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47章 孟棋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7章 孟棋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7-12 13:14:15

  回国后,姜暗先去找了贺加贝出去玩,大冷天的两人也不知道能玩什么,想了想还是去了网吧。
  网吧就是他们上次逃课去的那家,以前他们上初中的时候经常来。
  姜暗打了几局游戏,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要不把邻子他们叫来?”
  贺加贝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叫吧,咱俩人玩也没什么意思。”
  姜暗掏出手机,笑骂着踢了一脚他的椅子,“我看你也玩的挺带劲啊。”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那边邻子先开口道,“喂,姜哥。”
  “邻子,你们现在有时间不?来网吧聚聚。”
  “有,正愁没地方玩呢,等着啊,我们现在就去。”
  十多分钟后,邻子和褚示走进网吧,姜暗问,“怎么就你俩,他们几个呢?”
  他们几个是指上次一块儿逃课的几人。
  邻子笑得幸灾乐祸,“嗐,他们几个被他妈揪回家了,幸好我俩跑得快,不然也来不了。”
  褚示也笑了,“姜哥贝哥,你们是没见矮子他们几个当时的模样,怂的一批,回家肯定完蛋。”
  几人在网吧打了几局游戏后觉得没意思,又出去瞎逛了会儿。
  吊儿郎当的走在路上,贺加贝盯着前方,突然拍了拍姜暗,“姜哥,你看前面那个像不像孟棋?”
  “小班长?”姜暗眯眼仔细辨认了一下,就是孟棋。
  孟棋穿着单薄,手指被冻的狠了,泛着狰狞的紫,但还是尽力搀扶着佝偻着背的老人,老人拄着拐棍,缓步向前走着,即使走的很慢,但步伐依旧不稳,好几次都要摔倒在雪地里。
  姜暗快步走上前去,帮着孟棋一起扶着老人。
  离近了姜暗才发现孟棋不止穿的单薄,脸上居然还有淤青,有的甚至往外冒着血丝。
  孟棋抬眼看到了姜暗,又回头看到了正往这边走的贺加贝几人,“姜暗?你们怎么在这?”
  姜暗答道,“我们来这瞎逛,你脸上怎么了?谁打的?”
  孟棋随即低下头,“没,没事。”
  “都这样了还没事儿呢,大冬天的很容易长冻疮的,我家离这挺近的,要不你去……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羊入狼口,班长大人求放过 易生所至
  【心机腹黑攻VS单纯沙雕受】
  千哲言打死也不敢相信是自己亲手将自己送到了项纪寒的怀里,幻想中的大学生活被一封来自男生的告白情书打破。
  “项纪寒!我被男人盯上了。”
  “哦。”
  “你是班长,你要保护我。”
  “你说的,别后悔。”
  四年后。
  “什么!那封信是你项纪寒写的?”千哲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防了四年的人竟然是自己亲自求到自己身边的。
  为什么当班长?
  如果是班长,那么即使我们不是恋人,我还是有借口保护你。
  为什么要变成我讨厌的人?你明知道我讨厌gay。
  知道,但你什么都不知道,包括我喜欢你,只能是你,必须是你,喜欢到心里容不下其他人。
  雨滴降落的时间是每秒十米,我该用怎样的速度,才能将你挽留。
  腹黑班长在线追妻,我爱你,没有任何目的,只是爱你,用尽所有勇敢,哪怕遍体鳞伤,也没关系。
  每天18:00准时更新哦,放心入坑。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红颜一怒:倾城弃妃太嚣张 林时柒
  大婚当夜,本以为喝下的是断魂散,不料…
  “王爷若是对臣妾清誉有疑,大可一封休书将成妾送回钟离府。”
  “哪有那么便宜,本王今日娶妻,连碰都没碰,世人会如何看待本王?”
  善于权谋,玩弄人心的萧王爷,竟然没有断袖之癖?
  被杖责,堕胎,刺杀,男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最后还是要倚仗绝世神兵“红颜一怒”来虐渣!
恶魔老板是前任 喵不成鱼
  【老板学长攻VS秘书学弟受】
  最近刑箫有一件烦心的事,重逢的前任渣男成了他新老板不说,还被他儿子给看上了。
  那个小子说什么?让我给他当后妈?我可是个男人啊!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啊!男人跟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寞小肖叉腰傲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跟了我爸爸,绝对吃香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钱钱哦!”
  可这不是叫我卖菊吗?谁干啊!
  而且,还是那个该死的人渣,谁想跟他扯上关系?
  天天被寞小肖骚扰的刑箫脑子烦到冒烟,自己老板还没个正经的一旁调戏他,对他动手动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叫什么事啊!送上门的老公?还买一送一?饶了我吧!
霸佬被班长弄哭了 你可知晓
  又名《那个狗贼》
  我和狗贼的爱意情浓!
  主角:祁然×莫南星
  傲娇猫系学霸×可凶可萌犬系校霸
  ~~~~~~
  来自六班八班同学的一线消息:
  号外号外,班长被校霸袭胸了!绝对真实一手消息!
  号外号外,校霸被班长弄哭了?!是报仇?还是情趣?!
  八班同学:莫南星天天来我们班偷班长,受不了!求你放过后门玻璃吧,它是无辜的!班长我们给您送过去!
  祁然:喵喵喵???咱是不是兄弟?!
  八班同学:不是!
  六班同学:八班的祁然天天勾引我们班体委!体委你是六班的!别老向着外人!
  莫南星:我家祁小然哪里是外人!他是内人(娇羞ing~)
  六班同学:(md,要不是打不过......)
  祁然:狗贼你特么放开我!我要刷题!就差一步了!
  莫南星:题哪有我好看?
  祁然:滚蛋你个丑逼!
  莫南星:呜~
  祁然:你特么别哭哇!你最好看行了吧!我不做题了好吧!
  莫南星:那你做我?
  祁然:......
  莫南星:我做你?也行!
  祁然:滚蛋!你个狗贼!
  ~~~~~~
  【青春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配角和感情线比较多,文笔不好请见谅】
  [来几个小可爱催我捕捉一下我,动态捉到我赶紧把我提溜回来码字,请务必不要留情!]
  (欢迎捉虫,‘的’‘地’‘得’这种就不用了hhhhhh)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快穿之花式撩男手册 舍言
  我家宿主金手指不断,虐起渣来毫不手软,撩男神也是一套一套的,这真的是当初年幼无知18岁就跳楼自杀的少女吗2333系统哭唧唧
  “女人,你想干嘛”某男神看着眼前逼近的女子瑟瑟发抖。
  “睡了你”某女邪魅一笑将爪子伸向他
  某男神“!!!!”
  推荐一波隔壁的《快穿之宿主撩男太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