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140章 是个好天气,适合久别重逢。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0章 是个好天气,适合久别重逢。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9-30 22:06:47

  江喑在机场外面打了辆车直奔F大。
  在F大门口正好碰到正准备出去吃饭的贺加贝和陈笑怡。
  许久没见,双方都没敢认,还是陈笑怡朝江喑走近才认了出来,“江喑?真的是你?”
  江喑点点头,眼里带着狂热的思念,语气急促道:“是我,姜暗呢?你们没有在一起吗?”
  贺加贝一听真的是江喑,举起拳头就往江喑脸上砸去,还好被陈笑怡及时拦住了,陈笑怡皱着眉,“你干什么?”
  贺加贝一看江喑那张脸就气的肝……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师尊在上:养个小可怜 花小六儿
  #谪仙温润师尊受vs病娇白切黑徒弟攻#
  初见时是在东岚康京的贫民窟,海问笙一袭白衣,谪仙似的人闯入了此地,带走了他。
  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的情景:
  “世间冷暖,你只知冷,我教你暖如何?”
  “好。”
  —————
  他叫海问笙,修仙界尊贵无比的玉琴仙尊,遗世谪仙,如玉美人。
  纤纤玉手,浮生十二曲,名扬天下。
  世人皆知,他宠徒。却可惜,宠出了个孽徒。
  天天想爬上他的床。
  ——————
  他有前世的记忆。
  那一世,他为了救一个孩子,死在了深海。
  尸骨无存,葬身深海。
  后来呀后来,他遇上了一个系统,因为对前世的不舍,他跟系统做了交易。
  你帮我保存记忆,我帮你做任务。
  ——————
  他觉得这个孩子着实令人喜爱,很想去宠他,宠着宠着不小心心也丢掉了。
  做个任务,赔了自己。
  那便这样罢……
  可为何,他要在下面?
  明明拜师的时候,喊的是,
  “师尊在上。”
  —————
  浮生一曲,散尽荒唐。
  以尘一剑,斩断世间束缚。
  —————
  九百九十九世善,
  尽化菩提换平安。
  —————
  终是与天为敌,与佛为敌。
  —————
  可以叫我小六、花六六呐,随便叫都可以。
  #简介你都看到这里了,还不点收藏?#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别拿你的绿茶碰我 疏清
  我有一个追求者,他叫席启星,是个绝世绿茶。
  “哥哥,你兄弟怎么让你吃不喜欢的东西,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都依你。”
  “哥哥,你怎么流汗了啊,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好好爱护你。”
  这谁受得住。
  我有另一个追求者,他叫顾知之,是个尖端白莲。
  “哥哥,我好疼,为什么他这么凶。”
  “哥哥,你看他那么可怜就帮帮他吧,虽然我不喜欢他。”
  这我也受不住。
  众所周知周黎晰的两个追求者很可怕,因此席启星和顾知之在一起时令人大跌眼镜。
  “嘤嘤嘤,没忍住把你妈变成咱妈。”
  不绿茶就难受的美人攻×嘤嘤怪附体嘴炮戏精受
  情敌变恋人,不喜者慎入
同桌,听说我们不合 喻川
  对于作为高中三年,年年级霸的靳言来讲,打死他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剪了个头发摊上了个学霸同桌。
  刚刚相处,针锋相对,每每找茬反倒被骂幼稚又找死?
  接着相处,渐入佳境,那个天天想跟他约架的人是谁?
  继续相处,思考人生,这个同桌其实还挺可爱又闷骚?
  ……
  嘿同桌,听说我们不合?听说我们又上校坛热搜了?听说我喜欢上你了?
  “听说朋友圈晒结婚证只是适合结婚的,而晒结婚照才是真爱,那我象征性晒下结婚证?”
  “……你想屁吃。”
  -
  “山河远大,人间理想。”
  “别急着长大,我还要骗你回家。”
  “感谢上天的安排让我们遇见彼此,成为余后青春里最温暖的救赎。”
  -
  先走心,走不走肾以后再说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1v1,男主皆身心健康
傻子王爷我的菜 冼谧
  冼谧是丞相府的千金,从小被丞相培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整个大楚无一不知道这位“才女”。
  却没想到,一道圣旨指婚给王爷。
  若真是一个王爷,门当户对自然是一段好姻缘。
  可是当丞相府的千金嫁给一个众人皆知的傻子的时候,这结局可想而知。
  “漂亮姐姐……”
  “阿谧……”
  冼谧不知道的是,这个傻子王爷还是一个粘人的小妖精。
  这就是命吗?
  ●背景架空
  ●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禁止转载
  作者话:
  我希望所有的爱与欢喜都是来之不易,而不是痴痴傻傻的见色起意与狗血的一见钟情。
  ——冼谧。
云生不尽欢 云烟八千
  相思人易,情难易。
  -
  秋风落叶不扫,任凭情意落了此生。
  前生惨死今朝重生,本以为能不复悲惨,谁料世事无常。
  她小心算计讨好众人,虚与委蛇的假笑晏晏,以为可以封闭内心不爱他人。可却在春色悠然撞见了迷离笑容的他,自此倾心而付,满心欢喜的等着嫁娶的铜铃翠耳声,可传来的却是一封血迹斑斑的遗信。
  自此再没有人能为她披荆斩棘护她周全,所有的一切终究落在她肩上。
  岁月如流,见怀才不遇,爱人一个个离去,死寂的孤独缠绕半生,仅有的欢愉也消逝不再。
  -
  惺惺再相惜,恨别终不辞。
  生生不得见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