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11章好不好嘛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1章好不好嘛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09-17 18:08:48

  林暮云把利与弊摆的清楚,断然不是什么好拿捏的,李陶氏虽说和她签了字据,却也不得不防上一防。
  临走前,李陶氏最终选择当笑面虎,给了林暮云一盒栗子糕,说是李迟玄最喜欢的糕点,让她拿去讨好李迟玄。
  从李陶氏屋里出来,林暮云提着糕点,把灿菊当成李陶氏,翻了个朝天的白眼。
  小样,当婊/子还立牌坊。
  也就这栗子糕还有点用处了。
  …
  偏院书房内,李迟玄拿着竹简看那文献资料,没分给温方梧一个眼神,他淡淡道:“林暮云被喊去李陶氏那,与我何干?”
  “少爷,话可不能这般说,夫人一回来便被喊过去,自然是凶多吉少。”温方梧给李迟玄分析了一番。
  “自古婆婆与媳妇的关系很是耐人寻味,李陶氏怕不是知道了你陪夫人回门,所以就要刁难夫人了。”
  面对温方梧的一段剖析,李迟玄眼中波澜不惊,情绪丝毫未变,“那我是要过去陪她一起被骂?”
  温方梧一顿,眼神顿时落寞起来了,是了,李迟玄在外伪装哑巴,去了也无济于事,可怜了夫人…
  眼看着得力的侍卫都被那狡黠的女人勾了魂,李迟玄心中更不耐:“陪她回门本就是我该做的,其余有关她的事情便没必要来过问我了。”
  林暮云那丫头能和李陶氏怎么样,字据都签了,难不成要为了他和那给了她众多好处的老妖婆翻脸?
  李迟玄可不信。
  温方梧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外头他们偏院的大门就直接被打开了,他只好停了嘴。
  是林暮云从李陶氏那回来了。
  林暮云快速把糕点往桌上一放,直奔书房,象征性的拍了拍书房的门之后,她便潇洒一迈,亮丽登场。
  那蝴蝶和铃铛在她的走动间碰撞,步摇哗啦的响,林暮云大大咧咧的跳动也不显粗鲁,反而很灵动。
  “相公!去外头吃糕点!”林暮云笑眯眯的开口。
  李迟玄快速的看了眼林暮云,见她一副没事人模样,脸上又平静的摇头,表示拒绝。
  “可婆婆说,你很喜欢吃那桂花糕…”林暮云见李迟玄摇头,皱了皱眉,唇角往下拉。
  这么快就喊上别人婆婆了?而且就连他喜欢什么糕点都打探到了,果然这俩人背着他有所交流。
  林暮云在敬茶那日果然是做戏,李迟玄眼底暗自讽刺一番,便安安静静看书,不再理会林暮云。
  林暮云摸不着李迟玄心中所想,只当他不愿意吃自己拿来的糕点,便对温方梧道:“那你吃不吃?”
  李迟玄是主子,拒绝了没什么,温方梧是敬业的奴才,被点名了立刻受宠若惊答应。
  “那快来!”林暮云眼睛一亮,又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温方梧屁颠屁颠的跟着,全然忽视了李迟玄眼中强烈的不悦,他在心底暗示自己,他这是为了帮李迟玄试毒,这才应下的。
  外头放在桌上的糕点还散发着热气,由糯米粉、糖和蜜桂花为原料制作而成的桂花糕色泽黄白分明。
  春茶不在,下午茶队伍又少一人。
  温方梧拿起一块,细细品尝一番,只觉滋润松软,细腻化渣,咽下后,他自然的开口:“夫人这糕点…可是大夫人给的?”
  “大夫人?”林暮云把糕点往嘴里送的动作停住,不解的回答:“你怎么会这么想?这是婆婆给的,不是那什么大夫人。”
  “可婆婆不是…”温方梧惊了,一时间不知道拈着剩下半块桂花糕要作何动作。
  余光间,他看见李迟玄站在书房对着院内的窗边,正冷冷盯着他们,那个位置绝妙的处于林暮云背后,他和林暮云的对话全然落入李迟玄耳中。
  “诶~我这婆婆是喊丈夫的生母,这是我们那的规矩。”林暮云打断温方梧。
  随后又把自己拿到栗子糕后的事情说了一番,“大夫人与我聊过回门之事后,便给了我一盒栗子糕,说是你家少爷喜欢。”
  温方梧瞪大眼睛,把剩余半块糕点狠狠扔进嘴里咀嚼,费劲吞下,忙不迭开口:“这是什么话,少爷喜欢的是桂花糕!大夫人怎么可能知道少爷真正喜欢什么!”
  “所以呀,我去找婆婆啦~”林暮云得意一笑,温方梧都能想明白,她怎么可能不明白。
  所以拿到栗子糕,林暮云便装模作样去找秦姨娘,故作问候,不经意谈起李迟玄最喜欢的糕点,最后荣获秦姨娘对李陶氏的双倍恶意,和李迟玄真正喜欢的糕点。
  温方梧听完林暮云的话,嘴唇颤抖不止:“夫人,你好聪慧。”
  “谢谢。”林暮云低调点头示意谢谢,随后伸手捏起一块糕点,递给温方梧:“别客气,你少爷没胃口,你吃!”
  “哗啦”书房门大开。
  林暮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故作惊讶:“相公!你看完书啦?”
  李迟玄不语,站在书房门口紧盯着林暮云手中递给温方梧的桂花糕。
  那块桂花糕配着美人的纤纤玉手,和抬袖露出的半截玉腕,李迟玄眼睛都快要瞪穿了。
  林暮云怎么可能不懂李迟玄什么意思,她立刻狗腿子的站起,把糕点恭恭敬敬递到李迟玄嘴巴,甜甜笑着:“相公可是看书看饿了?”
  李迟玄垂眸,咬了一口桂花糕,用实际行动回答。
  笑意瞬间在林暮云嘴边绽放的更大:“相公,好吃吗?”
  面对着一句一个“相公”,李迟玄面不改色,终于在温方梧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点了点头,给出了答案。
  桂花糕是李迟玄童年最甜蜜的回忆,桂花糕制作简单,秦姨娘在府中不受待见,唯一有条件做的就是这种糕点。
  “那……”林暮云讨好道:“相公若是喜欢,我明日就去找婆婆学如何做桂花糕,以后日日做给你吃如何?”
  李迟玄刚好张嘴打算再咬一口,听见这话后,他颇为震惊的看向林暮云,眼中情绪复杂。
  林暮云得寸进尺,再胆大往前迈一步,循循善诱道:“明日,我就出去府外买材料~相公,好不好嘛~”
  李迟玄终于被这“相公”砸晕了头,红云不知不觉爬上脖颈,他不由自主点头同意。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我不是谪仙 子墨君
  非典型谪仙攻略。
  江卿因为踩到香蕉皮,摔到脑子,以至于原地去世,开启了快穿之旅。
  第一个世界练手世界,抢夺女主角的第一美人之称。
  第二个世界开始正式任务,江卿生于江家,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却因早产自幼便体弱多病,少有人见,而他的家里人却不像把他当做相亲相爱的亲人,倒更像养的情人,所有人都看他看的很紧,这让江卿一度选择死亡,奈何有着扶持十五皇子上位的任务,帮助十五皇子打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乱臣贼子,导致他不得不顶着所有人的热切爱慕,艰难的把十五皇子养大成人,并推上皇位。
  第三个世界,江卿生于书香世家,做为一个为人师表的语文老师,性格温柔贤惠,任务是把男主扭曲的三观掰回来,却因为养崽经验不足导致任务失败。
  第四个世界惩罚世界,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把欲望摆出来,想要的买不起,那就偷,讨厌的赶不走,那就杀,喜欢的得不到,那就抢,江卿是唯一的白色,他要承受所有喜爱和恶意,任务是,保持本心。
  第五个世界,任务是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在血腥中成长。
  第六个,度假世界,修真界有个卖糖果的店,那里的老板自称糖果屋,里面有各种各样让人眼前一亮的糖果,什么棉花糖,棒棒糖更是闻所未闻,而比之那些糖果更为有名的,就是糖果屋的老板——江卿。
  他拥有比第一美人还要出色的多的容貌,却不喜欢露面,他声音比妙音仙子还动听,却不喜欢开口,他神秘,安静又梦幻,是修真界所有人的白月光,朱砂痣。
  第七个世界,他是闻名遐迩的模特,性格孤僻,却能因为摄像师的要求露出最甜蜜温柔的笑
  ps1:其他世界待定,更新世界顺序不定。
  ps2:男主盛世美颜万人迷,谁都爱他,他谁都不爱,会有男的爱上男主,不喜误入,简介懒得写,我不要脸,你们随意。(算写个消遣,老文没法重新上架,给读者的补偿)
  QQ群:1094087563
傅先生的心动计划 池青
  傲娇小奶狗(偏执阴暗)×温婉娴熟人妻
  前期家庭加校园,后期都市生存。
  /
  卿雪玉苦心经营的四年婚姻,本以为丈夫对她情深似海,到头来不过是逢场做戏。
  /
  那日,一只橘猫闯进了她家的院子。
  猫的主人,她的新邻居,是一个年纪比她小了六岁的男生。
  少年清纯地笑道:“姐姐,我家的猫是不是在你的院子里。”
  重逢。
  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相交。
  是挣扎,还是坚守本心。
  她一味拒绝,退守到最后的防线。
  她蹲在隐晦的角落里,抱着头低声哀求道:“求你,别靠近我。”
  男孩走到她的身前蹲了下来,抬起纤纤玉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碎发,靠近她的耳边,伏在她的玉肩上,轻声道:“姐姐,别害怕我好不好。”
  /
  备注:男主善于伪装。
  一主一副。
  避雷:女主不洁。
  男女主相差六岁。
  年下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如果月亮也失眠 席小窝
  爱是救赎,爱也是囚牢。
  我们在俗世里追求浪漫,要么泅渡上岸,要么葬在海底。
  -
  七年前,乔云戎对将在崩溃边缘处于绝望状态的唐怿洲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方红着眼盯着她看,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连骨头都不剩。
  七年后,唐怿洲掐着她的脖颈,不顾她的涨红的面孔,冷笑着开口:“好久不见。”
  乔云戎气都喘不上来。
  -
  如果月亮也失眠,我愿为你颠倒日夜。
我喜欢你好多年了 宋蔚时
  在热搜又出现贺影帝和沈朝岁复合的词条时,贺家粉表示他们都懒得去撕沈朝岁了,都淡定的安慰新来的粉丝,表示是常态,小场面,哥哥马上就澄清。
  在众人吃瓜之际,贺辞年发布了新微博。
  贺辞年V:是真的@沈朝岁V
  贺家粉and网友:?????说好的澄清呢?
  —
  贺辞年有个秘密,其实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忘记他的岁岁,一直都在等她回来。
  沈朝岁从未告诉过贺辞年,她好喜欢贺辞年,以前喜欢,现在比以前更喜欢。
  —
  ·贺辞年&沈朝岁
  ·凉生儿是人间理想✨
  ·推姐妹文《反派他总是想杀我【快穿】》by.爱飞的鱼
  ·只要我不耍无赖,隔壁点点不断更,稳定更新不是梦。
他的小温暖 桃光
  沂城一高新来了个转学生,小小一只,白白嫩嫩,就是打扮的有些土气。
  厚厚的刘海差不多遮住眼睛,再配上一副大黑框眼镜,整个人看上去莫名的喜感。
  可谁想就是这土气的新同学勾走了一高大佬程暮的魂。
  新同学喜欢吃糖,大佬就随身携带着糖盒。
  新同学喜欢看书,大佬就陪着她天天往图书馆里跑。
  新同学一个人不敢回家,大佬就每天早晚接送。
  此情此景,程暮的一众小弟纷纷扼腕感叹:“那种大眼镜土气女到底有什么好?!”
  谁知新同学一朝摘下眼镜,拨开刘海露脸,竟然惊艳众人,把校花不知道甩了多少条街。
  有人问“程哥,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她这么好看?”
  程暮微微扬眉,胸腔里溢出一丝低笑“我媳妇,怎么样都好看!”
  好看到他都快合不拢腿了。
  姜暖星有过一段印象深刻的过往,她保护了自己这么多年,但没想到最后因为程暮而悉数破功!
  小白兔乖乖。
  快到我的怀里来。
  眼镜本体伪土气学霸。
  笑面阎王真痞气大佬。
  本书原名《小白兔乖又乖》
  本书又名《她可爱过头了》《程大佬的追妻日常》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呀!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还没爆发的时候,苏木发现原主榜上富豪后甩掉的前男友,居然是末世后实力排行榜NO.1洛北遥。
  苏木:……
快穿之发糖计划系统 不爱肉肉的KK
  【主攻文,甜虐交织,受不是很受,攻却是很攻】
  “吃糖吗?超甜的那种哦~”我叫蓝恬,人如其名,我的工作也很甜,每天就是带着各位男主们在小时空里撒糖撒狗粮。
  “甜糖一号,你这次的任务是要对男主在全校进行广播表白。”
  系统的声音提示,就意味着他新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甜糖一号,这次你的任务是要在你拿下影帝的颁奖典礼上让男主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公开你们的婚姻关系。”
  ……
  “甜糖一号,我们的宗旨是什么!”
  “发糖发糖发糖!”蓝恬将发糖部门的口号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喊了出来。
  事与愿违,在一次任务失败后,蓝恬被迫重置任务,任务完成离开的方式就是为了自己的爱人而死,又或者是被爱人亲手杀死…
  他只想过第一种离开方式,从未想过第二种离开的方式会让他几近崩溃…
  时间的消逝又能否让两个相爱的人消除隔阂…
心动值已超标 非榆
  “我喜欢你,很久了。”
  ——
  郦落整整喜欢了谢征五年。
  她追随他的脚步,把自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追成了国内顶流,可是还是没有碰到谢征。
  直到那一天,她们俩在一档综艺相遇,郦落颤抖着伸出自己的手,眼里的情绪单纯且热烈。
  “你好谢征哥,我是郦落。”
  当时偌大的化妆间里,郦落清晰的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总算,总算是让他看到她了。
  ——
  那天夜里,车内的温度急剧上升,谢征坐在郦落身边,双手以一种不可侵犯的姿势将她压在车座上。
  呼吸愈加急促。
  他双眸泛红,温热气息喷洒在她颈间,一字一句说的极慢:
  “……郦落,你要翻墙?”
  怎么可能呢,女孩在内心反驳,但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就听见耳边呼吸依旧。
  “你要是敢翻墙,我就连夜把墙拆了。”
  郦落一愣,心像是被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又酸又涩。
  她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才遇见他,又怎么可能翻墙……
  ——
  “直到遇见你,我才明白什么是爱情。”
  郦落&谢征
  //我们都曾为彼此奋不顾身,只是幸好均被幸运女神眷顾。
  //超甜,甜文,无误会无小三,一路甜!
  //这里非榆,望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