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18章 凑热闹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8章 凑热闹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5-10 21:51:15

  第二天,姜沅迷迷糊糊的醒了,宿醉并没有因为喝了醒酒汤而好多少,毕竟裴澜沧第一次煮,煮的方法对不对也不知道。
  反正,他头痛欲裂的发现自己又睡在了裴澜沧的边上,两个人的手脚纠缠在一起,显得亲密极了。
  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十分挣扎着瞟了眼手机,七点半。
  还早,姜沅蹭了蹭裴澜沧的脖颈,又缩回被窝里,他一点儿也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即使快迟到了。
  但是,姜沅想着人教授都不急,那他急个屁!
  就这么想着,姜沅回手抱住裴澜沧,偷偷的在他的发间亲了一口,然后又迅速钻回了被窝。
  其实,裴澜沧的生物钟早就促使着他醒了,只是怀里还多了一个人,怕先起来会把姜沅吵醒,就只是闭着眼睛假寐罢了,却不曾想得到了一个早安吻。
  心里暖洋洋的。
  正想着要怎么亲回去,姜沅那烦人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十分煞风景,姜沅怕吵醒裴澜沧,反应迅速的接起电话,“喂?怎么了。”
  “沅子,上课要迟到了,赶紧的!”作为好哥们,周珂即使自己还在匆匆忙忙的拉裤子,刷牙洗脸就差一起来了,还不忘记给姜沅打个电话。
  这个猝不及防的电话,把姜沅以及边上假装睡觉的裴澜沧都吓得一激灵。
  “裴教授,早。”
  姜沅也顾不上以优雅的形象起床,展现在裴澜沧的面前,随手捞起床上的衣服就套在身上。
  然后急匆匆的下床,“裴教授,卫生间在哪里?我要迟到了!”
  他一边说一边急得直跳脚,上次迟到就已经被沈卿涛抓包了,要是在迟到,他也许就要挂科了!
  裴澜沧半坐起,胳膊肘撑在床上,昂头看着手忙脚乱的姜沅,语气里带着一丝宠溺:“主卧里就有,你推门就好。”
  现在的姜沅恨不得把一分钟当十分钟用,快速的刷牙洗脸之后,又火速冲出去。
  路过床边的时候,却又抽出三秒,抱了抱裴澜沧,十分的不舍,语气也糯糯的,“教授,我去上课了。”
  姜沅丝毫没有注意到因为匆忙,他套上的是裴澜沧的衬衫,有些松垮,但是穿在身上却又十分的协调,把正经的西服衬衫穿出了学生气息。
  今天早上的车格外难打,姜沅左等右等无望后,终于还是选择了最原始的方法——跑。
  一路上,他开始不住的懊悔,该迟到的总会迟到的,还不如迟到的潇洒一点。
  就好像我宁愿坐在布加迪威龙上哭,也不愿意在路上狂奔。
  路上的行人不算太多,过了高峰期,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是像姜沅一样急匆匆的在马路上奔跑的,大多数都是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嘴里还叼着早餐的那种。
  幸好,姜沅的速度算快,总算是在上课铃响之前坐在了座位上。
  人还没有坐稳,又被风风火火敢来的周珂拽着讲话,“昨天,你老婆……”
  他话说一半,又咽了进去,沈卿涛踏着上课铃准时进教室,并宣布了“设计大赛”的活动正式开始了,意愿参加的同学可以去体育馆集合。
  一节课上有的同学因为设计大赛而兴奋,而有的同学比如姜沅又是为设计大赛兴奋,又是因为周珂说到一半的话抓耳挠腮。
  临近下课的时候,外面又是一阵骚动,尤其是女生的尖叫呐喊声特别的多而且还兴奋。
  快要下课了,周珂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扯着姜沅咬耳朵:“外面怎么了,听着那么多女生?”
  姜沅趁着沈卿涛转身板书的时候,同样把耳朵咬回去,“不知道,不然我们下课去看看?”
  讲台上的人书写板书的动作一顿,但是并没有说什么,继而又继续写了下去。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两人记好作业的那一刻,就火速收拾好东西,打算前排吃瓜。
  只可惜,哪怕两人跑的还算快,溜到校门口的时候,照例被堵在外面。
  周珂大大咧咧的拍……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快穿之我在万界留下传说 南风不凉
  谢你一生宽忍,容我半世疏狂!
  死?死又如何?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结束痛苦。
  可老天爷似乎连死的权利都不给他。
  任务?什么任务?老子凭什么听你安排?
  世界救世主?我靠,老子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凭什么去拯救世界?
  什么?可以帮我重塑肉身?那,那就来吧,反正老子什么苦都吃过了,难不成还会怕你几个任务不成?
  闫晨宇向天举三根手指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重塑肉身才答应做任务的,他只是看着系统可怜罢了……
  片段:
  “闫晨宇,跟我在一起,我护你周全。”那年秋天,人流鼎沸的闹事里,一个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单膝跪在路中央,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笑容灿烂的向他表白。
  那个时候他真胆小,站在人群中愣是没敢迈出一步。
  “你乖乖过来,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他也不恼,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他想迈步上前去,可突然却看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目光中,一个个都充满了厌恶,每个人都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控诉他恶心。
  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跑了,他没敢过去,没敢去捉那只能护他周全的手。
  直到他被抓进监狱的最后一刹那,他听到他大喊了一声:“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会保护我?墨景深,我现在很害怕,你在哪儿?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引凤 沈初六
  我摊上事了,我摊上大事了!
  我把渡劫失败的凤族皇子扔进了鸡圈,结果他还被偷走了?
  如果当初我知道他的身份,就绝对不会做出那件作死的事——在那天夜里摸进他家。
  不仅如此,我还要有多远离他多远!
  而沈籍此人,除了一副温润如玉的皮囊,还有一颗腹黑的心!
  /
  “阿棠是吧,你欠了我的,可是要还的。”沈籍眯眼威胁道。
  做人嘛,该怂还是要怂的,我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装模作样的替他捶腿,笑容有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沈公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我愿意当你最忠诚的朋友!”
  “当我夫人吧。”沈籍笑说。
  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玩味,不过为了小命着想,我庄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鞠躬,“夫君好,什么时候拜堂?”
  /
  古灵精怪小花妖vs凤族禁欲四皇子
  [不正经甜文,欺软怕硬小花妖,无节操宠媳妇的不着调皇子]
穿成死对头的娇宠妹子之后 乐逍遥
  前世苏子清与易庭斗了几载都没有分出胜负来。两人之间的追逐,以她被至亲至信之人害死而告终。
  再一睁眼,她竟然回到了从前,变成了易庭十六岁身娇体弱的妹妹顾亦倾!
  苏子清表示她有点方。
  原本只想报了前世的仇,然后在死对头家里做个快乐的米虫。
  然而......
  前世的易庭是杀伐果断冷漠至极的,顾亦倾记忆中易庭也是这么对她这个妹妹的:
  “谁让你踏足这里的?!”
  “别碰我,离我远点!”
  “哭什么哭?!”
  这是养子?养子都这么嚣张的吗?!
  罢了,至少符合记忆中他高冷的人设。
  可素,谁来告诉她,为啥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这样:
  “倾倾,这里是我的院子,你以前还没有来过。”
  “倾倾,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倾倾,不许哭,哥哥宠你。”
  苏子清表示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那个大哥,你人设崩了哈,赶紧正一正啊!
  易庭满脸宠溺,“什么人设,倾倾又在转移话题了......不许哭,我们继续......”
  男人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
  后来她才知道,前世她身死后
  那男人疯了一般将他们报复了个彻底
  伤害过她的那些人,全部都不得善终
  —
  其实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做敌人很痛苦
  这一世我们不做敌人了
  我是你的
  只对你俯首称臣
  —
  我足够清醒
  但只在你面前撒过野,犯过糊涂
压寨夫人有点傲娇 黄金琉璃三衩裤
  老大单身太久怎么办?众匪:逼婚!
  某个路过的,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卧槽!你们绑压寨夫人关我什么事,放我下来——
  //
  因为一场荒唐而巧妙的“逼婚”,使得傲娇小少爷苏奕与高冷寨主宋晏卿相遇。
  苏奕本来认为成了亲,与老攻婚后生活万般甜,世间万般悠闲,可谁知——
  半路杀出一个霸道皇帝,牵引出老攻的不凡身世,要逮老攻去做官,最终迫使二人分离。
  ——不料这竟是一切的转折。望世间,平静之下,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尽是物是人非,人心叵测。
  苏奕叹息,要老攻抱抱。世间太乱,想带着老攻去私奔,你去哪里,我就乐意去哪里。
  //
  冷面专情寨主攻×傲娇随性少爷受
  年上,受黏攻,攻宠受。无雷点。
  文主要是甜宠,其他重要剧情则以权谋为主,不是慢热,节奏较快。有多对副cp。
  ↓下方小剧透
  最新爆料!我朝国师竟强迫某小贼与自己签下“主仆契约”,最终将对方纳人怀中!
  皇帝陛下竟然爱上了自己昔日的侍读官,还将对方暗藏了好几年,最终成功收服了对方的心……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穿书之我家反派不可爱 逢月
  死后穿入书中,意外绑定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度化系统,而她的任务是——度化反派拯救世界!
  听起来真是好伟(zhong)大(er),俞安看着一幕幕血腥场面,心里内牛满面。
  但似乎……她不小心将原本的反派度化过了……
  系统怒:【蠢货!他又要黑化了,还不快去度化他!】
  她问:“怎么度?”
  系统:【听我命令,上!】
  你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虽是这样想,但她还是冲了上去:“不要去!”
  反派回过头来看着她,笑吟吟道:“那不如,你亲我一下?”
如果时光来得及 诗中雅韵
  如果时光来得及在我鼓足勇气开口时,他愿意亲口说一个好字,如果时光来得及在他爸爸没有撞向我爸妈时,那一脚的油门可以换成刹车,可是时光根本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