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我的一九八二第10章 ‘练贱高手’金无迪!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章 ‘练贱高手’金无迪!

我的一九八二荷塘火锅发布时间:2020-05-12 16:22:20

  叶泽一听,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心中怒意升起,这帮家伙还真是跟狗皮膏药般,尽找他们的茬了。
  当即从板凳上站起,疾步往院门口跑去,身后叶雪也是紧跟而上。
  来到门口!
  就听到嘈杂谩骂声,叶泽循声望去,二哥和福生装得满满的两辆三轮车边,围了四五个身穿‘投机办’制服的工作人员,其中两个,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先前几次追撵过他们的家伙。
  一次两次倒也罢,这算上这回不下五六了,麻痹的!真跟你们有仇?至于这么不死不休的?
  叶泽不傻,这肯定是故意针对他们!
  赶忙冲了上去,将二哥和福生两人拦在身后,不然都要干起来,语气保持着平淡,“二哥,怎么回事?”
  叶军见叶泽过来,脸涨的通红,指着面前几个‘投机办’的,气呼呼道:“我和福生蹬着三轮,正要进院呢,这几个人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拽车强夺,简直跟土匪一样。”
  叶泽心想,果然!
  “哎,小子,说话给我注意点!”面前一帽子戴的歪歪斜斜,蓝绿衬衣制服,上面几个扣子全都开着,露出那鼓囔囔的大肚皮,长得也是肥头大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一下就叫嚷开了,指了指右胸前的标识,“小子,知道这是什么嘛,我们是‘投机办’的,盯你们几个很久了,‘倒买倒卖’,干这种违法勾当,抓的就是你们,东西全部给我收走,你们几个也跟着去!”
  这位估计是个头,一声令下,边上几个下属摩拳擦掌的就要上来动手了。
  “住手!”
  叶泽厉声喝道,看了眼面前的‘油腻男’,“‘投机办’的是吧,我就问问你,我这一不偷、二不抢的,凭劳动赚钱,犯法嘛?”
  “呵……”,‘油腻男’冷笑一声,满是不屑,“这就不需要你来教了,我说你犯法就犯法……还愣着干嘛,东西收走,人全部给我带走!”
  “小雪!”叶泽也是大喊一声,“去把街道办的许主任请过来,就说这边有土匪强抢东西,我倒要看看法治社会,这青天白日的,谁敢这么的肆无忌惮,目无法纪!”
  叶雪也机灵,闻言,立马跑出去了,街道办办公地点就在前面不远,几分钟的时间。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几个上前来就要动手的‘土匪’,一下就给震住了,面面相觑,然后将目光看向领导,由他定夺。
  ‘油腻男’眼角抽搐了下,没想到这几个小崽子还有点关系,不过倒没怵,街道办主任来了又如何?‘投机倒把’,‘倒买倒卖’事实清楚,躲不过去的。
  难得没吱声,冷哼一声!
  没一会,叶雪领着那位许主任过来了,全名叫许程,三十出头点的年纪,带着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有一股书生气,来到叶泽面前,看了眼现场的架势,问道:“小叶,这怎么回事?”
  说话挺客气,跟家人一般,这倒不是人和蔼可亲。
  前两天收废品,拉过来不少的废旧自行车,有框架、车轱辘、轮胎什么,他这前世就喜欢捣鼓些金属器件,想着这是个赚钱法子,试着组装自行车,一些小器件,刹车片、链条、坐垫等,百货五金商场都是有的。
  就这么忙乎几天,还真给弄出三四辆车来,车链子上油、车身喷漆,这一套下来,跟新车几乎没两样。
  成本也就是点收废铁和购买小部件的钱,不到几块钱,这转手卖出去,就是两三百,跟新车一个价,只高不低。
  这还不少抢着买的呢,没别的,新车是好,但这年头,你光有钱,它也买不到,得有工业券,就是自行车票。
  他这儿花钱就行,自然就是供不应求了。
  这位许主任也是听声,过来想要一辆,叶泽二话不说,给弄了一辆,就收了几十块钱,意思意思就行,权当卖个人情。
  只是没成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叶泽也没添油加醋,把事情简单一说。
  许程侧身看向面前的‘投机办’人员,沉声道:“今天上午,区里开会,我刚跟你们办里的刘主任见过面,你们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就这么不问青红皂白,夺人车子,肆意辱骂群众,你们还是国家公.务人员嘛?跟土匪的行径有什么两样?啊!”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几个‘投机办’的都是噤若寒蝉,身子往后缩了缩,‘油腻男’脸上抽了抽,硬着头皮道:“那个,许……许主任,这……这你可能不太清楚,我们先前已经跟踪调查这几个‘投机倒把’的有几天了,他们就是以收废品为名,实则‘倒买倒卖’,这是严重的割资本主义尾……!”
  “好了,不要说了!”许程摆手给打断,训斥道:“亏你们还是吃公家饭的,一点时讯新闻、报纸都不看的嘛。
  现在上面政策也放宽了,莫说国家都是允许开放一部分的个体户,来经营、营业,你看看人家开的这废品站名字……”,转身指着院门口墙上那牌子,‘油腻男’望去,许程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得他心里“咯噔”一下。
  心想这是要完犊子了。
  “小叶,去把你家的那营业执照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叶泽点点头,对着身旁的四妹吱了声,叶雪又迈着大长腿,“腾腾腾”的跑进了院里,从办公间的墙上取下营业执照,回头交给了许主任。
  许程拿着营业执照,摆在几个‘投机办’的面前,说道:“你们自己看看好了,这废品站要是违法的,国家机关能给颁发营业执照嘛?
  你们先前说他们割资.本主义尾巴,来,自己看看好了,这是毛桥岭口村集体的,不是个人所有,还有问题嘛?”
  ‘油腻脸’苦着脸,成了猪肝色,事到如今,只能认栽了,也是个贱骨头,当即一改谄媚脸,点头哈腰样,“那个,许……许主任,这事看来是误会了,我们这边审查不严,没事先调查清楚,是我们的错,我们的错,还请原谅,原谅……!”
  “你跟我说没用!”许程冷冷道。
  ‘油腻男’自是明白,当即转向叶泽,陪着笑脸,“小兄弟,你看这……!”
  “算了,算了!”叶泽挥挥手,“既是误会,你们这也不是故意的,就这样吧”,再怎样,这几个家伙也是体制中人,他这借着人许主任算是‘狐假虎威’一把,要给逼急,较真起来,不见得人会帮忙,差不多就行了。
  做生意嘛,讲究和气生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过,像今天这种事,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了。”
  ‘油腻男’点头如捣蒜,保证道:“小兄弟,您放心,不会,绝对不会了!”
  “嗯!”叶泽不咸不淡应了声。
  “许主任,那……那我们走了啊,给你添麻烦了!”说罢,‘油腻男’领着几个下属,甚是狼狈的转身离去。
  “许主任,今天这事可是多亏了你,不然都不知怎么收场,谢谢了啊!”叶泽拱手谢道。
  许程摇头笑起,拍了拍叶泽的肩膀,“你小子说话文绉绉的,有啥好谢的,我作为街道主任,自当得给街道住户、企业排忧解难,职责所在,应该做的。”
  不愧是主任,说话就是有水准,其实,两人心里怎么回事都清楚,一个卖人情,一个还人情,如此而已。
  “行了,我这也该回去了,还上着班呢”,许程摆手,转身离去。
  “许主任,您慢走!”
  待人离去!
  剩叶泽几人,王福生还是有些气不过,恨恨道:“便宜那几个混蛋了!”
  叶泽拍了拍他的肩,“差不多行了,咱这毕竟开着废品站,闹僵了也不好。
  经此一回,这几个家伙估计也没这胆来闹事了。”
  王福生点点头,“叶泽,还是你先前想的周到,弄了执照,挂村集体上,不然,今儿真要被他们给整进去。”
  “行了,不说这个了,咱以后多注意点就是”,叶泽摆了摆手,把营业执照交给了四妹,“小雪,再给挂墙上去……二哥,福生,咱把三轮车推进去吧,把东西卸下来。”
  ……
  开学的第一周,学校就组织了几个复读班,来了一次模拟考,叶泽学的是理科,科目跟后世差不多。
  理科考7门,分别是语文120、数学120、外语100、政治100、物理100、化学100、生物70,总分710分。
  一场模拟考下来,叶泽考大学的信心有些被打击到了,自觉考的实在不咋地,很多知识点都忘得一干二净。
  看来还是先前太过自满、傲娇了,所幸,还有一年的时间来复习,得加把劲才行啊。
  几天后,成绩下来,又是让他大跌眼镜,都不知该说啥好了,跟他先前预测一般,考砸了,总分710,只考了个410分,只是这班级排名,着实喜人,一个班70多号人。
  他竟然排了班级第三,年级也是前20名,还专门被班主任给叫去办公室,好生嘱托、夸了一番,说只要保持住这成绩水准,考大学不成问题。
  呵呵!
  叶泽傻笑两声,这事整的,是该哭呢还是笑呢?
  这重生回来,当了一回‘学霸’,讲真,这感觉还是挺爽的。
  “小叶,你小子可真够厉害的啊!”说话的是他的同桌,没有艳遇、也没有花儿一样的女神同桌。
  廖伟,24岁,这是他复读的第四个年头,高考79年恢复的,也就是说这家伙一次都没落。
  长的面庞黝黑,络腮胡,国字脸,模样倒不差,只是这太着急了些,两人坐一起,说是叶泽的爸,那也妥妥。
  “要论单科,数学、英语都能排年级前十了,你就语文、政治、生物这几科要记背的拖了后腿,这一年好好复习下,大学可是妥妥的了,唉……羡慕啊!”
  “行了,伟.哥,别唉声叹气的了!”叶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差,有你这毅力,考上大学是迟早的事,咱一起努力,争取明年都考上。”
  廖伟摇摇头,挺无奈道:“我都有些考怕了,今年要再考不上,只能放弃了,家里给供了这么些年,再这么耗下去,我也过意不去……”。
  叶泽宽慰道:“别垂头丧气的了,咱俩互补,我看你政治、生物这几科考的挺好,我得多向你请教,数学、英语不懂,你问我,呵呵,好吧!”
  “真的?”
  “那还能有假!”
  “好好,咱一起努力,娘的,劳资就不信明年还考不上,拼了!”
  ……
  周六!
  难得有个休息天,时间已是9月中旬,天气也没那么热呢,废品站的生意也挺不错,二哥和福生两人也不再每天蹬三轮转县城去了,联系了不少收废品的,每天也就是站里等着,人家会上门来,到时给收购了就行。
  也轻松不少,每天平均能赚个100来块的,小日子过得舒坦惬意。
  院子外面的街道上,这小摊小贩也是越发的多,斜对面开了家私人的川菜馆,哎呦!这可把叶泽给高兴坏了,三天两头跑去打牙祭,心情舒畅,营养又跟上了,原先这‘麻杆’的身板,也是结实宽厚了些,胸膛多少有了些肌肉,整个人的气质都是拔高一大截。
  在榆树底下,背了一上午的政治,有些头昏脑胀,招呼一边坐着小板凳,身子趴在椅子上,认真学习的四妹,“小雪,待会再写吧,去叫上二哥和福生,咱去对面吃饭。”
  “哥!咱又去那菜馆吃嘛?前天才刚去过呢!”叶雪抬头看着叶泽,询问着,舌头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明显是言不由衷嘛。
  “那行,你不愿去,就自个做饭吃吧”,叶泽打趣道:“我跟二哥、福生他们去”,说罢,便起身往前走去。
  “哼!我才不要!”小姑娘也是立马起身,跟了上来。
  川菜馆!
  “哎呦,几位小老板过来了,今儿吃点什么?”叶泽四人这刚进入饭店,白色围裙挂胸前的老板就迎了上来。
  “我说老王,你叫老板我们不反对,干嘛要加个小字呢?小嘛!”几人都跟混熟了,找了个空桌,叶泽笑着打趣道。
  这老王三十多的年纪,城里人,这菜馆房子是他自个的,是个精明人,能说会道,胆肯定也不小,不然,一般人可不敢开,来到几人身旁,笑着道:“呵呵,叶老板,今儿吃点什么?”这几位可是大主顾,不差钱。
  “老三样!”叶泽也没看菜单,“嗯……再加个干锅肥肠,辣椒少放些,来瓶白的,再给我妹子来瓶汽水,就这些吧。”
  “好嘞!”老王笑着道:“稍等吧,先喝点茶水,马上好!”
  没一会!
  饭菜上桌,几人边吃边聊着,“泽弟,这礼拜你回去嘛?下午我和小妹准备回家趟,咱妈先前都念叨了。”
  “你俩回去吧,到时买些猪肉、细粮回去,还有别忘了小丫头的糖果”,叶泽边吃着,边说道:“我和福生不回了,那城西的电器厂先前联系好的,有一批废旧风扇,下午我俩去给拉回来。”
  “嗯,我不回了!”王福生说道:“我买了一些食品,军哥,走时帮我带回我家下。”
  “那好的!”叶军说道。
  一顿午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算上酒,‘也才’花了三块不到,要搁以往,除了叶泽,另三人估计会心疼死,一顿饭三块!简直要人命啊!
  现在不同了,重要一点自然是大把赚钱,不慌了,还有被叶泽这算是耳濡墨染,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给带坏了。
  一顿几块钱,没毛病,成习惯了!
  吃完饭,回到废品站,收拾一下,二哥和四妹就准备回家了,一辆组装的二八大杠,四妹坐前头的横杠上,后头两只蛇皮袋左右挂着,满满当当都是吃食。
  “路上慢点啊,注意安全!”叶泽说一声。
  “好的,我们走了!”叶军一米八五的个子,他们这一家子,全是大长腿,一蹁腿,就上了车,一点不费力,脚一蹬,“叮铃叮铃”两声响,自行车快速往前行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叶泽也是颇为感慨,二哥以往多么老实巴交的性子,木讷的很,现在也算是意气风发,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兜里有钱,嘛事不慌!
  咱有底!
  叶泽和福生两人搁院里歇了会,就蹬着三轮出发,拉废旧的风扇去了。
  这买卖还是叶泽在学校班级时谈下的,有个同学他老子在电器厂后勤部门当个小领导,这些电扇要么是不合格的半成品,要么就是有各种问题,人厂里都当垃圾给处理的。
  所以,没费啥事,花点小钱,就给拿下。
  折腾了两个来小时,两辆三轮车装的是满满当当,两人又“吭哧吭哧”的往回骑,王福生倒还好,先前也算练过,有底子,他这就完犊子了,蹬的两腿小肚直颤,晃悠。
  一路走走停停,娘的,给累完了!
  “福生!”叶泽满头大汗,朝着前头蹬着的王福生喊了一声,“前面歇会,买瓶汽水喝喝,不行了!”
  王福生回头笑着应道。
  两人把车停一边,挂好刹车闸,边上有个卖汽水的,要了两瓶,叶泽一屁股就瘫坐到了花坛边沿上,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干了一瓶。
  “嗝……!”打了个嗝,大舒了口气,这才算活过来。
  王福生站一旁,笑着道:“你这身体得练练,不行,你在这歇着,我骑回一辆,回头我再过来。”
  “还是别了!”叶泽给拒绝道,这面可丢不起,唉!这身子骨是得好好练练了,蹬三轮干活是小事,关键影响以后泡妹子啊。
  这可万万不行!
  “咦?”
  王福生突然吱了声。
  “咋了?”叶泽抬头,顺着其目光,前头不远处几道年轻身影,有男有女,顿时眉头皱起,还真是有‘缘分’啊。
  四五个年轻男女,搁那百货商场门口说说笑笑,叶泽和福生两人自是认得,都是学校同个年级的同学。
  那被人簇拥在中间的姑娘,叫邱悦,一袭碎花连衣裙,身材婀娜,脸蛋白皙精致,长发飘飘,一笑一回眸间,份外动人,感觉周边的空气都带着芬芳。
  叶泽心里嘀咕一句,难怪先前的那个‘叶泽’,为这女人寻死觅活的,眼光不错,这搁后世妥妥女神级别,富二代的首选呐。
  不说考上京大了嘛?这都9月中旬了,还不去报到?些许疑惑,也没多想,现在两人不是同路人,管这么多干嘛。
  起身,拍了拍后屁股,“走吧,咱回去!”
  王福生也没多说,叶泽和邱悦两人间的事情,他也知道,都过去的事情了,还扯它干嘛。
  可偏偏有些人他就像想跳出来找茬。
  “哎,叶泽,你搁这蹬三轮收破烂呢,呵呵呵……”!
  这话一点没毛病,可是来人说话这阴阳怪气劲,满是讥笑,叶泽都是蹬车要离开了,却是冷笑一声,娘的,这货还真是够贱的,将车停好,转过身来。
  面前的男子,叫金迪,这要以往,那就是他的‘情敌’,模样长的也还过得去,家里又有点小钱,在学校里算是个风云人物。
  听说也是考上了首都的大学,刚瞧对人邱悦的热乎劲,没准是在一起了。
  这女人现在虽跟自己可以说,没任何关系,他这重生过来,除了脑中的回忆,还是第一次见面,跟陌生人无异。
  但许是男人的‘霸道’心作祟吧,瞧跟这种垃圾货色搁一起,让他有些不爽,冷冷道:“有事?”
  金迪上身的确良白色短袖衬衣,这年头只有有钱人才穿的起,右手腕上一块东方双狮,RB牌子,阳光照射下甚是显眼,底下灰色西裤,黑皮鞋锃亮。
  这要按后世标准,妥妥成功人士!
  叶泽呢?
  汗衫、长裤挽到膝盖处、拖鞋,刚又忙乎搬废旧风扇了,弄了一身灰,这形象,两者一比,那就是白领与工地建筑工啊。
  看叶泽这幅落魄样,金迪心里越发的舒畅,哼!敢跟老子抢女人,也不看看自个什么斤两,笑着道:“大家都同学嘛,这遇上了打声招呼,怎么就急着走呢!”
  说着话,邱悦几人也走了上来,其实,先前她已经注意到了叶泽两人,之所以没上来,就因为先前叶泽那为她跳河寻死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得亏高考已经结束了,不然这学校她都没法待。
  所以,为免尴尬,或者怕再被纠缠,选择视而不见,哪知这金迪还凑上去,真是不嫌事大。
  叶泽瞥了眼上前来的邱悦,又看向金迪,语气依旧冷冷道:“咱俩不熟,也不同班,没必要!”这话没毛病,两人是不熟,要不为邱悦这女人,两人压根碰不到一块。
  叶泽的冷言冷语,让得金迪嘴角不由抽搐了下,心里有些恼,这家伙!都特么蹬三轮捡垃圾了,还这么嚣张。
  “迪哥,这人谁啊?”一个小跟班,看着叶泽的邋遢穿着,一路货色,嘴角不屑的问道。
  “呵呵……”,金迪轻笑两声,真是打瞌睡就有人给送枕头来,“你们忘了,咱学校先前传的那档子事,一男生为了邱悦,跳河寻死……”。
  “哦……”,边上几个男女都是做恍然样,看叶泽的眼神更加鄙夷,“原来是他,怪不得!”
  几人的奚落,让得金迪是越发的舒坦,忍着笑出声,要不场合不对,真想大笑一场。
  “金迪,还有你们几个,都别说了!”邱悦面色不悦,又看向叶泽,语气似人生导师般,道:“叶泽,过去的事,我们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在无谓的纠缠了。
  真的,咱俩不合适,你有你的路,我也有我的,咱好聚好散,我也马上要去首都上大学了,嗯……还是希望你好好的!”
  “谢谢!那种蠢事以后再也不会干了!”叶泽语气平淡道。
  “嗯,这样最好!”
  “恭喜你考上京大!”叶泽礼貌一句。
  “谢谢!”邱悦回道,叶泽的泰然处之,让得她心里却有些许说不出来的异样。
  恼怒?对,就是恼怒!
  这家伙,凭什么这么淡定?一副事不关已的样?难道本姑娘对你就没一点吸引力了嘛?
  哼!
  唉!女人呐,其实跟男人一样,一个字——太贱!
  得不到,失去的,才是最好的!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我的一九八二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天宇传记(最强修真高手) 剑动情缥缈
  相传混沌初开,鸿蒙始判时,天地孕育出了三本奇书。拥有者将会获得无上能力!天书,无中生有,无所不容;地书,时空穿梭,无所不在;人书,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少年林宇无意获得其中传承,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为了自己和家人朋友能够生存下去,不断穿越各个位面修炼变强的故事。天龙世界琳琅满目的神奇武功,火影世界眼花缭乱的仙法忍术,魔兽世界庞大恢弘背景下的精灵侏儒……
  光怪陆离的世界,荒诞怪异的种族,惊悚恐怖的妖魔鬼怪,曲折离奇的三本奇书……轮回万载的宿命到底何去何从?
  且看林宇如何凭借机缘,修古武,炼智谋,习异能,得玄功,与各个位面的主角产生何种恩怨纠缠,爱恨情仇,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我有一只萝莉 黑小狸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从天而降的萝莉拯救了周明阳,萝莉每天给他发任务做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你叫我去干这些事!这怎么行呢,我可是新世纪好青年!我永远跟着党和国家走!
  等等……你说有奖励?什么奖励?
  各种能力包我成为人上人?
  明白了,老板你说,我们今天干什么!
都市最强神豪 神土
  林帆长得帅,每天靠捡垃圾过活,人称破烂小王子。
  女朋友被抢走?被所有人嘲笑?
  没所谓,我那富可敌国的千亿财产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最强BOSS!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武道长歌 大文刀
  谁说武根低劣就一定不能有所成就,谁说没有法魂就一定不能开辟大道!我会证明给那些嘲笑过我、伤害过我的人看,我也可以化星辰、主乾坤、屠混沌、封苍宇。
  因为一次意外,叶离来到了地球,遇到了那个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从此开启了他的精彩人生。
  ……
渡灵纪 空巷来风
  蜉蝣朝生暮死,蟪蛄不知春秋,人生百年将尽,树存千世亦朽。
  生灵不甘欲于天争命!
  修灵气,褪凡胎,自成世界,万物朝拜,翻手之间犹如天神!
  踏破仙途,回首间却发现,自己竟然也是朝拜之人……
  走大道尽头却觉自身难渡,万物之灵皆掌命魂,渡吾自身,成就无上圣灵!
杀神驾到 琥珀心
  他曾为一人杀一宗,
  也曾为心中大义屠一城。
  他叫骆诚,
  是这吃人的世道,一步步逼着他成为一代杀神。
  他用一根鳄龙的骨头敲破了天下第一宗主的脑袋。
  也打碎了这世间虚伪的道。
  …
  “喂,你不是应该要渡劫飞升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素玉儿幽怨的问道。
  “我…等你啊!”
海贼王之郁金香家族 【龙葵】
  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
  弃族的王位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取暖!
  我们是支配大海的黑暗,地下世界的王族!
  上天创造出生命,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到底可以残酷到什么地步!
  在强者面前,任何的挑战,都是越级的放肆!
  郁金香家族全员参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