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我的一九八二第9章 找茬!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9章 找茬!

我的一九八二荷塘火锅发布时间:2020-05-12 11:44:59

  到了地头,叶泽把院门口大铁门上那把大挂锁给取了下来,换上刚路上买的新锁,以防万一,多长个心眼不会错的,里头的房间钥匙就不准备换了,房间太多,真要都换起来也麻烦。
  驴车赶到院中,三人把板车上也刚路上买的几把桌椅给抬了下来,放到了朝南正间的一平房里头,大班台、靠椅、到时再弄个会客的沙发、茶几什么,办公室的雏形就基本有了。
  叶泽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试了试,嗯……不错,真有点当叶老板的感觉了,呵呵!
  “泽弟,咱这就是开个废品站,这些东西有……有用嘛?”叶军指了指房间的物品,疑惑问道。
  叶泽挺直了身子,道:“二哥,做生意嘛,门面也是很重要的,你这来了客人,总不能让人家搁外头站着,得有个地方招待不是。”
  “客人?”叶军更迷惑了,“泽弟,你先前不说让我和福生,就去县城里头转着收废品,哪来的客人?”
  叶泽笑了笑,“二哥,咱这废品站刚开嘛是要这样,你和福生去县城里头转转,熟悉熟悉门路,跟那些收废品的同行打打交道,让他们把收来的废品运到咱这边来。
  不然,就凭咱仨,你就起早贪黑的收好了,能弄到多少?赚不了多少钱的。”
  ……
  接下来几天,二哥叶军和王福生两人就骑着两辆好不容易搞来的人力三轮车,车头挂着收废品的牌子,搁县城里头走街串巷的收废品。
  叶泽他这也没闲着,找上叶支书把收购站的营业执照给办下来,这是头等大事,马虎不得,费了点功夫,最终也办下来了。
  就一张A4大小的纸张,也不是打印的,是手写的,上面经营者名字:毛桥岭口村委会,经营范围:废品收购,很笼统,有了这薄薄的一张纸,算是舒心不少,最起码不用怕那狗日的‘投机办’再来骚扰了。
  又去县一中办理了复读手续,交了学费,马上就要开学,这也是要紧事。
  一切办完!
  又是一天,叶泽拿了把躺椅在东侧墙角那棵大榆树下,一屁股坐了下来,喝着凉茶,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倒是有几分舒爽惬意。
  这两天忙这忙那,三人都没回过一趟家,吃住都在这边,这时二哥和福生两人又拉了满满两车进了院,西边墙角没几天功夫,已是堆了不少,铁丝铁疙瘩、旧木头家具、瓶瓶罐罐的,都快堆成了小山。
  叶泽见状,起身去帮忙,三人“吭哧吭哧”费了一番劲,才给卸完,日头毒的很,干完浑身都湿透了,屋里头没法待,搁榆树底下,一旁有一口水井,提桶水上来,光着膀子,“哗哗哗……”冲了个凉水澡,大灌了几口凉茶,这才算活过来。
  “二哥,福生,明天会过来个收旧木家具的,价钱已经谈好了,到时给搬上车就行”,叶泽坐躺椅上,挂脖颈上的毛巾给擦了把额头说道。
  “哦……!”
  叶军两人都是一愣,随即二哥喜道:“泽弟,你这……这就有人来买了?”
  “叶泽,对方出多少钱?”王福生更关心这个。
  叶泽从兜里取出一沓钱,摆在面前的板凳上,道:“这是人家付的一百定金,咱这几天收到旧木家具,一口价……”,伸出一个巴掌,“500!”
  “嘶!”
  两人都抽了口凉气,王福生眼珠子都瞪圆了,“500!军哥,咱俩这两天收的这些东西,满打满算也就100来块吧,这转手一趟,就赚了400,哈哈哈,这可比咱先前卖冰棍、烧烤要多多了。”
  叶军张着嘴,震的都合不上了,先前还有些不愿放弃烧烤的生意,看来还是他这弟弟有头脑啊。
  “哦,对了,福生”,叶泽想到什么,“有件事得跟你说说!”
  “你说!”
  “这样,嗯……”,叶泽想了想,“先前你跟我们兄弟俩烧烤、冰棍买卖,就是帮衬,活没少干,钱挣的却不多。现在,咱这做了收废品的买卖,你这每天也蹬着三轮,顶着烈日,进进出出,着实累人,要再拿个帮衬的钱,我和二哥也说不过去。
  拉你入伙,咱一起当老板,你什么意思?”
  “这……”,王福生有些为难,倒不是不想,有这种好事哪还需琢磨,“叶泽,咱俩是一起长大的,发小,知根知底,我也不讲什么场面话。
  这两个来月挣的钱,都赶上我爸三四年的收入了,我自己有多少本事,有数!要没你帮衬着,就是地里抡锄头干死活的命。
  现在能赚这些钱,知足了,再说了,这收购站房子、院子都是你们这边的,我这入伙,占了大便宜,还是算了,我就给你们打个下手好了,就剩这膀子力气了。”
  这话说的实在!
  叶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福生,你意思我懂,不过,你也看到了,这废品收购搞好了,还是很有赚头的,你别觉得有愧,到时我兄弟俩吃香喝辣,你这连口汤都喝不上,那我俩就太不是东西了。
  而且,马上我这就要开学了,可没多少功夫来打理收购站,还得多靠你和我二哥。
  听我的,你要觉得占了大便宜,份额占小点,多干点活就是,呵呵,好吧?”
  “就是,福生,我弟说的对,听他的吧!”叶军附和着。
  王福生也就不再矫情,再推托,就惹人烦了,“行,叶泽,那我听你的。”
  “好!”叶泽应着,“这样好了,咱们拿出一千的本金,我兄弟俩出700,福生你出300,占三成,以后盈亏,就按这比例来,行吧?”
  叶军、王福生两人都点头同意。
  “哦,还有!”叶泽指了指这坑坑洼洼的黄泥地面,接着道:“这地面,我准备浇个水泥,到时也能平整干净些,住的也舒坦,不然这一到下雨天,到处坑洼污泥,都没法下脚,耽误事!
  等明儿把那一堆旧家具收走了,正好腾出地方来,这片院子全给浇上水泥,清清爽爽的,看着就舒适!”
  “等吃完饭的,下午我就和军哥去拉些水泥回来”,王福生说道:“这玩应好弄,到时平个地,拌个水泥,一浇弄平整就行。前段时间,我大舅家不建新房嘛,我去给帮忙了,跟着师傅学了不少,到时交给我来弄吧。”
  “行,那就交给你,我和二哥给你打下手!”叶泽笑着道:“还真没看出来,福生你这也是多面手,啥都会嘛!”
  三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又是匆匆数日!
  眼见着就要开学,叶泽准备回家一趟,有天数没回了,加上四妹这也要开学了,初中是在镇上读的,但离县城不远,以前都是住校的,宿舍环境好不到哪里去。
  这现在买了房子,住的房间有的是,想着给接过来,有这条件了,自不能亏了自家妹子。
  三人起了个大早,趁着日头还不毒,早点出发,院子里也铺上了水泥,现在温度高,干的快,硬的也快,看着清清爽爽。
  这两天,三人晚上睡觉,都是直接榆树底下草席一铺,睡的凉爽、舒适。
  大铁门挂锁一扣,王福生搁前头踩着三轮,叶泽和二哥坐后头板凳上,晃悠悠的往毛桥岭口去。
  ……
  到家时已是九点多!
  这刚从三轮车上下来,一道小身影搁叶泽面前一晃,扑了上去,给吓一跳,带着惊喜和浓浓的‘埋怨’,“三哥,你可回来了,小玲可想你了呢!”
  看清来人,叶泽赶忙伸手给抱住,轻打了下这丫头的屁股蛋子,笑着道:“是想你三哥呢?还是想三哥给你买的大白兔啊?”
  小丫头脸蛋依旧脏兮兮的,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来句,“嗯……都想!”
  惹得叶泽三人都是摇头笑了起来,用衣袖给她擦了下小脸蛋,打趣道:“今儿,大白兔是二哥买的,三哥哥没买呢!”
  哪知这丫头立马来一句,“二哥,小玲我也想你!”分分钟从他怀里挣脱下来,跑边上叶军怀里去了,求抱抱。
  “你个小没良心的!”叶泽笑骂一句。
  “叶泽,那我先过去了”,王福生说道。
  “好!”叶泽道:“福生,明早咱早点出发啊!”
  “好的,我知道!”王福生踏着三轮,往自家方向骑去。
  ……
  “这房子真买了?”兄弟俩回到屋里,老妈就第一时间给问上了。
  “嗯!”叶泽喝了口水,应道:“买了,800!”
  “啥?!”
  老妈一听这钱,一下叫开了,“800!你……你俩可真是能折腾啊,挣了点钱,就这么乱来。
  这钱都能在咱村里盖好几个楼房了,真是……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败家玩应!”
  叶泽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妈!你真是太有才了。
  “他爹,你这也不管管?”老妈对着坐桌子旁,抽着旱烟的自家男人说道。
  “妈!”叶泽抢着话,“这农村房子能跟城里比啊?你儿子又不是傻子,800只赚不亏,再说了,我们这买房,也不是光为了住,是做废品收购生意的,自然得选个好地方,你要搁农村,怎么收废品,怎么卖?
  您老就放心好了,亏不了的……给,爸,您别老抽旱烟,我这刚给你买的”,放了两条大前门在桌子上,“以后抽这好了!”
  “呐,妈,这你拿着!”又从兜里取出一百元,交给了老妈,“这是这些天赚的,您收好!”
  老妈一见钱,脸色立马好了不少,接过,不过嘴里还是有些埋怨着,“哎,你啊,我是管不了了!”
  老爸在一旁“吧嗒,吧嗒”闷抽了几口旱烟,才道:“你弄的那个什么,废品收购站,就这么在县城里头开着,不能出事吧?”
  刚放下点心的老妈,一听这,又一下提了起来。
  “不会!”叶泽说的干脆,“爸,我这又不是非法的,可是办了营业执照,国家都是认可的,有啥好怕的?
  再说,上面挂的名也是咱村委会,算是集体的,这你放心好了,出不了事。”
  “嗯!那就好!”老爸皱着的眉头,舒展一些,“前两天,那叶支书还跟我说起这事呢,你这办的对,凡事要多思忖、琢磨下,稳妥点好!”
  “我会的,爸!”
  吃中饭的时候,叶泽把四妹上学的事情说了下。
  “你这孩子,尽自作主张”,老妈这又唠叨上了,“我看还是住学校好,一个女孩子,也安全点,不然这每天上下学的,也没人看着,路上不安全。”
  “妈,小雪上学地离新买的房子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方便着呢,能出什么事?”叶泽说道:“学校宿舍那环境太差了,吃不好睡不好的,您这还盼着您闺女吃苦受累啊!”
  “啪!”
  老妈毫不犹豫,一筷子敲打了过来,板着脸,“胡说啥!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跟谁学的?”
  “你要不放心,明天咱一起去新房那边看看,真的挺近的!”叶泽提议道:“正好,这房子买了,我们一家都没聚过呢,来个乔迁之喜。”
  “他爹……”,王金凤看向自家男人。
  “那行,现在地里活也不忙,去看看吧。”一家之主拍板。
  “喔!喔!明天去城里了,明天去城里了!”小脑袋都要趴进碗里去的小丫头,也是个小机灵,一听要去城里,一下叫嚷开了。
  倒是个开心果,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
  另一边!
  王福生家,一家四口围着桌子吃着午饭。
  “这么说,你在那什么废品收购站,也是有了份额,是个小老板了?”王母问道。
  “嗯,本金一千,我出三百,占三成”,王福生边吃着,边说道。
  “这不会出啥事吧?”王母担心道:“这老叶俩俩小子也是够能折腾的,这好好的冰棍不卖了,这又搞什么废品了,原本挺老实的人啊。”
  “妈!”王福生不乐意了,“你这话说的,人家叶泽、军哥是照顾,看得起我,才拉我一起做买卖,你这不谢人家也就罢了,这背地里还说这些话,我可不认啊!”
  “你这臭小子,我是你妈,能害你啊,这不担心你嘛,真是……”,王母气的不轻,“先前,你们这搞什么烧烤,不都被那‘投机办’给追着跑,这要是真抓了去,背上污点,往后可怎么……”!
  “妈,你这又来了!”王福生挺无奈,“人叶泽又不傻,这废品收购站可是有国家颁发的营业执照的,正规的很,又是挂着咱村集体的,能有什么事?”
  说罢,也不再废话,知道知道老妈的性子,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放到了桌子上,道:“这是这两天赚的,你给收好!”
  “这……这么多?”王母拿起桌上这一沓大团结,眼神火热,坐上方的王父拿筷子的手,不由抖动了下,看这数,都得有一百多了。
  王福生道:“这前两天收的旧木家具,一百来块收的,一转手卖人就是500,倒腾一下就是挣400块,我占三成,挣了100多。
  妈,这买卖咱干嘛?”挤着笑脸,这是话中有话。
  王母哪会不知,脸一红,打了一下儿子,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成心埋汰你妈我是吧!”
  “行了!”王父筷子一放,对儿子说道:“福生,地里头的活,有我和你妈在,你就别操心了,把这档子买卖做好,叶泽这小子是个精明人,人也稳当,你俩又是从小玩大的玩伴,跟着他干吧,不会差的。”
  他这要再拦着儿子,除非自个是傻子,这还寻思啥,先前每天赚个10块,已经高兴不已了,现在,这才几天功夫,就是100多了,上哪找这种好事去。
  “我知道了,爸!”王福生点头应着,“到时等我挣了钱,也在县城买套房子,把你俩还有小妹接过去,享享福,呵呵!”
  王母笑的嘴都咧开了!
  ……
  翌日!
  因为这一大家子的全体出动,一辆三轮车肯定是坐不下了,叶泽又让福生把驴板车给赶了出来,回头就让老爸给赶回来就是。
  板车上放了叶泽和四妹的不少学习书籍,老妈这又给捣腾出一些衣物,原还要抱上两团旧棉絮呢,让他给拒绝了,现在都啥天,虽快到了9月,但地处南方,不到十一、二月,这玩应根本用不到,又不是不回来了,以后再拿就是。
  一路“晃晃荡荡”的便出发了,坐三轮车后的小丫头,两只小胳膊,各抱着一只小奶狗,一黑一黄,这是福生家母狗生的狗崽子,刚断了奶,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乡下的小土狗。
  弄了两只,给看门护院,挺不错的!
  稀罕的不行,这瞅瞅,那看看,还用小脸去蹭,小奶狗舔着舌头,逗得小丫头“咯咯咯……”直笑,路上倒是解了不少闷。
  到了废品站时,已是上午十点多了,院门口左侧墙上,竖着挂了个牌子,上面黑漆几个大字——毛桥岭口废品收购站。
  这是叶泽他的手笔,这字虽比不上书法大师,但也能够看!
  勉强拿得出手!
  叶泽从车上下来,上前给打开院门挂锁,招呼三轮车、驴车进来。
  老妈下了车,第一时间就跑到各房间里,厨房、卧室,这看看,那摸摸的,又看到这么大个院子,干干净净的,脸上都是笑开了花,先前两个儿子自作主张买房的怨气,这会是消散一空。
  小丫头搁院子里,追着两只小狗,满院的疯跑。
  叶泽笑着道:“妈,这房子、院子,800块钱,您觉得值嘛?”
  “就你能!”
  王金凤手指点了下叶泽的脑袋,转身进了厨房间,来前路上,买了不少菜,里头锅碗瓢盆汤勺都齐全,和大姐两人忙乎起午饭来。
  “小雪,以后你就住这间房!”叶泽把靠近东侧院墙的那间平房,原先是用来堆放杂物的,面积不大,十五六个平房,不过一个人住够用了。
  “呐,这是钥匙,放好了,可别给整丢了!”
  “三哥,我……我住这里面嘛?”叶雪站在门口,接过钥匙,看着房间里的摆设,有些不敢进去。
  “怎么?觉得不好?”
  “不是!”叶雪忙摆手道:“太好了!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能有自己的房间呢。你看有床、有桌椅、以后放学了,都能直接在房间里写作业学习了。”
  叶泽听了有些心酸,里头除了那张钢丝床是先前新买的,其它桌椅凳子都是旧家具。
  伸手揉了揉四妹的脑瓜,道:“把你自己的东西拿进去吧,收拾一下,一会吃饭了!”
  “哦……”,叶雪乖巧应了声,满是欣喜的提着包,进了房间。
  乔迁之喜!
  中午自是丰盛的一顿,搁大榆树底下,支了张大圆桌,也是收来的旧木家具,挺好用的,一家七口,加上福生,围坐一圈。
  鸡鸭鱼肉,香气扑鼻!
  老爸老妈笑容满面,两只小奶狗搁桌子底下窜来窜去,还太小,吃不了骨头,但不妨碍它咬。
  欢声笑语,很是温馨。
  到了下午四点来钟,得回去了,回村要两个多小时呢,老妈又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唠叨一番,叶泽都是点头应着。
  玩了一下午,跑的满头大汗的小丫头是怎么都不愿意回去,这地方多好!地面平平的,两只小狗陪着,这么多好吃的,还有给买糖果、大白兔的二哥、三哥在,才不要回去呢。
  劝了半天,也不愿回去,眼见着耽误时间,老娘急了,对着自个这小闺女屁股蛋“啪啪”打了好几下。
  小丫头小嘴一撅,委屈不行,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泄洪了。
  叶泽见状,也是直摇头,哎,折磨人啊,给拿了块毛巾,擦着满是泪痕的小脸蛋子。
  最后,大姐、二哥、三哥、四妹齐上阵,连哄带忽悠的,才给这位小祖宗送上了驴板车,出了院门,还不忘喊一句,“三哥哥,别忘了小玲的大白兔奶糖!”
  “三哥哥一定不会忘,要听话啊!”叶泽也是赶忙回一句,生怕这又给变卦了。
  ……
  第二天!
  叶泽陪着四妹去了趟中学,把学费给交了,顺道带她认认路,回来的路上,叶泽揉着她的脑瓜说道:“边上那些小胡同、拐弯抹角的,为省时间走近道,千万不要进去,不安全,知道没?”
  八十年代,远没有后世的良好治安,警车巡逻、天网覆盖,乱的很,他这重生过来两个来月,从报纸、新闻上,不时听到抢.劫杀.人、强坚等恶性案子。
  治安差得很!
  “哥,你比咱妈还要啰嗦,我知道了!”叶雪嘟着嘴,有些不乐意,“还有,哥,你不要老是摸我头,会长不高的。”
  叶泽乐了,四妹下半年也才上初三,个子已经一米六七、八了,班级位置也是坐后头的,笑着道:“你这个子差不多了,再高,以后都找不到男友,小心嫁不出去,呵呵!”
  “哥!”小姑娘脸皮薄,脸蛋一下就红了,绯红一片,气哼哼道:“我……我不跟你说了!”迈着大长腿,往前头跑去。
  叶泽搁后头看着,摇头失笑起来。
  ……
  接下来几日!
  一切照旧,二哥和福生蹬着三轮满县城转悠收废品,叶泽则在废品站待着,总得有个看门的,过两天也要开学了,整理整理书籍做好准备。
  可偏偏有些人不让如愿,来找事!
  今天上午,他正搁榆树底下学习着呢,四妹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带着哭腔,“哥,快……快去门口看看,二哥和福生哥被‘投机办’的给拦住了,要……要给抓走呢!”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我的一九八二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的一九八二 荷塘火锅
  苦逼中年人士叶泽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一被女方劈腿跳河寻短见的高考落榜生身上。
  家庭贫困,父母憨厚老实,兄弟姐妹众多,穷啊!饭都吃不饱!
  叶泽却是一点不慌,满是意气风发。
  前世浑浑噩噩、过得不怎么样,老天爷尤见可怜,终于是轮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开——哈哈哈!
  眼前已经浮现了一副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展图。
  只是三天过后……
  叶泽内心愤怒咆哮不已:“李老二!李东!说好的发家致富第一桶金——黄鳝、小龙虾呢?!在我这怎么都行不通?”
  叶泽欲哭无泪,原来重生文里都是骗人的……!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鬼先生 九笔
  【九笔书友群:946455791】
  (全文爆笑,让胆小的你也可以畅读恐怖小说,当然恐怖元素还是有的,但你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惊悚的感觉。)
  一次暑假回家,经历了一场改变了我人生的诡事之后,我得知了自己很特殊,可以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事后爷爷说过,我是一个死胎!一名浸泡在亲娘血肉的草药中整整九九八十一天才活下来的死胎!
  我因此天生鬼命,百鬼缠身。
  这不是意外,这是一场千年博弈……
  一场横跨千年的惊天阴谋
  一场牵连陆家三代的秘辛
  一场冥冥之中选定的命运
  一场打破阴阳平衡的大计
  一场席卷阴间的血雨腥风……
  各位,我叫陆云,现在由我带你们走进一个鬼的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
  红衣厉鬼,凶宅将鬼,食魂小鬼,青身水鬼……各种你闻所未闻的灵异事件。
  人性的丑陋,社会的黑暗,兄弟的情义,友人的真诚,逗比的笑点。
  尽在《鬼先生》!
天宇传记(最强修真高手) 剑动情缥缈
  相传混沌初开,鸿蒙始判时,天地孕育出了三本奇书。拥有者将会获得无上能力!天书,无中生有,无所不容;地书,时空穿梭,无所不在;人书,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少年林宇无意获得其中传承,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为了自己和家人朋友能够生存下去,不断穿越各个位面修炼变强的故事。天龙世界琳琅满目的神奇武功,火影世界眼花缭乱的仙法忍术,魔兽世界庞大恢弘背景下的精灵侏儒……
  光怪陆离的世界,荒诞怪异的种族,惊悚恐怖的妖魔鬼怪,曲折离奇的三本奇书……轮回万载的宿命到底何去何从?
  且看林宇如何凭借机缘,修古武,炼智谋,习异能,得玄功,与各个位面的主角产生何种恩怨纠缠,爱恨情仇,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仙武医尊 神一样的猴子
  最强散修临死授法,身怀太古神秘功法,拜入东岳!师傅美,师姐艳,师妹俏,异族少女更是妖艳十足,为了揭开诸多谜团,他踏上了神秘凶险的修行之路,医武双绝,且看他如何医统天下!
  《新书,都市之最强继承人,火热连载中……》
都市最强神豪 神土
  林帆长得帅,每天靠捡垃圾过活,人称破烂小王子。
  女朋友被抢走?被所有人嘲笑?
  没所谓,我那富可敌国的千亿财产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最强BOSS!
武道长歌 大文刀
  谁说武根低劣就一定不能有所成就,谁说没有法魂就一定不能开辟大道!我会证明给那些嘲笑过我、伤害过我的人看,我也可以化星辰、主乾坤、屠混沌、封苍宇。
  因为一次意外,叶离来到了地球,遇到了那个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从此开启了他的精彩人生。
  ……
万世魔尊 空城
  诸天万界,宗门林立,强者如云,废材少年死而复生,传承魔门残脉,修无上魔道,集万世法宝,成绝世战尊,一步步踏上最强主宰之路……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喋血都市 花子墨
  他当过兵,进过特种部队。
  他击毙过毒枭,潜伏当过卧底。
  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成为一代枭雄。
  他遭到陷害,为了生存远逃海外参加雇佣兵。
  他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多年以后,为了朋友、兄弟、爱人以及自己的清白他回到了祖国,等待他的却是……
  PS:为了朋友,
  我可以两肋插刀。
  为了爱人,
  我可以牺牲一切。
  为了国家,
  我可以牺牲生命。
  可是,当我失去信仰,
  失去一切的时候,
  我还有什么生存的信念?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
  至少我还是个人。
  我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为了生存,我有我的信念,
  当我拔枪要杀你的时候,别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