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22章 状元,求包养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2章 状元,求包养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4-22 16:43:55

  周三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姜暗打完球坐在地上,随意的掀起衣摆擦汗,露出一节白皙的腰,运动过后身体急剧缺水,拍了拍身旁的江喑,“买水去不去?”
  九月份的天气还是很严热,江喑也是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点点头同意了。
  贺加贝还在打球,见两人朝小卖部的方向走去,腾出空大喊道:“姜哥给我带瓶冰水回来!”
  姜暗头也不回的摇了摇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上课时间小卖部并没有多少人,姜暗从冰柜里拿了三瓶冰水,掏出手机扫了下小卖部的收款码,“哥们儿请你喝水,还想要什么随便拿。”
  江喑也没客气,从柜台上挑了盒口香糖。
  说的豪气,输入密码的时候屏幕上却显示余额不足,姜暗脸色尴尬了一瞬,返回看了一下微信余额,不应该啊,还有一千多呢,又反复试了几次都是余额不足。
  “付钱啊,愣什么呢?”江喑催促。
  姜暗转了一下手机,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咳……那什么,要不还是你请我吧。”
  江喑嗤笑着从兜里掏出零钱。
  姜暗抿紧嘴唇,真尼玛尴尬!
  从小卖部出来姜暗赶紧给姜阳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姜暗就急道:“姐,怎么回事儿啊?我微信里的钱怎么用不了了?”
  “啊?什么?用不了了?会不会是你手机坏了?”姜阳敷衍又故作着急的声音传来。
  姜暗听她的语气就知道怎么会事了,“装!还跟我装,是不是你搞的鬼。”
  “这个你跟爸说去,咱爸干的,我只是出个主意而已。”
  姜暗气急,“我他妈就知道是你!”
  “嗳,你怎么还说脏话呢,谁让你兜里装俩钱就出去惹事儿的。”
  “我那是为了谁?”姜暗觉得姜阳良心被狗吃了。
  “和平解决不行吗,嘿,上学又带手机是吧。”姜阳的声音远了些,“爸妈,姜暗上学又……”
  姜暗直接把电话挂掉,拉着江喑的衣袖,可怜兮兮道:“状元……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代孕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荣光非我
  人尽皆知,傅家大少爷傅霆予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性子偏执且占有欲极强,不过那张脸却长得格外迷惑人。
  殊不知接受家族联姻后,他却变成了“宠妻虐狗双标门派首席创始人”,更号称为港城无情制醋小王子。
  从港城豪门阔少混到卑微已婚妇男,傲娇大佬他每天都在表演在线打脸,真香虽迟但到....
  傅霆予:“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牵你手的。”
  叶听:“啊,这个小哥哥他长得可真好看,好想摸摸他的小奶瞟啊。”
  男人脸一黑,一把捉住她的手,努力鼓起两腮,恶狠狠地凶她:“摸他干嘛?摸我!”
  [男主傲娇偏执狂,双马甲文,女主团宠,男强女强]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爆发前几天,震惊的发现自己依附的身体居然是末世强者洛北遥的对象。
  他忍不住吐槽原主,榜上富豪抛弃了前男友,刚分手没几天就爆发末世,被甩的前男友还成了末世里最强者。
  打脸啪啪啪,这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吐槽渐渐弱了下去,被他吐槽了无数次的原身居然是他的前世??!!
  1V1,双洁。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顾槐笙
  【本文耽美,不喜勿喷。作者原创,如有雷同,都是抄我的。】
  风格,当红小鲜肉,不喜攀比潜规则,一直对谁都是温润有礼,在娱乐圈这种浑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一次聚餐,意外猝死,风格就被一个古怪的东西给绑定了,还不停的威胁他做这做那!
  系统:宿主,男主跟女主有暧昧,快去阻止他们!
  风格:好好好!(你丑你说了算)
  风格化身实力拆cp的好手,成功的拆了一对又一对。
  然而,系统又开始作妖了。
  系统:宿主,快去攻略那个黑化boss!
  风格掀桌!麻蛋,小爷是直的!
  【本文一对一,虐恋甜宠皆有。】
  本文原创,切勿抄袭,禁止转载。
万人迷穿书指南 一酒当歌
  原本能够安安分分的继续做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愁吃,不愁喝,更不用愁没钱花。
  奈何老天太爱林歌了,没问过同意没,就直接把他送进了本小说里,还成为了里面的万人迷???还附赠一蠢萌系统。
  林歌默:这些都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我只想当个普通人!
  大佬们争先恐后的扑过来。
  林歌:QAQ救命……
  蠢萌系统君:风太大听不见。
  ps:每一位小攻都是同一个人,本文不是np
  本文甜,无虐,主要是用来练文笔。以感情线为主,场景虚构的,当真不负责!
快穿之我在万界留下传说 南风不凉
  谢你一生宽忍,容我半世疏狂!
  死?死又如何?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结束痛苦。
  可老天爷似乎连死的权利都不给他。
  任务?什么任务?老子凭什么听你安排?
  世界救世主?我靠,老子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凭什么去拯救世界?
  什么?可以帮我重塑肉身?那,那就来吧,反正老子什么苦都吃过了,难不成还会怕你几个任务不成?
  闫晨宇向天举三根手指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重塑肉身才答应做任务的,他只是看着系统可怜罢了……
  片段:
  “闫晨宇,跟我在一起,我护你周全。”那年秋天,人流鼎沸的闹事里,一个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单膝跪在路中央,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笑容灿烂的向他表白。
  那个时候他真胆小,站在人群中愣是没敢迈出一步。
  “你乖乖过来,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他也不恼,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他想迈步上前去,可突然却看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目光中,一个个都充满了厌恶,每个人都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控诉他恶心。
  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跑了,他没敢过去,没敢去捉那只能护他周全的手。
  直到他被抓进监狱的最后一刹那,他听到他大喊了一声:“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会保护我?墨景深,我现在很害怕,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