜以安不得不跑去大学体验生活。体验着体验着,把自家前男友给体验出来了。
  看着顾柏乔,姜以安想起了自己当初追顾柏乔的时候的血泪史。
  比如,作为一个数学学渣,姜以安能昧着良心的说:“数学使我快乐。”
  多年后,成了前男友的顾柏乔将姜影后堵在角落里,痞笑着开口:“安安,我们在一起吧。”
  姜以安笑着看向顾柏乔:“不要。”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数学老师。”
  “我记得你说过数学使你快乐。”
  “但是我也说过数学使人秃顶。”
  顾柏乔默了半晌,姜以安又开口道。
  “我觉得头发比你重要。”
  后来在阳光恰好,那人又刚好穿着白衬衣的日子。
  姜以安很没有骨气且十分没有悬念地就给屈服了。
  “我和头发谁重要?”
  很没有骨气的姜以安谄媚地笑了两声:“当然是你重要。”
  所以不就还得继续体验。只是吧,这体验着体验着,姜以安又发现剧情的走向不太对了。
  “顾哥,你说帮你整理考试数据就整理考试数据,帮你看下试题难度就看下试题难度呗,现在这是个什么意思。”
  姜以安半躺在床上,支起腰扯住顾柏乔难得系一次的领带。
  “体验下温香软玉的味道。”
  -
  你是盛开着漫山遍野的温柔
  -
  指尖的水果糖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姜以安拆开糖纸把糖喂进顾柏乔嘴里。
  小猫偷食般窃尝而止。
  果然。
  比起甜腻的水果糖,还是她家顾先生更让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