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第20章 朝九上花轿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0章 朝九上花轿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孤独小酌发布时间:2020-03-08 19:04:34

  阿土皱眉,觉得江月肆此举实在是不妥,但却不敢以下犯上。
  他来到朝九身边,好言好语地问:“小九,你可觉得身子可有不舒服?”
  闻言,朝九摇头,说:“没有。”
  对此江月肆很平静,收了自身气息,便坐在椅子上,自己摸着那杯已经冷了的茶说:“不会有大碍的,我渡了自身修为在他身上护着,这点怨气伤不着他。”
  不知为何,阿土总觉得江月肆这话里有话,最后一句话也是带着几分阴阳怪气的意味。
  但他也没觉得有何不妥,毕竟江月肆这性子时常都叫人捉摸不透,这阴阳怪气的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怪得很。
  “对了,小九,你来了也有些日子里,我还一直没看出来你是个什么变的,你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啊?”
  听阿土的问话,朝九还没来得及开口,倒是江月肆那头又阴阳怪气地帮回了句:“还能什么,耗子精呗,可比你精着呢。”
  闻言,朝九暗自在盖头底下勾唇轻笑,多有几分无奈之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证实了江月肆的话是真的。
  而阿土本就不疑有他,毕竟江月肆的身份修为摆那的,他看不出也不一定江月肆就看不出,加上朝九本尊的点头承认,所以他对朝九是耗子精变的也是深信不疑。
  很快接新娘的花轿就来了,只是迎亲的人不多,轿子也不算气派,连着新郎官也没能亲自迎接。
  不过翠翘是个歌姬坊出来的女人,若非江月肆提出来,她只怕连个贱妾都捞不着,更不用说他如今还是个侧室,身份也算是往上抬了抬。
  这迎亲简陋想来也是常夫人安排的,不过江月肆也不会介意。
  毕竟此次的目的不是娶侧室,而是捉鬼。
  新娘子肚子挺着,被媒婆扶了出来,只是媒婆也不知为何觉得有几分奇怪。
  她记着这个翠翘姑娘长得也不算太矮,比她要高出一些,怎的如今竟生生的矮了几分,与她正好平齐,连这扶着的手腕都不似一般姑娘的柔软纤细,竟是硬邦邦的,还冰冷得很。
  媒婆心中疑惑,但面上笑意不减。……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快穿系统:偷吻宿敌99次 懶色
  叶潜和“宿敌”谢稀一同绑定“偷吻宿敌”系统,两人要想回到现实世界,就要完成任务。
  【系统520:下面请抽取身份卡,开奖有喜哟~】
  叶潜:“你拿到的什么身份?”
  谢稀:“宿敌。”
  叶潜:“呵呵。”
  谢稀:“???”
  叶潜:“么。”
  ——
  叶潜以为自己的任务不过是偷吻一下这么简单,却不想每个世界的剧情超级狗血,而且各种奇葩的随机任务,让他心态炸裂。
  【系统520:请让谢稀宿主带你去食堂吃饭。】
  叶潜:我自己可以。
  【系统520:请和谢稀宿主同床共枕。】
  叶潜:一个人睡,他不香吗?
  【系统520:请向谢稀宿主撒娇告状。】
  叶潜:我,铁血硬汉,流血不流泪!
  后来,叶同学因为不合作受到惩罚变成了小哭包。
  叶潜:我没脸见人了!
  谢稀:好乖好萌好可爱,想亲。
  ps:
  1.1vs1,主受。
  2.苏甜小白文,无逻辑可言,甜就完事。
  3.前期一起任务,攻只有晚上十二点才会恢复记忆,后期走攻略路线,攻彻底没有记忆。
  4.前方高能预警!大量狗粮来袭!
  5.爱吐槽易炸毛软萌戏精受vs精分帅气腹黑攻
  6.原创作品禁止任何抄袭或搬运!
他那么黏人 乌仟
  遇到韩若许之前的江祈,逃课打架,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自以为全世界他最帅,直到遇到了韩若许教他怎么做人。
  谈恋爱前的江祈:
  “都说打人不打脸,小爷我就喜欢打脸。”江祈一拳求挥了被按在地上的男生。
  “我知道我很帅,不用这么花痴地看着小爷。”江祈扯了扯嘴角对着那帮犯花痴的女生说。
  “喂,韩同学,这么矮也来打篮球呢!”江祈嘲笑地说道。”
  韩若许小声说道:“要你管…”谁规定了人矮不能打篮球。”
  江祈调侃说:”哟呵,小不点人不大,脾气还挺大。”
  韩若许“……”您是校霸,您说得都对。
  谈恋爱后的江祈:
  “若若小可爱,我们什么时候去打篮球,我抱着你投好不好?”江祈在韩若许耳边絮絮叨叨。
  “我很矮,不配打篮球的。”韩若许一本正经地说。
  “若若,给我摸摸好不好…”江祈把手搭在韩若许的腰边,企图往上…
  韩若许:“你好猥琐啊,江祈!”
  不给摸的江祈一直在韩若许颈边蹭啊蹭,蹭啊蹭。
  韩若许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和江祈谈了场恋爱。
  从校园到婚纱那种。
快穿:男主不按剧本来 殇十泪
  一朝身死,神奇的系统与异界的风光吸引景笙踏上了快穿的道路。
  然而第一个世界就出师不利,系统看着与剧情完全不符合的现实发展,怀疑他们要凉凉了。
  滴!任务完成!
  系统:是我错了。
  景笙觉得不行,剧情真的错了,而且问题还就出现在位面男主身上,男主不按剧本来怎么办?男主好像…弯了怎么办?男主……
  男主:小笙,笙笙,笙~
  “过来给我抱抱。”
  被男主宠上天的景笙:算了,错就错吧,反正任务完成了。
快穿之我的病娇宿主 墨歌
  身为病娇,楚九却分为俩个极端。
  极端的白和极端的黑。
  表面温柔内心无情,甚至是想控制主神,改变系统规则,毁灭世界,不在乎生命,甚至没有恐惧,优雅又极致的女子,只能说是她楚九了吧……
  (好烦啊🌚简介怎么这么难写,看正文就好了!女主怎么说呢,温柔到冷漠,很矛盾的一个人,毁灭世界也毁灭自己,嗯!没毛病!)
我每天都在求小可爱罩我 烛乘
  印象中的学霸应该是斯斯文文,鼻梁上戴着副眼镜的书呆子。
  但是宋补不一般,生来就好像是为了打破这刻板印象一般。
  上课瞌睡搞小动作,还打架翻墙逃学,抽烟喝酒啥都干。
  这种暴力学霸连校霸敬而远之。
  当沈寄晋升为校霸之后,以为会起到威慑作用,没想到宋补不屑一笑:“就你个弱鸡还当校霸?”
  沈寄狗腿一笑,果断拍马屁:“不敢当,不敢当。哥哥给我抱大腿吗?”
  面对众人的疑惑,沈寄不屑一笑:“小可爱打起架来比我还校霸,不要命的那种。建议亲们踊跃尝试一下哦。”
  -
  “先黎明一步把你拥紧。”
  智障欢脱深藏不露转校生vs冷清暴力两面做人大学霸。
  相信我,超级甜。
  又名《小可爱打起架来比我还校霸》
  谢绝任何形式推书打广告。
为你一笑间 文槿七
  在一中这所学校,有两个出了名的人物。
  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系男神××古灵精怪可爱到爆的小仙橙
  全能学霸苏北陌vs理科学渣鹿橙
  究竟是谁拿下了谁?
  /
  “苏北陌,我喜欢你!”
  “苏北陌,我好喜欢你!”
  “苏北陌,我超级喜欢你!”
  一次又一次的表白,却换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沉默。
  爱情有保质期,可单相思同样有保质期。
  “苏北陌,喜欢你太累了,我放弃了。”
  “偷走我的心,就想逃?”
  男生猛然把女生逼近墙角,低头便是深情一吻。
  “鹿橙,偷走我的心,就必须对我负责。
  /
  再次见到你,微凉时光里,你笑的很甜蜜。
  The time that you are my most fatal.
  时光深知你是我最致命的爱人。
  ——————
  《为你一笑间》又名《别偷我的小仙橙》
  甜甜宠宠的青春系小暖文,前期女主各种追,后期男主各种撩,欢迎入坑。
  这里文槿七,希望喜欢。
隔壁那个直播大神 乔鹤
  坐在电脑显示屏前,宋嘉忐忑不安的登陆了自己的游戏账号。
  易尧:[老婆,等你好久了,来双排。]
  嘉嘉飞走辽:[...您能不能放过我。]
  她只不过是个想要赚钱的普通小主播,为什么会被号称的大魔王纠缠不休啊!!!
  何况打游戏就打游戏你干嘛总是叫我老婆,你都叫我老婆了为什么还每把游戏不是炸死我就烧死我要不然就用载具撞死我!
  
  本以为,游戏直播被纠缠就算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易尧这个大魔王会跑到她面前说喜欢她啊。
  救命啊妈妈,我不想体验游戏花式死和魔王的骚话连篇了。
  
  1v1无脑沙雕小甜饼。
男色靡靡 云浅寒
  〖耽美文!不喜勿入!〗
  莫景:我和落川是同性恋,我们的爱情也是深刻的爱情,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生活从不会一成不变,曾经的困苦与折磨终将都渐渐远去,在当下,那些痛苦的经历却变得美好,因为,从始至终,自己心里的那个人都陪伴左右。
奴家师尊是相公 毛小豆
  第一次见面,他连累了无辜的她,她给了他狠狠一口;
  第二次见面,他弄坏了她的新裳,她踩扁了他的折扇;
  第三次见面,他带她去青楼抓鸡,她打翻了他的香茶;
  第四次见面,他剪了她的长头发,她终结了他的桃花... ...
  还有第五次...第十次...
  可是那又如何?她先遇到的是白倾池,是养育她长大给她新生的师父。
  谋反的混乱中,白倾池将容芷带回了山谷,朝夕相处。他待她似自家小女,处处宠爱处处维护,见不得她受自己以外任何一个人欺负。
  但是豆蔻年华的美好,情窦初开的年纪,容芷渐渐对白倾池有了男女之间的情愫,她不想继续做他那个长不大的小徒弟...她想以妻子的身份照顾他的白天黑夜。
  她想陪他挑灯看剑,沙场点兵;
  她想陪他金戈铁马,满城风雨;
  她想陪他奋血浴战,亡命天涯;
  她想陪他... ... ...
  … …
  他见证了她的成长,她陪伴了他的一生...
  直到最后一次见面,那是她一生最为后悔的也没能阻止的遗憾。也是最后一次,她含着泪亲吻了他冰冷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