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17章抱她回去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7章抱她回去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0-04 13:24:52

  医馆内药香翻腾,金银花与开水的混合组织着一场瓦罐的盛宴。
  方水岱把蓝色的方帕浸湿,又从水盆中拎出来,拧干,隔着手帕帮林暮云润湿干燥的唇 。
  脚步声一下子杂乱起来,打破了医馆独有的那一份安静 。
  方帕被人拿走,方水岱木讷的抬头,和小跑一路赶过来的李迟玄对视,“公子可否需要坐下喘口气?”
  李迟玄眈眈的看着方水岱,然后微微蹲身,把身后背着的小子放下来,同时把方帕握在手心中。
  李迟玄身后露出了林子明一张圆乎乎的脸。
  林子明眼泪早已经哭干了 ,一道道泪痕黏在脸上,他断断续续地道:“方哥哥,我把姐夫找来了。”
  一旁的李迟玄站的更直了一些,并且气息也逐渐平缓起来,他并没有说话,却像是已经回答了方水岱刚刚的问候。
  方水岱一愣,看向林子明:“我让你去找林大哥和林大嫂。”
  “爹娘下田种地了,离这几里远。”林子明脸颊微微泛红,含糊不清的承认:“我跑不动…”
  见方水岱腮帮子微动,林子明连忙握住李迟玄的手腕,满脸信任的加多一句:“姐夫也是我和姐姐的家人。”
  方水岱唇角抽了下:“我也没说不是。”
  林子明点点头,心里面还担心着林暮云,小脑袋瓜越过方水岱探头探脑的看:“姐姐好点了吗?”
  “她缺少休息。”方水岱回了一句,然后把目光看向李迟玄,单手撑着腮帮子,指尖在颊上一点一点:“李公子都不知道枕边人休息不够吗?”
  李迟玄说不出话,分两种,一种是不能说,一种是不知道说什么,这种情况下他两种都占了,眉头立刻蹙起来了。
  林暮云这几天在做什么,李迟玄再清楚不过,每日的早出晚归,他看在眼里,但是他不知道林暮云居然这般拼命。
  林子明眼睛一瞪,下意识维护李迟玄:“姐夫很在意姐姐的,方哥哥不要说这些来破坏姐姐和姐夫的感情。”
  方水岱被林子明说的话弄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反倒是李迟玄眉头松开了,他走上去,把揉成一团的方帕抛给方水岱,便打横把紧闭双眼的林暮云抱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这小医馆。
  林子明“诶?”一声,“姐夫!怎么走啦?”
  李迟玄动作只是顿了一下,然后便换了一下姿势,像是抱孩子一般单手托着林暮云臀部,另外一只手从袖中晃出来一个东西,扔给了林子明。
  林子明下意识接住,低头张开手掌一看,发现掌心里面正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块碎银。
  方水岱没阻止李迟玄离开,只是看着外人眼中孱弱不堪的哑巴庶子矫健的动作和修长的身姿,意味不明的摸了摸下巴。
  瓦罐里面的清热解毒的金银花茶烧开了,咕噜咕噜的响动,把方水岱的思绪勾了回来,他转回身,把瓦罐拿起放在桌上,又抓了几味药。
  林子明眨巴着眼,直到方水岱把打包好了的药材和药水送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
  抬眼,林子明撞见方水岱一脸笑意盎然之中。
  “你姐姐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只是最近休息的不太够,需要多多休息,另外天气干燥,多少有点中暑倾向。”
  方水岱一一的把要注意的事项说出来,尽够了自己作为一个医者的本分,没有过分的逾矩,一手交货,一手要钱:“诊费。”
  林子明恍然大悟,像个小大人一样把碎银放到了方水岱的掌心中,又晕乎乎的拿着药跟上出了一款后,特意放慢脚步的李迟玄。
  方水岱掂了掂手上的碎银,挑了挑眉:“倒也不算小气 。”
  …
  “萧暮云!想爬树想疯了吧你!给我下来!别把你娘亲给吓坏了! ”树底下一高挺中年男子拂然道,高举手指指着不孝女。
  高大的梨树枝叶繁茂,上面挂着三三两两的硕大果实,果实显然已经熟透了,发出了浓厚的果香味。
  在那粗壮的枝干上,坐了一个身穿着橙黄色稠衣的小姑娘,姑娘脸蛋圆圆,听见了有人喊,才回过头 。
  萧暮云咧嘴偷笑,“爹……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她那么娇气 温执愿
  如果可以,我想请雨下得再久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她拥入怀里。
  —
  祁舟生日聚会上。
  络琛问祁舟兄弟和络枳他选谁?
  祁舟闻言很不屑。
  他说络琛问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平。
  随后视线落在络枳的身上。
  他笑着说,“她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可以被做为选择的选项。”
  “于兄弟,我能同甘共苦。”
  “但她,我舍不得。”
  —
  可能是见到她的第一眼,糖吃得有点多,以至于看见她就莫名的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
  —
  络琛说她是他们全家的小甜包,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络枳是只属于他的娇气包。
  遇见你后,爱你好像就成了本能。
劣质关系 墨分三色
  沈谦丰知道余小还懦弱无能,唯独讨人欢心还有点本事,说白了一个养的宠物而已。
  拱手让给自己的哥哥沈谦润当然不可能,投出去的饵料当然得物尽其用,不然他怎么碾在沈谦润头上成为人上人?
  他那个哥哥也就表面上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是畜生也不为过,他并不心疼余小还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毕竟一个人而已,坏了,再换一个就是了。
  他觉得自己还没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不过他的好哥哥真是拿余小还给自己上了一课。
  余小还背上的鞭痕居然被他称为杰作,疯子,都是疯子。
  只是他好像玩大了,余小还成为了另一个疯子。
  这次位置交换,他是飞不出的笼子的金丝雀,余小还却捧他无价珍宝,跪着求他别走,他在愤怒中被余小还打了一剂安定剂。
  余小还擦擦眼角的泪,看着他轻笑,眼里有痴迷的光,告诉他,“睡吧,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了。”
大人说她千娇百媚 芫娇
  “我愿陪你看遍满城烟雨,抚平千万风云。”
  -
  池嫣抿了双唇,从红柱上直起了身,眉梢添笑,拂袖拱手作揖,软声吐字:“那便愿我的国师大人,平安归京。”
  他则是细瞧她精致眉眼,算是懂了什么叫一眼定终生。
  -
  所谓第一次同她见面儿的时候,是从京城有名的青楼去查案,那小姑娘上来就环上了自己的腰,娇滴滴地唤他:“大人,抱我——”
  池嫣知道,这是朝中如今最有威望的国师大人。
  她不知道,她这一抱,便是永生。
  沈洲又怎能告诉她,自己这是蓄谋已久。
  -
  头一回瞧见这么有趣的姑娘,怎能让她逃了。
  况且她也来主动撩拨了自己。
  沈洲半阖着眸子,睫羽轻颤,任由手中折扇晃悠碰在木质桌面上发出一响,启齿。
  “阿嫣,你不脏。”
  “等我收你入我国师府。”
  -
  那一年,春桃恰在墙角开了花儿,池水也被霞云映了大片绯红。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走到了一起,在凉亭中拥吻。
  “大人,迎我入府。”
  “好。”
  #
  闺蜜文《大人恋她仪态万千》by赴昭。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反派师尊的洗白计划 慕花寂
  作为一个大反派,在连续被自己家徒弟搞死两辈子以后,萧言陌痛定思痛,终于下定决心要洗白自己了。
  第一世的萧言陌对师长枫细心呵护,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最后却因为奸人挑唆,他二人反目成仇。
  第二世为了从根源解决问题,他干脆躲了师长枫十六年,但最后还是被师长枫抓去了。
  在心底sun了n次dog后,萧言陌决定这一世开始给师长枫洗脑!
  于是在师长枫被萧言陌带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他每日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师尊天下第一好”,“师尊是个大好人”。
  ————————
  萧言陌:只要我洗脑洗的够彻底,反派光环就灭不了我。来,乖徒弟,跟我念,师尊尊天下第一好!
  师长枫:好的,记住了,师尊尊是可以娶回家的!
  萧言陌:不,你胡说,我没说过!
快穿之我的病娇宿主 墨歌
  身为病娇,楚九却分为俩个极端。
  极端的白和极端的黑。
  表面温柔内心无情,甚至是想控制主神,改变系统规则,毁灭世界,不在乎生命,甚至没有恐惧,优雅又极致的女子,只能说是她楚九了吧……
灵眸 地狱蝶
  看见鬼的方法有很多,有人天生阴阳眼,有得道高僧能够开天眼,也有民间道士通过滴牛眼泪,柳树擦眼等方法来看到鬼。而我,没有阴阳眼,也不是得道高僧,更不会道术,但我却有一只鬼的眼睛。
  (书的前几章为了营造氛围用的是第一人称写作,后面转变为第三人称,希望大家多看几章,剧情慢慢就展开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可以加我的书友群:
  ^O^577273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