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反派boss总想策反我第24章 美女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4章 美女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

反派boss总想策反我暮予柠发布时间:2020-06-19 13:24:28

  许知忆形象代言的通告已经安排了下来,拍摄就在今天,苏亦瑾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便开车去了现场。
  苏亦瑾到的时候,拍摄已经快结束了。为了不引起必要的注意,苏亦瑾站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笑看着正在认真工作的许知忆。
  闪光灯下,许知忆一袭红色的抹胸长裙,笑靥如花如花的看着镜头,旁边的摄影师拿着相机“咔擦咔擦”的几声,画面被定格了下来。
  拍摄结束,许知忆敛了笑容,不紧不慢地走向苏亦瑾,早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注意到了她。
  苏亦瑾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五官精致,一举一动皆是风情妩媚,真不愧为娱乐圈有名的美人。
  “你怎么来了。”
  苏亦瑾唇上撩出若有似无的弧度,深深款款的看着她:“来请你吃饭啊,美女可否赏个脸。”
  许知忆红唇微抿:“美女行程安排很紧,还需要考虑考虑。”
  “既然美女没空,那我就先行一步了。”苏亦瑾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转身潇洒的就要离开。
  “苏亦瑾,你个没良心的,我这才帮了你,你就翻脸不认人。”
  许知忆气甚,怒瞪了她一眼。
  “好了好了,逗你的,赶紧去换衣服吧。”苏亦瑾亲昵的点了点许知忆的额头。
  两个人在这里谈话,已经有不少人看了过来,苏亦瑾也不藏着了,直接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苏总好。”
  众人看到突然出现的苏亦瑾,脸上绽放标准的商务笑容,恭恭敬敬的站成一排问候。
  苏亦瑾被眼前的大阵仗吓了一跳,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该干嘛干嘛。”
  “好的,苏总。”
  苏亦瑾继续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了笑,直到现在她还是不能接受这种众星拱月般的问候,有种不真实的玄幻感。
  所以,刚刚才会隐藏在角落,如今微服私访还是被发现了。
  以后还是需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结束完收尾工作的陈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苏亦瑾,走了过来打招呼,苏亦瑾作为品牌方的大老板,她可不能得罪。
  “苏总。”
  苏亦瑾和许知忆是闺蜜的关系圈里并没有人知道,就连负责许知忆的日常安排的王琼也不知晓,主要也是因为之前的苏亦瑾一直在国外,而许知忆一直忙于演艺工作,两人很少能够见面。
  闻声,苏亦瑾抬眼望去,陈琼一身职业黑色西装下包裹着姣好的身材,干净利落的短发显得整张脸更加小巧。
  苏亦瑾不禁暗暗乍舌,怎么这小说里稍微有点重要的角色都是标准的美人……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反派boss总想策反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他又苏又甜 程然
  “顾舟孓(jué),拜托你就委屈一下,栽我手里好不好?”
  “我姜桃确实不求上进,只求有生之年能上顾舟孓。”
  .
  姜桃在给国民顶级男神顾舟孓接机的路上出了车祸不幸去世,她哀嚎不已:还没亲眼见到男神,怎么自己就死了?
  结果醒来后,发现自己意外的重生到十年前顾舟孓所在的高中。
  居然和男神在一个班,而且还是同桌?
  可是男神好像对她很冷漠......
  不过这不要紧。
  姜桃迅速振作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去攻(勾)略(引)顾舟孓,就不信他不动心。
  被大叔骗钱,顾舟孓分分钟把骗子送进警局。
  被白莲花算计怎么办?根本不用自己动手,顾舟孓帮她搞定一切妖艳贱货。
  可顾舟孓就是不承认喜欢她!
  姜桃(咬牙切齿):珩木嘴硬哪家强?高一一班顾舟孓!
  顾舟孓(勾唇一笑):你过来亲我一下,试试硬不硬。
  姜桃:?!
  顾某人的高冷只是外表,实际上是个斯文败类?
  不过...她好像更喜欢了qwq
  .
  “喜欢你,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
  “我一定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傲娇软萌少女vs高冷毒舌少年
  扮猪吃老虎x斯文败类
  .
  1v1。
  傲娇。
  甜宠文。
  .
  原名:《罪名为你》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快穿之后宫系统 残月冥
  何如一觉睡醒,就成了后宫一个不起眼的存在。为了回到现代,她不得不听系统的指令开始一系列的争宠活动。(本文纯属架空,里面有很多不符合古代的都请不要指责)
初见怦怦在左边 随风而行
  高中毕业,有人问陈渡和林津,三年都干了些什么。
  陈渡弯唇:“高一睡觉,高二睡觉,高三追媳妇。”
  “嗯……”林津认真地想了想:“高一学习,高二学习,高三和陈渡一起学习。”
  -
  因为父母的婚姻,林津不对恋爱抱任何希望,直到她遇见了陈渡……
  多年以后,她终于知道,原来最好的爱情,真的是遇见了才会相信,前提是,那个人是你。
  -
  “喜欢是直到你出现才有意义的一个词。”
  见色起意死缠烂打男主×清冷学霸颜值超高女主
  -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都市,校服到婚纱,稚嫩到成熟,炙热到沉稳,喜欢变成爱 ,荣华与共,一生陪伴。
我跟女主抢男主 韩国明星
  泰白不是小白,对,他才不是一只小白!他可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有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面容,不仅才华横溢,学富五车,而且温柔体贴,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是……喂喂喂!为什么我没有女朋友.!!
  还有二十五岁生日遭遇车祸什么鬼!!没进阎王殿反倒系统上身什么鬼!!让我去各大小说什么鬼!!最后任务什么……系统有种你再坑我一点!!!
  说好的让我做人生赢家呢!!!
  系统:宿主,有了一个多金多才多帅的男主你不就是人生赢家了吗?
满船清梦渡星河 南风渡
  / 甜软娇纵少女×腹黑温柔少年/
  你的名字如九月的秋水,涟漪过藏匿着的星火。
  万千颗被覆灭的星辰,簌簌落在青春的杯盏。
  _
  “爱情是烟花炫目的绽放,落下遍地的灰烬。”
  陆锦书,你还要逃多久?
  如果可以,他希望期限是一辈子。
  _
  年少时骄纵的少女已经从未被驯服,却一不小心栽了个在向阳的少年身上栽了跟头。
  “钟晚,你爱我哪点?”楚微的轻轻靠近她的耳畔,喷洒出温淡的薄荷香。
  钟晚轻轻踮起脚尖,勾着他的脖颈:“可能…见色起意后情谊日渐绵长。”
  /
  向阳而生,肆意生长
  /你从未驯服过我,我只是在爱你的时候收起了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