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74章哑巴打脸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4章哑巴打脸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1-26 21:13:37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人成亲了呢,李陶氏眼睛滴溜溜的转,想到刚刚来报信那一个家丁说的话,再联系几天前李迟玄做的事情,脸色更加不好。
  而李祥瑞而是早已经笑脸盈盈的迎接了上去,双手作揖:“大人里边请,家里人不懂事,实在是招待不周了。”
  看见李祥瑞如此的态度,朝廷命官的脸色才好了一些,他走进来,目光落在李祥瑞的脸上,“请问李老爷的儿子...“
  朝廷命官不能久留,这是上面的规矩,接到人再逛一圈……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瞎了 妄想小野
  [ps:这是一个女主嫌弃男主长的丑然后真香的故事]
  温软穿越了,穿成了恶毒女配,这就算了但她还瞎。
  温软的性子如名字一样,软软糯糯,不仅怂还怕死,只要一想到原主最后的结局,她就恨不得自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瞎啊。
  [滴,欢迎绑定恶毒女配逆袭系统。]
  温软:???我都瞎了还逆你妈袭。
  [不要担心啦~只要获得好感度眼睛就可恢复哒!]
  至此之后温软开启了疯狂刷好感度,可是她发现,这个好感度好难加,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
  温软坐在沙发上,双手抓住裙摆,因为看不见面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那个……”
  [滴,好感度+1]
  “我……”
  [滴,好感度+1]
  “我想说……”
  [滴,好感度+1]
  [滴,好感度+1]
  ……
  温软:……这人好感是捡来的么?
  ――
  温软第一次见池韫时,那人声音磁性撩人,声音可见的痞气:“瞎子?”
  温软觉得这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长相也肯定是个杀玛特。
  可当温软看见后……哪有什么杀玛特?眼前的人精致漂亮宛如谪仙,穿着黑色的西装矜贵又好看。
  温软:我可以!
影帝他不加班 江豫茶
  这是一张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相片。
  处于相片中央的男人手捧金人像,眼尾淡薄,面色苍白而冷漠,看着镜头时唇角勾着半扬的弧度。
  新晋奥斯卡影帝得主,许书礼。
  紧挨在他旁边的,是一个高他半个头的男人,肆无忌惮地搂着他的腰,目光如火,高大挺立的身躯几乎挡了许书礼一半的镜头。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占有的动作。
暴君他总翻我牌子 蔌崽
  穿成书里奸臣之子,还被迫沦为玩物,宁憷第一时间就是要逃跑,远离暴君虞井裘,远离皇宫。
  可是在逃跑钻狗洞的时候!!!
  他的屁股太大被卡住了!又被暴君抓了回去!
  宁憷崩溃: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啊呜呜呜。
  都说自古薄情帝王心,虞井裘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他从未心软过,可自从被宁憷逐渐吸引后,虞井裘觉得什么帝王薄情都是狗屁。
  明明他很爱宁憷的好不好!
  少年又香又软,如果男子可以有身孕的话,虞井裘真想让他生个崽。
  ○1v1双洁/有糖有刀有误会。
  ○受虽怂,但事事分明。
快穿:主神殿下,你别逃! 深藏BLUE
  苏然用生命演绎着不作不会死,直到有一天,某个自称666的系统把她绑定了,从此,苏然开始了被奴役的悲催生活。
  “苏然,快来,主神掉水里,需要人工呼吸!”
  “苏然,快来,主神生病了,需要有人照顾!”
  “苏然,快来……”
  终于有一天,苏然爆发了。
  “你够了!”
  苏然的手指在发抖,这个挨千刀的,老子堂堂一个魔君大人,竟然被当佣人一样使唤,“主神殿下,有本事你别逃!”老子保证不拍死你!
  说完这句话,苏然就后悔了,因为……为什么到最后变成了她在逃?
  “媳妇儿,你跑慢一点,小心摔了……”
团宠福星六岁半 冷俊夕
  二十一世纪天才少女徐颜安携带系统空间穿越到安阳村徐家大房长媳名下。
  徐颜安十分庆幸自己是胎穿到这个时代,徐颜安如今已经来到徐家六年多时间,她应该开始发光发热啦。
  徐颜安便带着系统空间开始靠着采药材,卖药材,做美食,建新房,办酒楼发家致富。
  徐颜安偶尔还要对付那些招惹哥哥们的烂桃花,哥哥们成年后还要操心他们的婚事。
  系统空间需要靠徐颜安的经验值来升级,所以徐颜安每天都要愁着赚钱和救人。
  ………………………………
  来来来,看书先看下面四点然后我们再看简介,本书又名《傲娇系统让我救世人》
  ①本书依旧是农家团宠文,这本书主要描写徐家的发家史以及兄妹之间的磕磕绊绊。(老梗类,不喜勿喷。)
  ②因为是穿越文,所以我不想看到那些说不符合逻辑的话,女主二十岁灵魂,六岁的身体要逻辑干嘛?
  ③女主没有恋爱的情节,不过可能会有竹马之交,后续可能会出番外篇。
  ④小系统是以傲娇小正太为魂体,空间则是靠积累经验值升级。(做好事,赚钱)
轻哄 北菁
  周闻煜和六七岁那会儿相熟的小青梅,在长大后第一次见面是在温尔漾转校的第一天,结果人儿非但没认出来他,还特别真诚的说了一句“你变瘦了。”
  “……”怎么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人灭口,在线等挺急的。
  原以为可以捡起儿时这段生死交情,可惜怎么也没想到捡过了。
  ·
  周闻煜这边暗戳戳的匿名给她送早餐,差点反手就被小姑娘一袋子丢进了垃圾桶。默默想到自己先惹她生气在前,于是矜矜业业的给人家写道歉小纸条。
  他一边自愿的当好一个幕后人的工作,努力成为了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一块砖,一边琢磨着怎么走到幕前露露相。
  直到有天温尔漾眼眶还发着红,压住那点哽咽的尾音,朝他伸出手:“你可以抱抱我吗。”
  “我有点怕。”
  像公主跌跌撞撞又义无反顾的奔向身后一直守护着她的骑士。
  ·
  遇见你之前万物失色,重逢之际万物都变成了你的颜色。
  明亮而又娇艳。
  /
  痞气又傲娇动不动火葬场随时都在后悔伪校霸
  vs
  性格乖戾但绝多时间都乖甜安静偶尔戏精学霸
  ·
  #②版文案/禁一切模仿反之必究/无虐。
  #不会早恋/前期校园后期都市/有私设别深究。
  #文案10.3截。
宠妃天下 香林
  为一人,她赌上整个家族,却换来抄家灭族的下场。 她以为的恩人,亲手把她拉入地狱,毁了她天真,碎了她的爱情。 既然如此,地狱爬出来的她,誓要亲手捏碎他的一切! 情爱一场,祭我年少轻狂! 然而,复仇路上,那单纯善良的小王爷,一点一点把她吃干抹净,等她有所防备的时候,竟是再无退路。 “王爷,我只为报恩。” “你趁我痴傻,将我吃干抹净,现在怎么,想擦嘴不认账?” 苏南衣欲哭无泪,吃干抹净的人到底是谁?“年少,不懂事……” “天下于我,不过囊中取物,而你,入了我的笼子,敢跑,我打断你的腿!”
  版权提供方:必看
王妃,你的夫君掉了 符落落
  素闻渊王妃被渊王娇宠成性,以至于渊王几年下来都没有一个妾。
  某女上街游玩不巧听见,回府便鼓着腮帮子一脸气鼓鼓道。“夫君,他们说我阻碍你纳妾! ”
  居然想塞人给她夫君,信不信她咻咻的一根银针就拋过去!
  “爱妃是阻碍了我纳妾.... "某男嘴角一勾,看着气鼓鼓的某女顿时有了想逗逗她的念头。
  "! ! ! 夫君说真? ”
  某女心里已经准备拿起小人猛戳。
  “不假,不过爱妃阻碍得好。”见着某女那张因生气而红了的小脸,止不住脸上的笑意,这个看着某女眼底。
  某女就知道,她被当猴耍了!”
  “夫君,书房的环境不错,夫君今晚可要试试?”
  某女似笑非笑,手里的板砖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