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第16章 养一只狼崽子(15)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6章 养一只狼崽子(15)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无斓孜叶发布时间:2020-07-19 16:21:39

  漆黑色的车子一路不停疾驰向忘归山方向,墨应斓神色怏怏,看起来半点激动心情都没有,秦熠寒忽然有些后悔只带他到忘归山游玩了。
  只是就差几公里的路就到目的地了,现在调头回去也不太好 ,毕竟都答应了人家,临时反悔不是秦熠寒的作风。
  墨应斓伤春悲秋的靠在坐椅背上,偏头看着窗外景色飞逝,脸上一片暗淡阴沉,其实心里,呵呵…
  不信您且看,一路上系统一直安安静静的休息着,墨应斓突然在心底惊呼一声:啊——
  吓的系统当即被惊出一身冷汗,害,其实也不对,系统又没有实体怎么会出冷汗呢,不过形成的效果是一样的。
  系统一脸统天真的以为墨应斓是遇到了什么突发危机,立马敬业的胆战心惊如临大敌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结果墨应斓那货就给它来了句:刚刚车子经过了一家特别大特别漂亮装修特别豪华的火锅店,好想进去转一转啊…[痴汉脸]
  系统:……
  说实话,真的好想打他一顿啊…
  然而更另系统奔溃的是,某人足足一惊一乍了一路,等到车子离市区渐行渐远,路边琳琅满目的店铺逐渐稀疏后,被折腾的心力交瘁的系统才缓了一口气。
  下车整理爬山用品的时候,墨应斓只是一脸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他隐约记得自己只在七岁那年和父母来爬过山,那些久远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再没有四处游玩的经历了,一时间,竟不知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秦熠寒看出了他的无助,他长腿一迈,就将人圈在了怀里,淡声吩咐司机收拾东西,墨应斓有为不好意思的在他怀里扭动身体。
  毕竟从小到大,不算十岁之前,他何时让人这么伺候过啊,他有些纠结的扭头对着秦熠寒道:“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
  秦熠寒直接霸道的环住他,道:“你不用管,让司机处理,我又不是没给……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宋太太今天作死了吗 妄想小野
  顾眠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他宛如谪仙,精致漂亮的祸人,面色如玉,荡人心神,这样清冷漂亮的人对她说:“和我结婚,钱都给你花。”
  很动人的话,仿佛他就是爱她,要不是那人面无表情,神色冷淡,顾眠可就信了。
  顾眠没有犹豫,笑着回答:“好。”
  顾眠以为自己不爱他,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文案一:
  传言都说宋少不爱自己的闪婚妻子,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天天夜不归家。
  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小情人?这就是宋太太本人啊。
  今日头条#宋少又从小情人公寓出来了# #小情人上位记#
  下午,从不发微博的宋少说:眠眠和我回家吧,我知道错了,别住酒店了,我心疼。
  吃瓜网友:……小情人敢情是宋太太本人。
  文案二:
  网友们都知道,宋太太是三天必上一次头条,回回作死,今天不是高楼手接婴儿,明天就是撕逼某世家小姐。
  #论宋太太的作死技巧#
  1.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2.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3.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
  [双洁1v1甜宠]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穿书后反派抱紧我大腿 一败涂地
  【女强男强+苏爽打脸+龙凤宝宝+种田系统】
  穿书前,她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熬夜追小说写论文,就倒霉猝死了。
  穿书后,年仅双十的她就已经有了两个小崽崽,还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顺带绑定了个种田系统。
  穿书也就罢了,还偏偏穿成给女主添堵的炮灰渣渣,名声尽毁,肥胖如猪,狗憎人厌,现在不仅要远离女主,还要养活一家三口。
  初为娘亲,时倾澜没有带娃经验,纯粹是摸着石头过河。喂,不要这样看着她,又不是她虐待你们的,她现在尽量弥补,希望小崽崽别黑化,给她个机会!
  本想只是种种田养娃发家,一不小心就被反派盯上了,每天都要来抱大腿,还要喜当爹?
  “你要想清楚,我连孩子都有了!”
  男人眉开眼笑的靠近时倾澜,“那正好,娶一送二,我赚了。”
  (系统流,打脸虐渣,绝对苏爽!架空王朝,苏苏苏爽爽爽无脑无逻辑!)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偷偷动了心 谦谦如玉
  程野是谁?电竞界无人能及的大boss,风光无限了十几载。
  据传闻说,boss对一个小姑娘偷偷动了心,并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死命勾搭。
  奈何小姑娘性子冷淡,不易勾搭,让程哥颇费些心思…
  ——
  “糖糖,我想亲你了。”程野沙哑着嗓子,坏心思地将她抵在角落里。
  “不行!”她拒绝。
  “好,那我再忍忍…”像一只大狼狗似的耸拉起脑袋,程野颇为委屈。
  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小姑娘开始讨价还价:“只能亲一口。”
  程野得逞似的笑了,连忙扑过去。
  逗乐呢,到嘴的肉怎么可能亲亲就完事了呢…
  ——
  后来有人问程野,“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偏偏挑中了她。”
  程野想都没想就开口:“长相好,性格好,总之那里都好,我挑的,自然那里都很好。”
  ——
  #论一头惯会装委屈的大狼狗怎么哄诱着小白兔慢慢进入他的圈套#
  ——
  这里谦谦如玉,希望喜欢。
穿成太监后一失足成了妖妃 白小拽
  跨年那天对一群人竖中指的宁良被雷劈了,被雷劈还不算,他居然穿越了,一穿就穿在了野男人床上。
  宁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感叹Cosplay这么真实了吗?这发套还挺真!
  然而野男人是货真价实的二皇子。
  可惜宁良命运多舛,被倒手几回,竟成了新皇子的贴身太监,为二皇子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新皇子动不动就拿匕首扎人!
  别人穿越手拿剧本,金手指无数,他穿越不仅穿成太监,还他妈老被男人垂涎,这造的什么孽啊!
臣在下:陛下别乱来! 小筱兮
  “朕看上你了!”
  某使臣一个激灵,拿着酒壶摇晃起身“陛下…臣…臣还能喝…”
  “朕再说一遍,朕看上你了,赶紧侍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