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30章 裴教授,我想喝酒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30章 裴教授,我想喝酒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5-24 00:00:00

  裴澜沧抬手,把粘在姜沅嘴角的果渍给擦干净。
  带着一点薄茧的指腹摩擦过姜沅的唇角,有些麻酥酥的感觉。
  姜沅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口嘴唇,恰好碰上了裴澜沧的指尖。
  温热湿润的舌头在指尖滑过,虽然只是短暂的数秒而已,但是裴澜沧却感觉到一阵电流从指腹处一直达到心坎里。
  两个人皆是一愣,姜沅十分快速的“嘶溜“一口收回了舌头,裴澜沧也是很快的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也是恢复的很快。
  他快速的……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黑化快穿:宠个漂亮哥哥 南冠君子
  # PS:女主是死神#
  系统管理局被非法入侵,姬芮身为最年轻的一代少女主神,被迫上任,去清除入侵分子。
  可是入侵分子不应该是阴险狡诈吗?谁来告诉她,这个呆萌的少年是怎么回事!
  .
  【片段一】
  姬芮表示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杀手,她从背后掏出了四十米大镰刀,朝着少年一步步走过去。
  怎料少年突然回头,眼眶一红,小模样委屈巴巴:“你凶我干啥,我明明很乖,很听话的。”
  姬芮手一抖,差点把刀扔了!
  她淡定圆场:“没凶你,拿朕的四十米大镰刀给小可爱削个苹果!”
  .
  【片段二】
  某天,少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姬芮沉默:“……”啥玩意,我为什么喜欢你妈?
  姬芮保持大佬逼格:“我喜欢你吧。”
  少年震惊:“!!!”啥玩意,你为什么喜欢我爸?
  系统:【有毒吧。】这俩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游走在刀尖上的爱#
  .
  豪门少女×养子少年
  教主少女×魔域少年
  医生少女×轮椅少年
  捉妖少女×妖精少年
  总裁少女×败家少年
  (女宠男,小虐大宠,结局HE)
末世之这只抠门仓鼠心碎了 淡薄重利
  沧曙是修真界妖神大佬,因为到处收刮天材地宝惹了众怒,被三界围杀,拍拍屁股撕破空间到其它世界继续浪。
  结果一不小心翻车来到丧尸世界,还一不小心和异能最高的佣兵大佬命运之子绑定契约,成了他的外挂和金手指。
  看着命运之子头上亮闪闪的东西,他决定先把主角光环骗过来玩几天,当然,到手的东西他不可能还回去就是了。
  这是一个大佬命运之子咸鱼翻身之双面咸鱼的故事。
  和拥有帝王命格统一妖族已经满级的战力天花板妖神沧曙呆在一起,人类第一异能者的命运之子每天都在花样自卑。
  一只可绿茶可硬汉的饭桶大佬妖神仓鼠,每天都在带着小弟打天下干坏事,专心事业和享福,从捡垃圾到一国之王,到各处抓捕厉害的异兽异植关起来当宠物,这让三观超正的命运之子头疼扎心痛苦不已,偏偏还打不赢吵不赢骂不赢,最终这个一米八五的肌肉汉子只能靠着美色走怀柔路线。
  走反派的路,让反派无路可走,只要我比反派坏,这个世界就没有反派能威胁到我。
  只要我没有道德,你们就没办法道德绑架我。
  啥,带系统的要和我的工具人为敌?看我分分钟弄死她。
  啥,修真界穿过来的要和我的工具人为敌?看我分分钟弄死他。
  啥,我的工具人命运之子变心和手下搞在一起?啊呸,这主角光环我不稀罕了,今天要是他们能活着走出这个门,我倒立吃十斤shi。
  自尊?体面?呵呵,在我堂堂妖神这里找刺激,我要不把这两人折磨到怀疑人生,我都对不起我一腔真情错付。
  真莫焱命运之子:虽然那个人是复制品冒牌货,但是你的所作所为真的吓到我了,这辈子都不敢变心,太恐怖了。
  抠门巨萌仓鼠妖神大佬真主角假反派受VS人类佣兵命运之子大佬专一攻
  猥琐发育,苟到成神。
  低调做鼠,高调做人。
  当杀人夺宝家常便饭的修真界三观与和谐社会的科技世界三观相碰撞,会发生什么样的火花呢?
  ——
  扛着铁锄拖着麻袋的小仓鼠:“焱焱,走,我们今天也去打劫老弱病残,我昨天抢了好多饼干和糖果还有一个玩具车。”
  正在努力建造基地庇佑老弱病残的莫焱:“.........”
快穿之男主把我当情敌 陈玄泽
  快穿1V1,应该还是比较甜的
  表里不一腹黑撩人受+各个世界不同性格攻(?)
  陆虞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完成个任务,次次都是女主喜欢的白月光,身为男主的攻略对象总是视他为眼中钉……喂你听我解释啊我不会跟你抢女主的!
  女主也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竟是为了她身边的男人才来接近她的……
  男主更没想到,自己怎么都看不顺眼的情敌,怎么就天天往自己身边跑还扬言他眼里没有女主呢……是不是讨打?
  第一个世界陆虞是娇弱小白花,男主的好感为负。
  第二个世界陆虞是被囚禁的人鱼,男主是一来就想杀掉他但初始好感竟为80的巫师。
腹黑总裁追妻路 琉璃遗憾
  曜冷澈:追妻之路漫漫长,各种腹黑各种纠缠,让她想躲都没机会。
  安雲汐:自从认识那个男人之后,她平静的生活就好像死湖里突然被抛入了一块会动的大石头,从此涟漪不断!
  小剧场:
  “我要去上班了,你让开一点点好吗?”安雲汐纠结着要走哪边。
  “亲我一下,我送你去上班。”曜冷澈很无耻地威胁着。
  “……”
  “曜总裁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安雲汐挣脱不开,很是无奈。
  “叫我曜!”曜冷澈无耻得没下限了。
  “……”
  婚后的某一天夜里,安雲汐拒绝,“曜……”
  第二天中午曜冷澈看着揉腰的妻子:“你自己说要的!”
  安雲汐:曜冷澈,你真的很无耻!
  曜冷澈:不无耻怎么追我的小妻子呢!
鬼之瞳:恐怖电台 地狱蝶
  卧室的窗户莫名打开,走廊里传来有水滴落地板的声音。
  “滴答,滴答。”
  门锁轻微颤动,房间里的玩具人偶,像是活了一样,转动着漆黑的眸子。
  地板上浮现出一道道血迹脚印,正步步逼近。
  我的眼睛能看到,是它们来了。
暮色杳杳隔山海 南风渡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
  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
  _
  “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
  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
  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
  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
  _
  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
  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
婚恋之:何以爱情 辣爷
  爱亦如此,恨亦如此,我们又何必执着?
  即相爱,又相杀,何不选择结束这悲情时刻?
  爱过,亦如此…
  当上官若曦的脖颈被欧阳苏晨用力钳制住时,苏晨一脸的嗤笑。
  上官若曦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刹那间差点忘记他心中的恨。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含着眼泪看着面前表情冷的像冰川似的男人,只觉得全身已经没了任何力气,喉咙被掐的生疼,直到平时粉嫩的嘴唇变成了青紫色,苏晨才松开了用力的手。
  “上官若曦,从跟你领证的那一刻,一想到你们带给我的疼痛,我就忍不住想掐死你,现在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轻易去死吗?”
  不,为什么?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他明明是爱她的,就算他对自己表现的无话可说、可是她依旧相信他是爱着自己的。
  欧阳苏晨嗜血的目光让上官若曦的心就像被万箭穿心般的刺痛。
  眼泪肆虐的缓缓留下…
  就算他不爱自己,没关系,她会努力成为他想要一起生活的那个女人,她会让自己尽量配得上他。
  她的世界,现在一无所有了,她只剩下挚爱的他一人还在自己心底。
  可是,面前的男人却一脸的邪笑。
  怎么办,上官若曦,游戏才现在正式开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