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107章 被爆料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7章 被爆料了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7-30 00:00:00

  两个人一直待在一个房间里,裴澜沧之后还是拿出了红花油给姜沅按摩了一下肌肉酸痛的腰和腿。
  一通按摩下来,姜沅爽没爽裴澜沧不清楚,反正他现在不是很好过。
  “要不然,我今天晚上还是回去睡吧。”姜沅后知后觉的有些不安。
  戚砚生已经知道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去了,要不是有陆彦给他打了个掩护,或许今天一早的那个问题就把他给问出来了。
  姜沅反应有些慢,他现在有些慌张,要是真被发现夜不归宿什么的,会……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快穿之万人迷养成指南 浊娘子
  追尘是地府一只失去了记忆的残魂,但他捡到了一块昆仑镜碎片。为了补全灵魂找回记忆,他穿越灵魂们的世界,帮他们完成心愿。
  ……
  第一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太监。
  追尘(面不改色):太监怎么了?就算太监我也是最美的太监。
  少年将军:说的好,奖励将军夫人之位。
  新科状元: 说的好,奖励状元夫人之位。
  太子:说的好,奖励太子妃之位。
  四皇子:说的好,奖励四皇子妃之位。
  新帝:说的好,奖励后位一个。
  ……
  第二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替身。
  追尘:一个比正主美的替身会怎么样?
  金主:会成为我老婆。
  金主兄弟:会成为我宝贝。
  金主弟弟:会成为我亲爱的。
  金主舅舅:会成为我最宠爱的情人。
  (金主: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头上有点绿。)
  ……
  第三个世界,他成为了一只舔狗。
  追尘:听说过一句话吗,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师尊:徒儿不可妄自菲薄。
  师弟:师兄,其实我一直心悦于你。
  圣僧:缘来则聚,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魔尊:小东西,有本座还不够吗?你觉得本座不能满足你?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还没爆发的时候,苏木发现原主榜上富豪后甩掉的前男友,居然是末世后实力排行榜NO.1洛北遥。
  苏木:……
我死的时候二十八岁 以沫瑶
  题言:她的一生每一步都在走向死亡。
  沈旧林&宋羁鸟
  ——“我们当初说好了的,即便我们走散了也会找到彼此.”
  二十岁那年,宋羁鸟在娱乐圈被世人赋予为“国民女神”称号,而林题却意外死在了颁奖晚会上。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场的那一幕,以及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
  从此以后被沈旧林拉下神坛,坠入深渊。
  国民女神一夜没落,昙花一现。
  二十一岁在母亲和继父之间,她被迫选择了与继父生活,继父与她相差仅十岁,母亲离开后继父性情大变,整天赌博抽烟喝酒,甚至还偷看她洗澡。
  二十二岁被人贩子拐卖,被逼着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
  这一年大火烧坏了令她骄傲美丽的脸,逃跑时,左腿被殴打成瘸。
  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同一个人。
  那人将她踩在脚底下,眼神狠戾,没有半点温存。
  他对她说:“不是想火吗?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国民女神宋羁鸟了,怎么样?满意了吗?”
  她人生中最后一抹光亮被他彻底熄灭。
  在她死后五年,那人却木讷呆滞的望着天边,嘴里反反复复念叨一句话。
  “我的小鸟什么时候飞回来啊?”
  .
  池鱼思故渊,羁鸟恋旧林。
  ——《归园田居》陶渊明.
  .
  阅读须知:
  /虐文!结局be。
  /三观不正慎入!
  /请勿代入现实。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推荐bgm《忘了没有》王靖雯不胖。
病美人系统 无斓孜叶
  #慢热、1v1、双向救赎#
  每个世界,姜黎都会穿越成身负各种古怪疑难杂症的病美人。
  三步一喘气,五步一咳血,活着都已经够累了。
  竟然还要靠接近每个站在世界顶端、权势滔天的邪佞反派,才能兑换生存天数。
  ……
  反派一号:姜黎小姐,你是我黑暗生命里唯一的光,为了你我可以抛弃一切荣耀。
  姜黎:你不是只想当举世无敌的战神吗?
  反派二号:黎黎,我好喜欢你,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喜欢你,什么血脉,什么部落,都不如你。
  姜黎:你不是一心想要证明血脉的强大吗?
  反派三号:阿黎,我这一生,沾染太多鲜血,注定会不得好死,但只要归处是你,我可以忍受所有的报应。
  姜黎:你不是立志为家族洗刷冤屈吗?
  ……
  论快穿之后事业心反派通通变成了恋爱脑怎么破。
  姜黎(后知后觉):原来反派最想要的东西……是我?
穿成魔尊的师尊了 无斓孜叶
  作为一个有权有势有钱有颜的富二代,平生最大的烦恼就是在父母大哥的压迫下被迫读书学习努力不做米虫的楚清徽,他的人生简直顺风顺水称心如意到了极点。
  可能是老天爷眼睛瞎了看他不顺眼,一觉醒来,楚清徽竟穿越到自己人生中看过的一本小说里,貌似成为了小说中那个修真界扛把子的夙还峰长老曜灵君。
  但是曜灵君手底下还有一位入门考核中新收的、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小徒弟,楚清徽表示自己很慌啊。
  只不过,楚清徽不知道的是,他眼中软软萌萌单纯可爱心地善良脆弱温柔的席寥小徒弟,其实是披了马甲的魔尊大人,没有人知道魔界那位素来神出鬼没又实力强大的魔王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意外死亡,还夺舍重生了。
  楚清徽更不知道的是,亲爱的小徒弟居然对他有觊觎之心。
  楚清徽:他被混蛋徒弟骗的好惨啊,呜呜呜……
  ————————
  『重点·敲黑板』
  ①披着修真文外皮,实则谈恋爱的小说,主打感情线,升级打怪剧情不擅长,所以很少,不喜勿进。
  ②视角:主受,年下,温柔迟钝师尊受×腹黑傲娇徒弟攻。
  ③HE,无生子梗,文中有多对CP,全文较长,微虐。
女尊天下:女帝本无赖 常雪
  封寒月本是帝凰女君,才华横溢,身姿窈窕,她自认好吃懒做,喜美男子,可却不代表她想娶夫君啊!
  封寒月眉眼弯弯,侧目看向周边人,笑道:“你说是吧?夫君什么的,简直浪费青春年华。”
  她周围男子皆一笑,转眼就掏出帕子故作女儿家泣哭,吓得封寒月脸色一变,只觉一万只草泥马从眼前跑过。
  ……
  女尊
念南以北 归缓
  慕念南离开的第一年,苏以北想,她的生活,大抵是废了,酗酒、赌博、打架、斗殴,人们都说,离开了念南的以北,变了,彻彻底底的变了。
  慕念南离开的第二年,苏以北依旧浑噩度日,终日与酒为伴。
  慕念南离开的第三年,苏以北突然清醒了过来,从“浪荡公子”摇身一变,成了帝都出了名的金牌摄影师。
  后来,再次相逢,昔日亲密无间的恋人,却成了众人眼中的陌生人。
  当金牌摄影师,遇上事业有成的昔日恋人。
  是破镜重圆?
  亦或是恩怨纠葛?
  ————————————
  后来,两人重归于好,
  后来,慕念南几经周折,从昔日同学那里,知晓了他走后,苏以北的所有遭遇。
  那日,他狭长的眸子微眯,唇角微扬地揶揄:“听说,我走后,你在班里打架,还喝的酩酊大醉,闹得老师都不得安宁?”
  “呵。”
  苏以北一声冷笑。
  外表云淡风轻,可心里却风起云涌。
  谁TM还没个荒废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