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昭昭念子衿第11章 早收拾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1章 早收拾了

昭昭念子衿陆嘉柠发布时间:2021-10-13 00:00:00

  大概愣了那么几分钟,秦铮才想起去给齐昭找校服,当他傻傻的去翻自己衣柜的时候,突然觉得他就是个大傻子。
  他的校服领到那天就扔进垃圾桶了,就连碎片都没有,更别提找出来了。
  于是秦铮开始利用他强大的人脉东借西借,才勉勉强强从他兄弟的兄弟的兄弟那里借来一件M码的校服,他们这帮混的人,能找得到件校服已经是人间奇迹了,更别想什么颜色正,码子合不合适的问题了。
  虽然颜色已经变淡了,还补了几个洞,但还能穿,只是不知道齐昭会不会介意。
  反正秦铮把答应的都做到了,他接下来就可以做甩手掌柜了,剩余的就让齐昭自己想办法。
  果不其然,作为一个洁癖十分严重的人来说,这样的衣服,肯定是会惨遭嫌弃的。
  齐昭看到的第一眼,就撇开了视线,目光简直厌恶到了极致。
  妈的,不仅缝缝补补,还有涂鸦,并且漏了几根线是怎么回事?
  他齐昭这辈子没穿过这么垃圾的衣服,不知道被人吐了多少口水,黏了多少鼻涕呢,就像乞丐装一样。
  但是出于无奈,齐昭还是忍着恶心用两根手指接过了这件破破烂烂的校服。
  “洗没洗?”齐昭质问的眼神紧锁秦铮,一字一句道。
  此时的秦铮已经笑得前翻后仰了,看见齐昭的模样捂着肚子笑道:“洗过了洗过了,洗了好几遍呢!”
  可不是洗了好几遍吗?扔洗衣机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应该算是好几遍吧。
  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齐昭也没再磨蹭下去,动作麻利的穿上校服,再把深色外套穿在校服外边。
  秦铮就蹲在一旁打游戏,嘴里还时不时地骂几句脏话。
  “你还愣着干嘛?”
  “什么?你说谁?”妈的,又输了,秦铮拔掉耳机,才从游戏里抬起头来。
  不远处,袁子衿跑了过来,身后似乎还背了个小书包,一摇一晃的,看起来有些俏皮。
  齐昭收回视线,“我说,你可以滚了!”
  闻言,秦铮挠挠头,朝前面望去,女孩相貌娇美,肤色白腻,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虽然衣服臃肿,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
  他可算知道齐昭为什么这么着急赶他走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行行行,马上滚。”说完,还偷偷地瞟了一眼,这才屎滚尿流地离开了。
  袁子衿是跑过来的,脸色还有些绯红,她拨正额前的碎发,说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中途有人向她问题,所以就耽误了。
  “嗯。”
  经过保安室的时候,袁子衿突然停下来,对齐昭说道:“我去交个请假条给保安叔叔,你可以先走。”
  后者则是点点头,一双眼眸透露出意味不明的神色,没说话,也没走。
  袁子衿从书包里拿出两张请假条双手递给保安,说:“保安叔叔,我是高三(6)班的袁子衿,后面的那个是齐昭,他也是6班的,这是我和齐昭的请假条,班主任已经签好字了,请您过目。”
  保安接过请假条,戴上眼镜,细细的端详,见没什么问题,这才放进抽屉里,然后取下眼镜,知道面前的是成绩特别好的学生,于是悄咪咪的对袁子衿道:“你可要小心啊,少说话,别惹怒了齐昭。”
  反正他们刚才是见识过了,出于过来人的态度,也不想让袁子衿承受第二次,毕竟她可是学校领导都很看重的学生呢。
  听到这话,袁子衿笑了,“好。”
  去俱乐部,要转两次公交车,总共所花的时间也不多,十分钟就可以直接到达目的地。
  还好两路公交车都有空位,没什么人坐,袁子衿和齐昭一前一后上车便找到位置坐下,也没有多余的交流。
  这次去的俱乐部名字叫淅川俱乐部,是高中生最喜欢去的俱乐部之一,每天来来往往消费的人都很多,不分男女老少,贫富卑贱,只要想玩,随时会有大门敞开。
  到达淅川俱乐部的时候,太阳正好出来了,照得大地暖洋洋的,阳光给两人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影子。
  招牌上的几个大字闪烁着,来回交换着不同颜色的光芒。
  袁子衿和齐昭进去的时候,门口倚靠着五个打扮招摇的壮汉,他们的嘴上都叼着已经不太流行的叶子烟,脚上还踩着人字拖。
  为首的两个人最为突出。
  袁子衿走在左边,比较靠近那群人。
  她装作不经意间的瞥了一眼,那个全身纹满了刺青的男人,眼睛里闪烁着凶光,看向她的时候,脚上浮现出恶毒的狞笑,额头上那一绺黑黑的头发,像毒蛇的长舌,嘴里喷出粗俗不堪的脏话。
  “小子们,看见那个里面穿着校服的少女了吗?”他说这话时,不以为然地用手指着袁子衿,好像不怕人看见似的。声音还提高了好几个度。
  另外几人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顿时,像色狼一样紧紧盯住袁子衿,一张俊俏的小脸,眼睛明媚,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看到这一幕,有人还用力地搓了搓手,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将她扑倒。
  另一个人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细细打量后点点头,“看到了看到了,可真水灵,就是不知道…嘿嘿嘿。”
  “嘿嘿嘿?傻乐什么?说出来啊,难不成你还怕别人听见?”那男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刚才那名壮汉的头,滛笑道。
  见老大都不顾及,他就更不在乎了,赤裸裸地盯着袁子衿道:“就是不知道在床上干起来怎么样。”
  几人听到这话,竟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只不过这笑声十分刺耳,尤其是传进袁子衿的耳朵里,十分不堪,不堪到袁子衿想冲上去骂他们。
  可当前的局势让她不能这样做,原因有三。
  1.正事不是骂人,而是调查。
  2.两对五,不用猜都是他们这边输,打不过,估计跑也难。
  3.她也害怕,毕竟那五个人看上去都很不好惹的样子。
  也就只能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骂:真是一堆王八羔子,嘴里吐出的话真是恶心到家了,不愧是素质义务教育的耗子屎,中国汉字博大精深,他们组成的句子怎么听了就那么膈应人呢?
  同时又在心里默默感慨:幸好自己读了书,不然肯定也和他们说话一样粗鲁,也不会像那些蠢到家的人一样冲上去和他们计较。
  而这些话齐昭自然是听见了,而就在那一瞬间,他黑如漆的眸色之中,满是冰冷,周身冷气骤增。
  他不动声色地和袁子衿换了位置,朝那群人给了个眼神,怎么说呢,是那种视众生为蝼蚁的残酷藐视的神色。
  却也带着浓浓的警告。
  齐昭低头看了一眼袁子衿,女孩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红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公交车上有暖气,刚从车上下来,这会儿温度自然不会下降那么快,所以嘴唇还是红润的。
  他想,如果不是袁子衿在他旁边,这会儿他早将那群人收拾了。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昭昭念子衿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我不是谪仙 子墨君
  非典型谪仙攻略。
  江卿因为踩到香蕉皮,摔到脑子,以至于原地去世,开启了快穿之旅。
  第一个世界练手世界,抢夺女主角的第一美人之称。
  第二个世界开始正式任务,江卿生于江家,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却因早产自幼便体弱多病,少有人见,而他的家里人却不像把他当做相亲相爱的亲人,倒更像养的情人,所有人都看他看的很紧,这让江卿一度选择死亡,奈何有着扶持十五皇子上位的任务,帮助十五皇子打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乱臣贼子,导致他不得不顶着所有人的热切爱慕,艰难的把十五皇子养大成人,并推上皇位。
  第三个世界,江卿生于书香世家,做为一个为人师表的语文老师,性格温柔贤惠,任务是把男主扭曲的三观掰回来,却因为养崽经验不足导致任务失败。
  第四个世界惩罚世界,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把欲望摆出来,想要的买不起,那就偷,讨厌的赶不走,那就杀,喜欢的得不到,那就抢,江卿是唯一的白色,他要承受所有喜爱和恶意,任务是,保持本心。
  第五个世界,任务是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在血腥中成长。
  第六个,度假世界,修真界有个卖糖果的店,那里的老板自称糖果屋,里面有各种各样让人眼前一亮的糖果,什么棉花糖,棒棒糖更是闻所未闻,而比之那些糖果更为有名的,就是糖果屋的老板——江卿。
  他拥有比第一美人还要出色的多的容貌,却不喜欢露面,他声音比妙音仙子还动听,却不喜欢开口,他神秘,安静又梦幻,是修真界所有人的白月光,朱砂痣。
  第七个世界,他是闻名遐迩的模特,性格孤僻,却能因为摄像师的要求露出最甜蜜温柔的笑
  ps1:其他世界待定,更新世界顺序不定。
  ps2:男主盛世美颜万人迷,谁都爱他,他谁都不爱,会有男的爱上男主,不喜误入,简介懒得写,我不要脸,你们随意。(算写个消遣,老文没法重新上架,给读者的补偿)
  QQ群:1094087563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大师姐被魔教教主拐跑了 白猫猫
  穿越而来的容音在神医谷当了十九年大师姐,因为一纸婚约和魔教教主绑定了。
  没喜欢柳惊鸿前,每天都在想着如何退婚,当魔教夫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她不想出门就被追杀。
  喜欢柳惊鸿后,她开始想如何宠他,把追杀他的人干掉,陷害他的给他干掉,想抢他人的都给他干掉。
  柳惊鸿:“……”
  那他干啥?
  容音,“负责给我递刀就好。”
  (简介废材,凑合着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