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第6章 我请你吃饭吧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章 我请你吃饭吧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顾言熙.发布时间:2021-04-20 23:29:37

  “姜沅,这里。”裴澜沧挂了电话,一边像他走过去,一边挥着手喊道。
  靠在车上心不在焉玩弄着书的姜沅,被吓得一激灵,手里捧得书一下子没有拿稳,从手中滑落下去。
  一时间,姜沅实在是想不到先去抢书还是先把手机给放下来,慌乱间,他就差把书扔了,把手机甩了。
  裴澜沧一脸无奈,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书本。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的手蹭过了姜沅的指尖,又十分有分寸的挪开了。
  速度快到姜沅根本反应不过来自己被摸了。
  “谢谢谢谢谢!”他一边把书本抱紧在怀里,另一只手有些不自在的想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塞一回塞不进,姜沅尴尬的笑着看了眼裴澜沧,然后默默的低头继续塞第二回。
  裴澜沧也不急,噙着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因为着急,耳朵变得通红的样子。
  “好了,把书给我吧,你去副驾驶上坐着。”裴澜沧看够了小男生慌乱的样子,才伸出援助之手。
  把那一摞书从姜沅手中接过,一气呵成的打开车门,轻轻推着对方的脖颈,随后为他挡了一下脑袋,然后把那叠书放在了后座。
  “这样不就好了?”裴澜沧丝毫不觉得刚刚自己调戏人小男生的事情很可耻,反而觉得自己做了一间大事,沾沾自喜。
  从后视镜里可以看的姜沅因为害羞而染上的红晕,从连一直到耳根子。
  “能不能开快一点?”坐上车以后 姜沅才弱弱的说了第一句话。
  裴澜沧一脸疑惑:“怎么了,赶时间还是什么?”
  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好像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理由,思索片刻,姜沅还是开口了。
  “不是,等会儿人多了,我怕被注意到,所以我们还是趁着人少赶紧溜吧。”
  裴澜沧被这个回答噎住了,“你这是嫌我老了,还是觉得我带不出门?”
  他明显感觉到副驾驶上的人愣住了,随后姜沅立刻麻溜的甩动脑袋,“不是不是,我是怕你被举报!”
  姜沅还头头是道的分析着:“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就有人送你布加迪威龙开了。”
  “你难道真的不怕有人举报你吗?”末了,姜沅还底底的补充了一句:“我不想让你进去吃牢饭……”
  裴澜沧打算开车的手一怔,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随后又控制不住的笑了。
  为了安抚对方,裴澜沧严肃了许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举报我,如果他们不是想重修的话。”
  “还有,你不要小瞧一个年轻有为的教授。”裴澜沧说着弯腰帮僵硬在副驾驶上的姜沅系上了安全带。
  布加迪威龙带来的新鲜,以及引擎轰鸣声带来的刺激感,足以让姜沅的担心顺移到后一位。
  “我相信你,裴教授。”他认真的回答,装上裴澜沧眼神的时候,姜沅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
  他还是有些害怕,对于这个昨天才认识,今早就确认关系的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透过那副薄薄的金边眼睛,去注视裴澜沧的眼神时,哪怕只是几秒,都能缓解他的些许紧张。
  “我请你吃饭吧,毕竟我是你的男朋友。”车子发动起来后,姜沅一边抠搜着安全带,然后转头对着裴澜沧提出意见。
  开车的时候,裴澜沧或许是为了方便,微微卷起了一点袖子,江诗丹顿的腕表,贴合着他的手腕。
  因为用劲,手上的筋骨凸出,听到姜沅开口说话,裴澜沧微微转头,单手扶着方向盘,“好,听你的。”
  转头的那一刻,姜沅知道了小鹿乱撞的感觉,也明白了什么叫开车的男人最帅。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合约男友竟是未婚夫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干掉前夫后她成了全国首富 李否李否
  “姐,给我个机会,有孩子我帮你一起养。”
  “可我有两个,婚都结了两次了。”
  都说保养得好,老公永远18岁。
  可成春兰的老公不仅家暴还压榨她,她活脱脱得一个受难妇女,小奶狗为什么还是追着跑?
  拒绝后转身,豪车美男在等她。
  总裁邪魅一笑,他不争不抢只是假象,就吃准她了。
论拐跑校草的正确打开方式 深藏攻与名
  简介:
  娃娃脸可爱治愈系少年受×高冷闷骚,占有欲爆表儿攻
  因为打赌输了,按照赌约履行惩罚的秦琅,忍着羞耻穿上了女装向本校的校草徐书瑾表白,可谁知他居然表白成功了。
  秦琅本想只女装一次,可之后却因为徐书瑾的种种借口,一次又一次穿了女装出去跟他约会……
  场景
  样貌清冷矜贵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唇形完美的薄唇颜色淡薄清雅,他噙着一抹赏心悦目的笑意,拿着手上的猫女郎装束,看着面前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娃娃脸少年,“宝贝,穿这件好不好?”
  本文又名《摊上醋精老攻》
庄家团宠小福宝 冷俊夕
  自带锦鲤光环的庄梓颜出生啦,庄家三代才出庄梓颜一个闺女,爷爷奶奶疼,爹爹娘亲爱,哥哥们宠,叔叔婶婶们疼我如亲闺女。
  整个槐树村的人都在等着看庄家的笑话,不把儿子当宝偏把丫头当宝,可是放眼望去,庄家的日子那是越过越好啊!
  当人家等着看笑话,庄家已经盖新房,建作坊,开酒楼了,庄家小辈,大的考上了状元,小的已经是童生了啊!
  庄家小丫头带着哥哥们,走南闯北的把生意做到了其它三个国家,硬生生的成了全国首富,还拐了个皇子当女婿。
同桌总想气死我 未辰微微
  江瑜觉得顾厌转学就是给他转的,就是为了来气死他,经常怼的他没话说。
  “人家新同学过来想跟你交个朋友有什么不乐意的……”张主任正要劝架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顾厌:“我没说过。”(你瞅瞅这是人话?)
  “操……,就算你想老子还不乐意呢!”帅哥暴躁。
  顾厌原本想就平平静静的过好这一年,最开始只是觉得江瑜很爱耍脾气,后来觉得还挺可爱,再后来……
  再后来是突然发觉又避无可避的喜欢与分别。
  顾厌悄悄填了志愿表,江瑜偷偷改了志愿单,在那之后只留了一张长相极丑的字条后销声匿迹。
  “不见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多年后,少年褪去稚嫩扬着脸冲他打招呼:“顾经理好。”
  青春总是避免不了相遇和离别,
  但,来日方长,对的人总会相遇。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本太子养的小黑蛇成精了 神女大人
  “我捡到了一条蛇。”
  “后来呢?”
  “……后来,它变成了一条龙。”
  ——不仅如此,这条龙还化身为人,把我扑倒。
  ·
  傲娇纯情人界太子受vs闷骚高冷龙族太子攻
  年下
穿成死对头的娇宠妹子之后 乐逍遥
  前世苏子清与易庭斗了几载都没有分出胜负来。两人之间的追逐,以她被至亲至信之人害死而告终。
  再一睁眼,她竟然回到了从前,变成了易庭十六岁身娇体弱的妹妹顾亦倾!
  苏子清表示她有点方。
  原本只想报了前世的仇,然后在死对头家里做个快乐的米虫。
  然而......
  前世的易庭是杀伐果断冷漠至极的,顾亦倾记忆中易庭也是这么对她这个妹妹的:
  “谁让你踏足这里的?!”
  “别碰我,离我远点!”
  “哭什么哭?!”
  这是养子?养子都这么嚣张的吗?!
  罢了,至少符合记忆中他高冷的人设。
  可素,谁来告诉她,为啥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这样:
  “倾倾,这里是我的院子,你以前还没有来过。”
  “倾倾,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倾倾,不许哭,哥哥宠你。”
  苏子清表示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那个大哥,你人设崩了哈,赶紧正一正啊!
  易庭满脸宠溺,“什么人设,倾倾又在转移话题了......不许哭,我们继续......”
  男人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
  后来她才知道,前世她身死后
  那男人疯了一般将他们报复了个彻底
  伤害过她的那些人,全部都不得善终
  —
  其实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做敌人很痛苦
  这一世我们不做敌人了
  我是你的
  只对你俯首称臣
  —
  我足够清醒
  但只在你面前撒过野,犯过糊涂
我跟女主抢男主 韩国明星
  泰白不是小白,对,他才不是一只小白!他可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有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面容,不仅才华横溢,学富五车,而且温柔体贴,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是……喂喂喂!为什么我没有女朋友.!!
  还有二十五岁生日遭遇车祸什么鬼!!没进阎王殿反倒系统上身什么鬼!!让我去各大小说什么鬼!!最后任务什么……系统有种你再坑我一点!!!
  说好的让我做人生赢家呢!!!
  系统:宿主,有了一个多金多才多帅的男主你不就是人生赢家了吗?
温酒炖时光 眉妩
  乖戾嚣张偏执欲男主×温柔坚韧不服输女主
  /
  七年前,因母亲出国工作的缘故,十六岁的时归缓不得不暂住在温家,温熙年是商贾世家温家的独子,家世显赫,性格嚣张跋扈,碍于情面她不得不叫温熙年一句哥哥,然而……
  “哥……”
  “滚!谁他妈是你哥,和你妈一样恶心。”温熙年嗤笑,阴沉着脸看她,声音冰冷,恨不得将她立刻赶出家门。
  他恨她什么呢?时归缓低下头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妈杀了他妈。
  -
  七年后,KTV里灯光昏暗,温熙年喝得烂醉如泥,他红着眼,满身酒气,竭尽全力才敢扯住时归缓的衣角,声音从喉咙里溢出来,小得几乎听不见:“缓缓,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我?”
  时归缓想,怎么会不想?活到现在,他的心,是她去到地球尽头还想回来的地方。
  而他偏偏到最后关头才明白过来,十几年来,她漫长灿烂而又平庸的青春,都是他。
  青梅竹马是他,情窦初开是他,细水长流是他,菜米油盐和白首到老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