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28章是一路人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8章是一路人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0-15 06:43:05

  知心姐妹的聊天被林暮云无缘无故听进去一些,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要进去还是出去了。
  那一个说话的声音虽然陌生,但林暮云还是凭借大开的院门看见了坐在次座上的莫雪鸢莫姨娘。
  莫姨娘的怀中抱了一个女婴,半个月不见,女婴似乎变得更胖了一些,脸蛋圆滚滚的,满是喜人的胶原蛋白。
  正座上的秦琪正欲回答,却看见了闯入眼帘的林暮云,顿时收住了喉间的话语。
  “暮云,你今日怎么得空过来了?在门口站着做什么…快进来。”秦琪对着林暮云招了招手。
  林暮云这才捏着糕点盒的手柄,小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她额头上带了一些汗水:“我刚刚进来太着急了…没打扰到婆婆你…”
  “没有没有,你能过来我很高兴。”秦琪捂嘴笑了一下,复而对林暮云介绍道:“这是莫姨娘,你们见过的。”
  可不就是见过嘛,刚刚还听了一嘴八卦…
  “莫姨娘好。”林暮云心里面是那样子想的,实际上面不显山露水,只是露出乖巧的笑。
  之前没有时间认真看莫雪鸢,现如今认真看,林暮云却发现莫姨娘很年轻,年轻的似乎和她差不多大。
  莫雪鸢勾起红唇笑了笑,点了绛色的唇顿时非常的惹眼,“暮云真乖。”
  转头,又和秦琪搭话:“这丫头还真的是一直这么叫你?不是特意惹李陶氏生气?”
  莫雪鸢何其聪明,一秒钟就带过了刚刚那一个敏感的话题。
  秦琪笑着应声:“是啊,娶了她,真是迟玄莫大的福气。”
  一提起李迟玄,秦琪脸上的笑容没由来的暗淡了几分,看样子是想起来了李迟玄的哑疾,所以心情有些低沉。
  林暮云见状,立刻奉上自己做的糕点,打开糕点盒,“婆婆,看看这个。”
  盒子里的各色糕点轻而易举的吸引了秦琪的视线,她有些哑然:“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林暮云点了点头,拿起最顶上的桂花糕:“前几日不是来找您求学桂花糕的做法嘛…”
  “今日你就做出来了?”秦琪惊喜的接过桂花糕,咬了一口,发现味道居然和她做的一模一样。
  好有天赋的一个儿媳妇!
  林暮云咬了咬唇,不太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做的比婆婆差远了…”
  “咯咯。”笑声忽然间传递过来,林暮云面前多了一只手,染着丹蔻的手指甲很是好看。
  莫雪鸢的声音传过来:“秦姐姐做的糕点是什么味道…我最是清楚了,来,让我尝尝看你做的糕点,和秦姐姐的相比有何不同。”
  听见莫雪鸢这么说,林暮云明白莫雪鸢这是在特意和自己套近乎,朋友不嫌多,她连忙递过去一块桂花糕。
  桂花糕入口香味浓郁,不干巴也不粘牙,香味冲的女婴都咿呀张嘴伸手,莫雪鸢眼中亮了一瞬:“味道和秦姐姐做的一样呢!”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秦琪咽下去口中的最后一块糕点,认可的点点头。
  受到夸奖的林暮云更加不好意思,她连忙展示其他的糕点:“我还做了很多,你们喜欢的话,多吃点。”
  “辛苦你了,特意跑这一趟来送糕点。”莫雪鸢拍了拍自己隔壁那一张凳子的软垫:“坐下来聊一聊?”
  林暮云一愣,下意识看向秦琪。
  秦琪笑眯眯的点点头,看样子不反对莫雪鸢的想法。
  稀里糊涂就进入了贵妇聊天群的林暮云很是紧张,最后被拉着听了许多这一个宅子里面的八卦。
  秦琪明明看上去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可是每次莫雪鸢说错的时候,她又偏偏能插上一嘴,纠正错误。
  林暮云听的云里雾里,一下惊奇一下叹息。
  说到了兴头上,莫雪鸢直接把孩子往林暮云怀里一塞,大声争辩:“怎么可能,我听见的消息才是真的吧…你那个太古怪了…”
  “?”林暮云和怀里的女婴面面相觑。
  女婴睁大了眼睛,看见了生人也不害怕,眼睛像是水葡萄似的,圆溜溜的看着林暮云,一张嘴,口水直流。
  林暮云头皮发麻…
  直到天色愈发晚,莫雪鸢和秦琪争论的事情有了结果,莫雪鸢……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影帝他不加班 江豫茶
  息影一年之久的影帝许书礼终于重新回归荧幕。
  他本人比一年前更加消瘦,皮肤冷白,笔直的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挺立如竹,掩盖住了身上残破的痕迹。
  其中话题最多的,是他手腕处突然多出的一条红绳。
  谁都不知道,这是他曾经只身去到寺庙,一个人安静地走完全程,领到的姻缘线。
  佛渡万生,去孽缘,扶正缘。
  他想让那个人知道,他们之间,从来不是孽缘。
  *
  -有强制情节 甜虐走向
  -恋爱脑和没嘴巴
穿成将军的替身我只想逃 程钰
  “阿煜,我要做的是逆谋反叛,判的是这诛九族的大罪,你跟着我,可曾害怕?”
  “不害怕,有将军陪着,我便不害怕。”
  杏眸微沉,几缕睫毛被沾湿,在眸子间氤氲了丝丝雾气。
  ——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要自由,我还你。”
  陈煜看着眼前的那个鎏金的瓶子,眼睛之中都溢满了红血丝,可喉咙处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连叫出那个名字的声音,都没有。
  最后却只是化为一口血吐了出来。
  ——
  “错的时间,错的人,在一起了也只不过是一段错的缘,有缘无分。”
  “沈景朝,你欠苏钰一辈子,也欠我一辈子。”
  “下辈子吧,下辈子你只是你,我也只是我,你我都将这前尘往事忘了,我们再重新开始。”
我死的时候二十八岁 以沫瑶
  题言:她的一生每一步都在走向死亡。
  沈旧林&宋羁鸟
  ——“我们当初说好了的,即便我们走散了也会找到彼此.”
  二十岁那年,宋羁鸟在娱乐圈被世人赋予为“国民女神”称号,而林题却意外死在了颁奖晚会上。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场的那一幕,以及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
  从此以后被沈旧林拉下神坛,坠入深渊。
  国民女神一夜没落,昙花一现。
  二十一岁在母亲和继父之间,她被迫选择了与继父生活,继父与她相差仅十岁,母亲离开后继父性情大变,整天赌博抽烟喝酒,甚至还偷看她洗澡。
  二十二岁被人贩子拐卖,被逼着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
  这一年大火烧坏了令她骄傲美丽的脸,逃跑时,左腿被殴打成瘸。
  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同一个人。
  那人将她踩在脚底下,眼神狠戾,没有半点温存。
  他对她说:“不是想火吗?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国民女神宋羁鸟了,怎么样?满意了吗?”
  她人生中最后一抹光亮被他彻底熄灭。
  在她死后五年,那人却木讷呆滞的望着天边,嘴里反反复复念叨一句话。
  “我的小鸟什么时候飞回来啊?”
  .
  池鱼思故渊,羁鸟恋旧林。
  ——《归园田居》陶渊明.
  .
  阅读须知:
  /虐文!结局be。
  /三观不正慎入!
  /请勿代入现实。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推荐bgm《忘了没有》王靖雯不胖。
豪门婚宠:第一小甜妻 李否李否
  “姐,给我个机会,有孩子我帮你一起养。”
  “可我有两个,婚都结了两次了。”
  都说保养得好,老公永远18岁。
  可成春兰的老公不仅家暴还压榨她,她活脱脱得一个受难妇女,小奶狗为什么还是追着跑?
  拒绝后转身,豪车美男在等她。
  总裁邪魅一笑,他不争不抢只是假象,就吃准她了。
听宠 烛觉
  踱过山野,彼时正是惊堂栖居
  万物肆生,那株嫩芽疯长成参天大树
  风穿堂携光而过,自此听宠颓醉
  -
  裴骄望着不远处娇滴滴扒着男朋友的女生,嘴一瘪,朝边上正通电话的路蕴说:“云云,我馋。”
  路蕴瞥了一眼那边亲亲爱爱的小情侣,一面通电话一面一把将自家小娇娇搂怀里。
  小娇娇懵了,脸红了,然后埋胸了!
  -
  路蕴×裴骄
  人美又飒重度双标睚眦必报校园1姐×傲娇瞎话连篇伪高冷心机boy小娇娇
  1v1 双洁
骑到编辑头上后我作威作福 元宁
  黄逼小写手×呆逼大编辑
  论:一个千年鸽子精最怕的事情是什么?
  论:一件什么事情可以激发一个鸽子精秒变鸽子汤?
  贯彻扫黄打非除恶,还网络世界一片碧水青天!
  于是为响应政府号召,新晋网文作者鹿茸茸在涉黄·鸽文·骂读者等前科累累的情况下,成为了顶头编辑木鱼的重点关(针)注(对)对象。
  鹿茸茸:黑夜总会降临,神明眷顾苍生。
  木鱼:“涉嫌违规字,夜总会。”
  鹿茸茸:“?”
  鹿茸茸:望着空空如也的冰箱,柳熙突然觉得单啃黑松露奶油蛋糕也不是不行。
  木鱼:“涉嫌违规字,黑松露奶油蛋。”
  鹿茸茸:“焯。”
  鹿茸茸:案情终于落下帷幕,柳熙捧起手中的菊 花茶微微一抿。
  木鱼:“涉嫌违规字,菊 花。”
  鹿茸茸:“……”
  老娘管你木鱼竹鱼塑料鱼,老娘要去一把火烧了公司总部!烧死一个算一个!
  沈鹿(鹿茸茸)×孟榆(木鱼)
  无脑沙雕小甜文,入驻不亏吖!
  本文原创,禁止转载
快穿之夫夫恩爱把家还 虾虾
  一场车祸,让梓扬和辞川一对***人绑定了一个任务系统,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完成任务,也一路秀着恩爱。
  梓扬:“系统,为何我的是子系统,而辞川他的就是主系统?”
  叮——体位决定一切。
小暴躁养成监测 之乐
  传说大叔级别的人物要么胡子拉渣要么虎背熊腰肥头大耳,再点上一根烟的恶心帅人物。
  而某位快奔三的谢叔叔天天刮胡子贴面膜,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活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跑去人家学校门口勾搭真正二十出头的小年轻。
  每天早晨都能够看到谢辞挡在A大门口,吹着口哨喊:“小迟子小迟子,叔叔开小电驴来接你回家啦!”
  第二天:“小迟子小迟子!你昨晚内裤忘带走了我给你送来啦!”
  第三天:“小迟子小迟子!带我走吧我一夜十三块一毛四!”
  要不是有损三好学生的形象,江迟恨不得当场让这个大叔狗头落地。但骚话连篇的谢辞脸皮厚的能防原子弹,屁颠屁颠的跟上去:
  “江迟江迟别跑啊,叔叔是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