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153章 年轻人的爱情啊!刺激!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53章 年轻人的爱情啊!刺激!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10-13 15:11:51

  之后的每天晚上江喑都会翻过姜暗的窗户去找他,翻墙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有时候甚至做了宵夜给姜暗带过去,没几天姜暗就胖了四五斤。
  夜深了,江喑再次翻过院墙,借着昏黄的灯光,小心翼翼的穿过一片玫瑰花丛到了姜暗卧室的那面墙边,那是姜母最爱的玫瑰花。
  过了一会,一道红色的光线从姜暗的窗户射出,有规律的晃动了两下,江喑这才踩着墙面上的凸起双手攀附着一楼的窗檐利索的往上爬。
  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一……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系统带我坑主角 糯米咸粽
  这是一个可怜的反派,被系统逼得把男主**而不自知的故事!
  自系统绑定澈钰后,就整日怂恿他去坑主角,要他对主角展开惨无人道的教训!
  但澈钰却奇怪地发现......
  ......
  每次被坑的,竟然都是自己?
  ......
  后知后觉知道真相的澈钰,黑着脸拍案怒道:“狗系统,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就是你嘴里的那个主角!!!”
  系统支支吾吾:“这......哎?哎!......怎么打系统!”
  ......
  肖绝尘刚认识澈钰的时候,这个顽劣的少年竟然上脚就踢他的......蛋,可恶至极,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一个月后,这个侍卫爱谁当谁当,天天闯祸撩妹让我在身后给他擦屁股,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几个月后,嗯?他今晚为什么没有和我睡,为什么没有奇怪地抱我,竟然还跟野男人去泡温泉?杀了算了!
  .........
  肖绝尘认识澈钰一年,宝物给你,神宠给你,我给你,你不要我,我就杀了我自己!
  ......
  前期各种沙雕,神经病,狗血满天飞,后期各种追妻火葬场,醋缸打翻现场,有糖🍬有刀,1v1 双洁。
  此书又名:“系统带我坑自己!”
  这本书主走感情线,打怪升级可能比较少。
  ...............
  肖绝尘 攻 VS 澈钰 受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快穿之我渣得理所应当 雪染墨隐
  既然都是渣渣,那就拿渣来虐渣。
  意迟留:嘻嘻。
  #每一个世界都有修罗场+火葬场#
  虐渣区147号系统表示:我们虐渣区的宗旨就是——刺激!
  众渣男们:刺激大发了!
  意迟留,意在多停留。
  —
  “我这么对你,错了吗?”
  “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若硬要说这是渣。”
  “那么,我渣得理所应当。”
  —
  真的真的不投个票评个论,留下看过的足迹吗QwQ
重生之影后本色 薄命
  前世,她是华夏的娱乐圈女王,遭同伴陷害污蔑,最后因一场车祸去世。
  今世重生在一个豪门千金乔妤身上,看着镜子里比前世还美的容颜,她决定重回娱乐圈,跟旧人好好算账。
  她因一部电影的角色被誉为国民初恋。
  一年后拿到影后,成为华夏的国民女神!
  不过……这身体的主人好像惹了不少麻烦。
  曾写情书给新晋男神宋辞谦?
  调戏过很多很多人……
  这些都不算什么。
  原身还当着许多人的面直言要追华夏的神话傅寻?!
  乔女神卒。
  /影帝和影后相杀相爱的故事
  /宠文+爽文
  /求推荐票qwq
重生后我成了徒弟的金大腿 顾幻青
  没爹疼没娘爱的宋祭星,一朝拜了师。暗自发誓要抱紧师尊的金大腿。师尊让他往东绝不往西。师尊让他追狗绝不撵鸡。
  修仙界众人只看这师徒一唱一和,闹的上界不得安宁。
  陆瑾渊:“为师想杀人。”
  宋祭星:“师尊尽管杀,埋尸首的坑已经挖好了。”
  陆瑾渊:“为师想成仙。”
  宋祭星:“徒儿也成仙。师尊的目标就是徒儿的目标!”
  陆瑾渊:“古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宋祭星:“今有徒儿,以身相许。”
乡下千金要逆袭 陌上情花
  告示:接受不了年龄相差太大的请跑路,我不想教坏小朋友。
  简介:她是弃婴,被乡下知青父母抛弃的弃婴,那天下着大雪,未满三个月的婴儿被冷的全身通红,一直在哪里哭着哭着。
  声音越来越小,正巧遇到了一对夫妇,看着孩子可怜便抱了回家,细心呵护着她。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小小的婴儿里住着成年的灵魂。
  没错,她就是长大后的宋雪芙,她前世是被亲生父母逼着给弟弟移植心脏而死的。
  这一世,想要她给弟弟移植心脏?可以啊!拿命来换!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如果有一样的,我不会说谁抄谁的,但是被我发现有一样的,那谁就是抄袭我的。
  ヘ( ̄ω ̄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