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85章 和裴教授一起酿酿酱酱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5章 和裴教授一起酿酿酱酱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7-14 10:29:51

  “你怎么在这?”姜沅看见裴澜沧的第一眼就崩出了这一句。
  他不是不想见到裴教授,他只是不相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看到裴教授。
  “人给您带到了,选手下午还有录制。裴教授您抓紧点时间。”选管姐姐在把姜沅送到这以后,叮嘱了两人几句就离开了。
  姜沅的眼神顺着裴澜沧的头顶下移,停在了他的胸前。
  他伸手拉住了裴澜沧领口挂着的标志牌,一手捏了起来,“你A大设计系的教授来这里干什么啊?”
  那……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傅先生的心动计划 池青
  傲娇小奶狗(偏执阴暗)×温婉娴熟人妻
  前期家庭加校园,后期都市生存。
  /
  卿雪玉苦心经营的四年婚姻,本以为丈夫对她情深似海,到头来不过是逢场做戏。
  /
  那日,一只橘猫闯进了她家的院子。
  猫的主人,她的新邻居,是一个年纪比她小了六岁的男生。
  少年清纯地笑道:“姐姐,我家的猫是不是在你的院子里。”
  重逢。
  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相交。
  是挣扎,还是坚守本心。
  她一味拒绝,退守到最后的防线。
  她蹲在隐晦的角落里,抱着头低声哀求道:“求你,别靠近我。”
  男孩走到她的身前蹲了下来,抬起纤纤玉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碎发,靠近她的耳边,伏在她的玉肩上,轻声道:“姐姐,别害怕我好不好。”
  /
  备注:男主善于伪装。
  一主一副。
  避雷:女主不洁。
  男女主相差六岁。
  年下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我在某棠文里苟且偷生 君兮千陌颜
  容昭是个穿书人士,穿到了一本花卉文学里,作为这本文里的炮灰总受,是个人都可以跟他来个一夜情的可怕设定让容昭害怕极了。
  容昭小心谨慎,为了逃避香艳戏码可谓是殚精竭虑。
  但由于他实在不聪明,最后被人一杯毒酒毒死了。
  不过可能是上天垂怜,容昭重生回去再来过。
  这次,那些原著里的羞辱剧情化作噩梦纠缠着容昭,让容昭谨小慎微,一丝不敢再出错。
  本来一切好好的,直到他发现主角攻的老婆们都不对劲了起来…
  他们居然想按剧本跟他走那些香艳剧情?
  等等?你们不对劲?
  ↓↓↓↓
  排雷:
  主角万人迷,修罗场狗血满天
  主角漂亮蠢货胆子怂,重生不会涨智商
  以及文中三观非作者三观
  感谢阅读,善用文案排雷,感谢~
  这次就是想写一个漂亮蠢货被玩↑弄↓的故事
快穿之病娇他总是装可怜 诸事不顺
  死宅女余碎猝死了,为了能享受她爆肝肝出来的SSR级别的男神,接受了某系统的橄榄枝,成为了穿梭在快穿世界的一名被委托人,却不料自己陷入了一个名为“江虚年”的圈套。
  第一个世界
  阳光干净小奶狗齐年秒变偏执阴暗小恶魔,“小鱼干,来到我身边,就别想着跑了。”
  第二个世界
  一向忠实的信徒成为了重欲且病娇的恶魔,“碎碎,腿软了吗?”
  第三个世界温润如玉的宫廷画室摇身一变成为痴情小皇帝,“碎碎,我陪你共赴黄泉碧落。”
  ……
  决心要“农民翻身做主人”的余碎,却一次次疼的嗷嗷直叫,在翻车的大道上越走越远“是,反派黑化值是归零了,我的腰也不保了啊”
  待到任务结束,清除完任务记忆,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天界堕神,只不过来人间渡劫,结果却被她的“死对头”江虚年坑了一手,可余碎却发现,自己竟然对江虚年有了归属感和情愫……
臣在下:陛下别乱来! 小筱兮
  “朕看上你了!”
  某使臣一个激灵,拿着酒壶摇晃起身“陛下…臣…臣还能喝…”
  “朕再说一遍,朕看上你了,赶紧侍寝!”
邪王独宠:毒妃太嚣张 顾玖馨
  在22世纪是王牌特工的慕九歌,医毒双绝,更有一把上古雷琴摄人心魂,让人闻风丧胆。
  要是一个不小心惹上这个大魔头,无论是任何国家,任何人,她全都让他们尸骨无存。
  一次意外让她穿越古代成为了五岁的公主,有八个哥哥和他父皇都宠她上天……
  原本狠辣毒绝的她,渐渐地被亲情给捂热了心……
  她,也褪去一身光芒,只愿做他们平凡的小公主……
  “可是,你们偏要毁我心尖上的人,我就要你们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从此,光芒四射,素手遮天,心狠手辣!
  他帅得人神共愤,他腹黑霸道,他尊贵无比,他冷酷无情,却愿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尊严,单膝跪地向她求亲。
  “歌儿,余生有我。”
  ♛♛♛♛♛♛♛♛♛♛♛♛♛♛♛♛♛
  #推荐签约完结文《魔尊轻点爱:毒医狂妃》#
  #原创@顾玖馨#
  #欢迎加入顾玖馨的读者大家庭群541063625,加入的时候请带上本书书名or《魔尊轻点爱:毒医狂妃》#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还没爆发的时候,苏木发现原主榜上富豪后甩掉的前男友,居然是末世后实力排行榜NO.1洛北遥。
  苏木:……
带歪 牙住多一
  刚升初一的小朋友懵懵懂懂,对中学生活满怀憧憬。
  高年级的某些同学看着那群懵懵懂懂的初一新生,他们露出不屑的表情,无情且嘲笑着:小学生。
  但是,秦江不一样,首先他长得很好看,再者他天天板着一张脸,也不怎么爱说话,要是一说起来却是会气人气到吐血。
  这样一个小朋友天天跟人闹矛盾打架,逃课去校外晃,又凶又冷的跟只小老虎一样。
  直到喜欢上了许晏,在这个学长面前,他乖巧的跟只小猫咪一样,像颗黏黏糊糊的水果糖,又甜又软,一旦黏上就逃不掉了。
  要说许晏啊,他不过是高二的学长,除了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好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了,却偏偏受欢迎的很,开学典礼时在国旗下演讲,仅仅是看了那么一眼,秦江就一见钟情了。
  —
  “你……要干什么?”
  “许晏哥哥,我要追你啊。”
  “你是男孩子,我也是男的。”
  “许晏哥哥那么封建的吗?男孩跟男孩也可以谈恋爱的呀。”
  “……你才多大?”
  “13岁。”
  许晏不可置信,这小孩怎么懂那么多?
  —
  可甜啦,年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