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64章 祝老师身体健康,百战不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4章 祝老师身体健康,百战不殆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7-26 20:15:37

  “那你这是答应了?”严格不敢置信的问,语气里还夹杂着惊喜和激动。
  “嗯。”许厉厉羞红了脸。
  “耶!”严格激动的猛的抱住许厉厉,语无伦次道,“我真的太喜欢你了,我会对你好的,一直对你好。我好喜欢你啊。”
  “恭喜老师抱得美人归,记得请吃喜糖啊!”
  同学们看了比自己谈恋爱还激动,鼓着掌喊道:“喜糖!喜糖!喜糖!”
  严格松开许厉厉,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这次真的多亏了你们啊,放心,喜糖肯定不会少了你们的。”
  “好!”掌声更激烈了。
  ……
  严格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就买了棒棒糖带去班里,“来,一人两个啊,按顺序上来拿。”
  第一列第一位同学上去了,“谢谢老师,祝老师百年好合。”
  严格象征性的踢了他一脚,脸上却是带着笑。
  第二位同学:“谢谢老师,祝老师早生贵子。”
  第三位同学:“谢谢老师,祝老师新婚愉快。”
  ……
  很快轮到江喑,江喑面色清冷的说出,“祝老师永结同心,永浴爱河。”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但配上他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搞笑。
  下一个就是姜暗,两人早过道擦肩时,姜暗对他说,“你这表情怎么跟奔丧似的。”
  姜暗走到讲台前,“祝老师身体健康,百战不殆。”
  严格听着跟前面画风不同的祝福,思索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拿糖在姜暗头上猛敲,“小小年纪净不学好!下去下去!”
  “诶,好的老师,那你看我们都这么帮你了,那检讨……”姜暗揉揉脑袋,得寸进尺。
  “检讨省不掉,晚自习就给我交上来,滚下去!”
  姜暗焉焉的走下去。
  贺加贝这次没被罚写检讨,假模假样的安慰他,“没事儿,虽然还是没跑掉,但你至少尽力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滚!”
  姜暗看着手里的两个棒棒糖,一个橙子味一个草莓味的,他伸手扒拉了一下江喑,“你的都什么味儿啊?我拿草莓味儿跟你换。”
  他不喜……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拥有第三性别(哥儿)的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偷偷动了心 谦谦如玉
  程野是谁?电竞界无人能及的大boss,风光无限了十几载。
  据传闻说,boss对一个小姑娘偷偷动了心,并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死命勾搭。
  奈何小姑娘性子冷淡,不易勾搭,让程哥颇费些心思…
  ——
  “糖糖,我想亲你了。”程野沙哑着嗓子,坏心思地将她抵在角落里。
  “不行!”她拒绝。
  “好,那我再忍忍…”像一只大狼狗似的耸拉起脑袋,程野颇为委屈。
  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小姑娘开始讨价还价:“只能亲一口。”
  程野得逞似的笑了,连忙扑过去。
  逗乐呢,到嘴的肉怎么可能亲亲就完事了呢…
  ——
  后来有人问程野,“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偏偏挑中了她。”
  程野想都没想就开口:“长相好,性格好,总之那里都好,我挑的,自然那里都很好。”
  ——
  #论一头惯会装委屈的大狼狗怎么哄诱着小白兔慢慢进入他的圈套#
  ——
  这里谦谦如玉,希望喜欢。
精分学弟是小狼狗 殇十泪
  【病娇攻!病娇攻!病娇攻!!!】
  b大新任校草言泽木,对外高冷礼貌疏离,一副冰山雪莲别爱我,没结果的样子。
  然而祁阳却知道,学弟又奶又宠还有了小女朋友,整天找他请教,怎么哄计算机系的女朋友,空留学妹们羡慕嫉妒恨那个不知名讳的女人。
  可偶然间,祁阳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学弟不是奶狗是狼狗。
  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并不存在,只是接近他的理由。
  一直在找的猥亵过他的变态就是小学弟。
  拍了暧昧照片威胁他的,依旧是小学弟。
  ……
  奢华的别墅里,青年脸色苍白的蜷缩在角落,黑暗让恶魔无所遁形,他身子颤抖着。
  “言泽木……一切都,都是你的计划吧。”
  言泽木:“阳阳学长不是已经肯定了吗?事实证明,我的计划是正确的不是吗?现在学长,只能依赖我,也只会相信我。”
  “学长,我想独占百分之百的你,容忍不了有任何人来抢走学长。”
  祁阳:“疯子!!你就是个变 态!”
  ----
  三初双洁
  病娇年下攻vs清冷学长受
  年龄差3岁
  攻真的有病【狗头】
重生痞妃太嚣张 叶挽歌
  她,是二十一世纪巧舌如簧的商业才女,纵横商界,无可匹敌;
  她,是君家嫡女,貌丑无盐,白痴弱智,受尽欺辱。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昔日草包白痴摇身一变成商业奇才,从此,逆袭开始!
  踹渣男,撕白莲,揍绿茶,斗权贵,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她发誓,定要那些曾经欺辱轻贱她的人,受尽折磨,百倍奉还!
  ……
  他,当朝太子,俊美无俦,风华绝代,表面奶萌单纯,天真无邪,实则暗藏锋芒,腹黑霸道。
  初见,她趁他重伤不得动弹,将他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摸走了他身上一切财物,只留了条裤衩。
  再见,他化身为奶萌可欺的小奶狗故意接近她,不仅玩得一手好扮猪吃虎,还不动声色将她的桃花悄悄给剪了个精光,牢牢将她栓在身边吃得死死的。
  直到后来,他被识破身份……
  睨着她那张愤怒的小脸,某妖孽果断将她扑倒,笑得一脸腹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言言,我今生就赖定你了,谁让你当初先扒了我衣服来着?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某女满腔怒火一噎,瞬间心虚了。
  靠!
  当腹黑遇上腹黑,玩的就是心跳,拼的就是演技!强强对决,且看究竟谁先鹿死他手!
臣在下:陛下别乱来! 小筱兮
  “朕看上你了!”
  某使臣一个激灵,拿着酒壶摇晃起身“陛下…臣…臣还能喝…”
  “朕再说一遍,朕看上你了,赶紧侍寝!”
快穿之我在万界留下传说 南风不凉
  谢你一生宽忍,容我半世疏狂!
  死?死又如何?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结束痛苦。
  可老天爷似乎连死的权利都不给他。
  任务?什么任务?老子凭什么听你安排?
  世界救世主?我靠,老子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凭什么去拯救世界?
  什么?可以帮我重塑肉身?那,那就来吧,反正老子什么苦都吃过了,难不成还会怕你几个任务不成?
  闫晨宇向天举三根手指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重塑肉身才答应做任务的,他只是看着系统可怜罢了……
  片段:
  “闫晨宇,跟我在一起,我护你周全。”那年秋天,人流鼎沸的闹事里,一个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单膝跪在路中央,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笑容灿烂的向他表白。
  那个时候他真胆小,站在人群中愣是没敢迈出一步。
  “你乖乖过来,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他也不恼,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他想迈步上前去,可突然却看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目光中,一个个都充满了厌恶,每个人都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控诉他恶心。
  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跑了,他没敢过去,没敢去捉那只能护他周全的手。
  直到他被抓进监狱的最后一刹那,他听到他大喊了一声:“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会保护我?墨景深,我现在很害怕,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