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133章 “我现在从头到脚都属于你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33章 “我现在从头到脚都属于你了。”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8-23 00:00:00

  姜沅看着窗外的景色,身旁站着的是自己的爱人,不舒服的感觉好了很多。
  门外传来来敲门声,把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被迫分开,裴澜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揉了把姜沅的腰肢,便走过去开门。
  姜沅一开始还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但是后来也跟着裴澜沧的角度走到了沙发边上。
  “你怎么来了?”一到门口,就和刚刚进门的陆彦打了个照面,姜沅忍不住感叹道。
  对方倒是很自在,换好了放在一旁的拖鞋,昂头点了点裴澜沧……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快穿之攻略偏执大佬 祁问
  江离安一朝穿越,记忆没了不说还绑定了一个沙雕系统。
  每次穿越,身份都是不到一集就领盒饭的小炮灰。
  江离安只能尽职尽责地改变命运攻略大佬。
  穿成贫穷学生被欺负就去找校草大人求保护,穿成无依无靠的蛇蝎小美人就去勾搭权朝倾野的王爷,穿成寂寂无名的小炮灰就抱住了影帝的大腿……
  最后爱情事业双丰收后,江离安就准备遁了。
  系统却告诉他男主已经黑化了。
  某个从心黑到外的大佬委屈地抱住了江离安,声音沙哑有磁性:“我把你关起来,你别走好不好?”
  疯批痴情偏执大佬攻vs脑子时不时好用但基本都处于抽风状态受
  本文1v1双洁,双向奔赴
  背景架空,私设一大堆
快穿之万人迷养成指南 浊娘子
  追尘是地府一只失去了记忆的残魂,但他捡到了一块昆仑镜碎片。为了补全灵魂找回记忆,他穿越灵魂们的世界,帮他们完成心愿。
  ……
  第一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太监。
  追尘(面不改色):太监怎么了?就算太监我也是最美的太监。
  少年将军:说的好,奖励将军夫人之位。
  新科状元: 说的好,奖励状元夫人之位。
  太子:说的好,奖励太子妃之位。
  四皇子:说的好,奖励四皇子妃之位。
  新帝:说的好,奖励后位一个。
  ……
  第二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替身。
  追尘:一个比正主美的替身会怎么样?
  金主:会成为我老婆。
  金主兄弟:会成为我宝贝。
  金主弟弟:会成为我亲爱的。
  金主舅舅:会成为我最宠爱的情人。
  (金主: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头上有点绿。)
  ……
  第三个世界,他成为了一只舔狗。
  追尘:听说过一句话吗,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师尊:徒儿不可妄自菲薄。
  师弟:师兄,其实我一直心悦于你。
  圣僧:缘来则聚,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魔尊:小东西,有本座还不够吗?你觉得本座不能满足你?
穿成将军的替身我只想逃 程钰
  “阿煜,我要做的是逆谋反叛,判的是这诛九族的大罪,你跟着我,可曾害怕?”
  “不害怕,有将军陪着,我便不害怕。”
  杏眸微沉,几缕睫毛被沾湿,在眸子间氤氲了丝丝雾气。
  ——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要自由,我还你。”
  陈煜看着眼前的那个鎏金的瓶子,眼睛之中都溢满了红血丝,可喉咙处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连叫出那个名字的声音,都没有。
  最后却只是化为一口血吐了出来。
  ——
  “错的时间,错的人,在一起了也只不过是一段错的缘,有缘无分。”
  “沈景朝,你欠苏钰一辈子,也欠我一辈子。”
  “下辈子吧,下辈子你只是你,我也只是我,你我都将这前尘往事忘了,我们再重新开始。”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快穿之大佬别黑化了 细节我不用
  温木槿是一名快穿任务者,其任务不定。
  第一个位面,会长大人的“亲亲”女友。
  这个位面温木槿男扮女装与男主顾云城暧昧,谁知,无意间他身份暴露,而他还不自知,继续放飞自我。
  然后一个不小心,人,黑化了……
  但温木槿是谁?他可是快穿任务者,还会怕这点黑化?
  笑话。
  然而,正当他准备sayGoodbye时,人系统没影了……
  温木槿:“……”
  第二个位面:魔尊大人的小魔猫
  任务:攻略魔尊,并助力男主飞升
  这个位面温木槿是魔尊家不受宠的后宫小魔猫,还是他的得力手下,
  这也算了,魔尊一出关,就天天想着要怎么欺负他,怎么来折辱他。
  温木槿:“……”
  魔尊and男主VS温木槿
  第三个位面:总裁大人的首席执行官
  任务:干掉男主,扶持温柔男二上位并同时追求女主。
  然后就被原男主囚禁了……
  温木槿:“……”
  气,他现在好气,谈恋爱就谈恋爱,坐下来安安静静地谈他不香吗为什么每次都要黑化呢!
  ………
  第四个位面:皇帝陛下的美人替身
  第五个位面:血族亲王的吸血鬼伯爵
  第六个位面:偏执帝王的恶毒男配
  清冷会撒娇易心软受VS黑化占有欲极强攻!
  甜文甜文!!双洁!
  不接受反驳!要是不信你就看第一个位面!你看,都看到这里了还不点个收藏吗?
  本文为原创,抄袭者后果自负!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先收藏着,养肥再看嘛。
  现在是每天一更呢!
听闻霍少有娇妻 小娇妻
  在霍遇深眼里,陆予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人。
  在陆予初眼里,霍遇深就是个矛盾体,不爱她,却又要她坐稳霍太太的位置,他还会在她危难时解救她,在讨厌她的婆婆面前维护她,她知道他不爱她,甚至厌恶她,可她还是泥足深陷下去。
  一朝离婚,他将她压在狭小的车厢内,嘴角邪肆,“霍太太,我说过放你走了吗?”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重生后我成了徒弟的金大腿 顾幻青
  没爹疼没娘爱的宋祭星,一朝拜了师。暗自发誓要抱紧师尊的金大腿。师尊让他往东绝不往西。师尊让他追狗绝不撵鸡。
  修仙界众人只看这师徒一唱一和,闹的上界不得安宁。
  陆瑾渊:“为师想杀人。”
  宋祭星:“师尊尽管杀,埋尸首的坑已经挖好了。”
  陆瑾渊:“为师想成仙。”
  宋祭星:“徒儿也成仙。师尊的目标就是徒儿的目标!”
  陆瑾渊:“古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宋祭星:“今有徒儿,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