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26章 校霸表演花式借钱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6章 校霸表演花式借钱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4-24 12:45:52

  好不容易从办公室出来,贺加贝跑回教室,忍不住跟同学们分享他刚才在办公室的所见。
  “朋友们,朋友们,有个事儿跟你们说,你们能想象咱老班拿着湿巾挨个擦手指头的画面吗?卧槽!我刚才跟姜哥在办公室就看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老班那一米八的大个做这么娘气的动作?”豪放的笑声响起,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孙雾松。
  同桌林子宇听着他的话不高兴了,在他背上猛拍了一把,“不许说班主任坏话!”
  王维捉弄的笑了,“哎呦~快看咱语文课代表维护老班的那个劲儿,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老班啊?”
  一向女汉子的林子宇脸颊泛起了微红,又绕到另一边拿书打了王维一顿,“老娘喜欢谁管你们什么事啊!”
  王维躲闪着,“你,你个母夜叉,老班才不会喜欢你。”
  回应他的是更激烈的暴打,同桌李青笑的开怀,“哈哈哈哈哈让你嘴贱。”
  姜暗回到座位上,“以后也别叫老班了,直接叫格格多亲切啊。”
  班里又是一阵哄笑,贺加贝拍手叫好。
  下午放学,三人朝食堂走去。
  路上姜暗看着从旁边擦肩而过的人手里的雪糕有点走不动道,是他最爱的香草味,拍了拍身旁的贺加贝,“贝哥,我想吃雪糕。”
  贺加贝事不关己,“想吃你吃去啊,只要你有钱。”
  姜暗现在可是一毛钱没有。
  贺加贝又道:“别忘了你还欠我八十块钱呢,自从你烧烤摊打架之后我爸妈就严格把控住了我的经济命脉,我现在都沦落到攒钱买游戏机了。”
  “吹,我打架你爸妈扣你钱干嘛呀?”姜暗不信。
  “我妈说男人有钱就会变坏。”
  姜暗:“……”
  转头又去缠江喑,“状元,借点钱呗?这周还有两天呢,这让我怎么活啊?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接济接济我吧。”
  “没钱。”拒绝的干脆利落。
  “不会这么无情吧?状~元~”
  贺加……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 帝九墓
  沈牧之,一个掌控网络王国的黑客大神,智商爆表,颜值爆胎。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使一个国家倾家荡产,没想有朝一日居然会栽在小电影上。
  一次入侵Z国总统的电脑,被突然蹦出来的小电影给害死,从此走上被系统奴役的道路。
  …………
  情景一:
  系统:“宿主大大,快把女主闷了扑倒打包带走,这样你就是男主啦!”
  沈牧之:“欧啦!劳资这就去!”
  某男主一手持刀放在江牧之的脖子上:“慢着!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沈牧之跪地求饶:“大大大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男主:“嗯,这就对了,要强也是强我啊!”
  沈牧之:“……”他是不是听错了?
  见风使舵的怂逼系统:“宿主,那就快把女主杀了,这样你就是女主了!”
  沈牧之:“我去你大爷的!女主死了男主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男主意味深长笑:“没错!死也不会放过你。”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医倾天下:嫡女无双 苏漾尘S
  玉梓婉,现代的世家贵女,她精通医术,中西医双修,闻名中外。
  一场意外,她不幸殒命,竟然魂穿至架空的古代,变成当朝丞相之女。
  母亲早亡,继母当家,她即便身为嫡女,日子也不好过。
  一道圣旨,她被赐婚给成王做侧妃,继母的女儿则赐婚于瑞王做正妃。
  姐妹两个同天出嫁,最后她却阴错阳差的成为了瑞王妃。
  瑞王,当朝二皇子,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有战神的美誉。
  可边境一战,瑞王身中剧毒,双腿尽费,寻遍名医也无法根治,终身只能躺在床上。
  面对这样的丈夫,玉梓婉本对他就无男女之情,是救还是不救?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校霸他新上任 花狸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你是第一个!
  一朝重生,不良老大成校霸,史无前例,惊天动地,这里有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全校最差的班级,全班最烂的学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每天都是鸡飞狗跳,当一切没有了秩序,又由谁来维系这个岌岌可危的集体。
  师生情,同学情,兄弟情,青春励志大放映。
  校霸新上任,打脸不停顿,撩最美的校花,带最拽的兄弟,交最极品的男朋友。
穿越之王爷太撩人 空余
  二十一世纪宅男特种兵一枚,做任务的时候被兄弟背叛战死沙场,本以为就此消亡,却不想睁开眼又是一片新的世界。
  系统:【宿主可以为我取个名字。】
  简白:那就…姓秦吧,和自己一个姓感觉是在养儿子,就叫秦靳。
  系统:【……】
  萧云:简先生去哪儿?
  简白:……啊,随便逛逛。
  萧云:是吗?逛到本王寝宫来了?
  简白:……
  主攻,冷淡闷骚帝王受x强悍痞气忠犬攻,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本作属于慢热型,后面的剧情更加精彩,各位客官不要错过哦。
  本作纯属精分作者原创,如果有人抄袭,我弄不死你也要烦死你,哼哼,后果自负。
红颜醉:妃倾天下 素七七
  高堂之上,她凤冠霞帔,鲜血顺着心口流下……
  “妖妃!你祸乱朝纲,迷惑君王,今日,朕要将你斩杀于此!”
  那日,他登基为帝,却亲手将长剑刺入她的心口。
  曾经,她为了他,年仅十五岁便嫁于他四十岁的父皇,只为了,有朝一日助他登基为帝!
  他说:“妍儿,今日委屈你嫁给我父皇了,你放心,待我君临天下之时,我便封你为后!”
  可笑可笑!
  既然如此,那我这一世,便要做那祸国的妖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