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寻阳城里的盛夏第61章:桃花旺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1章:桃花旺

寻阳城里的盛夏姜汶发布时间:2021-09-29 22:00:00

  闻叙走到客厅,把手里的水果放到了茶几上,见阿姨和我聊的开心默默的坐到了一边,等聊得差不多了,阿姨让我坐沙发上看电视,拉着闻叙就进了厨房。
  “妈。”
  刚进厨房闻叙就唤了一声,家母连忙往客厅看了一眼,拍了一下闻叙的肩膀,“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那姑娘?没骗人家什么吧?”
  家母这样说把闻叙逗笑了,“妈你说什么呢?你儿子是那种人吗?”
  “那不一定。”家母了然,“我看人小姑娘挺好的,你抓住了可……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寻阳城里的盛夏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极度迷恋 深藏攻与名
  痴情不改会不择手段泡好兄弟美人攻X看似冷漠实则温柔护短淡定直男受
  程敛在死之前得知自己最好的兄弟楚曜暗恋了自己整整二十年。
  重生归来之后,他依旧是人见人厌的混混,再次遇见优秀到会发光的楚曜,他秉承着好兄弟的良苦用心,为了不耽误楚曜以后的生活,程敛决定好好纠正楚曜的审美,往楚曜身边疯狂的塞漂亮妹妹。
  可楚曜表示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时间谈恋爱,秉着这种观念,也为了珍惜重生一次的性命,学渣程敛决定好好生活,一刻不懈跟着楚曜的脚步,至后,啪啪打脸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变得越来越好。
  可在跟着楚曜学习的过程中,程敛逐渐被楚曜吸引,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颗少男心早已遗落在了自己好兄弟楚曜身上。
  于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程敛纠结多次之后,开启了瞎撩楚曜模式。
  眼见着这才撩了一半,他就被楚曜吃干抹净了。
  在日后的相处的日子里,程敛发现了楚曜身上的一个惊天大秘密——楚曜也是重生而来的,一重生就盯准了他,势必要把他程敛搞到手。
  ——
  ——
  楚曜:活在这世间唯一的动力就是还没有泡到阿敛。
  程敛:活在这世间最大的压力就是还没有把曜仔变直。
  ——
  ——
  楚曜:好烦,今天还是没有爬上阿敛的床
  程敛:好烦,今天的曜仔又想爬我的床。
  ——
  ——
  众人:把一中混混头子搞到手是什么感觉?
  楚曜:白月光摘到手的感觉
  众人:把一中学神搞到手是什么感觉?
  程敛(咬牙切齿):腰疼
  ——
  ——
  入坑指南
  1.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系列
  2.双重生
  3.年下美人攻
  4.只要把美貌利用好,就没有泡不到的直男。
  5.双向救赎
  6.已过签,请放心入坑~
软饭真香 墨狸女
  谢赫赫前世被重生的恶毒女配害死,含恨之间竟然碰到了个奇葩系统。
  【滴,宿主你想活下来就去吃软饭。】
  谢赫赫:???我这么有钱,谁能让我吃软饭?
  比谢家更有钱的顾家......
  顾烨冷漠的勾起嘴角:“来我怀里。”
  清冷禁欲男神顾烨攻×病娇软萌谢赫赫受
  ……
  入坑指南:
  1.本文剧情正常,但只为签约服务,不过签的话就不写了。(哈哈,开玩笑,怎么可能不写…)
  2.本文的主题走向是吃软饭走流
  3.如若本文有什么情节,你不喜欢,请勿喷,你可以退出去。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瞎了 妄想小野
  [ps:这是一个女主嫌弃男主长的丑然后真香的故事]
  温软穿越了,穿成了恶毒女配,这就算了但她还瞎。
  温软的性子如名字一样,软软糯糯,不仅怂还怕死,只要一想到原主最后的结局,她就恨不得自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瞎啊。
  [滴,欢迎绑定恶毒女配逆袭系统。]
  温软:???我都瞎了还逆你妈袭。
  [不要担心啦~只要获得好感度眼睛就可恢复哒!]
  至此之后温软开启了疯狂刷好感度,可是她发现,这个好感度好难加,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
  温软坐在沙发上,双手抓住裙摆,因为看不见面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那个……”
  [滴,好感度+1]
  “我……”
  [滴,好感度+1]
  “我想说……”
  [滴,好感度+1]
  [滴,好感度+1]
  ……
  温软:……这人好感是捡来的么?
  ――
  温软第一次见池韫时,那人声音磁性撩人,声音可见的痞气:“瞎子?”
  温软觉得这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长相也肯定是个杀玛特。
  可当温软看见后……哪有什么杀玛特?眼前的人精致漂亮宛如谪仙,穿着黑色的西装矜贵又好看。
  温软:我可以!
劣质关系 墨分三色
  沈谦丰知道余小还懦弱无能,唯独讨人欢心还有点本事,说白了一个养的宠物而已。
  拱手让给自己的哥哥沈谦润当然不可能,投出去的饵料当然得物尽其用,不然他怎么碾在沈谦润头上成为人上人?
  他那个哥哥也就表面上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是畜生也不为过,他并不心疼余小还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毕竟一个人而已,坏了,再换一个就是了。
  他觉得自己还没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不过他的好哥哥真是拿余小还给自己上了一课。
  余小还背上的鞭痕居然被他称为杰作,疯子,都是疯子。
  只是他好像玩大了,余小还成为了另一个疯子。
  这次位置交换,他是飞不出的笼子的金丝雀,余小还却捧他无价珍宝,跪着求他别走,他在愤怒中被余小还打了一剂安定剂。
  余小还擦擦眼角的泪,看着他轻笑,眼里有痴迷的光,告诉他,“睡吧,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了。”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名门夫人她狠甜 Mr格哿
  她叫沈初,原本是沈家庄里的一名村姑娘,后来嫁给了A市赫赫有名的世家公子。婚姻的不幸让她染上了恶习,多年抽烟喝酒,郁郁而终,享年二十二岁。
  重生归来,她不再是那个任由摆布的野丫头,婆家奶奶不喜?她掀了她的寿宴。恶毒小姑子处处算计?让她哭着喊嫂子。
  至于上一世那个抢她男人的白莲花?不好意思,这一世我俩孩子都有了。你来晚了……
系统带我坑主角 糯米咸粽
  这是一个可怜的反派,被系统逼得把男主**而不自知的故事!
  自系统绑定澈钰后,就整日怂恿他去坑主角,要他对主角展开惨无人道的教训!
  但澈钰却奇怪地发现......
  ......
  每次被坑的,竟然都是自己?
  ......
  后知后觉知道真相的澈钰,黑着脸拍案怒道:“狗系统,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就是你嘴里的那个主角!!!”
  系统支支吾吾:“这......哎?哎!......怎么打系统!”
  ......
  肖绝尘刚认识澈钰的时候,这个顽劣的少年竟然上脚就踢他的......蛋,可恶至极,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一个月后,这个侍卫爱谁当谁当,天天闯祸撩妹让我在身后给他擦屁股,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几个月后,嗯?他今晚为什么没有和我睡,为什么没有奇怪地抱我,竟然还跟野男人去泡温泉?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一年,宝物给你,神宠给你,我给你,你不要我,我就杀了我自己!
  ......
  前期各种沙雕,神经病,狗血满天飞,后期各种追妻火葬场,醋缸打翻现场,有糖🍬有刀,1v1 双洁。
  此书又名:“系统带我坑自己!”
  这本书主走感情线,打怪升级可能比较少。
  ...............
  肖绝尘 攻 VS 澈钰 受
傅先生的心动计划 池青
  傲娇小奶狗(偏执阴暗)×温婉娴熟人妻
  前期家庭加校园,后期都市生存。
  /
  卿雪玉苦心经营的四年婚姻,本以为丈夫对她情深似海,到头来不过是逢场做戏。
  /
  那日,一只橘猫闯进了她家的院子。
  猫的主人,她的新邻居,是一个年纪比她小了六岁的男生。
  少年清纯地笑道:“姐姐,我家的猫是不是在你的院子里。”
  重逢。
  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相交。
  是挣扎,还是坚守本心。
  她一味拒绝,退守到最后的防线。
  她蹲在隐晦的角落里,抱着头低声哀求道:“求你,别靠近我。”
  男孩走到她的身前蹲了下来,抬起纤纤玉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碎发,靠近她的耳边,伏在她的玉肩上,轻声道:“姐姐,别害怕我好不好。”
  /
  备注:男主善于伪装。
  一主一副。
  避雷:女主不洁。
  男女主相差六岁。
  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