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21章黑暗光明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1章黑暗光明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0-08 06:53:53

  这一句“姐姐万岁”声音大的,都足以让已经拐进了巷子中的李迟玄和温方梧听见。
  温方梧听见了之后,没忍住吐槽一句 ,“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够从他人的口中听见夸夫人的话语 。”
  说完这句话之后,温方梧意识到自己说话太过于放纵了,便收敛着神色,看了一眼李迟玄的表情。
  今天穿着一身亮蓝色衣袍的男子居然在笑,虽然嘴边翘起的弧度不太明显,但是侧着看,却能够发现与平时抿直不同的变化 。
  这是在笑什么啊 …
  温方梧不理解的挠了挠头,这一瞬,他发现了另外一道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
  这一个目光源自于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来了的秦天刚,他依旧是两鬓斑白增添风采,今天也穿了一件深蓝色,绣着复杂纹路的衣袍,像是特意要庆祝什么一般 。
  秦天刚在这人世间少说也比他们混多了十几年,隔着大老远就能够从这破烂的巷子听见温方梧的聊天内容。
  又恰好目睹自己干孙子嘴边的弧度,哪还能够不懂什么 。
  “方梧。”秦天刚对着温方梧人过去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暗藏提醒的开口道:“你也是时候应该找个好姑娘成家了。”
  这话题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这样,温方梧更加是一头雾水了,“这关我要成家,什么事 ……”
  秦天刚晃了晃脑袋,不继续说下去了,反而是就此扯开了另外一个话题:“结果出来了 ?考的怎么样 ?”
  李迟玄先是小声的清了清嗓子,然后再开口:“中了会元。”
  会元就是第一。
  秦天刚觉得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倒也没有特别惊讶,反而是很沉稳的点了点头,“发挥的不错。”
  忽然间被剥夺了戏份的温方梧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听着他们聊天,撇了撇嘴,这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好的不能够太好 。
  话又被秦天刚继续接了下去:“一直这样子保持下去,连续拿下三场考试的榜首之位,皇帝必然会重视你这个人。”
  李迟玄轻轻的摇了摇头,把自己的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我并不怎么在乎皇帝看不看中我,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公平的结果 。”
  “公平不也是要靠争取得来的吗,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与生俱来的公平。”秦天刚迈着悠然自得的步子,“等过段日子,你的新身份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你就可以去抢属于你的公平了 。”
  听着秦天刚的话,李迟玄心中蒸腾起来了一大片热意,“谢谢干爷爷多年以来的栽培,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李迟玄自谓并不是什么幸运的人,他从小到大都一直在失去,又因为碰见了贵人,获得了另外一些东西 。
  秦天刚就是他的贵人。
  如果没有这一个学贯四方的老爷子成为他的伯乐,李迟玄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现如今都还在那李府中挣扎,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家庭 。
  面对李迟玄的道谢,秦天刚习以为常的挥了挥手:“得了,别再来这一套了,我可跟你说过许多次了,我不喜欢这样 。”
  李迟玄微微抿唇笑了一下,多少还是把这份恩情记在了心中。
  结果秦天刚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你和我道谢,倒不如跟我说一下,你跟那个丫头情况怎么样 。”
  薄唇动了几下,李迟玄脸上的神情不太自在:“干爷爷怎么这么问 ?”
  “哼。”秦天刚挑了挑眉:“我虽然是个老头子了,但还没有到瞎了眼睛的地步,方梧没看见,我可看见了。”
  蓦得又被人提了一句,温方梧敏锐的抬起头,疑惑的思考自己刚刚没看见什么 。
  李迟玄似乎对这一个话题很是敏感,敏感的连脖子都带上了一些红色,“在那种情况下,总该是要扶一下的 。”
  温方梧听了,变得更加的不理解了 。
  只有李迟玄知道秦天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秦天刚说的是刚刚在密密麻麻的人去当中,李迟玄一眼看见自家娘子像一……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傅先生的心动计划 池青
  傲娇小奶狗(偏执阴暗)×温婉娴熟人妻
  前期家庭加校园,后期都市生存。
  /
  卿雪玉苦心经营的四年婚姻,本以为丈夫对她情深似海,到头来不过是逢场做戏。
  /
  那日,一只橘猫闯进了她家的院子。
  猫的主人,她的新邻居,是一个年纪比她小了六岁的男生。
  少年清纯地笑道:“姐姐,我家的猫是不是在你的院子里。”
  重逢。
  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相交。
  是挣扎,还是坚守本心。
  她一味拒绝,退守到最后的防线。
  她蹲在隐晦的角落里,抱着头低声哀求道:“求你,别靠近我。”
  男孩走到她的身前蹲了下来,抬起纤纤玉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碎发,靠近她的耳边,伏在她的玉肩上,轻声道:“姐姐,别害怕我好不好。”
  /
  备注:男主善于伪装。
  一主一副。
  避雷:女主不洁。
  男女主相差六岁。
  年下
医倾天下:嫡女无双 苏漾尘S
  玉梓婉,现代的世家贵女,她精通医术,中西医双修,闻名中外。
  一场意外,她不幸殒命,竟然魂穿至架空的古代,变成当朝丞相之女。
  母亲早亡,继母当家,她即便身为嫡女,日子也不好过。
  一道圣旨,她被赐婚给成王做侧妃,继母的女儿则赐婚于瑞王做正妃。
  姐妹两个同天出嫁,最后她却阴错阳差的成为了瑞王妃。
  瑞王,当朝二皇子,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有战神的美誉。
  可边境一战,瑞王身中剧毒,双腿尽费,寻遍名医也无法根治,终身只能躺在床上。
  面对这样的丈夫,玉梓婉本对他就无男女之情,是救还是不救?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干掉前夫后她成了全国首富 李否李否
  “姐,给我个机会,有孩子我帮你一起养。”
  “可我有两个,婚都结了两次了。”
  都说保养得好,老公永远18岁。
  可成春兰的老公不仅家暴还压榨她,她活脱脱得一个受难妇女,小奶狗为什么还是追着跑?
  拒绝后转身,豪车美男在等她。
  总裁邪魅一笑,他不争不抢只是假象,就吃准她了。
感化那个神经病 浊娘子
  这是一个无知少年被变态攻诱拐的故事……
  错。
  这是一个纯良少年逐渐gay化的故事?
  错。
  其实这是戏精大佬恢复记忆的归来之路。
  √。
  作者:失忆貌美无知受&黑化护短变态攻
  苏瑾(意味深长):没错,我就是无知纯良少年。
  某攻(似笑非笑):……变态?
  作者:……
  #不好意思,我被主角挟持了#
  #不不不,我没做梦真的#
  #喂喂喂??TQT~#
  ①受盛世美颜,万人迷
  ②1v1
  ③不出意外七个世界
  【耽美/快穿】
浮梦华 埋九
  俞韶华作为俞国公府,唯一嫡出的小姐,母亲是还当今圣上嫡出的长女,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京都里哪个人感叹一句,真真是得天独厚
  传闻中俞小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明眸皓齿,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众人都在猜俞小姐最后会花落谁家?
  ——
  (历史架空)(本书已过签)(又名长相思忆多娇)
  娇软美人&少年将军
臣在下:陛下别乱来! 小筱兮
  “朕看上你了!”
  某使臣一个激灵,拿着酒壶摇晃起身“陛下…臣…臣还能喝…”
  “朕再说一遍,朕看上你了,赶紧侍寝!”
快穿之我在万界留下传说 南风不凉
  谢你一生宽忍,容我半世疏狂!
  死?死又如何?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结束痛苦。
  可老天爷似乎连死的权利都不给他。
  任务?什么任务?老子凭什么听你安排?
  世界救世主?我靠,老子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凭什么去拯救世界?
  什么?可以帮我重塑肉身?那,那就来吧,反正老子什么苦都吃过了,难不成还会怕你几个任务不成?
  闫晨宇向天举三根手指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重塑肉身才答应做任务的,他只是看着系统可怜罢了……
  片段:
  “闫晨宇,跟我在一起,我护你周全。”那年秋天,人流鼎沸的闹事里,一个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单膝跪在路中央,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笑容灿烂的向他表白。
  那个时候他真胆小,站在人群中愣是没敢迈出一步。
  “你乖乖过来,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他也不恼,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他想迈步上前去,可突然却看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目光中,一个个都充满了厌恶,每个人都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控诉他恶心。
  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跑了,他没敢过去,没敢去捉那只能护他周全的手。
  直到他被抓进监狱的最后一刹那,他听到他大喊了一声:“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会保护我?墨景深,我现在很害怕,你在哪儿?
淮南生橘 墨分三色
  顾橘觉得自己情商可能是不太高,但她觉得,这一点根本不影响她追男神。
  听说男神一般有三大优点:高冷,帅,学习好。
  方淮生都占了个全。顾橘觉得自己的少女心算是栽在他身上了。
  方淮生在十三岁的时候,得了抑郁症,主治医生是她的妈妈。那个时候,顾橘只是觉得方淮生很好看,却根本生不出别的念头来,而当他第一天转学到这里的时候,顾橘觉得自己有些晚熟的少女心活了过来。
  男神是很容易被别人惦记的,她得追啊,于是,认真的买了关于如何追男神的365招,仔细的研读,准备一步一步的实行。
  送早餐,睡过头了?没关系,下次再接再厉。
  写情书有错别字?没关系,把责任撇到死党身上。
  运动会害男神拉肚子了?没关系,卖萌装可怜。
  ……
  白悠总说自己追男神套路老套,怎么可能追到男神?
  顾橘也承认,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于是她在追男神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不喜欢。”
  “……”
  “是爱。”
  ————————————————
  推荐我另一篇文——《连廊月光》
  在没遇到你之前,我从来不相信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