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51章和她种田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1章和她种田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1-07 08:14:41

  如果她想逃走,该怎么办?
  李迟玄躺在床上,现如今床上又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的脑海里面一直在回放着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春茶给出来的回答。
  ——会不会是主子你逼得太紧了,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最好让夫人放松一下,只不过是回娘家几日罢了。
  回娘家几日罢了……
  今天都已经第十日了,可是林暮云却还是没有回来。
  李迟玄翻了个身,怎么他就那么的不爽呢?他思来想去都没想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反派师尊的洗白计划 慕花寂
  作为一个大反派,在连续被自己家徒弟搞死两辈子以后,萧言陌痛定思痛,终于下定决心要洗白自己了。
  第一世的萧言陌对师长枫细心呵护,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最后却因为奸人挑唆,他二人反目成仇。
  第二世为了从根源解决问题,他干脆躲了师长枫十六年,但最后还是被师长枫抓去了。
  在心底sun了n次dog后,萧言陌决定这一世开始给师长枫洗脑!
  于是在师长枫被萧言陌带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他每日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师尊天下第一好”,“师尊是个大好人”。
  ————————
  萧言陌:只要我洗脑洗的够彻底,反派光环就灭不了我。来,乖徒弟,跟我念,师尊尊天下第一好!
  师长枫:好的,记住了,师尊尊是可以娶回家的!
  萧言陌:不,你胡说,我没说过!
干掉前夫后她成了全国首富 李否李否
  “姐,给我个机会,有孩子我帮你一起养。”
  “可我有两个,婚都结了两次了。”
  都说保养得好,老公永远18岁。
  可成春兰的老公不仅家暴还压榨她,她活脱脱得一个受难妇女,小奶狗为什么还是追着跑?
  拒绝后转身,豪车美男在等她。
  总裁邪魅一笑,他不争不抢只是假象,就吃准她了。
别对他动心 桃光
  沈绮虞十六岁时,因为父母关系的不合,到邻市的外公家暂度暑假。
  大城市喧闹繁华,小姑娘遇到了城里的妖精,情窦初开了。
  男人慵懒妖治,一双桃花眼眉梢上挑时笑意散漫,在舞台上演奏音乐时又肆意潇洒,一举一动都酷的要命。
  沈绮虞对他动了心。
  粘了对方两个月后,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表明心意。
  谁想男人怔了怔,婉拒般笑道: “怎么还对我存了这种心思啊? 哥哥又不喜欢小孩。”
  *
  后来,楠大德高望重的宁老八十大寿,被他教过的学生都前来祝贺。
  老人家笑着唤自家孙女帮忙招待客人。
  女孩亭亭玉立,巧目盼兮,礼貌地给大家逐一端茶。
  唯独热茶轮到裴重云的位置上时,沈绮虞敛起笑,抿起唇,客气疏离说:“叔叔,慢用。”
  然后,不咸不淡地给他端上了一杯——冰水。
  裴重云:“………”
  一旁的好友觉出味来,问他:“你得罪宁老的孙女了?小姑娘的气劲还挺大。”
  男人桃花眼微敛,看着不远处女孩的身影,淡淡地勾起唇角:“可不是么,我惯出来的脾气。”
  他叼着烟,长睫掩住眸里如墨的神色,失笑:“这下子可难哄了。”
  *
  沈绮虞不知道。
  自从她离开后,裴重云千回梦转,记忆里都是她的身影。
  他梦回到小姑娘当年那场惊艳众人的古典舞演出赛。
  他坐在台下。
  音乐声起,台上的少女腰肢轻盈,白嫩的脖颈修长,足尖轻轻一点,飘起的衣袖便随浮翠流丹的摆饰舞动,翩若惊鸿。
  她不经意间对他一笑,清冷的月光便揉成斑驳的碎影,仿佛穿越了时空,为他而来。
  裴重云惊鸿一瞥,后知后觉,原来早已心动了好多年。
  *
  外高冷内心很皮的舞蹈小仙女&吊儿郎当乐队扛把子的纨绔妖孽
  裴重(chong)云&沈绮(qi)虞[念第二声比较好听]
  #哥哥不喜欢小孩,哥哥吃小孩#
  #小七,跟哥哥回家吧#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我男友软萌可欺 悦糖
  六中高二文科班转来一个学生,衣着邋遢,脸上也脏兮兮的,每个人都很嫌弃他,有的人甚至认为他影响班级整体形象,想要将他赶出去。
  他的便宜同桌不干了,红着小脸,握紧小拳,气势十足的说:他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动!
  ——
  冬谨言:来来来!快把衣服脱掉!
  行深:不要,我这样挺好的。
  冬谨言:你不要逼我动手!(小手手蠢蠢欲动)
  行深:我....不要...
  冬谨言忍不住扑了过去,动起手来。
  行深:不要,不要!我拒绝!
  冬谨言:呸,你上次也不要,结果冻病了,你今天必须把那件比纸薄的衣服脱了,换那件羽绒服!不然休想出门。
  ——
  行深病的一塌糊涂,哭着拉着谨言的小手不放,躺着床上,控诉:我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医院里路过的人投来诡异的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你居然这样,好渣!
  渣女谨言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的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想自己的男孩穿的那么少,出现在秀台之上,我会受不了的。
  这句话让他红了脸傻了眼。
  ——
  从校园到婚纱
  从深渊到成家
  ——
  呆萌自闭病娇少年vs大胆疯批重生少女
  ——闺蜜文《我女友武力爆表》by鹤归
快穿之病娇他总是装可怜 诸事不顺
  死宅女余碎猝死了,为了能享受她爆肝肝出来的SSR级别的男神,接受了某系统的橄榄枝,成为了穿梭在快穿世界的一名被委托人,却不料自己陷入了一个名为“江虚年”的圈套。
  第一个世界
  阳光干净小奶狗齐年秒变偏执阴暗小恶魔,“小鱼干,来到我身边,就别想着跑了。”
  第二个世界
  一向忠实的信徒成为了重欲且病娇的恶魔,“碎碎,腿软了吗?”
  第三个世界温润如玉的宫廷画室摇身一变成为痴情小皇帝,“碎碎,我陪你共赴黄泉碧落。”
  ……
  决心要“农民翻身做主人”的余碎,却一次次疼的嗷嗷直叫,在翻车的大道上越走越远“是,反派黑化值是归零了,我的腰也不保了啊”
  待到任务结束,清除完任务记忆,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天界堕神,只不过来人间渡劫,结果却被她的“死对头”江虚年坑了一手,可余碎却发现,自己竟然对江虚年有了归属感和情愫……
重生八零:系统逼我全能 御都
  为了救人,她重生爸妈说的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
  还附带一个管家婆系统,每次粮尽钱没时总是使出各种诱惑达到它的要求!
  可恨的是她每次都是意志不坚定的超额完成!真是记吃不记打的货!
  她恨不得给系统两下子一一专坑她的管家婆!
  那个谁,来干啥呢?来她家住,她同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