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寻阳城里的盛夏第10章:换个称呼吧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章:换个称呼吧

寻阳城里的盛夏姜汶发布时间:2021-08-08 21:46:33

  我没太把欢饮说的放在心上,事实上别人否认的事我不太想去深究,我和欢饮站在台前又聊了会儿便有客人来了,怕影响别人我找了个角落坐好。
  欢饮撇着嘴有些失落,但还是很敬业的挂上了职业微笑。
  我坐在位子上和顾晋发消息说了一下事情解决了,之后就不回公司了,算是请了接下去几个小时的假。
  我百聊无赖的看着桌面,偶尔会用食指去点,这是个无意识的举动,也许是因为太无聊了。适时,闻叙端着咖啡放到了我面前。
  “抱歉时间有些长了。”
  我闻言抬头去看他,我恍若看见他的眼神有一丝的闪躲,但很快又恢复如常,波澜不惊的带着笑意对上我的视线。
  “坐吧闻先生。”我挪了一下那杯咖啡,离我更近了一些,邀请他坐到我对面,“现磨咖啡一般都要等这么久吗?”这和我偶尔上班前买的咖啡,等待时间有些过分的长了。
  他坐下来才说:“也许用不了这么久。”然后顿了一下,“我是手磨的,一般都是机器。”
  “不会觉得麻烦吗?”我问他。
  我看见他摇了摇头,“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他对我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提高这句话的可信度。
  说实在的,如果是这句话放在顾晋身上,会让我觉得有那么点的假,或者是根本不可信,可放在面前的闻叙身上,我会有一种他应该是这样的人的感觉,发生在他身上合情合理。
  说不上什么感觉,我有点喜欢他身上的沉稳与安静,也许是看惯了繁华。
  “林小姐有什么兴趣爱好吗?”他问我,语气中带着点漫不经心,像是随口一问,却又半掺着点认真。
  我想了一下,“平时的话会画点素描,铅笔在画纸上发出簌簌的声音会让我觉得安心。”我顿了一下,又问:“闻先生平时很忙吗?”我还记得先前在手机他说过吃饭要排行程这件事。
  我又想到了他认真回我表情包的“谢谢”那两个字,昨夜的愉悦似乎带动到了现在,我无意识的拉动着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不算很忙,一般周末我都会来这里,偶尔空的时候也会来。”他这么回我,“林小姐。”他忽然叫了我一声。
  “嗯?”我发出点声音算是回应。
  “没什么,就是想和小姐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一个彼此熟络些的称呼。”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也不知道是这句话里的哪些字眼打动到了我,我也跟着加深了笑意。
  我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摇头是因为我不知道什么称呼比较合适,点头是觉得他提的要求并不过分,“叫我昕时就好,至于先生......”我的声音匿下去了些,有在认真的想叫什么比较合适。
  “倒是不用太过较真,一个称呼而已。”他似乎是在怕我为难,提醒着我说。
  我对他笑了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我的思绪在一点点的拉远,一直在“闻叙”两个字眼上来回打转,也许是他看出来我在走神,并没有继续向我抛出话题。
  “我想到了!”我惊喜的亮了眼,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响指,却又快速的收拾好了情绪,我知道我刚刚的举动有些咋呼,我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一下,但他好像并不介意。
  “就叫叙哥吧。”
  我看见他不留痕迹的愣了一下,很快将眼眸渲染进了笑意,“好。”他应了一声。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手里的咖啡也渐渐的见了底,我喝的时候感觉不到苦,入口是带着奶香的醇厚感,但又确确实实的是咖啡的味道。
  因为今天这事,想着刚好可以请闻叙吃顿饭,结果正打算开口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没有备注名,我看了一眼冲闻叙眼神示意了一下,他朝我点了点头。
  我接起来说了一声“你好”,对面并没有说话,我挑着眉感到有些疑惑,“你好请问找哪位?”我重复的问。
  “姐...”
  我愣了一下,对面的声音有些颤,带着明显的惊慌,“姐...我进警局了...你能..来一趟吗?还有我朋友......”
  对面用着试探的口吻,声音逐渐低了下去,似乎是害怕我的指责。
  我一时间有些慌乱,“居扬你人没事吧?你等等我马上过去。”
  我根本来不及去质问张居扬什么,失态般的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后知后觉的带着歉意冲闻叙微微颔首,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根本没注意身后的闻叙脱了围裙也跟了上来。
  “你别急啊,我现在就过去。”我没舍得挂掉电话,推门出去切了手机页面准备打车。
  “我开车送你过去吧,这个点下班高峰期车也不好打,你告诉我去那,我还知道点小路可以避过去。”闻叙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意外的转过头去看。
  因为事发突然我也没有推脱,“谢谢。”
  他点了点头朝对面停车场走去,他的步子在我看来是有些急的。
  他把车开到我面前,我拉开门动作迅速的钻了上去,随即道:“去警局。”
  路上我再次询问对面的张居扬有没有事,怕他不愿意告诉我,软着语气告诉他不要紧的,安慰他也在安慰我自己似的轻声说了一句,“没事的。”
  我听见对面小声的“嗯”了一下,因为借的别人的电话过了会儿就挂了,我看着熄灭的手机屏幕还没缓过神。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紧抿着唇,内心的不安越发明显,拿着手机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尖已经开始泛白。
  “别太担心。”我听见身侧传来他的声音,我像是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我勉强扯出点笑,“抱歉啊叙哥又麻烦你了。”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说实在的,我有点羡慕你和你朋友那样的相处方式。”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是顾晋。
  “是觉得我身上的气质不太相称吗?”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还感觉到了他语气里微不可察的那点落寂,他似乎不太想接受年龄差上带来的距离感。
  “不是的,可能是刚认识的缘故吧,后面熟了就好了。”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些,续而我听见闻叙如负释重般的吐了口气,特别的轻柔,好似生怕我听见。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寻阳城里的盛夏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我被奸臣强娶豪夺后 妤鹤
  心狠手辣摄政王/不受宠长公主
  一朝被同父异母妹妹连合自己驸马,安了个判通敌叛国罪名赐死烧死在宫中,间接害的宠爱自己的母亲死不瞑目。
  她阮倾城浴火重生归来发誓一定要夺回自己所拥有一切手刃这对奸夫淫妇,不巧的是被作为反派的心狠手辣的摄政王盯上。
  传闻中对摄政王稍有不敬,就只能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
  阮倾城:“我听说摄政王您心狠手辣,对任何人都不近人情,看来传闻有误啊!”
  北溟修:“长公主你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呢,先是重新得到陛下宠爱后是没有传闻中那么嚣张跋扈草菅人命。
  “看来跟本王还是很般配的嘛,你说是不是?”
  阮倾城:“…………”
  阮倾城听此回答心中无奈的叹一口气想:这摄政王上一世自己压根连人影都没见着过。
  她重活一世倒遇上还盯上自己…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真是醉了……
  人前草包不识大体实则腹黑掌控全局长公主。
  人前心狠手辣人后腹黑占有欲极强摄政王
  北溟修:“他们盼你名声四起,但我只想要你年年平平安安。” ​​​
  甜宠文/喜欢可以收藏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如果月亮也失眠 席小窝
  爱是救赎,爱也是囚牢。
  我们在俗世里追求浪漫,要么泅渡上岸,要么葬在海底。
  -
  七年前,乔云戎对将在崩溃边缘处于绝望状态的唐怿洲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方红着眼盯着她看,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连骨头都不剩。
  七年后,唐怿洲掐着她的脖颈,不顾她的涨红的面孔,冷笑着开口:“好久不见。”
  乔云戎气都喘不上来。
  -
  如果月亮也失眠,我愿为你颠倒日夜。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顾槐笙
  【本文耽美,不喜勿喷。作者原创,如有雷同,都是抄我的。】
  风格,当红小鲜肉,不喜攀比潜规则,一直对谁都是温润有礼,在娱乐圈这种浑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一次聚餐,意外猝死,风格就被一个古怪的东西给绑定了,还不停的威胁他做这做那!
  系统:宿主,男主跟女主有暧昧,快去阻止他们!
  风格:好好好!(你丑你说了算)
  风格化身实力拆cp的好手,成功的拆了一对又一对。
  然而,系统又开始作妖了。
  系统:宿主,快去攻略那个黑化boss!
  风格掀桌!麻蛋,小爷是直的!
  【本文一对一,虐恋甜宠皆有。】
  本文原创,切勿抄袭,禁止转载。
末世之这只抠门仓鼠心碎了 淡薄重利
  沧曙是修真界妖神大佬,因为到处收刮天材地宝惹了众怒,被三界围杀,拍拍屁股撕破空间到其它世界继续浪。
  结果一不小心翻车来到丧尸世界,还一不小心和异能最高的佣兵大佬命运之子绑定契约,成了他的外挂和金手指。
  看着命运之子头上亮闪闪的东西,他决定先把主角光环骗过来玩几天,当然,到手的东西他不可能还回去就是了。
  这是一个大佬命运之子咸鱼翻身之双面咸鱼的故事。
  和拥有帝王命格统一妖族已经满级的战力天花板妖神沧曙呆在一起,人类第一异能者的命运之子每天都在花样自卑。
  一只可绿茶可硬汉的饭桶大佬妖神仓鼠,每天都在带着小弟打天下干坏事,专心事业和享福,从捡垃圾到一国之王,到各处抓捕厉害的异兽异植关起来当宠物,这让三观超正的命运之子头疼扎心痛苦不已,偏偏还打不赢吵不赢骂不赢,最终这个一米八五的肌肉汉子只能靠着美色走怀柔路线。
  走反派的路,让反派无路可走,只要我比反派坏,这个世界就没有反派能威胁到我。
  只要我没有道德,你们就没办法道德绑架我。
  啥,带系统的要和我的工具人为敌?看我分分钟弄死她。
  啥,修真界穿过来的要和我的工具人为敌?看我分分钟弄死他。
  啥,我的工具人命运之子变心和手下搞在一起?啊呸,这主角光环我不稀罕了,今天要是他们能活着走出这个门,我倒立吃十斤shi。
  自尊?体面?呵呵,在我堂堂妖神这里找刺激,我要不把这两人折磨到怀疑人生,我都对不起我一腔真情错付。
  真莫焱命运之子:虽然那个人是复制品冒牌货,但是你的所作所为真的吓到我了,这辈子都不敢变心,太恐怖了。
  抠门巨萌仓鼠妖神大佬真主角假反派受VS人类佣兵命运之子大佬专一攻
  猥琐发育,苟到成神。
  低调做鼠,高调做人。
  当杀人夺宝家常便饭的修真界三观与和谐社会的科技世界三观相碰撞,会发生什么样的火花呢?
  ——
  扛着铁锄拖着麻袋的小仓鼠:“焱焱,走,我们今天也去打劫老弱病残,我昨天抢了好多饼干和糖果还有一个玩具车。”
  正在努力建造基地庇佑老弱病残的莫焱:“.........”
妃常完美:爷别闹 月逗逗
  她只是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十八线女演员,莫名其妙就特么穿越了,穿就穿吧!为啥特么穿成了恶毒心机婊?
  恶毒就恶毒吧,还有个渣老公!
  苏清清转身泪奔:禽兽!
  清风霁月的太子殿下默默的伸出金大腿。
  苏清清:太子殿下,求包养!
  这是一个男配逆袭上位娶女主的故事……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快穿之发糖计划系统 不爱肉肉的KK
  【主攻文,甜虐交织,受不是很受,攻却是很攻】
  “吃糖吗?超甜的那种哦~”我叫蓝恬,人如其名,我的工作也很甜,每天就是带着各位男主们在小时空里撒糖撒狗粮。
  “甜糖一号,你这次的任务是要对男主在全校进行广播表白。”
  系统的声音提示,就意味着他新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甜糖一号,这次你的任务是要在你拿下影帝的颁奖典礼上让男主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公开你们的婚姻关系。”
  ……
  “甜糖一号,我们的宗旨是什么!”
  “发糖发糖发糖!”蓝恬将发糖部门的口号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喊了出来。
  事与愿违,在一次任务失败后,蓝恬被迫重置任务,任务完成离开的方式就是为了自己的爱人而死,又或者是被爱人亲手杀死…
  他只想过第一种离开方式,从未想过第二种离开的方式会让他几近崩溃…
  时间的消逝又能否让两个相爱的人消除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