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被渣二十年后发现我穿书了第22章 生日宴会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2章 生日宴会

被渣二十年后发现我穿书了月梦拾忆发布时间:2021-09-02 09:00:00

  天色微凉,空中泛起鱼肚白,微弱的晨曦被浓厚的乌云遮挡住,灰蒙蒙的,就好像绝世美人却被掩盖面貌,江若难免触景伤情,有些惆怅。
  二十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自己追更的漫画有没有完结,太太们有没有出新的作品,她的遗产又会去到谁的手中。
  伤心不过三秒钟,江若又恢复了平常冷静的模样。
  笑死,根本没有遗产。
  “扣扣”
  敲门声再次响起。
  江若以为还是谢景行,骂骂咧咧的打开门:“你听不懂人话吗,说了让你滚啊!”
  结果门前空无一人,只有从树上飘落几片枯叶,看起来好不萧瑟。
  没人?
  江若准备关门,结果敲门声再次响起,不会根本不是人吧。江若冷静下来,像是给自己助威似的,大喊:“哪个傻.逼玩意敲你爹的门。”
  “江师姐。” 孩童甜腻的声音响起。
  江若低下头,发现是那只小仙鹤,原来真不是人,不是,她的意思是,它是禽兽,不是,是妖兽。
  不过…真的好小一只啊,还没到她的大腿那么高,但是很可爱,江若弯下腰揉了揉它的头发。
  “小禽兽。”
  “啊?”小仙鹤此刻化成三四岁大的小孩模样,黢黑的双眼盯着江若,让人想犯罪。
  “不是,小鹤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江若收回自己的手,总不能是绝涟真人又要找她做什么吧。
  小仙鹤有些局促的捏了捏小手,看起来很是紧张,最后唯唯诺诺的开口:“师尊…师尊让江师姐去参加苏师姐的生日宴会。”
  江若僵在了原地,她记得原著中没有这段剧情的啊。
  难道是前去寻找凤凰草的途中,她这个炮灰女配本应该受伤昏迷,现在剧情改变,所以出现了偏差?
  小仙鹤看着呆在原地的江若,难得有些心疼。
  这些年来,江师姐一直不被人看好,就连住处也是在山脚下的小破木屋中,资质本就不怎么样,还总是受人欺负。
  就连生日也要被迫过和苏师姐一样的日子,连属于自己的真正生日也没有。
  实在是…太太太可怜了!
  江若倒……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被渣二十年后发现我穿书了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论拐跑校草的正确打开方式 深藏攻与名
  简介:
  娃娃脸可爱治愈系少年受×高冷闷骚,占有欲爆表儿攻
  因为打赌输了,按照赌约履行惩罚的秦琅,忍着羞耻穿上了女装向本校的校草徐书瑾表白,可谁知他居然表白成功了。
  秦琅本想只女装一次,可之后却因为徐书瑾的种种借口,一次又一次穿了女装出去跟他约会……
  场景
  样貌清冷矜贵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唇形完美的薄唇颜色淡薄清雅,他噙着一抹赏心悦目的笑意,拿着手上的猫女郎装束,看着面前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娃娃脸少年,“宝贝,穿这件好不好?”
  本文又名《摊上醋精老攻》
命定阴婚:冥帝榻上欢 微雨尘尘
  【每天稳定更新,不会弃坑】
  生于鬼节的童灵,体质极阴,自小招鬼,可跟一只千年老鬼签订血契,定下阴婚那一刻开始,似乎一切都变了…
  为了摆脱这只千年老鬼,童灵决心加入赫赫有名的冥渊捉鬼所,在进行了多次尝试后,凭借着坚持不懈的毅力,最终冥渊宋子渊收下她,可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冥渊都奈何不了他,罢了罢了,她自认倒霉,认栽了。
  片段:
  “百里澈,我警告你,别动手动脚的。”
  “好。”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俯身便是一吻。
  童灵捂嘴,又羞又气瞪向他。
  “混蛋,你答应好不动手动脚的。”
  “为夫动手动脚了吗,为夫动的是嘴。”某鬼双手一摊,故作迷惑。
  “你…唔…”
  ………
  走过路过的小可爱,欢迎入坑,放心收藏放心收藏,不好看尽管取藏便是。
  本文后期更精彩喔,当然,文中不止一对cp。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直播之鬼见愁 子墨君
  花式作死主播尺九零,夜闯鬼宅手撕活鬼,人称鬼见愁!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神棍不渡:奈何她千娇百媚 苏歆玖
  捉鬼师傅辰星年少有为,家里却养了一只女鬼。
  这个女鬼,傅辰星去哪儿她去哪儿,乖的不像话。
  有人就开始动心思,想对付傅辰星,不如把他身边那只女鬼抓了。
  后来,小姑娘优哉游哉地摇着扇子,笑盈盈的道:“十八层地狱还是挫骨扬灰,你选一个?”
  “……”谁说她乖的!!
  —
  “傅辰星,你能不能要点儿脸?”
  南笙气冲冲的质问。
  男人轻抬睫羽,语气无辜:“我怎么了?”
  “你怎么就和外面说我非你不可了?”
  “小笙儿当初赖着我回来的,”男人声音懒惰的道:“现在反悔是不是晚了。”
  “……”
  当初怎么就觉得他高冷不可攀是朵高岭之花呢?
腹黑总裁追妻路 琉璃遗憾
  曜冷澈:追妻之路漫漫长,各种腹黑各种纠缠,让她想躲都没机会。
  安雲汐:自从认识那个男人之后,她平静的生活就好像死湖里突然被抛入了一块会动的大石头,从此涟漪不断!
  小剧场:
  “我要去上班了,你让开一点点好吗?”安雲汐纠结着要走哪边。
  “亲我一下,我送你去上班。”曜冷澈很无耻地威胁着。
  “……”
  “曜总裁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安雲汐挣脱不开,很是无奈。
  “叫我曜!”曜冷澈无耻得没下限了。
  “……”
  婚后的某一天夜里,安雲汐拒绝,“曜……”
  第二天中午曜冷澈看着揉腰的妻子:“你自己说要的!”
  安雲汐:曜冷澈,你真的很无耻!
  曜冷澈:不无耻怎么追我的小妻子呢!
报告总裁:您家影帝又闯祸 依殇
  顾瑾瑜作为一个当红影帝稀里糊涂的被人强了以后做出的应对措施就是——满城市的找人!
  丝毫没有一个影帝该有的样子,公开骂人人渣败类甚至还跑到总裁面前去抱怨?!
  某总表示听着自己心上人骂自己的感觉还真是……意味不明。
  某总怀着喜爱以及……心虚就这么眼看着自家公司的艺人惹出一个又一个的祸端,总裁表示无所谓然而公关们则表示:有公司挖我吗?我现在极其乐意跳槽!
  原本,公司的人一个个的别提多喜欢某男现在只希望某男赶紧被冷藏!
  奈何,人家就算是丑闻满天飞照样有几千万的粉丝坐镇别提这还有一个大boss了!
  然而,更劲爆的新闻出来了!
  #影帝秦总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接吻!#
  #秦总坦白一直暗恋顾影帝!#
  众人:消息太过于劲爆,我们有些接受不了!
我,病弱,医生大人救救我! 粉衣飘飘
  三年前一次意外,时玄身中枪伤,昏倒在路边。迷糊中醒来,见一俊美医生为他开刀取子弹,只是不知因何原因,对方没给他上麻醉,让他痛晕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一切恍如梦境。问他的手下,他们竟全都不知这事,这件事便一直埋藏在他心底最深处,从不提起。
  三年后,参加那小屁孩的成人礼,在宴会上偶遇三年前那人,他决定追他。
  可奈何墨子轩只喜欢女人,只得望而兴叹。
  就在他追墨子轩一筹莫展时,盛天从贱民窟带回一人,咋眼看竟与墨子轩有几分相似。
  但自从这人来了以后,一切便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