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昭昭念子衿第2章 新同学齐昭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章 新同学齐昭

昭昭念子衿陆嘉柠发布时间:2021-02-03 23:30:52

  第二天清晨,袁子衿站在讲台上领读,坐在前排的人细心的看见了她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小声问道:“袁姐,你昨晚是不是梦游去了?”
  闻言,袁子衿瞥了一眼,又把目光放回书上,淡淡道:“你才梦游,认真读书。”
  该死的,昨晚她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想着那个吻,真是烦死她了。
  好不容易挨到早读结束,教室里三五成群的讨论数学题,聊八卦,袁子衿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小眯一会儿。
  眯了还没到三分钟,班主任带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
  教室突然安静,即使十分不愿意,袁子衿还是抬起头,男孩深红色的头发张扬不羁,一双眼睛冰冷得没有温度,嘴上叼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身穿黑色皮衣,脖子上戴着的银项链彰显着他与生俱来的嚣张。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那可是他们学校最出名的小混混啊,要是一个不小心惹到这位大佬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班主任严志霖实在是想不通,齐昭咋就又突然要求去他们班,他们班也没啥好的啊,成绩不是第一,学风也不是第一,至于体育嘛,虽然是整个年级的前三,但这并不是理由啊。
  少年痞痞地站着,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气,顿时烟雾缭绕,指间夹住烟,看向坐在第六排没精打采的袁子衿,深色的瞳孔如黑夜般宁静,透出的光让人捉摸不透,薄唇轻轻掀起,“齐昭。”
  “妈呀,齐昭来我们班了!”
  “实在是太cool了!我现在心跳加速,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可以有这么帅的男生!我快窒息了!”
  “……”
  袁子衿忽略掉身边的花痴声,她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楚辞·九歌·云中君》的一句词:烂昭昭兮未央,与日月齐兮光。
  这样一来,她的瞌睡也都醒了,想了想,她的脑子里好像出现过齐昭这两个字,碰了碰旁边早已经迷得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同桌,“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齐昭?”
  “对对对。”夏菁菁一个劲儿地点头,两眼冒金光,“他就是暗恋你五年的那个大帅哥……”
  一提到齐昭,夏菁菁就有说不完的话题。
  袁子衿直接扯下帽子,挡住耳朵,根本没把夏菁菁的话放在心上。
  夏菁菁:“……”
  严志霖还想说什么,就听旁边的齐昭有些不耐烦地来了一句,“别浪费时间。”
  说完,也不顾严志霖接下来想说什么,径直走向了教室后面的空位置,他和袁子衿的位置正隔了一排。
  见齐昭已经找到了位置,严志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打算后期再安排换位置。
  只是这班上以后可能会经常乌烟瘴气了,虽然在来之前他提醒过齐昭尽量不要在教室抽烟,但他觉得并没有多大作用。
  毕竟齐昭是校长都不能惹的人,他觉得他可真是可怜。
  班主任走后,大家开始交作业,因为齐昭是从另一个班转来的,作业什么的都不知道。
  袁子衿作为班长,特地写了一张纸,上面是各科的作业。
  她朝后面望去,齐昭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袁子衿这才发现,他的头发前半部分是红色,后脑勺那一块是黑色,可真够奇葩的。
  骨节分明的大手被头压住,微微露出的食指上佩戴着一枚戒指,耳边戴着两枚黑石耳钉,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懒惰,桌子边沿放着一根熄灭的烟。
  袁子衿走过去,轻轻敲了敲他的桌子,声响让齐昭一阵烦闷,他最讨厌睡觉时被人打扰,眉宇间露出一戾气。
  正要抬起头要发作时,瞧见是袁子衿站在旁边,一瞬间,所有的坏心情都烟消云散。
  齐昭单手撑着脑袋,让人赏心悦目,他刚起来,声音有些低沉沙哑,“怎么?”
  袁子衿暗暗咽了咽口水,这颜值,这声音,贼撩,她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凑近一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了。
  “作业,记得写,中午之前交。”袁子衿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放下纸条,然后径直离开了。
  看着桌子上写满字的纸条,齐昭淡淡地扯了扯嘴角,作业这种东西,他多少年没碰过了。
  高三(1)班的教室门口,齐昭斜斜地靠在门边,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哇,齐昭啊,他怎么在这儿?”
  “咦,他不是转去6班了吗?”
  “……”
  过了好一会儿,1班走出一个看上去不太正经的男生,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一双桃花眼让人流连忘返。
  秦铮走过去,把手搭在齐昭的肩膀上,嬉笑道:“哟哟哟,齐哥好久不见啊。”
  齐昭面无表情地将秦铮的手拿开,十分嫌弃地抖了抖肩膀,“别废话,你的作业呢?”
  话落,秦铮差点没站稳,掏了掏耳朵像是没听清,“你…你说什么?”
  齐昭要写作业了??
  这到底是人性的转折还是道德观念的改变?
  秦铮那傻逼样,齐昭懒得解释那么多,踢了踢他的腿,“给老子快点!”
  见齐昭没有要回答的意思,秦铮叹了口气,压下心底的疑惑,然后屁滚尿流地去拿作业。
  齐昭拿到作业后,回到教室翘着二郎腿,时不时地抽抽烟,动动笔,也没人敢去骚扰他。
  “袁姐,温以诚找你呢!”门口传来一个男声。
  闻言,袁子衿对一旁问题的女生说了一句,“你先看看题,我一会儿就来。”这才走出去。
  温以诚拿着一沓资料书,微笑地看着她,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很舒服。
  也正是这样的他,吸引了不少小迷妹的目光。
  温以诚将手中的书交给袁子衿,柔声说道:“子衿,这是你要的资料书。”
  齐昭写完作业之后,发现袁子衿不在,本打算放在她的课桌上,余光却瞥见了两个身影。
  走廊上,齐昭看见袁子衿和温以诚说说笑笑,低吼了一声“操他妈的。”
  他面色无常,转身回到教室,一个优美的抛物线把作业本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大步向操场走去。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昭昭念子衿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她那么娇气 温执愿
  如果可以,我想请雨下得再久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她拥入怀里。
  —
  祁舟生日聚会上。
  络琛问祁舟兄弟和络枳他选谁?
  祁舟闻言很不屑。
  他说络琛问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平。
  随后视线落在络枳的身上。
  他笑着说,“她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可以被做为选择的选项。”
  “于兄弟,我能同甘共苦。”
  “但她,我舍不得。”
  —
  可能是见到她的第一眼,糖吃得有点多,以至于看见她就莫名的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
  —
  络琛说她是他们全家的小甜包,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络枳是只属于他的娇气包。
  遇见你后,爱你好像就成了本能。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快穿之我带系统游历万界 南风不凉
  夜阑一睁眼就在位面管理局工作,为了找回逝去的记忆,他连夜挑选了系统开始了攻略之路。
  每个世界他都睡不够。
  某邪魅男:“小家伙起床了。”
  夜阑:“啪!”用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某邪魅男表示,“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哎哎哎,睡就睡,你压着我干嘛?”
  “床哪有你好睡啊!”
  邪魅妖艳男,黑化偏执攻,妖皇冷冽主,正义特工者,金主保养爹,霸道总裁年上……
  总有一款戳中你心,而他们都逃不过夜阑的一巴掌。
  一众美男用生命实验出的结果,没到八点别叫他起床,容易挨揍。
  *
  1v1双洁,结局HE。
  (是我第一本快穿文的后续哦,那本的番外里说了会给男主最后一次机会,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啦!)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顾槐笙
  【本文耽美,不喜勿喷。作者原创,如有雷同,都是抄我的。】
  风格,当红小鲜肉,不喜攀比潜规则,一直对谁都是温润有礼,在娱乐圈这种浑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一次聚餐,意外猝死,风格就被一个古怪的东西给绑定了,还不停的威胁他做这做那!
  系统:宿主,男主跟女主有暧昧,快去阻止他们!
  风格:好好好!(你丑你说了算)
  风格化身实力拆cp的好手,成功的拆了一对又一对。
  然而,系统又开始作妖了。
  系统:宿主,快去攻略那个黑化boss!
  风格掀桌!麻蛋,小爷是直的!
  【本文一对一,虐恋甜宠皆有。】
  本文原创,切勿抄袭,禁止转载。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末世重生之温柔冢 萌萌心情
  初次见面,少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眉眼一弯,笑着说:“怎么办,还真是不巧呀……”
  少年漂亮的脸蛋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精致,白皙肌肤似乎泛着盈盈光亮,单看上半身,像是无端坠落人间的天使。可是脚边散落的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以及少年手中的短口消声枪破坏了如画的景色。
  面无表情的男人抬眼看了看前面混乱的状况,接着便迈开双腿,向前走去。仿佛没有觉察到周身发生的变化,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即使在路过少年时,也只是像个普通的过路人,眼神淡淡的径直走了过去。
  看着男人像个无事人一样径直走过去,少年偏了偏头,接着便垂眼看着手中的枪,像是之前的男人从未出现过一样,浅笑低声道:“准度还是不够,浪费了一颗子弹……”
  ①冷淡攻×温柔扭曲受,何遇×洛书言
  ②甜文不虐,攻宠受
我家编辑又吃醋了 握草
  已过签,放心食用。
  深情细节醋缸编辑攻×蠢萌可爱冷饭扑街作者受。
  这是一个写文把自己写弯(或者被某人不怀好意故意掰.弯)的小作者与看文把自己看弯(或者活生生被某人给可爱弯了)的高冷编辑的恋爱故事,绝对甜宠。
  顾柑橘是个网文作者,不过他是最最冷门的那一种——写的文全是无cp向,剧情高度烧脑,写个亲情都能虐死读者,多次被唯一的几个粉丝提刀威胁:“给爷撒糖,撒糖!”
  后来原本的责编姐姐休婚假度蜜月去了,组织上又调来一位责编大人。但是……
  不是说好的高冷责编?这个时时刻刻吃醋想撩他的缸罐子是哪里冒出来的?!
快穿之病娇宿主别黑化 月梦拾忆
  颜卿厌倦了这个世界,厌倦了那些喧嚣的叫骂声,厌倦了这些人肮脏的鲜血。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毁灭了自己。
  她的意识还清醒时,紧闭着双眸,脑海里却想着:解脱了吗?一切都结束了……
  可是谁知,居然被一个系统给绑定,还要求去各个位面做任务。好像这样的生活不像以前那样无聊,颜卿便也接受了。
  ………
  可是,系统小卿卿表示好崩溃。
  “宿主!冷静啊,控制住自己,不能再黑化了。”
  “宿主!不能杀女主男主!世界会崩坏的!”
  “宿主!不要自杀鸭!你还有主神大大!”
  病娇宿主太可怕,人家只想哭卿卿qwq
嫡女惊鸿之不嫁暴君 枯篷
  前一世,娘亲因生她难产而死,父亲悲痛欲绝,为了惩罚她的出生,便让国师取了她的心头血,使她永远在病痛的折磨中渡过余生。
  身为嫡女,爹不疼,夫君不爱,已经让她绝望一半了,后来黎府因叛国,被皇帝满门抄斩,十五岁以下的她贬为奴隶,送往军中当了一名军妓。
  最后南北朝覆灭,她被蛮夷当做祭品,烧死在异国遥远的荒漠。
  天生不详之人,生前命运多舛,她以为自己喝一碗孟婆汤就能忘记前生今世,却不想,老天再次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重生了……
  这一世,人为鱼肉我为殂,宅府的尔虞我诈,宫中的争夺算计,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试看谁能在腥风血雨中,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