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赫少的代嫁小新娘第14章 物以类聚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章 物以类聚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7-05-19 14:10:19

  “我就喜欢龙堔这副明明看到我兴奋不以,可却又假装无关紧要的模样。”对于突然走进来的赫景阎,佐泊似乎也不吃惊,毕竟龙堔是赫景阎的下属,有他在的地方,自然也会有赫景阎在。所以他只是眼冷静的递向坐下沙发的赫景阎,低笑了声。可看到赫景阎怀里的徐阳一,佐泊这会一愣了,因为这可是赫景阎第一次抱住别人来他这,而且还是个穿着婚纱的美男子。
  谁看到你兴奋了?听到佐泊对赫景阎说的这番话,龙堔眉头开始出现紧皱了,正要给佐泊个警告,可佐泊这边已经又对赫景阎道,“这该不会就是你今天娶的老婆吧!”说到老婆的时候,佐泊突然勾起一抹趣味,模样是觉得有意思,但却不觉得奇怪,可能是gay已经很普遍的缘故吧!又或许,他纯属觉得好玩。
  “说来话长,但就是这样。”赫景阎也勾笑一声,并不解释太多,这更让佐泊觉得诧异了,因为赫景阎同他不一样,是个对伴侣选择很慎重的男人,可今天他却抱着个男人跟他草率的说就这样,是个人都会觉得惊奇。
  不过佐泊也并不想打破沙锅问到底,只是懒懒散散的吐了口烟缕,问上工作的事,“人审问得怎么样了?”还是那副吊儿郎当,完全没有身为一个狱长的威严,不过或许,这只是他的表面罢了,因为佐泊是出了名的残忍,是这座监狱里,鬼神都退避三舍的存在。
  “不怎么样。”赫景阎表情不大的来了句,模样还是漠不关心。
  闻言的佐泊也只是勾勒了抹幅度,并没有出声,不过看着,他好像也是能知道赫景阎为何这么平静的原因,因为他赫景阎压根就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就张开利刃,等敌人扑入我们怀里就好。”真不愧是龙堔,开口闭口都是这种令人寒颤的话语。不过也似乎跟赫景阎一样,完全不把这次的敌人当一回事。
  佐泊突然低低笑了声,“果然是小龙龙。”不觉得恶寒就算了,他还一副赞同的模样。
  又听到佐泊叫他小龙龙,龙堔心底慢慢染上一抹不爽,但不想跟佐泊计较这么多,因为你越是生气,佐泊越是想逗着你玩,所以龙堔选择无视。
  没见龙堔生气回应他的佐泊挑了下眉,但也知道是龙堔懒得搭理他,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灭掉烟终于起身走向自己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文件抛向赫景阎,“这些都是我这的几名重死刑犯资料,你如果想试一下水,不用跟我客气,拿去用。”又点燃了一支烟,随后吐了一口烟雾对赫景阎道,“左翼最近发明了新型的人体感应炸弹,只要把这些炸弹安装在犯人的定位手腕器里,一旦他们出现逃跑的念头,就会炸个粉身碎骨。”
  佐泊这番解释并不是在跟赫景阎炫耀左翼的厉害,而是在跟赫景阎说不用担心犯人逃跑,他自有防护措施,果然是赫景阎的好兄弟啊!一个比一个狠绝。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她不好追 巴啦啦晨
  九中阎王爷沈荡,抽烟喝酒打架样样精通
  从来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一个存在
  十几岁的年纪骄纵桀骜,肆意张扬
  直到遇见那个惊艳了他整个世界的女孩
  她清雅高傲,熠熠生辉
  课本上写过无数遍的名字——“韩鲸若”
  她站在那,便是他的整个青春
  为了能配得上她,沈荡洗去一身暴戾
  她是光,是救赎,是希望
  楼船若鲸飞,波荡落星湾
  鲸归于海,我归于你
  我初来乍到,来到了你的领地
  我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请你多多指教
  ——————————
  双洁 甜宠 校园 一见钟情
  校花&校霸
  清冷小白花&傲娇大狼狗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大人说她千娇百媚 芫娇
  “我愿陪你看遍满城烟雨,抚平千万风云。”
  -
  池嫣抿了双唇,从红柱上直起了身,眉梢添笑,拂袖拱手作揖,软声吐字:“那便愿我的国师大人,平安归京。”
  他则是细瞧她精致眉眼,算是懂了什么叫一眼定终生。
  -
  所谓第一次同她见面儿的时候,是从京城有名的青楼去查案,那小姑娘上来就环上了自己的腰,娇滴滴地唤他:“大人,抱我——”
  池嫣知道,这是朝中如今最有威望的国师大人。
  她不知道,她这一抱,便是永生。
  沈洲又怎能告诉她,自己这是蓄谋已久。
  -
  头一回瞧见这么有趣的姑娘,怎能让她逃了。
  况且她也来主动撩拨了自己。
  沈洲半阖着眸子,睫羽轻颤,任由手中折扇晃悠碰在木质桌面上发出一响,启齿。
  “阿嫣,你不脏。”
  “等我收你入我国师府。”
  -
  那一年,春桃恰在墙角开了花儿,池水也被霞云映了大片绯红。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走到了一起,在凉亭中拥吻。
  “大人,迎我入府。”
  “好。”
  #
  闺蜜文《大人恋她仪态万千》by赴昭。
嫡女难欺 浅焕
  上京有位贵女,姿容绝色,身段娉婷,端的是艳色无双。传言她不似一般名门淑女娇娇怯怯,悦神礼上一舞惊鸿,令万千少男魂牵梦绕。
  端王陛下一见倾心,夜夜探其香闺:“虞卿卿,同我私奔?”
  虞欢眉眼低敛 万般眷恋,然她重活一世,血海深仇背负其身,无意儿女私情。
  ——
  四年苦楚,终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她放弃万般荣耀,一桩花轿偏门而入,嫁给了最无望称帝的三皇子,为的不过就是情爱二字。
  她为裴元朗学暗器,明里暗中试毒挡刀,换来的却是登基当日惨死地牢。
  犹记得她那不知何时出落的妖娆妩媚的庶妹穿着皇后吉服将毒药送进她嘴中。
  …
  “姐姐莫要找错了人,虞依是你那短命妹妹。”
  “我的名字叫阮婕。”
  重回十五岁那年,天真浪漫,亲人皆在,她却不是那怯懦的嫡女。
  庶妹一心毁她前程,极品继母三番四次陷害,她再也不会韬光养晦的容忍!
  这大仇需报,她也要活的肆意!
  独独出了岔子的是那端王时时夜探她闺房:“同我私奔吧,虞卿卿,这富贵荣华我皆弃之敝履,独你,我千万般不舍。”
  国师大人常常一身白衣,望着虞欢的画像发呆,身旁小厮听见国师大人说。
  “望你得偿所愿。”
福星五岁半:带着系统来种田 木一三子
  余田村东头好吃懒做的李老三被人骗得倾家荡产,要把五岁的女儿李小丫卖了。陈婆子花光家底把李小丫买回去给大孙子陈瑾当童养媳。李小丫看着俊俏的小郎君,觉得自己赚大发了,爹娘把她卖的好啊!她手握系统,带着陈家发家致富,供自己的小夫君读书。日子越过越好,李老三一家后悔不已,哭着求着要把李小丫认回去。陈家人还没来得及反对,李小丫就看到,她一贯冷静从容的小夫君,挥着扫帚要把人撵出去!
  版权提供方:若棠文学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校霸他新上任 花狸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你是第一个!
  一朝重生,不良老大成校霸,史无前例,惊天动地,这里有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全校最差的班级,全班最烂的学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每天都是鸡飞狗跳,当一切没有了秩序,又由谁来维系这个岌岌可危的集体。
  师生情,同学情,兄弟情,青春励志大放映。
  校霸新上任,打脸不停顿,撩最美的校花,带最拽的兄弟,交最极品的男朋友。
她拾星光跌入怀 甜溺
  ——“繁星入梦,唯你入怀。”
  又名《你怎么又脸红啦》
  文案一:
  S大新生报到第一天,校园贴吧就被那个高糊照片里身高腿长的大帅哥占据了半壁江山。
  却被法律系的师哥师姐极速澄清,那不是什么新生,那是他们系的系草,被人们私下誉为高岭之花的大三沈学长。
  “啊啊啊啊高糊照片都这么帅!”
  正在整理床铺的姜笑看见新舍友捧着手机尖叫,指尖轻轻一颤。
  “小朋友,三年后,你来找我。”
  她永远记得,高一毕业那一晚,向来清冷的男孩子把她抵在墙角,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微微低哑的声音覆在耳畔,如同嘴巴里忽然塞进了一块儿薄荷糖,不着痕迹地吹走盛夏的燥热。
  文案二:
  “害怕打雷。”
  小姑娘红着眼眶,勾住沈矜脖子,一下子跳到他身上。柔嫩纤细的双腿死死缠住男人的腰。脑袋埋在男人的脖子间小声哼哼。
  “要抱。”
  沈矜无奈地笑了笑,双手轻轻搂住小姑娘,把小姑娘抱得更稳些。
  过了半晌,雷声停了,小姑娘吸吸鼻子,不好意思地跳下来,软软开口,
  “…不、不是我要抱的。”
  “我才不害怕打雷。”
  男人勾起唇角,声音低哑。
  “嗯,是我想抱。”
  “所以…笑笑给不给我再抱一会儿?”
  /
  来时乍见心欢,久出怦然.
  后来的后来,都与你有关.
  /
  “我还是喜欢上你了。”
  “小朋友。”
  -姜笑 × 沈矜
  -人美笑甜内向小仙女×外冷慢热学神
  食用指南:
  1.大声喊出我们的口号!宠宠宠!甜甜甜! 无虐无虐无虐!
  2.笑笑只对她学长撒娇。
  2. 青梅竹马/HE.
  3.感谢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每一个阅读和收藏!! 超爱你们么么哒!
  记录 —2020.9.12/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