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14章约法三章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章约法三章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10-01 20:14:47

  李迟玄再一次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林暮云的面前,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里不蕴含丝毫情绪,冷静的就像是个机器人 。
  但林暮云看出来了他不太高兴,下意识的,她把手心中的字据往身后背过去,额头上冷汗直流 。
  有什么事情是能够比背着相公出来闷声赚大钱,结果转头却被相公抓住更尴尬的吗?
  奈何手速比不上李迟玄,李迟玄伸手就禁锢住了林暮云,那个字据展示在两个人的中间,被他瞥了一眼。
  林暮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李迟玄没有抢那字据,只是带着林暮云回府。
  路上行人目光依旧是羡慕,林暮云则是麻木,她就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鸡崽子一样被鸡妈妈拎回了草垛里。
  孙家酒楼离李府没有很远,一刻钟的事情,两个人就到了书房。
  李迟玄坐在梨花椅上,提笔蘸墨,笔尖在宣纸上舞动,落下一行字——去酒楼做甚,不是说要去买材料为我做桂花糕?
  这还是两个人头一次有了对话,宣纸上的字很是端正,和繁体字差不多,林暮云能看懂,但是不是很会写。
  转瞬之间字写好了,林暮云乖巧的张嘴回复:“原本是打算出了酒楼就去买,结果碰见你了。”
  李迟玄放下毛笔,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双手放在身前的林暮云,抬眼一瞪。
  “你瞪我也没用,我这说的是实话 。”林暮云缩了缩脖子,不动声色的把藏在手心里的字据捏得更紧。
  李迟玄视线下移几分,然后便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写着——手掌心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这是我的东西!”林暮云瞪大了眼睛眼睛,“就算我们是夫妻,你也没有也可以过问我做了什么的权利 。”
  李迟玄皱眉,提笔——为什么?
  “我们之间都没有感情可言,你还要让我对你开诚布公,你这是流氓行径 !”林暮云来了底气 ,越说越带劲 。
  李迟玄脸色黑了又黑,最后干脆把笔放下,站起身,用身高压制林暮云,摊开手掌,等待林暮云自觉的交出字据。
  其实这字据里面的内容李迟玄已经猜出来了一些,但是他更需要林暮云的忠诚,刚刚林暮云说的话让他很不悦。
  尤其是一想到林暮云和孙家酒楼的掌柜待在一个包厢内那么久,他就浑身不痛快。
  眼看着李迟玄摆出来了一副不容拒绝的架势,不知道怎的,林暮云就是心虚,她默默把字据放了上去,痛苦道:“你看了不能撕!”
  那字据被折成了正方形,四角都有被汗水濡湿了的痕迹,能够明显看出来字据主人的紧张。
  李迟玄怔愣,林暮云怎么会这么想,他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打开那字据一看,果不其然,其中的内容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狡猾的小丫头利用着自己的能力圈着地盘,还同时尝试着把属于自己的地盘扩大 。
  见字据上的内容正常,李迟玄心情才好了一点 ,他本来也就没指望让李府和孙家合作成功,倒不如便宜了这小妮子。
  字据很快又被归还到林暮云的手上,完好无损的那种。
  接过字据的时候,两个人的指尖相触,林暮云接过字据,又有些不放心的拉过李迟玄的手,与他对视:“你不生气?”
  手掌忽然间叠加了另外一个人的温度,李迟玄指尖不太适应的蜷缩了一下,随后把林暮云的手移开,犹豫几下又拿起了笔 。
  ——约法三章。
  “约什么?”林暮云问。
  ——一,互不过问彼此的事情,做事藏好马脚,别被发现,必要情况下,帮彼此打掩护。
  李迟玄写下一行便侧目看林暮云一眼,林暮云点了点头,他才继续写。
  ——二,不得和外人拉拉扯扯,要为彼此名声着想,做好为人夫,为人妻的本分。
  “这是必然。”林暮云觉得这一点也还能接受。
  李迟玄抿唇,提笔写下最后一点。
  ——三,努力培养感情。
  这短暂的一点晃了林暮云的眼,她一时间不敢相信李迟玄写了什么,破口而出一句:“什么?”
  李迟玄投递过来了一个死亡凝视。
  林暮云忽的从那眼神中看见了一丝委屈,她轻咳一声,“行吧,这点…也没有问题 。”
  革/命友情的确也需要培养,至于再深层次一点的,就算了吧,她今年才二十二,不着急。
  “这三点我都同意,那我现在先走啦?”林暮云问。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李迟玄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他心情很好的点了点头,放林暮云离开。
  离开时,林暮云揉了揉胸口,觉得和李迟玄聊天果然很压抑。
  接下来几天,林暮云每日去孙家酒楼投喂孙光豪,交上去了三个配方,“香菇糯米饭 ”“糯米红枣饭 ”“青椒醋油饭”。
  借着现在孙家酒楼还没有到特别火的地步,林暮云又让孙家酒楼的小二以洛阳货商的名义,去李府把所有糯米存货都买了下来。
  几日后,孙家酒楼爆火,唯一有存货的林家米铺借着外地商人的名号售卖糯米,销量瞬间上来了。
  去掉一开始的购入价,光是利润就已经赚了有几百两。
  林暮云忙的脚不沾地,头疼了几日,巴不得女主现在赶紧出现 。
  但是女主却始终没有出现,就好像在这一段剧情当中她的戏份被删去了一样。
  食物的热度很快就会湮灭,林暮云原本想着偷偷摸摸赚一下小钱就退出来的想法,在女主的长时间未出现落了空。
  孙光豪不乐意放人走,说是其他酒楼也发现了糯米的商机,已经开始偷偷摸摸学习糯米饭的做法了。
  没法,林暮云只好花了六日的时间,顺便把糯米的甜品做法也全部都写了出来,第七日才混混沌沌的往孙家酒楼赶。
  孙家酒楼和往日早已不同,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始终没有间断过,所有人都是满面笑容的进,捧着肚子出。
  今日却和平时多少有些不一样,林暮云刚迈过大门的门槛,一个青瓷烧成的茶杯就在她的脚边炸开。
  “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你们中原人也就只靠吃这种东西饱腹吗?”浓厚的异域腔调传来,语气中透露着主人的不爽。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我死的时候二十八岁 以沫瑶
  题言:她的一生每一步都在走向死亡。
  沈旧林&宋羁鸟
  ——“我们当初说好了的,即便我们走散了也会找到彼此.”
  二十岁那年,宋羁鸟在娱乐圈被世人赋予为“国民女神”称号,而林题却意外死在了颁奖晚会上。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场的那一幕,以及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
  从此以后被沈旧林拉下神坛,坠入深渊。
  国民女神一夜没落,昙花一现。
  二十一岁在母亲和继父之间,她被迫选择了与继父生活,继父与她相差仅十岁,母亲离开后继父性情大变,整天赌博抽烟喝酒,甚至还偷看她洗澡。
  二十二岁被人贩子拐卖,被逼着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
  这一年大火烧坏了令她骄傲美丽的脸,逃跑时,左腿被殴打成瘸。
  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同一个人。
  那人将她踩在脚底下,眼神狠戾,没有半点温存。
  他对她说:“不是想火吗?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国民女神宋羁鸟了,怎么样?满意了吗?”
  她人生中最后一抹光亮被他彻底熄灭。
  在她死后五年,那人却木讷呆滞的望着天边,嘴里反反复复念叨一句话。
  “我的小鸟什么时候飞回来啊?”
  .
  池鱼思故渊,羁鸟恋旧林。
  ——《归园田居》陶渊明.
  .
  阅读须知:
  /虐文!结局be。
  /三观不正慎入!
  /请勿代入现实。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推荐bgm《忘了没有》王靖雯不胖。
恣肆 林又夏
  职业电竞选手沈听澜×天文爱好者梁嘉懿
  在这路遥马急的人间,真的有人把爱意藏了好多年。
  沈听澜喜欢梁嘉懿,从一次见,从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
  文案一:
  “我听别人说一个人爱上一颗不起眼的星星,是因为没有见过银河。”
  梁嘉懿和沈听澜并肩坐在一起,喝着加冰的汽水,眼里盛满细碎的星光,“真正的喜欢是,就算见到了银河,仍然喜欢那颗星星。”
  沈听澜宠溺看向梁嘉懿,眉眼里越发温柔,少年炙热的爱意无处躲藏。
  文案二:
  最近沈听澜总是一个人暗暗吃醋,温软可爱的小姑娘天天研究她的小星星,对他爱答不理的。
  “宝贝,小星星好看吗?”
  “好看。”梁嘉懿几乎脱口而出,转身对他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你要跟我一起来看看吗?”
  沈听澜口嫌体直的挪到梁嘉懿身边,通过天文望远镜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那是属于梁嘉懿的热爱。
  沈听澜腰间一紧,低头便看见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揽住自己,她的脸贴在自己背后,声音软软糯糯的,“志同道合的人才能看懂同一片风景。”
  只觉得吹过耳侧的风也燥热了起来。
  文案三:
  沈听澜最近极度不自信,每天都要问梁嘉懿爱不爱自己,还一定要说出个理由。
  梁嘉懿为此头疼得很,这家伙是想听夸奖了就直说。
  “或许你本身并不熠熠生辉,甚至有点木讷,但你本身就是星星,就很浪漫。”
  梁嘉懿最爱的就是天上那些闪闪发光的星星了,沈听澜嘴角微勾,狭长的眼睛半眯着盯着面前娇软的小姑娘,透露出一丝精明。
  文案四:
  梁嘉懿闲来无聊的时候迷上了家庭伦理大剧,看着剧里夫妻之间的那些争吵和隔阂,担忧的一遍又一遍询问沈听澜,“你以后也会和我吵架吗?”
  “不会。”
  “你会跟我分手吗?”
  沈听澜放下手机,温热的手掌捧着面前乖巧的女孩,“我们可能会吵架,会有误会,但是我们一定会和好,会解释清楚,我们的爱会只增不减,我是不会让你带着情绪过夜的,不会让你远离我。”
  梁嘉懿墨黑的眸子里渐渐泛起潋滟的涟漪,她的爱是双向奔赴的。
  文案五:
  “同一个错误不会犯两次,如果犯了,那就不是错误,而是选择。”
  “所以?”
  “所以我确定,我爱你。”
  很多年以后,沈听澜回忆起来,仍旧记得那一瞬间心中涌动的暗潮。
  “零星的变得优秀,也能拼凑出星河。”
  -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言情电竞内容1:1
穿书:系统,你们剧情不对 浮末
  叶凉秋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吃个鸡蛋被电死不说,还要被一个辣鸡系统强行绑定,穿越到一个耽美文去。
  【简节无用,本人很懒很懒很懒,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感兴趣请大家先看文。不喜勿喷,如有类似纯属巧合。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最后再说一句,各位宝宝,如有意见和疑惑,咱多多交流,评论里等你,不管是谁,我只要看见评论肯定会回。
  浮末,浮生若梦的“浮”,夏末初秋的“末”。
  如果有想加我QQ号的读者们,3525351095
  回复:浮末
快穿:宿主你马甲掉了 浮末
  一句话:
  凭本事单身二十九年的gay总,绑定系统后做任务,总是在撩人的边缘试探,终于有一天,被小自己十来岁的任务对象给……压了。
  .
  8081:宿主,去吧!跟男主成为最好的兄弟。
  陆景:好的。
  从此,陆总每天早上给男主带早饭写鼓励字条,帮他赶走找茬的炮灰,中午还一起坐操场谈人生……男主开始眼神儿不对劲儿了。
  终于有一天,男主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陆景愣了愣,大笑:“老铁说笑呢,咱可是兄弟情。”
  男主:“……”去你妈的兄弟情。
  饭也带了,小手也牵了,该撩的也撩了,你跟老子说兄弟情?!
  .
  .
  ----------------------------
  ①快穿文,各种位面,攻受1v1,双身洁
  ②文案可能会与正文不符,慎点。
  ③作者写文属慢热,前几章耐心。
  另外已完结文:《穿书:系统,你们剧情不对》
反派师尊的洗白计划 慕花寂
  作为一个大反派,在连续被自己家徒弟搞死两辈子以后,萧言陌痛定思痛,终于下定决心要洗白自己了。
  第一世的萧言陌对师长枫细心呵护,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最后却因为奸人挑唆,他二人反目成仇。
  第二世为了从根源解决问题,他干脆躲了师长枫十六年,但最后还是被师长枫抓去了。
  在心底sun了n次dog后,萧言陌决定这一世开始给师长枫洗脑!
  于是在师长枫被萧言陌带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他每日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师尊天下第一好”,“师尊是个大好人”。
  ————————
  萧言陌:只要我洗脑洗的够彻底,反派光环就灭不了我。来,乖徒弟,跟我念,师尊尊天下第一好!
  师长枫:好的,记住了,师尊尊是可以娶回家的!
  萧言陌:不,你胡说,我没说过!
拜托请离我远一点 啵儿
  祁落点了根烟,笑意慵懒,“简单来说,这是个我家小孩把世界炸了带着我成功逃生的故事。”
  —
  祁落一直以为自家小孩是个乖孩子,不抽烟也不喝酒,爱吃甜食爱喝奶,害怕时就哭唧唧,无聊时就抱着他的胳膊喊“先生”。
  直到那天世界终结时,他看着周北意站在硝烟火海之中,手中的匕首还在滴着血。
  对方的眼睛很亮,混合着泪光与火光,他微微一笑,好看的要命。
  “先生,我带你去寻找真实。”
  —
  对外冷硬护崽无下限玩家攻&表里不一白切黑NPC受
  —
  拜托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他妈真的只想当个普通人。
  “如果世界没有光,我们就成为自己的光。”
  —
  #已过签
  #本文主攻哦
  #剧情废主要想谈恋爱
  #原创至上
  #阅读愉快
快穿之谪仙男配 子阶无双
  洛笙箫因为一次复仇,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脑海里莫名出现一个机器人,它说:“宿主大大,本系统君带你装逼带你飞!偶们一起踏上幸【搞】福【基】的康【不】庄【归】大【之】道【路】吧!”
  洛笙箫无奈点头。
  可是天啊撸,什么鬼?系统你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歌阙对着手指,“这个只是一个意外!真的!”说完还点了点头。
  “呵呵…”
  “大大你别生气嘛!不就是…”声音越来越弱。歌阙抬头挺胸【虽然并没有】,“我可是宇宙超级无敌的系统菌!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
  “你确定?上次你可是连自己都差点搭进去了。”洛笙箫嘲讽脸。
  “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对你说,系统,你完了!”
  哭唧唧…
  ……
  “大大,恭喜宿主大人喜获万人迷光环,意不意外,开不开心?”歌阙欢脱的说,可怜的系统,又脱线了。
  “我看你很开心嘛!嗯~”
  歌阙不明所以,呆呆的点了点头:“是啊!”
  让我们为可爱【可怜没人爱】的系统默哀三秒钟。
  抛物线完美落地,似有扎根的倾向……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若思路不明,亲们见谅。凑活着看吧!
  求评论,求收藏,穷呐…
师兄他出场自带仙气 沈初六
  谢宴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穿书这个戏码会落到他身上,还是穿越到一部狗血虐文里面!
  穿书就穿书吧,他也只想好好磕攻受之间的cp啊,毕竟也是他哭到用掉过一包纸巾的超级无敌虐文!
  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成了第三者?他记得书里没有他这个角色吧,美貌师尊攻和傲娇徒弟受,他成了师尊的第二个徒弟?
  系统不对劲,剧情不对劲,师兄,你怎么也不对劲?
  哎哎哎?那个,师兄,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好吃的!
  ……
  在触发了一些奇怪的隐藏剧情后,谢宴得到了作者大大的“大纲”一份。
  所以,他妈的,他居然是最后的大boss??!所以他,顺理成章的黑化了?
  作者是什么脑回路,他不是一个三线小配角吗,呜呜呜,他只想当他的路人甲啊喂!
  ……
  我从前一直以为,我只要追着你的背影,总有一天会跟上你的脚步。
  可是最后我才发现,即便我耗尽了余生,也无法追随你。
  长相忆自当长相思。
  “师兄,苍山的桃花又开了,很像当年呢。”
  一如当年。
  我寻了半生,也没等到你的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