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和仇人家庶子He了第4章神医现世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章神医现世

和仇人家庶子He了楚若云发布时间:2021-08-18 16:42:39

  十里街南江路口,林家管的铺子门口来了一圈人,嘈杂不断。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哈 !”
  林暮云梳着个妇人的发髻,配上一副不好惹的表情,直让人觉得这是打哪里冒出来的母老虎,纷纷给她让开。
  进到了圈内,嘈杂声更盛。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卖了坏米就卖了坏米,这都不愿意承认,我家老头子都吃成这样了!赔个钱怎么了 ?”
  一个身穿粗布的老婆子插着腰,对着秀气的十几岁男子张口就骂,那气势和她满头白发毫无相干 。
  “这没有证据。”秀气的男子气的鼻尖都冒出来了几滴汗:“大娘,医馆就在隔壁,要不您去隔壁让大夫给你夫君看看?”
  “去什么去 !”老婆子瞪大了眼睛,“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就是吃了你们家米才肚子痛的!你是不是不想认账 ?”
  男子脸上有些为难,“可这理由太牵强了吧 …”
  地上的老大爷捂着肚子疼的满地打滚,白发配着汗,满头都是水泱泱一片,估计是疼过头了了,不断喊疼。
  “嘿!”老婆子撸起袖子就往前走,大有一顿要把秀气男子打一顿的意思。
  秀气男子连忙就地蹲下,两只手抱着头,看样子以前没少挨打 。
  林暮云见状,连忙站出来,抱住了老婆子的一只手,“话都还没有讲清楚,你想动手打人吗?”
  老婆子被禁锢了动作,整个人都不舒坦 ,她倒竖着眉,“你这野丫头哪里来的!关你什么事 !”
  十里街南江路没有人不知道林暮云,围着这一间米铺的也都是熟人想要看热闹 ,见到林暮云来了,人又多了一圈。
  “姐姐!”秀气男子惊喜的抬头,看向林暮云。
  “林子明,别蹲着了,进去里面喊看账本的老刘。”林暮云转了个头,就变了一副脸色,嫌弃的看着自家弟弟。
  林子明就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快活,“诶”一声就快步走进店里。
  店门口还有几个伙计扒拉着门板往外看,哪还有林暮云没来之前的怯懦。
  “不敢和我搭话,你是心虚了吗 ?”老婆子扬着脖子又问。
  林暮云松开老婆子,客气道:“哪有,我这不是想要跟您讲讲道理嘛。”
  “哼。”解开束缚之后的老婆子把袖子放下,拍了拍手。
  看账本的老刘佝偻着背从店里走出来了 ,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牛皮纸,上面全都是他记得账。
  “大娘,能否告诉我一下,你是什么时候来买的米 ?又是买了多少?”林暮云问。
  老婆子倒也无所谓,声音大如洪钟:“前些日子,我和老头子两个才把冬蜜给卖掉,拿了钱就来买米了,大概是五日前的未时,买了两斤。”
  听完,林暮云点头,看向老刘。
  老刘非常懂事的翻手上的牛皮纸,不一会就拿出来了一张递给林暮云,他小声道:“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
  林暮云接过,看见上面的记录,第一件事儿就是皱眉头,照这么看来,应该不是李陶氏派来惹事的。
  难道真的就是自家米出了问题 ?
  老婆子走近,虽然不太识的字,但也能够认清上面的字数,她伸出蜡黄的手指点点纸张,“喏,证据就在这儿,赔钱吧 !”
  一股甜腻的蜂蜜味传来,林暮云不太适应的皱了皱鼻子,跟老刘说:“去拿张凳子出来,然后去隔壁找个大夫来。”
  老刘应声而入。
  林暮云则是走去老头子身边,把人扶了起来,凳子搬来后,她把人扶着坐在椅子上,从袖子里拿出手帕给老头子擦了擦汗。
  老婆子看着林暮云的动作,气势弱了一些,“你这又是在干什么,我不要你装好心人 ,赶紧给钱,让我带老头子看病 !”
  “您别着急,我现在只能够确定你们不是被别人派过来讹我的,我已经喊人去请大夫了,钱我出,结果大夫说了算。”
  林暮云语气还算平静,只是呼吸间总能闻到非常浓烈的蜂蜜味 。
  一次也就算了,两三次实在是让人起疑。
  “你们家卖蜂蜜的 …”联想到了食物的相性问题,林暮云问了句:“那有没有喝蜜糖水的习惯?”
  老婆子不知道为什么林暮云这么问,却也感觉到了那语气间的严肃,她顿了下,点头,“老头子从小养蜂,自然是喜欢蜜糖的,饭前一杯是我们家习惯。”
  难怪呢。
  林暮云抻了抻眉,直觉找到了病因所在 。
  那头,老刘带着两个人挤开人群,其中一个留着羊胡子的大夫看见林暮云身边的老头子之后 ,立刻“哎呦”一声。
  “潘婶,欧哥胃又疼了怎么不去找我呢。”羊胡子对着老婆子抱怨一声。
  随后羊胡子顺手就把自己的医箱给了身边的小伙子。
  被称为潘婶的人叹了一口气,“跟你说有什么办法,我们欠你的够多了,总不能每次找你看病都不给钱吧?”
  话语中可以明显的透露出来这两个人相识,以及林暮云身边这一个老头子欧哥胃有老毛病。
  在他们两个的聊天过程中,那个拿了药箱的男人上前,嗓音低沉对林暮云道:“小姐,麻烦帮我按一下这位大爷的手。”
  林暮云便帮着伸手按住,习惯性抬头,看这年轻人的模样。
  一看就看见了那人鼻尖一点痣,林暮云脑子轰一下,手一松。
  一个俊俏模样的男子在她脑中浮现,一颦一笑间都和面前这个男人相似至极,林暮云讶然,这不是《嫡女盛世》中无所不能的神医吗!
  男人看向林暮云,眉头皱着,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
  林暮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脱了力,连忙继续扶着。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但是却又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劲,林暮云感觉到男人鼻尖的那一颗小痣都在随着男人的呼吸运动着。
  活着的,活着的神医!
  这个人叫方水岱,是个医术大拿,在后期帮女主解决过很多问题,让那一些想要找女主米铺麻烦的人全部都滚蛋了 。
  林暮云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自动在脑中模拟出方水岱的模样,估计是因为她也就把剧情看到了神医出场。
  小说里面对这个人的描述,完全就是把所有美好的词语都堆砌上去了,如今看来也的确是这个样子,方水岱着实是个俊俏郎君。
  林暮云无法得知自己此时此刻脸上是什么表情,估计会有些花痴。
  在林暮云看不见的地方 ,她的表情在另外一人的眼中,无比清晰。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和仇人家庶子He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恶毒男配修养手册 鹤归辞
  犯下傲慢、色欲、贪婪、愤怒、暴食、懒惰、嫉妒七大罪的联邦罪犯谈骄被施行灵刑进入精神世界赎罪。
  傲慢的他被赋予皮肤饥渴症,被迫撕下傲慢的外衣,只能无助地渴望他人的触碰。
  犯下色欲的他被赋予脸盲症,无法认清任何一张脸。
  ……
  罪有七宗,爱是唯一。
  谈骄在精神世界里扮演恶毒男配,但无一例外的是,无论是主角受还是主角攻,亦或是男配、反派,全都会爱上他。
  他们说:“我爱你包裹在糟糕性格里漂亮的皮囊,干净的灵魂。”
  他们说:“我想要你身边只能有我。”
  .
  “你爱我?哪怕我心思歹毒,害你失去所有?”谈骄半俯下身,看着满怀爱意的青年。
  俊美青年不顾他的躲闪,轻轻抓住他的手,落下一个带着滚烫爱意的吻:“无论你欺骗我还是想害我,我都爱你。你可不可以也爱我一点点?”
  谈骄笑了,漂亮面容艳丽张扬,他贴近青年,轻吐的话语犹如魔鬼呢喃:“好啊,你去死的话,我就考虑,爱爱你。”
  【本文为另类快穿文】
  ①恶毒皇帝被整治(皮肤饥渴症)
  ②校园恶霸被整治(脸盲症)
  ……还有很多
  (排雷:受超美无敌美巨美,他也坏!为了过关毫不手软!万人迷倾向!还有主角受转攻的情节,以及大量美攻出现!)
  和受有过亲密接触,剧情线的都是正文攻的灵魂碎片!!
  双向奔赴!
  林忆舟(正文攻)✘谈骄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万人迷养成指南 浊娘子
  追尘是地府一只失去了记忆的残魂,但他捡到了一块昆仑镜碎片。为了补全灵魂找回记忆,他穿越灵魂们的世界,帮他们完成心愿。
  ——
  第一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太监。
  追尘(面不改色):太监怎么了?就算太监我也是最美的太监。
  少年将军:说的好,奖励将军夫人之位。
  新科状元: 说的好,奖励状元夫人之位。
  太子:说的好,奖励太子妃之位。
  四皇子:说的好,奖励四皇子妃之位。
  新帝:说的好,奖励后位一个。
  ——
  第二个世界,他成为了一个替身。
  追尘:一个比正主美的替身会怎么样?
  金主:会成为我老婆。
  金主兄弟:会成为我宝贝。
  金主弟弟:会成为我亲爱的。
  金主舅舅:会成为我最宠爱的情人。
  (金主: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头上有点绿。)
  ——
  第三个世界,他成为了一只舔狗。
  追尘:听说过一句话吗,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师尊:徒儿不可妄自菲薄。
  师弟:师兄,其实我一直心悦于你。
  圣僧:缘来则聚,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魔尊:小东西,有本座还不够吗?你觉得本座不能满足你?
  ——
  ①耽美慢穿万人迷
  ②1v1, 精分切片攻,所有喜欢受的人都是精分的攻。
  ③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说,但千万不要打五星以下的分(可以不打分),因为我对五星这个评价很在意呜呜呜
彼上有嵘光在 许盛听
  见你时, 心如潮水,暮色如虹。
  ——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体考失利,错过理想大学,失去朋友,惊天动地的更是校园男神跳楼自杀。
  最后的为救溺水孩子光荣牺牲,被死魂周男神拖回过去只为拯救他的生命。
  体育生的最大乐趣就是几里外欢笑声都能传播,背负着所有人质疑的目光,肩负着沉重的伤痛,依旧向阳而生,从忧郁到阳光。
  谁能想得到体育生吃起醋来苹果都给你捏碎,速耐都给你跑的追不上,钉鞋都能给你跑坏,最让人惊愕的是,一瓶餐饮店醋都给你喝完。
  “我的周少爷,你要杀肚子里的蛔虫得吃药,光喝白醋是不管用的。”
  “我的周少爷,你已经一个小时没理我了,先把早饭钱给了再不理我行吗。”
  ——
  体育非是捷径,非是不务正业,是心中的理想,是他们的未来。
  “林韫,之前你问我对体育什么感觉。”
  “是喜欢。”
  “是爱。”
  “不想私藏在心,你就是我心中的体育。”
  ——
  我想将温柔赋予你,所以,我是你的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我男友软萌可欺 悦糖
  六中高二文科班转来一个学生,衣着邋遢,脸上也脏兮兮的,每个人都很嫌弃他,有的人甚至认为他影响班级整体形象,想要将他赶出去。
  他的便宜同桌不干了,红着小脸,握紧小拳,气势十足的说:他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动!
  ——
  冬谨言:来来来!快把衣服脱掉!
  行深:不要,我这样挺好的。
  冬谨言:你不要逼我动手!(小手手蠢蠢欲动)
  行深:我....不要...
  冬谨言忍不住扑了过去,动起手来。
  行深:不要,不要!我拒绝!
  冬谨言:呸,你上次也不要,结果冻病了,你今天必须把那件比纸薄的衣服脱了,换那件羽绒服!不然休想出门。
  ——
  行深病的一塌糊涂,哭着拉着谨言的小手不放,躺着床上,控诉:我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医院里路过的人投来诡异的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你居然这样,好渣!
  渣女谨言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的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想自己的男孩穿的那么少,出现在秀台之上,我会受不了的。
  这句话让他红了脸傻了眼。
  ——
  从校园到婚纱
  从深渊到成家
  ——
  呆萌自闭病娇少年vs大胆疯批重生少女
  ——闺蜜文《我女友武力爆表》by鹤归
别对他动心 桃光
  沈绮虞十六岁时,因为父母关系的不合,到邻市的外公家暂度暑假。
  大城市喧闹繁华,小姑娘遇到了城里的妖精,情窦初开了。
  男人慵懒妖治,一双桃花眼眉梢上挑时笑意散漫,在舞台上演奏音乐时又肆意潇洒,一举一动都酷的要命。
  沈绮虞对他动了心。
  粘了对方两个月后,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表明心意。
  谁想男人怔了怔,婉拒般笑道: “怎么还对我存了这种心思啊? 哥哥又不喜欢小孩。”
  *
  后来,楠大德高望重的宁老八十大寿,被他教过的学生都前来祝贺。
  老人家笑着唤自家孙女帮忙招待客人。
  女孩亭亭玉立,巧目盼兮,礼貌地给大家逐一端茶。
  唯独热茶轮到裴重云的位置上时,沈绮虞敛起笑,抿起唇,客气疏离说:“叔叔,慢用。”
  然后,不咸不淡地给他端上了一杯——冰水。
  裴重云:“………”
  一旁的好友觉出味来,问他:“你得罪宁老的孙女了?小姑娘的气劲还挺大。”
  男人桃花眼微敛,看着不远处女孩的身影,淡淡地勾起唇角:“可不是么,我惯出来的脾气。”
  他叼着烟,长睫掩住眸里如墨的神色,失笑:“这下子可难哄了。”
  *
  沈绮虞不知道。
  自从她离开后,裴重云千回梦转,记忆里都是她的身影。
  他梦回到小姑娘当年那场惊艳众人的古典舞演出赛。
  他坐在台下。
  音乐声起,台上的少女腰肢轻盈,白嫩的脖颈修长,足尖轻轻一点,飘起的衣袖便随浮翠流丹的摆饰舞动,翩若惊鸿。
  她不经意间对他一笑,清冷的月光便揉成斑驳的碎影,仿佛穿越了时空,为他而来。
  裴重云惊鸿一瞥,后知后觉,原来早已心动了好多年。
  *
  外高冷内心很皮的舞蹈小仙女&吊儿郎当乐队扛把子的纨绔妖孽
  裴重(chong)云&沈绮(qi)虞[念第二声比较好听]
  #哥哥不喜欢小孩,哥哥吃小孩#
  #小七,跟哥哥回家吧#
快穿:主神殿下,你别逃! 深藏BLUE
  苏然用生命演绎着不作不会死,直到有一天,某个自称666的系统把她绑定了,从此,苏然开始了被奴役的悲催生活。
  “苏然,快来,主神掉水里,需要人工呼吸!”
  “苏然,快来,主神生病了,需要有人照顾!”
  “苏然,快来……”
  终于有一天,苏然爆发了。
  “你够了!”
  苏然的手指在发抖,这个挨千刀的,老子堂堂一个魔君大人,竟然被当佣人一样使唤,“主神殿下,有本事你别逃!”老子保证不拍死你!
  说完这句话,苏然就后悔了,因为……为什么到最后变成了她在逃?
  “媳妇儿,你跑慢一点,小心摔了……”
一不小心抢了女主的男主肿么破 殇十泪
  陆清苒穿越了,从一个二十八岁剩女穿成二十二岁出道十年的十八线演员……当天穿越就被接去领了证,当她以为自己是普通的穿越,嫁了个普通的男人时。
  一身暗绿色军装的男人出现。
  “抱歉,部队临时有事,我来晚了,我们领证吧。”
  “啊,好,可以。”好不容易能脱单,嫁的人还那么帅,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然而拿到红本本后……
  这不是她死前看的那本虐心文男主的名字吗?!她以为只是单纯的撞名,可某男明明和小说里那个薄凉冷静理性的男主如出一辙!!
  陆清苒害怕了,担心了,震惊了!她一个没有名字的路人,跟女主抢男主简直是在想屁吃!
  “南之槐,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某女战战兢兢。
  南之槐:“说。”
  陆清苒:“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这样的婚姻是不会辛福的。”
  南之槐:“我会抽出时间来陪你,不用担心。”
  陆清苒:“……”
  陆清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这么说帅,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
  南之槐低笑一声,“别担心,我是你的。”
  !!!!
  靠!撩你大爷啊!劳资tm不是女主好吧!
  陆清苒:“我要离婚!!”
  南之槐:“……想屁吃。”
  PS:关于文中一些资料是十泪上网查的,还有自己杜撰的,别钻牛角尖哦。
重生之影后万万岁 陆清盲
  冷艳影视圈女王沈奕遭前男友陷害惨死奥斯卡颁奖晚会,重生成十七岁失足少女。
  沈女王表示,一切的挫折都是纸老虎!我无所畏惧义无反顾,但……通往影后的第一站——
  “沈奕,有人想潜你,今晚八点鼎盛大酒店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去!”
  被福布斯爸爸残忍抛弃,穷到吃不起饭的沈女王表示,这冤大头来的真是时候!
  然后沈女王……就悲催的被吃掉了。
  还美名其曰:***?
  沈女王腿咚,直接甩他一把黑卡金卡白金卡,小妞,给爷笑个?
  与此同时,她演的电视剧收视破三十,达到台里寒假档的收视最高峰,但热搜画风却格外清奇:
  #万岁爷,奴婢给您生猴子~#
  #万岁爷把天顶破了怎么办!#
  沈女王气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