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83章 孟棋受欺负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3章 孟棋受欺负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8-05 17:15:54

  严格和许厉厉坐在第一排,同学们见许厉厉上来,集体调侃的“嘘”了一声,王伟伸头说,“研学怎么还带拖家带口的啊?”
  孙雾松接他的话,“就是啊,在学校给我们秀就算了,出了学校还不放过我们,欺负我们没有对象是不是。”
  姜暗也看热闹不嫌事大,“有对象的都跟对象坐啊,他秀咱也秀。”
  班里有几对傻乎乎就要坐在一起,后又反应过来,坐在一起不就承认自己早恋了吗,那不找死吗。
  严格笑骂着,“就显着……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霸佬被班长弄哭了 你可知晓
  又名《那个狗贼》
  我和狗贼的爱意情浓!
  主角:祁然×莫南星
  傲娇猫系学霸×可凶可萌犬系校霸
  ~~~~~~
  来自六班八班同学的一线消息:
  号外号外,班长被校霸袭胸了!绝对真实一手消息!
  号外号外,校霸被班长弄哭了?!是报仇?还是情趣?!
  八班同学:莫南星天天来我们班偷班长,受不了!求你放过后门玻璃吧,它是无辜的!班长我们给您送过去!
  祁然:喵喵喵???咱是不是兄弟?!
  八班同学:不是!
  六班同学:八班的祁然天天勾引我们班体委!体委你是六班的!别老向着外人!
  莫南星:我家祁小然哪里是外人!他是内人(娇羞ing~)
  六班同学:(md,要不是打不过......)
  祁然:狗贼你特么放开我!我要刷题!就差一步了!
  莫南星:题哪有我好看?
  祁然:滚蛋你个丑逼!
  莫南星:呜~
  祁然:你特么别哭哇!你最好看行了吧!我不做题了好吧!
  莫南星:那你做我?
  祁然:......
  莫南星:我做你?也行!
  祁然:滚蛋!你个狗贼!
  ~~~~~~
  【青春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配角和感情线比较多,文笔不好请见谅】
  [来几个小可爱催我捕捉一下我,动态捉到我赶紧把我提溜回来码字,请务必不要留情!]
  (欢迎捉虫,‘的’‘地’‘得’这种就不用了hhhhhh)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重生痞妃太嚣张 叶挽歌
  她,是二十一世纪巧舌如簧的商业才女,纵横商界,无可匹敌;
  她,是君家嫡女,貌丑无盐,白痴弱智,受尽欺辱。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昔日草包白痴摇身一变成商业奇才,从此,逆袭开始!
  踹渣男,撕白莲,揍绿茶,斗权贵,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她发誓,定要那些曾经欺辱轻贱她的人,受尽折磨,百倍奉还!
  ……
  他,当朝太子,俊美无俦,风华绝代,表面奶萌单纯,天真无邪,实则暗藏锋芒,腹黑霸道。
  初见,她趁他重伤不得动弹,将他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摸走了他身上一切财物,只留了条裤衩。
  再见,他化身为奶萌可欺的小奶狗故意接近她,不仅玩得一手好扮猪吃虎,还不动声色将她的桃花悄悄给剪了个精光,牢牢将她栓在身边吃得死死的。
  直到后来,他被识破身份……
  睨着她那张愤怒的小脸,某妖孽果断将她扑倒,笑得一脸腹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言言,我今生就赖定你了,谁让你当初先扒了我衣服来着?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某女满腔怒火一噎,瞬间心虚了。
  靠!
  当腹黑遇上腹黑,玩的就是心跳,拼的就是演技!强强对决,且看究竟谁先鹿死他手!
请你在我怀里放肆 陆微年
  本书又名《今天倾姐改邪归正了吗?》
  《劝你改邪归我》
  · 娇野从良少女姜倾×霸道伪善大佬陆燃
  ·男女主双重生×男追女
  ·男强女强×欢迎食用
  女校霸姜倾一朝重生,决定洗心革面,改邪归正。
  最重要的还是要远离那个她上辈子追了那么久,最后却把她害死了的混蛋陆燃。
  然而总有混蛋在打断她的计划。
  害得她倒霉不断,改邪归正flag刚立即倒。
  “陆燃,你下次打架能不能别再拉着我了啊,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事,我进步奖没拿到啊!”
  “陆燃,你能不能别到处造谣我是你女朋友啊,老师怀疑我早恋,我三好学生奖又没了!”
  “陆燃,你能不能别去围堵年级第二啊,我就是去问人家题的,都没人教我了!”
  “我想改邪归正就这么难吗?“
  姜倾仰天长叹,怨念十足。
  某混蛋闻此,粲然一笑。
  “要什么奖,劝你改邪归我,我带你上清华!”
  ”滚,不要脸!”
快穿:为什么我总拆cp 一世长情
  穆希:“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季子铭:“不行。我睡了你,又怎能不对你负责任呢?”
  穆希:“哦!那你继续吧!”
  季子铭:“……”亲亲,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穆希抬眸看着那脸委屈的男人,恨不得上前
  打醒他。“拜托,大哥你是男主啊!你的女主在
  等你英雄救美呢?我一个无名路人甲你就放过我吧!
  穆穆,我执着了千年,换你一回首。如若有人敢来阻本君,我定屠他个片甲不留。你是我的,我的。
  铭,这四海八荒的景可愿陪我看?这上古天劫可愿陪我渡?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可会坚守?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一一奉上。陪你渡这劫有何不可?
  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你。这羁绊已解不开了。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死对头总来招我肿么破 煜米花
  话唠炸毛受x寡言腹黑攻
  什么?死对头天天来招惹他?
  不仅如此,死对头还发出每天亲亲请求——
  “我觉得有点头疼,要你亲。”
  “我肚子疼,要你亲。”
  “我胃疼,要你亲。”
  炸毛某只表示:“亲你个头!爪巴!”
  *
  纪远之万万没想到,自己跟死对头宋寒有这样相逢的一天。
  相逢就算了,怎么宋寒还老上赶着往上凑?往上凑就算了,怎么还暗搓搓的对他好?
  #我是纪远之 我现在很慌#
  *
  ①纪受宋攻
  ②欢脱娱乐圈
  ③无虐放心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