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137章 R国交换生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37章 R国交换生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9-27 14:06:58

  严格没戴他那副眼镜,穿着休闲的羽绒服显得年轻了不少。
  他手里还牵着许厉厉,两人说说笑笑的,恩爱无间。
  姜暗快走几步跟他们面对面,“班主任许老师?”
  严格抬眼,一眼就认出了姜暗,惊喜道:“姜暗啊,我刚才就说前面那人怎么这么眼熟呢。你也来这里吃饭?”
  姜暗点点头,回答道:“嗯,咱们一班的同学今天都在这里,格格要不要进去喝两杯?”
  这么久没见,严格也确实是挺想念那一帮混小子,“好……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代孕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顾槐笙
  【本文耽美,不喜勿喷。作者原创,如有雷同,都是抄我的。】
  风格,当红小鲜肉,不喜攀比潜规则,一直对谁都是温润有礼,在娱乐圈这种浑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一次聚餐,意外猝死,风格就被一个古怪的东西给绑定了,还不停的威胁他做这做那!
  系统:宿主,男主跟女主有暧昧,快去阻止他们!
  风格:好好好!(你丑你说了算)
  风格化身实力拆cp的好手,成功的拆了一对又一对。
  然而,系统又开始作妖了。
  系统:宿主,快去攻略那个黑化boss!
  风格掀桌!麻蛋,小爷是直的!
  【本文一对一,虐恋甜宠皆有。】
  本文原创,切勿抄袭,禁止转载。
我在阎王殿白捡个相公 黎冉冉
  将暖,豪城知名人气爆棚的古风虐文女作家,意外遇到地震,不幸失了生命。
  死了就死了,反正人活着也是心累,可自己这一死,居然死到了阎王殿成了女鬼?
  女鬼就女鬼,大不了在阎王殿开出一条文学道路也不是不可,日后有机会重返阳间,那肯定也是引以为傲的。
  可是,为什么死到了自己写的狗血小说里成了女主角?
  所以说,笔下那个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睚眦必报心狠手辣肆无忌惮人面兽心丧心病狂的美男子就是自己未来的相公?
  谁又能告诉她,她居然是天帝与魔尊的孽种?
  文案一:
  我将暖历经三次婚姻,不惜魔尊黑化,成为人人痛恨的恶人,杀人如麻顶风作浪为祸苍生,为的不过是解救你与地府,而你却弑我心,灭我门,伤我身,试问,我又怎能嫁与你?又怎敢嫁于你?
  文案二:
  恶人有恶报,我做尽了天下之人为耻之事,以耻之事引以为荣,丧心病狂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我也有一颗真心交付于你,却从此有心变无心,世间再无守夜人,执手于忘川河畔,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候,滴不尽相思之泪……
  文案三:
  你今日若是跟了那个狗男人,我阎王就算是毁你魔族,杀上天界,斩首十二凶神,统领六道,即便你对我恨之入骨,我也要将你夺回我身边,不惜一切办法也要得到你,你将暖生只能是我的人,死也只能是我的魂,旁人休的染指!
  (与历史史实无关,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这里黎冉冉,幸识🍓🍓
孤的初恋是青楼名倌 佛为
  十颜有很多马甲,青楼小倌,雁北七殿下,乐仙楼楼主……可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成了大瑛朝的太子妃。
  不过这个太子有些傻,一心扑在儿女情长,你倒是篡个位,弑个父杀个君啊!
  烂泥扶不上墙,要你有何用!
  事实证明,一个成就霸业的男人,身后必定有一个强大的贤内助。
  十颜帮衬着太子爷,一步步看太子爷坐上皇位,看着自己从太子妃变成了皇后……
  咦?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终于,他明白了——
  怎么,看书啊,简介讲不完。
  傅锦(渣攻)╳十颜(娇受)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抄袭】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牵上了校草红线怎么破 詔詔
  原名《随机男友》,书名改了,内容没变的啦
  无聊透顶的邱冬,脑洞大开的把自己作为奖品发起了一个最近特别火的抽奖。
  学校红娘墙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动态。
  “找对象!快来参与我发起的抽奖,奖品是一位可爱帅气的男朋友!周末开奖!”
  可是谁知道,开奖后,这个完美的抽奖系统给他抽了个男生!
  男生?邱冬,本着不能食言的想法,一百个不愿意与这位幸运的男孩子,来了一段不一样的恋爱!
  (以下内容纯属无聊)
  世界很小,转瞬间,不知道会遇见谁。
  世界很大,转瞬间,不知道谁会擦肩。
  而,最美好的莫过于,你遇见了我,我没有失去你。
  (本书全为原创,抄袭必究。)
我赌你爱我 执宋
  天空下着许些的蒙蒙细雨
  叶怀打着伞手牵着余小至,伞面倾斜到余小至那边,雨水淋湿了自己半边肩膀
  余小至微微抬眸,前面有一对老夫妻。爷爷手里打着一把油纸伞,一边手紧紧搂着奶奶。奶奶腿脚不好,爷爷就和奶奶一起慢慢走
  最后消失在了那个拐角处
  余小至抬头,望着眼里永远带着几分笑意的叶怀,心里暖烘烘的
  或许在很久很久之后
  她也可以像那对老夫妻一样,就这样子被二怀哥哥牵着,走完一辈子
  爷爷和奶奶的爱情故事她有听说过
  奶奶吃了一块爷爷亲手做的酥糕,爷爷不小心碰到了奶奶的腰,就这样子在一起了一辈子
  那个时候车马很慢,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