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第13章:微笑抑郁症的全网黑13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3章:微笑抑郁症的全网黑13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殇十泪发布时间:2020-07-06 08:53:44

  长发少年愣在房门外,白皙干净的手停在半空中,终究还是没有敲下去。
  他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门,眼里装着错愕和一丝委屈,好似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拒之门外,他垂下手,抿了抿唇,倔强的道。
  “景哥,对不起,我不知道粉丝会……”想起粉丝可能尖锐的诋毁过景陌,他心里就一阵抽痛。
  白梓吸了吸鼻子,说道:“我真的会约束粉丝的,不会让他们再说出那些话,而…且…而且我也会尽力帮助景哥的,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房间里的景陌听着白梓委屈巴巴的声音,拧了拧眉,这番话说得单纯又片面,他不是很相信位面男主是个这么干净的人,没有一点黑暗。
  更何况还出道多年,身处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对方这么说完全没必要,景陌眯起眸子眼神警惕,无论白梓要做什么他都没兴趣,只要做完任务就好。
  想到这路,他直接道:“这件事你没错,他们是成年人,有自己的主观意识,你不用道歉,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适合做朋友而已,你走吧。”
  接下来无论白梓说什么,景陌都不再回复他。
  十分钟后,少年委屈的耸拉着肩膀低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现在景哥一定只是在生气粉丝说的话而已,等景哥心情好了就没事了,他们一定还能做朋友的!
  把自己安慰好的白梓没注意到他身后快速的亮起一道闪光灯。
  一个手拿相机嘴里叼着烟的中年男人,满脸自信的看着手中的相机,他好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将相机收好,嘴里嘟囔了一句。
  “老子不信这次景陌还不死!”
  男人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
  隔天一早,景陌就被节目组的敲门声吵醒了,因为刚睡下两个小时,他此刻满脸疲倦,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
  景陌并没有裸睡的习惯,身上穿着自己带来的素色睡衣,他踩着拖鞋就去开门了。
  一打开门,相机就怼到了景陌脸上,后面是节目组的人。
  “早上好景先生,这是你的任务卡。”说着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张卡片。
  景陌淡淡的扫了摄像机一眼,脸上挂上笑容,看来现在已经开始直播了,他接过任务卡问了一句:“早上好,请问一下现在几点了。”
  “早上六点。”
  景陌点了点头,他拉开门让工作人员进来,并没有立即去看任务卡,而是转身走进浴室洗漱。
  【不说景陌的人品,这张脸还是挺有味道的,在古代就是那种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可惜了这张好脸,照例问一句,景陌滚出娱乐圈了吗?】
  【前段时间不是爆料景陌私生活不检点吗?看他这么憔悴的样子,啧啧啧,看来也不是虚构的黑料啊!】
  【楼上滚出景神的直播间,娱乐圈里谁不知道景神的睡眠质量不好?】
  【没想到现在景狗还有粉丝,真是难以相信,这么恶心的男人你们居然还粉得下去,把追星的钱给父母买礼物不好吗?】
  景陌直播间里的黑粉很多,很快就把那个粉丝怼得不敢冒头了。
  而景陌也洗漱完,拿起了任务卡。
  【请在八点之前与白梓一同赶到xx沙滩】
  然而令众人惊讶的是,景陌把任务卡递给了已经洗漱好在楼下大厅等他的白梓,留下一句“各自行动”就离开了。
  恶意满满,哪怕在镜头面前也毫不掩饰。
  白梓的粉丝见到这一幕立刻炸了,同时,机场给景陌说话的那个粉丝在教室里也被一群女生包围。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本太子养的小黑蛇成精了 神女大人
  “我捡到了一条蛇。”
  “后来呢?”
  “……后来,它变成了一条龙。”
  ——不仅如此,这条龙还化身为人,把我扑倒。
  ·
  傲娇纯情人界太子受vs闷骚高冷龙族太子攻
  年下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穿书后我成了皇后 雪璃茉
  一觉醒来,温言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新婚的皇后!
  温柔霸道攻×淡然咸鱼受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我的猫系男友 玖月秋
  白水清是个弯的,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没脱离父母的视线时,他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
  终于大学毕业,搬出家人的视线。在生日的那一天,大着胆子约了大学时暗恋的学长,准备好好的表白一番。
  ——
  “学…学长,我喜欢你!大学时就喜欢你了。”
  北宫褚幽深的眸子,睨着垂着脑袋,紧张的直搅衣角的男人。
  “先验货,后谈价。”
重生总裁宠妻无度 琉璃遗憾
  “ 璃儿?”懵了一下~“我们认识?”“上辈子就认识了”她无语!转身就走!心想:大白天遇到莫名其妙的人了!他勾唇目送她离开: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永生!永世! 小剧场:“我给他挖了个坑就等他跳了”………你这么坑自己的老公真的好吗?可结果~“老婆,我们不是说好同甘共苦的吗!你陪我一起跳吧!” ……泪流满面~说好的坑他呢!……
快穿之刺杀主角系统 南色
  【此乃耽美,不喜勿入】
  在书里,男主角和女主角总是不会一帆风顺的在一起,总得经历过那么一两次刺杀,然后才能互通情义。
  北然就是因为这样不幸被刺杀系统抽中。
  北然:还有刺杀系统?这么奇葩?
  系统:废话,系统的种类多了去了!
  北然:不是,我说,你这系统作用也不大吧?
  系统:说什么呢你!你想得也太简单了,你以为刺杀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去的?你以为真有人想去刺杀主角?你见过几个刺客刺杀主角之后还活得好好的?活着的又有几个是完好无缺的?
  北然:那你怎么不叫宿主必死系统呢?
  系统:......也没必死啊(对手指?),不是还有被抓的么?
  北然:被抓之后还有活口?
  ――
  作者坚持1v1不动摇,坚持主受不动摇,坚持亲妈不动摇,坚持逻辑已死不动摇。
一晌清欢乱浮年 习羊羊
  “叫我什么?”一挑眉,沈清远抱着怀里的顾年,捏着他下巴轻声的问道。
  “清远?”
  “嗯?”一眯眼,危险的看着顾年,拖长尾音道:
  “要不要我提醒提醒我的阿年?”说罢,把手放在顾年腰上,挠着他的痒。
  “哈哈哈……沈清远……哈哈……你……住手……我……怕痒。”
  “叫我什么?”看着顾年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扭着身子,想挣脱开,微微勾了勾嘴角。他当然知道顾年怕痒,但是……一只手紧紧的禁锢着他,另一只手变本加利的桡着他的痒。
  “哈哈哈……清远……哥哥……不要……”听得顾年软软的叫着自己哥哥,沈清远满眼的笑意,停下手里的动作道:
  “来,阿年在叫一声来听听。”
  被桡怕了的顾年,红着脸轻声软糯的按着刚才的叫法轻轻的叫了一声:“清远哥哥……”
  “嗯,乖……这是奖励。”说罢,低头吻上顾年柔软的唇,霸道的攻城略地。
  “唔……”抗议声还没来得发出,就被埋没在沈清远的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