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寻阳城里的盛夏第14章:老天爷耍儿呢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章:老天爷耍儿呢

寻阳城里的盛夏姜汶发布时间:2021-08-12 21:35:45

  我们边聊边搜着物资,我和闻叙分开搜了,他在我旁边一栋,我上了另一栋房子的二楼,正准备拿地上的子弹的时候就听见耳机里传来脚步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慌了,抓着鼠标的手胡乱滑动着视角,键盘一时间都不敢去按。
  “那个叙哥...”我咽了口口水,“我听见我这儿有脚步声。”
  “别慌,游戏而已。”他安慰我说。
  闻叙的声音异常温柔,我此刻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键盘上的人物我依旧没敢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闻叙说的一样,游戏而已,但我偏偏会在听到脚步的那一刻变得格外慌张。
  对未知的东西有着深深的恐惧感。
  我听见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判断应该是在上楼,我将视线往后滑了滑,对准了楼梯口,结果就看见闻叙的人物建模趴在了对面那栋楼的窗户上,头上顶着ID,手里架着的应该是一把狙。
  刚收回视线我就看见楼梯口探出了一个头,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似是本能操控起了游戏里的建模,往后退了几步走进了屋子里的一间小隔间,对方肯定已经看见我了,我刚进去就有子弹朝我这边飞了过来,一连串的突突声。
  那段突突声只有一两秒,紧接着就是脚步靠近的声音,我听见一声很清脆的声响,似乎是手榴弹拉保险栓的声音,下一秒我就听见砰的一声,脚步声没了。
  “好了,快出去舔包吧。”闻叙在我身侧突然出声道。
  我并没有马上操控建模出去,就这么一句话的时间,外面砰的一声炸出了声响,耳机里传来耳鸣的嗡嗡声。
  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被人高估了啊,这人本来是想拿手雷炸我的。”我说。
  “耳朵很灵,脑子转的也快。”我听见他语气平淡的夸了我两句,对此我欣然接受。
  “我不和叙哥分开了,好吓人。”
  害怕.jpg
  “一栋楼的东西可不够我俩分。”他说话的语气半掺着笑,像是随口一说,也没拒绝。
  “我就一菜鸟不用管我,你要把自己养肥了我才能拽。”我语气听上去有点欠,但闻叙并没有计较,而是嘴角挑起了点弧度。
  我虽然说让闻叙别在意我,但他还是会把一些不错的物资留给我,我不太能看懂这些装备,我老老实实的跟着他,他让我捡我就捡了。
  在倒数第三个圈的时候我们被一车满编给吃了,我才注意到我们另两个队友不知道什么时候灰了。
  “他们什么时候没的,我都没注意看。”我问闻叙。
  闻叙说他俩差不多是落地成盒,我俩刚飘下地的时候他俩就灰了,估计是刚枪去了。
  退出来的时候闻叙问我刚枪去不去,明明我听见脚步就能怕的要死,这次去的地方这么多人我竟然有点兴奋,我感觉自己脑子坏掉了。
  “去啊去啊,我想看看我叙哥有多牛。”我笑着回他。
  “好。”他声音轻轻的应着。
  闻叙依言开了游戏,我跟着他一起跳了飞机,这次我格外的集中注意力,快要落地的时候看了一眼身后,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看得我头皮一紧。
  他比我要落地快几秒,我落地的时候有些慌,没等碰到枪就成盒了,但我并不在意,直接切了闻叙的视角。
  “你灰了?”我看着电脑屏幕,一旁的闻叙突然出声问我。
  “哎对,落地成盒,菜狗嘛再正常不过了,你好好打我没事,看你打也挺爽的。”我笑着回他,紧接着就看见闻叙的视角往后一拉,砰的一声一个我刚看见头的人瞬间变成了盒。
  “叙哥六啊。”我真心实意的夸赞道,就刚刚那突然冒出来的人,要是我的话,估计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我偷偷撇了一眼闻叙,只看见他的嘴角挂着笑,目光里亮着屏幕里投出来的光,我转回了头继续看,闻叙的手法很利索,翻墙上楼,瞄准试镜,开镜就是收人头。
  整场下来他拿的人头足足有十二个,我看着他舔好包又在房区这边转了几圈,似乎在确定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转了两圈没再听见声儿,我看见闻叙手里捏着雷,我不明所以,“没有人啊,你捏雷做什么?”
  “自雷,我总不能一直让你看着我玩。”咔嚓一声,闻叙的建模拔了保险栓。
  “别别,我看你玩挺厉害的,肯定能吃鸡,而且我看着你打代入感很强。”我一边夸着一边注意屏幕上的秒数,我怕待会儿就在闻叙手里头炸了,正准备再说几句,闻叙已经把手里的雷扔了出去。
  “你要是想上手的话跟我说一声。”他说。
  “好的!”我连忙答应下来,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影响到闻叙。
  网咖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在的房域只有两三个位置还空着,来这打游戏的基本都是二十几岁的男生,热热闹闹的开黑喊话,有点吵。
  我集中注意力去看电脑屏幕,偶尔也会听见有脚步的声音,不过闻叙很厉害,他一下子就能摸到那人的位置。
  正当我注意力全放在闻叙开镜的那个画面上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侧过头去看,那人站在我的身侧,正面带笑意的注视着我,我感觉这人有点眼熟。
  “好久不见啊林昕时,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站在我身后拍我肩膀的是位男生,前面的刘海被分成了三七分,目光有些空洞,看向我的时候才有了那么点人气。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不太想搭理他,随后应了声便将目光重新挪回了电脑屏幕上。
  其实我没想起来他是谁,只是这张脸越看越莫名觉得欠揍,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而显然我现在的当机大脑并不打算告诉我答案。
  “你还没原谅我吗?”他走到我旁边的空位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知道那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和你分手也并非我本意,我一直想联系你和你好好谈谈,但我问遍了大学同学也没能问到你的联系方式。”
  在我听见”分手”两个字的时候,身体一僵,当机的大脑立刻给了我一个答案,沈秀成——我的初恋男友。
  要了个老命,我总共就谈过两场恋爱,偏偏今天就聚一窝了,老天爷这是几个意思,耍儿呢。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寻阳城里的盛夏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你脸红什么啊 肉肉没了
  裴佳凭借美貌上了热搜,被迫参加综艺。
  本只想混一混就过去了,没想到碰到了自己的前男友。
  综艺咖程嘉禾。
  吓的裴佳想退出节目。
  事后被人撩的腿软。
  我要退出节目啊!
  这奶狗一直舔我,我该怎么办!
  -
  程嘉禾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爱脑补,内心戏多的很。
  裴佳主动发消息。
  程嘉禾:她对我有意思。
  裴佳夸他。
  程嘉禾:她夸我了,我两马上就要在一起了。
  程嘉禾主动亲裴佳。
  程嘉禾:她不反抗,她想和我结婚。
  裴佳主动了发了一个我想你了的猫猫表情包。
  程嘉禾:民政局我搬来了,不需要麻烦粉丝们了。
  两人在一起。
  粉丝:裴佳和程狗在一起,真晦气。
  粉丝:我还有羡慕程狗的一天?
  粉丝:程狗可是男德代表人物,看不起谁呢!
  程嘉禾动不动就开始炫裴佳,裴佳给他买衣服啦,给他拍照了啦,主动给他发消息了啦,说想他了啦。
  反正真的狗。
  不过红本本在那里粉丝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不是。
  表面高冷内心敏感可爱编剧/综艺咖奶狗脑补小达人
  双向脑补。
  裴佳/程嘉禾
  推两本书啊
  《我和黑粉喜结良缘》前期校园后期娱乐圈
  《赌你为我心动》女追男,霸道总裁
团宠福星六岁半 冷俊夕
  二十一世纪天才少女徐颜安携带系统空间穿越到安阳村徐家大房长媳名下。
  徐颜安十分庆幸自己是胎穿到这个时代,徐颜安如今已经来到徐家六年多时间,她应该开始发光发热啦。
  徐颜安便带着系统空间开始靠着采药材,卖药材,做美食,建新房,办酒楼发家致富。
  徐颜安偶尔还要对付那些招惹哥哥们的烂桃花,哥哥们成年后还要操心他们的婚事。
  系统空间需要靠徐颜安的经验值来升级,所以徐颜安每天都要愁着赚钱和救人。
  ………………………………
  来来来,看书先看下面四点然后我们再看简介,本书又名《傲娇系统让我救世人》
  ①本书依旧是农家团宠文,这本书主要描写徐家的发家史以及兄妹之间的磕磕绊绊。(老梗类,不喜勿喷。)
  ②因为是穿越文,所以我不想看到那些说不符合逻辑的话,女主二十岁灵魂,六岁的身体要逻辑干嘛?
  ③女主没有恋爱的情节,不过可能会有竹马之交,后续可能会出番外篇。
  ④小系统是以傲娇小正太为魂体,空间则是靠积累经验值升级。(做好事,赚钱)
穿成死对头的娇宠妹子之后 乐逍遥
  前世苏子清与易庭斗了几载都没有分出胜负来。两人之间的追逐,以她被至亲至信之人害死而告终。
  再一睁眼,她竟然回到了从前,变成了易庭十六岁身娇体弱的妹妹顾亦倾!
  苏子清表示她有点方。
  原本只想报了前世的仇,然后在死对头家里做个快乐的米虫。
  然而......
  前世的易庭是杀伐果断冷漠至极的,顾亦倾记忆中易庭也是这么对她这个妹妹的:
  “谁让你踏足这里的?!”
  “别碰我,离我远点!”
  “哭什么哭?!”
  这是养子?养子都这么嚣张的吗?!
  罢了,至少符合记忆中他高冷的人设。
  可素,谁来告诉她,为啥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这样:
  “倾倾,这里是我的院子,你以前还没有来过。”
  “倾倾,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倾倾,不许哭,哥哥宠你。”
  苏子清表示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那个大哥,你人设崩了哈,赶紧正一正啊!
  易庭满脸宠溺,“什么人设,倾倾又在转移话题了......不许哭,我们继续......”
  男人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
  后来她才知道,前世她身死后
  那男人疯了一般将他们报复了个彻底
  伤害过她的那些人,全部都不得善终
  —
  其实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做敌人很痛苦
  这一世我们不做敌人了
  我是你的
  只对你俯首称臣
  —
  我足够清醒
  但只在你面前撒过野,犯过糊涂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恶毒女配的自我修养 南雨棠
  凌虞被解除婚约了,虽然她对齐竹筠也没感情,只是家里长辈定的娃娃亲而已。
  但凌虞可是从小按齐家儿媳的要求长大的,学了一堆东西,出门在外不仅要担心会不会污了齐家的名声,还要一副撑得起场子,配得上齐家的样子。
  而双方家长约定过,如果订婚前有一方有喜欢的人就解除婚约。
  是的,齐竹筠有喜欢的人了。
  而凌虞由于去他们班大闹了一场,导致一下子从全校本就没什么人待见她,到众人嫌。
  凌虞一步步看着齐竹筠和苏絮怡的感情升温,尽管内心毫无波澜,但还是因为齐母和凌母的嘱托,有意无意的影响(推动)着两人的爱情。
  凌虞感觉自己的举动,就和那种爱而不得,设计陷害女主的恶毒女配一模一样!
  今天的凌虞,也在努力干着恶毒女配的活呢。
大人难哄 江时
  蓄谋已久锦衣卫x娇软戏精三小姐。
  这会油灯快烧尽了,陈折初依旧生生瞧着他,那股子气息温热,尽管眼前的面容愈发恍惚了。
  “小孩不可逾矩。”
  江景让敛眸,低头到她耳畔,语气有些诉不清的笑意,“但若是想大人,可以来亲亲?”
  -
  陈折初这前半生,先被陈家人卖到青楼同江景让结下梁子,后又为了回府欠了这锦衣卫不少人情。
  甚至在智商被碾压的同时含泪跟人后面查案。
  “近日外头流言不少。”
  江景让懒懒倚在门边上儿上瞧她,“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