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夏叔叔的小白兔奶糖第16章 安慰女朋友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6章 安慰女朋友

夏叔叔的小白兔奶糖苏蕤发布时间:2020-05-29 09:33:40

  然而何以乐已经屁颠屁颠地挤在了一群围着讲台的女生中间,一时半刻恐怕是走不了了。
  鹿一晴看着夏深身边围着不少小姑娘,默默估计着他注意到自己的几率不大以后,便放心地坐回了位子上,拄着下巴发呆。
  她不知道的是,夏深的余光自始至终都在她的身上,几乎没有离开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鹿一晴突然惊醒,这才发现她竟然拄着下巴就睡着了。
  抬头对上一双黑眸,鹿一晴打了一个激灵,瞬间精神了。
  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她和夏深两个人,何以乐那个小丫头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何以乐呢?就是那个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子。”鹿一晴踌躇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的眸色几乎纯黑,却出乎意料地清澈,盈满水雾的时候就像是一只在撒娇的小猫儿,抓的人心里痒痒的。
  夏深撇开目光,微微有些心虚:“她有事情,先走了。让我转告你早点回公寓。”
  其实何以乐是被他支开的,不然何以乐就会把鹿一晴叫醒,一起回公寓了。
  “哦……”鹿一晴点点头,没想太多。
  气氛一度凝固,空气里弥漫着微妙的味道。
  “那个我……”鹿一晴抬头刚说了几个字,就看见夏深眉头紧蹙,修长的手用力摁住胸口偏下的地方,神色好像有些痛苦。
  “教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鹿一晴慌张地站起来,好像不舒服的人是她一样。
  夏深摇摇头,脸色都开始苍白:“胃病,老毛病了。”
  胃病?
  鹿一晴突然想到她买的那杯美式,有胃病的人是不能喝咖啡的。咖啡会刺激人的胃黏膜和胃壁,导致胃痛。
  刚刚上课的时候她看他好像喝了很多。
  “你有胃病为什么还要喝咖啡?我,我送你去医院。”此刻,鹿一晴的心里涌上一股极大的愧疚感。
  如果她没买那杯咖啡,他就不会胃痛了。
  “嗯。”夏深往常胃痛都是吃胃药,缓一会儿就好了。但是今天小姑娘说要送他去医院,……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夏叔叔的小白兔奶糖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快穿之男神被我宠坏了 南冠君子
  身为现代金牌女杀手,殷染儿失足掉进湖中?
  “你被选中了,绑定本系统可以帮助你做任务获得重生!”
  系统坏笑以为捡了个宝,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
  “宿主,不可以杀女主!”
  “宿主,不可以抛弃男主!”
  “宿主,求你做个人吧!”
  “宿主…”
  待殷染儿越来越强大,美眸流转,一颦一笑都变得摄人心魄。
  “弱肉强食,我想做的事,谁敢拦我?”
  这年头,就算白莲装比,也得拳头硬才行,女主是谁?不如我早日送你下地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过,这半路上冒出个帅气的小哥哥跟随到各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小哥哥(义正言辞)预备,唱: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千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PS :宿主傲娇女王!总裁×丧尸×王爷×侠盗…小哥哥身份多变一时骚,小心闪了腰!)
听说陆影帝喜欢吃鱼 竹芷颜
  #惊!论陆影帝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某一天出了一条火爆的热搜,内容痛心疾首的指责一位叫安渝的女星,从高中开始就对陆影帝纠缠不休,一直到现在拍电影还整天围着陆影帝转。
  为此,陆影帝的粉丝们力要为陆影帝讨回公道,把安渝这个杀千刀的赶走,于是拉帮结派好几百人围攻安渝,集体扔臭鸡蛋烂白菜。
  安渝义正言辞的表示:“大家都误会了,我深知自己这坨牛粪配不上陆影帝这朵鲜花,一天离他三米还要远,看见他我都是绕道走的,一点交流都没有,怎么可能缠着他呀!”
  在众粉丝渐渐相信的时候,人群里慢慢走出了一个欣长挺拔的身影。
  向来冷漠出了名的陆堔衍向她展颜一笑:“女朋友,我来接你回家。”
  安渝:“……”
  粉丝:“……”
  合着,鲜花还真插在牛粪上了?
快穿:为什么我总拆cp 一世长情
  穆希:“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季子铭:“不行。我睡了你,又怎能不对你负责任呢?”
  穆希:“哦!那你继续吧!”
  季子铭:“……”亲亲,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穆希抬眸看着那脸委屈的男人,恨不得上前
  打醒他。“拜托,大哥你是男主啊!你的女主在
  等你英雄救美呢?我一个无名路人甲你就放过我吧!
  穆穆,我执着了千年,换你一回首。如若有人敢来阻本君,我定屠他个片甲不留。你是我的,我的。
  铭,这四海八荒的景可愿陪我看?这上古天劫可愿陪我渡?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可会坚守?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一一奉上。陪你渡这劫有何不可?
  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你。这羁绊已解不开了。
快穿之后宫系统 残月冥
  何如一觉睡醒,就成了后宫一个不起眼的存在。为了回到现代,她不得不听系统的指令开始一系列的争宠活动。(本文纯属架空,里面有很多不符合古代的都请不要指责)
穿书之我家反派不可爱 逢月
  死后穿入书中,意外绑定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度化系统,而她的任务是——度化反派拯救世界!
  听起来真是好伟(zhong)大(er),俞安看着一幕幕血腥场面,心里内牛满面。
  但似乎……她不小心将原本的反派度化过了……
  系统怒:【蠢货!他又要黑化了,还不快去度化他!】
  她问:“怎么度?”
  系统:【听我命令,上!】
  你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虽是这样想,但她还是冲了上去:“不要去!”
  反派回过头来看着她,笑吟吟道:“那不如,你亲我一下?”
傲娇阴夫太难缠 欣妍
  风水师,还是纯阳之命,这在外人看来她有着先天的优势,可她偏偏却是一个极度怕鬼的风水师……
  一次好奇,被一个强大的鬼魂缠上了身,更要命的是,我竟然还习惯了他的存在,并且对他产生了依赖。
  “别再上前了,你会被我烧伤的”,看着他渐渐透明的魂魄,我只有迅速的往后退着,不愿意再次的烧伤他,可他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直到把我压到身下才霸道的说道:“你的男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他仍旧这么霸道,可我知道他在隐忍着身上的疼痛,就算他再强大也经不住阳气的焚烧,毕竟他是鬼物……
  不是冤家不成夫妻,不是债主不成父女,我们是冤家,却成不了夫妻,从古至今与鬼物相恋的都不得善终,可我还是傻傻的陷入了你的温柔,你的霸道。
  (小说仅供娱乐,里面一系列的风水知识都是欣欣瞎掰的,请大家不要带入现实中哟!^0^)。
陈立农:竹马可甜可盐 某汐
  今日最热门话题:
  论:#有一个宠你爱你疼你的可甜可盐的小奶狗竹马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程阮汐用亲身体验告诉你:有一个青梅竹马,就等于有了一个现实版的唐僧在对你念紧箍咒!
  从那年她不明不白地被送到他们家开始,不知道是陈立农的生活被雾霾笼罩,还是程阮汐的生活已经彻底没有了自由。
  “汐汐!你要记得做作业!今天你们老师告诉我你的数学作业大篇幅没有写!”
  “汐汐!你不能逃学!你一定要乖乖去学校上课的!逃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汐汐!作文太流水账了!重新写吧!我看着你哦!”
  尽管这样,刁蛮任性的她还是一次又一次惹他生气。
  —
  她爱的少年说,他想当明星,站在舞台上,看着专属于自己的应援手幅和灯牌,自信地唱歌跳舞。
  她爱的少年说,等他以后功成名就,就一定会娶她,不管她愿不愿意。
  她爱的少年说,程阮汐和陈立农绝对不能分开。他说,他们就像彼此的星星和月亮,缺少了其中一个,天空就会黯淡无光。
  —
  终于,很多年之后,她爱的少年这些儿时的诺言,如一兑现。
  —
  我喜欢放风筝,因为这样可以把我的心意系在上面,给我爱的少年。
  —
  【星眸白衫少年容,风华正茂陈立农。】
  【本文原创 如有雷同 你抄我的
  【本文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