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8章不受待见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章不受待见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09-10 17:30:09

  “这礼品有西湖龙井茶,是少爷喊人去江南那里置办的,茶是个好东西,喝了提神醒脑。”
  “茶是小事,少爷还托人买了玛瑙,玛瑙这东西,据说这东西摆在家里面,还可以改善风水!”
  “我们今年这地,橘子长势不错,少爷还让我买了几斤橘子,我吃了几个,可甜了,林小少爷肯定喜欢。”
  “还有还有……”
  温方梧絮絮叨叨的帮李迟玄邀功,把所有准备的礼品一股脑说了出来。
  林暮云走在最前面带路,李迟玄注意到这路不是前往
  他们这一路走来,倒是吸引了不少街坊邻居的目光,窃窃私语个不停,全是羡慕林暮云找了个好相公。
  以往那些农村高嫁女,哪还能回娘家。
  走在最前面的林暮云心里面却是越听越沉重,她不知道李迟玄居然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大一个惊喜,而自己三日前还在想着赚钱不带他。
  简直罪过。
  这一边想一边走,林暮云也没注意到已经到了家门口,眼看着就要撞在木门上,一只手忽的横住林暮云的腰,虚虚拦了一下。
  林暮云的鼻尖差点和木门贴上,她皱着眉想要后退一步,肩膀又被身后的李迟玄按着了。
  他想干什么?
  林暮云眨了眨眼,却听见了叮当响的声音,一个冰凉的,会发出响声的东西贴着她的头皮穿了过去,插在了她的发丝之中。
  李迟玄把一个坠着蝴蝶和铃铛的步摇放进林暮云单调的发髻里,满意的着林暮云多了装饰物后,明显好看起来了的后脑勺。
  栀子花身边应该有蝴蝶。
  这支步摇是李迟玄特意出去买的,借着现在这个时候,就给了林暮云,当做他们迟来的新婚礼物好了。
  林暮云疑惑的伸手往后摸,刚好和李迟玄想要拨动蝴蝶的手碰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手指都忍不住发热,然后大弧度的退开,这一下,银制蝴蝶和铃铛碰在了一起,步摇又叮当的响。
  温方梧侧着身子,看着李迟玄温柔似水的动作轻微眯了眯眼,觉得孺子可教也。
  “门口怎么热热闹闹的,还让不让人好好杀鸡!”
  温情时刻被打破,雄厚的声音从木门内传出来,原本紧闭的木门打开了,林父那宽阔的肩膀挡在门前。
  林暮云惯性后退几步,直直撞进了李迟玄的怀里。
  如果放在平时,林暮云这个时候肯定会在意自己有没有把李迟玄那病弱的身板撞坏,但这个时候 ,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身体是硬邦邦的。
  林暮云注意力全部被林父吸引了,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笑着喊了句:“爹!”
  林父睁大眼睛,男人满脸胡子,看似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实际上大大咧咧之下隐藏着温情,他惊喜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儿,“闺女!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林暮云矜持的收了下笑容,然后从李迟玄怀里退出来,“爹,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相公,李迟玄。”
  林父的脸色肉眼可见的从高兴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了。
  李迟玄其实并不抗拒林暮云的亲热,而是配合的对着林父笑了一下,然后点头微微弯腰。
  起身后,李迟玄看见林父的表情似乎不怎么待见自己,他眉间有一丝怔然。
  “进来吧。”林父闷声开口,他让开身子,放李迟玄和林暮云进来。
  林暮云刚跨过门槛,就听见一道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爹!是姐姐回来了吗?”
  院内,林子明和以前读书郎形象不一样,他挽着裤脚,踩着木屐在水泥地上,一手拿刀,一手抓鸡脖子。
  肥鸡弹着翅膀,刀对着肥鸡脖子,林子明看见林暮云身边的李迟玄,瞪大了眼睛,手上一个不稳,刀用力割下。
  伴随着肥鸡的尖叫,还有一声林子明的呼声:“姐夫!”
  血溅了三尺远。
  李迟玄目光炯炯,深邃的大海波澜四起:“……”
  下一秒钟,一只手挡在了李迟玄的面前,那只手掌心纹路清晰,每条线极长,血腥的画面也同样被那只手遮挡。
  李迟玄听见林父声音响起:“死孩子!拿碗装着啊!”
  随后一阵风从他的身边刮过 。
  “别看。”林暮云自觉李迟玄没看过杀鸡的画面,便帮他挡住了,僵笑道:“我带你去见我娘。”
  两人互相往内院走去,留下温方梧一人惊讶的看着被血洗了的地板,他揉了揉鸡皮疙瘩四起的手,嘴唇颤抖着打开了林府的大门。
  工具人的任务完成,温方梧像是个守门员一般站在林家门口,如同雕塑,杜绝外面一切观察的目光。
  周围的人觉得没意思,一下子散了。
  林暮云也带着李迟玄进了内屋,内屋一个夫人坐在藤条编制成的椅子上,正聚精会神的用毛线编织东西。
  那是个看上去年纪五十多岁的妇人,动作略微迟缓,又极度温柔,她敏感的感觉到了身边多了什么,抬起头,根据熟悉的感觉发问:“云儿?”
  林暮云松开李迟玄,露出来了一副极度依赖的模样,蹲下身,把手搭在妇人的腿上,轻声应了句:“是我。”
  李迟玄这才注意到,林暮云这一个养母的眼睛似乎不太能视物。
  林母把手上捏着的细小木棍松开,抬手抚了下林暮云的头,敏锐道:“这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吧 ?”
  “是我的夫君,叫李迟玄。”林暮云被林母的敏锐弄得面色微微泛红,只能够介绍道。
  林母讶然,当即把针线团和木棍放到了桌上,把林暮云带的离远了几步,开口:“不是说他不跟你回来?”
  林母自以为的几步远,实际上距离不超过半米,林暮云有些尴尬,她仔细去看李迟玄的脸色,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之后,温声安抚林母:“他回心转意了,待我很好。”
  听到林暮云这么说,林母犹豫起来,“可…待你再好,我们也已经把那孙家酒楼订的席位退了。”
  孙家酒楼,林暮云想借着这一个机会去那里面探探情况来着。
  林暮云一听,脑子里一根弦断了,她“嘶”一声,忍痛道:“在家吃也行。”
  “在家吃…他一个少爷,吃得惯我们的粮食吗?”林母不太自信:“而且本想着你一个人回来,我也只收拾了帮你收拾了你出嫁时的闺房。”
  李迟玄再一次听了个全套,他微微叹气,很清楚林母为什么想要收拾出两间房,无非就是觉得自己不会乐意和林暮云睡在一起罢了。
  但林母的确没说错,他们从未睡在过一个塌上,李迟玄居然鲜少的感觉到了一丝愧疚。
  然后,他就听见林暮云开口了:“没事的娘,一间房也能睡,我打地铺便好了。”
  好了,更愧疚了。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你脸红什么啊 肉肉没了
  裴佳凭借美貌上了热搜,被迫参加综艺。
  本只想混一混就过去了,没想到碰到了自己的前男友。
  综艺咖程嘉禾。
  吓的裴佳想退出节目。
  事后被人撩的腿软。
  我要退出节目啊!
  这奶狗一直舔我,我该怎么办!
  -
  程嘉禾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爱脑补,内心戏多的很。
  裴佳主动发消息。
  程嘉禾:她对我有意思。
  裴佳夸他。
  程嘉禾:她夸我了,我两马上就要在一起了。
  程嘉禾主动亲裴佳。
  程嘉禾:她不反抗,她想和我结婚。
  裴佳主动了发了一个我想你了的猫猫表情包。
  程嘉禾:民政局我搬来了,不需要麻烦粉丝们了。
  两人在一起。
  粉丝:裴佳和程狗在一起,真晦气。
  粉丝:我还有羡慕程狗的一天?
  粉丝:程狗可是男德代表人物,看不起谁呢!
  程嘉禾动不动就开始炫裴佳,裴佳给他买衣服啦,给他拍照了啦,主动给他发消息了啦,说想他了啦。
  反正真的狗。
  不过红本本在那里粉丝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不是。
  表面高冷内心敏感可爱编剧/综艺咖奶狗脑补小达人
  双向脑补。
  裴佳/程嘉禾
  推两本书啊
  《我和黑粉喜结良缘》前期校园后期娱乐圈
  《赌你为我心动》女追男,霸道总裁
江山策:权谋世子妃 安若浮生
  平城裴世子容貌清隽如画,端的是端方雅致,公子无双,一身白衣如画谪仙。
  顾家第四女容貌华艳瑰丽,端的是温文尔雅,淑逸闲华,一身红衣如火炽烈。
  裴世子喜好温婉大方的美人,对顾家女穷追不舍终是将顾家女娶了回来,新婚之夜红粉变蛇蝎,吓坏了裴世子。
  “你的身子我得到了,如何得你的心?”耳边是裴世子低低的询问。”
  顾美人低声细语:“需拿一颗真心来换,万里江山来聘,百里红妆来迎,方可倾心。”
  成为世子妃后
  面对夫君,顾美人利之诱之。
  面对敌人,顾美人徐徐图之。
  面对情人,顾美人狠之又狠。
  成为丞相后
  面对皇上,顾美人忠心有二。
  面对前夫,顾美人毫无招架之力。
  面对情人,顾美人百般刁难。
  成为王妃后
  面对夫君,顾美人巧笑嫣然。
  面对千军万马,顾美人说一手翻天,一手覆地。
  面对情人,顾美人说要他皇族一百三十八个人的性命血祭江南。
  裴王爷在一边为顾美人擦拭脸上的血一边说:“美人只需笑即可覆灭江山易主什么的都交给为夫。”
  古风权谋
  推书《两世欢:赎罪世子爷》
  《楚妃谋》
  另外只阅读不收藏,都是耍流氓!
  大家快用你们的推荐票砸死我吧!
将军家的小公子 朽木木
  年下甜文,只虐身不虐心,要有的话,请准备好纸巾。
  『腹黑霸道将军攻×神秘爱哭弱小受』
  偶然重生到一个不知道几维的异世也就算了,还可以生娃是一种什么体验。(三性别设定:汉子,哥儿,女人)
  异世中,官清面对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自己,只有记忆中的亲人是唯一的寄托,奈何,天意弄人,亲人品种太仙葩。
  同父异姆弟弟抢娃娃亲?
  官清:不要了,送你。
  后妈欺你害你甚至要坏你名声?
  官清:……早知道多看几遍甄嬛传了。
  一朝遇到腹黑将军,他却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胆小鬼,躲避、拒绝、怀疑、终将被磨难历练,回不去,那就为你好好活。
  可那突然冒出来的身世又是什么鬼?
  林间在哪?他到底是谁?又肩负了一个怎样的使命?
  后期展现『轻微人格分裂偏执攻×高贵冷艳乖巧受』
  “听说了没,那个屠夫死了好几年的夫人回来了。”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还没爆发的时候,苏木发现原主榜上富豪后甩掉的前男友,居然是末世后实力排行榜NO.1洛北遥。
  苏木:……
教授你正经点 木锦弦
  (高冷腹黑攻×温润诱受)
  科学什么的,最难懂了!尤其是物理!
  可是林若现怎么都无法接受,他竟然被全家人逼去研读物理专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另外,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那个最擅长在黑板上唰唰写着无数深奥公式的男神教授,比他大不了几岁?!
  哼,不过是读下四年的理论物理学,他林若现怎么可能做不到?
  深深的愤懑不平激起了林若现学习的欲望……
  可!是!
  那个成天逗弄他,干扰他学习的人,不是教授又是谁?
  哥哥,这里好可怕,快救我回去!
神棍不渡:奈何她千娇百媚 苏歆玖
  捉鬼师傅辰星年少有为,家里却养了一只女鬼。
  这个女鬼,傅辰星去哪儿她去哪儿,乖的不像话。
  有人就开始动心思,想对付傅辰星,不如把他身边那只女鬼抓了。
  后来,小姑娘优哉游哉地摇着扇子,笑盈盈的道:“十八层地狱还是挫骨扬灰,你选一个?”
  “……”谁说她乖的!!
  —
  “傅辰星,你能不能要点儿脸?”
  南笙气冲冲的质问。
  男人轻抬睫羽,语气无辜:“我怎么了?”
  “你怎么就和外面说我非你不可了?”
  “小笙儿当初赖着我回来的,”男人声音懒惰的道:“现在反悔是不是晚了。”
  “……”
  当初怎么就觉得他高冷不可攀是朵高岭之花呢?
大师姐被魔教教主拐跑了 白猫猫
  穿越而来的容音在神医谷当了十九年大师姐,因为一纸婚约和魔教教主绑定了。
  没喜欢柳惊鸿前,每天都在想着如何退婚,当魔教夫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她不想出门就被追杀。
  喜欢柳惊鸿后,她开始想如何宠他,把追杀他的人干掉,陷害他的给他干掉,想抢他人的都给他干掉。
  柳惊鸿:“……”
  那他干啥?
  容音,“负责给我递刀就好。”
  (简介废材,凑合着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