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52章偷偷摸摸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2章偷偷摸摸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1-08 13:19:10

  这一边两个人甜甜蜜蜜,那一边李陶氏却刚刚和李祥瑞吵了一架。
  也不知道是因为新取娶得老婆生出来的孩子和自己不像,把他给刺激到了,还是怎么样,向来憨傻的李祥瑞居然发了很大一通脾气。
  原因无外乎被家里的事情给逼急了,又被店里的事情给烦住了。
  李陶氏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丈夫要对自己发脾气,“我怎么明白这店里为什么忽然间人变少了?”
  “你怎么能不明白,不是你让我把店交给你管的吗?结果你却……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团宠福星六岁半 冷俊夕
  二十一世纪天才少女徐颜安携带系统空间穿越到安阳村徐家大房长媳名下。
  徐颜安十分庆幸自己是胎穿到这个时代,徐颜安如今已经来到徐家六年多时间,她应该开始发光发热啦。
  徐颜安便带着系统空间开始靠着采药材,卖药材,做美食,建新房,办酒楼发家致富。
  徐颜安偶尔还要对付那些招惹哥哥们的烂桃花,哥哥们成年后还要操心他们的婚事。
  系统空间需要靠徐颜安的经验值来升级,所以徐颜安每天都要愁着赚钱和救人。
  ………………………………
  来来来,看书先看下面四点然后我们再看简介,本书又名《傲娇系统让我救世人》
  ①本书依旧是农家团宠文,这本书主要描写徐家的发家史以及兄妹之间的磕磕绊绊。(老梗类,不喜勿喷。)
  ②因为是穿越文,所以我不想看到那些说不符合逻辑的话,女主二十岁灵魂,六岁的身体要逻辑干嘛?
  ③女主没有恋爱的情节,不过可能会有竹马之交,后续可能会出番外篇。
  ④小系统是以傲娇小正太为魂体,空间则是靠积累经验值升级。(做好事,赚钱)
我男友软萌可欺 悦糖
  六中高二文科班转来一个学生,衣着邋遢,脸上也脏兮兮的,每个人都很嫌弃他,有的人甚至认为他影响班级整体形象,想要将他赶出去。
  他的便宜同桌不干了,红着小脸,握紧小拳,气势十足的说:他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动!
  ——
  冬谨言:来来来!快把衣服脱掉!
  行深:不要,我这样挺好的。
  冬谨言:你不要逼我动手!(小手手蠢蠢欲动)
  行深:我....不要...
  冬谨言忍不住扑了过去,动起手来。
  行深:不要,不要!我拒绝!
  冬谨言:呸,你上次也不要,结果冻病了,你今天必须把那件比纸薄的衣服脱了,换那件羽绒服!不然休想出门。
  ——
  行深病的一塌糊涂,哭着拉着谨言的小手不放,躺着床上,控诉:我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医院里路过的人投来诡异的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你居然这样,好渣!
  渣女谨言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的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想自己的男孩穿的那么少,出现在秀台之上,我会受不了的。
  这句话让他红了脸傻了眼。
  ——
  从校园到婚纱
  从深渊到成家
  ——
  呆萌自闭病娇少年vs大胆疯批重生少女
  ——闺蜜文《我女友武力爆表》by鹤归
如果月亮也失眠 席小窝
  爱是救赎,爱也是囚牢。
  我们在俗世里追求浪漫,要么泅渡上岸,要么葬在海底。
  -
  七年前,乔云戎对将在崩溃边缘处于绝望状态的唐怿洲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方红着眼盯着她看,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连骨头都不剩。
  七年后,唐怿洲掐着她的脖颈,不顾她的涨红的面孔,冷笑着开口:“好久不见。”
  乔云戎气都喘不上来。
  -
  如果月亮也失眠,我愿为你颠倒日夜。
红颜醉:医妃她祸国殃民 琴无弦.
  21世纪的医学才女某日心血来潮,听了一部古虐的广播剧,由于男主太渣,女主太惨,她便狠狠的吐槽了一番。谁料,这一吐槽让她穿越成了那无良剧的废柴女主江如娇……
  既来之则安之,她凭着对剧情的回忆替原主走上了一条华丽丽的逆袭之路,渣男太子?莲花二妹?恶毒继母?狠心老爹?蛮横郡主?……很好,她奉陪到底。不曾想,在这途中,竟跟九幽国最难惹的砚王达成了共识,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她负责惹事,他负责善后。
  “娇娇,你欠了本王这么多,你何时才能还清?”
  “说吧,要江山还是要钱财,我给你谋?”
  “何须如此麻烦,你给本王添个一儿半女便可。”
我的猫系男友 玖月秋
  白水清是个弯的,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没脱离父母的视线时,他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
  终于大学毕业,搬出家人的视线。在生日的那一天,大着胆子约了大学时暗恋的学长,准备好好的表白一番。
  ——
  “学…学长,我喜欢你!大学时就喜欢你了。”
  北宫褚幽深的眸子,睨着垂着脑袋,紧张的直搅衣角的男人。
  “先验货,后谈价。”
穿成死对头的娇宠妹子之后 乐逍遥
  前世苏子清与易庭斗了几载都没有分出胜负来。两人之间的追逐,以她被至亲至信之人害死而告终。
  再一睁眼,她竟然回到了从前,变成了易庭十六岁身娇体弱的妹妹顾亦倾!
  苏子清表示她有点方。
  原本只想报了前世的仇,然后在死对头家里做个快乐的米虫。
  然而......
  前世的易庭是杀伐果断冷漠至极的,顾亦倾记忆中易庭也是这么对她这个妹妹的:
  “谁让你踏足这里的?!”
  “别碰我,离我远点!”
  “哭什么哭?!”
  这是养子?养子都这么嚣张的吗?!
  罢了,至少符合记忆中他高冷的人设。
  可素,谁来告诉她,为啥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这样:
  “倾倾,这里是我的院子,你以前还没有来过。”
  “倾倾,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倾倾,不许哭,哥哥宠你。”
  苏子清表示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那个大哥,你人设崩了哈,赶紧正一正啊!
  易庭满脸宠溺,“什么人设,倾倾又在转移话题了......不许哭,我们继续......”
  男人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
  后来她才知道,前世她身死后
  那男人疯了一般将他们报复了个彻底
  伤害过她的那些人,全部都不得善终
  —
  其实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做敌人很痛苦
  这一世我们不做敌人了
  我是你的
  只对你俯首称臣
  —
  我足够清醒
  但只在你面前撒过野,犯过糊涂
奴家师尊是相公 毛小豆
  第一次见面,他连累了无辜的她,她给了他狠狠一口;
  第二次见面,他弄坏了她的新裳,她踩扁了他的折扇;
  第三次见面,他带她去青楼抓鸡,她打翻了他的香茶;
  第四次见面,他剪了她的长头发,她终结了他的桃花... ...
  还有第五次...第十次...
  可是那又如何?她先遇到的是白倾池,是养育她长大给她新生的师父。
  谋反的混乱中,白倾池将容芷带回了山谷,朝夕相处。他待她似自家小女,处处宠爱处处维护,见不得她受自己以外任何一个人欺负。
  但是豆蔻年华的美好,情窦初开的年纪,容芷渐渐对白倾池有了男女之间的情愫,她不想继续做他那个长不大的小徒弟...她想以妻子的身份照顾他的白天黑夜。
  她想陪他挑灯看剑,沙场点兵;
  她想陪他金戈铁马,满城风雨;
  她想陪他奋血浴战,亡命天涯;
  她想陪他... ... ...
  … …
  他见证了她的成长,她陪伴了他的一生...
  直到最后一次见面,那是她一生最为后悔的也没能阻止的遗憾。也是最后一次,她含着泪亲吻了他冰冷的脸颊...
医仙倾世:世子请自重 舞清漪
  【文案一】
  她乃医仙传人,医术精湛,心思缜密。
  他乃黎越世子,正直潇洒,深情专一。
  重活一世,她不信爱,不愿爱,誓不为妃;
  重生归来,他只爱她,不错过,誓要娶她。
  她躲躲闪闪,他步步紧逼,心逐渐为他动摇。
  今生不做堂上君,只愿与你携手游四海……
  【文案二】
  弹指间灰飞烟灭,一片深情一场空,
  原以为此生不爱,誓不为妃,却为他动心。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一世轮回,一生诺言,往事云烟,且看当下。
  今生若是缘未尽,宁负天下不负卿,只愿与你度此生!
  【文案三】
  作为重生回来的谢雪奕,改变命运,誓不为妃,只是——
  顾阙林:“我救了你,你倒恩将仇报?”
  谢雪奕:“是你的马冲撞了我,难道不该道歉?”
  顾阙林:“十分抱歉,既如此,在下便请姑娘吃饭,聊表歉意。”
  餐桌上他尽献殷勤,谢雪奕:“??”
  果真是个难缠的花心男子,且看她如何与他斗智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