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49章 名义上的父亲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9章 名义上的父亲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7-14 21:01:38

  姜暗骂了一句之后两人安静的看了会儿电视。
  但姜暗的性格安分不了多久,抬起脚尖踢了踢江喑的小腿,“嘿,带我去你房间瞅瞅呗!”
  江喑挪到旁边的单人沙发,远离姜暗,“不去。”
  姜暗也跟着挪,坐到了江喑刚才的位置,“为什么啊,你以前都进我房间了,我进你房间怎么了?礼尚往来懂不懂。”之后姜暗表情逐渐猥琐,“还是……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江喑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回答了三个问题,“不为什么,不懂,没有。”
  姜暗不依不饶,“不让我进去是吧?那我可跟你妈说你欺负我了啊。”
  最后江喑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好带他上楼。
  姜暗如愿以偿,喜滋滋的跟在江喑屁股后面走向楼梯。
  二楼有三间卧室,靠近楼梯口的那间就是江喑的房间,他的房间不像姜暗的那么青春活力,整体是灰色调的,收拾的干净整洁,也不像江喑的这么杂乱,看着一点也不像是十多岁的男孩的房间。
  姜暗跟在江喑后面进去,随便打量了一番,看着没什么好玩的就问道,“你这有游戏机没?”
  江喑刚想说没有,就突然想到他去年生日的时候陈笑怡送了他一台游戏机,但是他从来不打游戏,所以那台游戏机就被他收进了柜子里。
  “等着。”江喑转身走向柜子,蹲下身从最底层拿出那台游戏机,“给你。”
  姜暗看着那台游戏机瞪大了眼睛,“卧槽!江喑你有这么好的东西不早说,我可是想要这台游戏机想了好久呢。”
  “陈笑怡送的。”他从来不叫陈笑怡表姐,除非是迫不得已。
  江喑对这些产品并不了解,但也知道这台游戏机价格不菲。
  “对了,一姐呢?”姜暗问了一句。
  “回家过年了,她不是本地人。”
  之后姜暗坐在地上专注的打游戏,不再招惹江喑,江喑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看书,阳光透过窗外的枯枝,零星的撒在两人身上,画面柔和的不可思议。……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班主任也在嗑我和死对头的cp 宿莞
  总所周知,江景一中校霸黎池和学神谢烬是死对头。
  至于原因,黎池不想说。
  但是大家都知道。
  -
  那天,黎池和谢烬在学校小树林约架,正打得难解难分之时,班主任突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他们逮到了教导处。
  黎池从教导处出来的时候,他的兄弟凑上去,“黎哥,情况怎么样了?”
  他脸色明显地黑了下去,脚上踢飞了一个矿泉水瓶,“草,徐晓燕那个女人有病!她说我和谢烬那个傻逼早恋!早恋!!我早恋你妈!”
  黎池声音不小,在场的女生又不少,于是江景一中贴吧里,cp楼悄悄建起。
  -
  不知是不是徐晓燕专门跟他作对,把他黎池和谢烬放在一起了!
  徐晓燕言之凿凿:“我跟你们说,高中敢在我徐晓燕眼皮底子下谈恋爱的都给我坐一起!你们分了也别想给我调开!”
  黎池:“……”
  突然被安上早恋名号的谢烬:“……”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神,事情怎会如此!
  -
  “黎哥,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学神啊?”吴皓狗腿地给他递了瓶水。
  黎池接过,拧开矿泉水瓶盖,灌了一大口。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他叫谢烬,我叫黎池,水火不容呗。”
  -
  不管黎池和谢烬是不是水火不容,反正cp楼越盖越高就是了。
  别家cp粉都是拼命找糖吃,而锦鲤女孩:
  #锦鲤女孩过年了!#
  #锦鲤女孩今天又过年了!#
  #锦鲤女孩又双叒叕过年了!#
  #我家cp是真的!!#
  -
  “转发这对锦鲤cp期末考试成绩提高五十分哦~”
论拐跑校草的正确打开方式 深藏攻与名
  简介:
  娃娃脸可爱治愈系少年受×高冷闷骚,占有欲爆表儿攻
  因为打赌输了,按照赌约履行惩罚的秦琅,忍着羞耻穿上了女装向本校的校草徐书瑾表白,可谁知他居然表白成功了。
  秦琅本想只女装一次,可之后却因为徐书瑾的种种借口,一次又一次穿了女装出去跟他约会……
  场景
  样貌清冷矜贵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唇形完美的薄唇颜色淡薄清雅,他噙着一抹赏心悦目的笑意,拿着手上的猫女郎装束,看着面前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娃娃脸少年,“宝贝,穿这件好不好?”
  本文又名《摊上醋精老攻》
穿书后徒弟成了我CP 思辙
  修真界最厉害的人当属楚圣人楚渝
  修真界最混世的人当属楚渝身边的小徒儿岳凌
  楚渝一辈子收了两个小徒弟
  大徒弟每天想着和师尊撒娇
  二徒弟每天想着跟在大徒弟身后闹事
  楚渝叹气:“做师尊的真难!”
  ——
  很多年后,楚渝和岳凌一起谈起他们重生后的闹剧
  重生前:楚渝只当岳凌是他的乖巧小徒弟
  重生后:岳凌只当楚渝是他的贴心小老婆
  ——
  羲华:“你是选择和我一起走,还是继续任务下去。”
  楚渝:“继续任务。”
  END
  【系统:本次任务失败,继续下一个任务。】
  又名《今天徒弟黑化了吗》
前男友脑子有坑 落大大雨
  脑子有坑攻 & 精神失常受
  周觅&吴亦
  吴亦怎么也想不到再次见到前任是在海边,还是他的“尸体”!如果不是人道主义精神促使他这个“热心好市民”救人,他是绝对不会救周觅,甚至还想过去踩两脚,毕竟当初给他戴了绿帽子导致分手的是周觅。吴亦自认为自己恋爱期间还是很自爱的,毕竟周觅体力挺好……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重新开始生活了,他不用靠周觅这个富二代也完全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
  几天后。
  公司老板找上门,“吴亦,这个人以后就你带了,让他火起来!”
  什么东西?周觅又出现了?!还是自家公司的艺人?!
  周觅看着他,微笑的打招呼:“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你大爷!”吴亦吼道。
穿书之魔尊居然是断袖 沙雕本尊
  一朝穿书,姜允苏居然成了青龙教刺客+百花谷右护卫?!
  正当他完成一个又一个刺杀任务,以为自己此生圆满时,那个天杀的系统来冒泡了:
  “新任务:阻止男主万剑穿心事件,避免魔尊出世。”
  “什么??!”姜允苏炸了。
  ----------
  秋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明明……明明之前还想刺杀我的啊。
  值得吗?就因为你是我的右护卫?
  不值得的。你亏大了。
  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替我挡剑。
  还挡了四剑。
  你真的亏大了。”
  ----------
  一个正经的攻受介绍:
  受:姜允苏
  逗比幽默脑回路清奇,真诚善良重情重义,也许是被原主影响,是个天生的刺客,在做任务杀人方面莫名无畏果断。
  身份:21世纪穿书人士,穿前普通青年一枚,穿后是前朱雀教刺客+孤魔谷右护卫。
  攻:秋叶
  性情多变,时而温柔时而冷漠残虐杀气重,在面对姜允苏时格外温柔。
  身份:孤魔谷谷主
  ----------
  1.动不动就灭人满门精分大魔头攻×沙雕狼灭刺客受
  2.攻受双洁
  3.三观奇秒
失忆后渣男强宠我 人面桃
  手捧着一颗破碎的心去赴敌宴,笑盈盈的敌人过来添酒,宴席中无人带刀把喜悦扼杀在宴席之中。你所谓的胜利,只不过是杀一个手无寸铁愿意相信你的人。
  姜末是心甘情愿嫁的,顾判是被逼无奈娶的。
  在顾判眼里。从来都只有姜末赖着不走的份儿,哪有她拒绝自己的道理。
  可是一场车祸醒来,姜末把她最爱的顾判忘了,把伤她最深的顾判忘了。
  他追,她躲。他情根深种,她无动于衷。
  他说对不起。
  她说既往不咎。
  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两人各有归处。
  ——
  “顾判,我不想离婚,你别赶我走,行吗?我……很乖的。”
  “签字。”
  “我不想。”
  “……按着她,把字签了。”
  离婚协议签完,一年之后,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天,顾判留给姜末的,是一个离去的背影。
  ——
  “姜末,别走。”
  “做人呢,要按照规矩办事儿。这是顾先生你教我的。”
  “我后悔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天,顾判望着姜末的背影,脑子一片空白。他不记得了,曾经自己有多少次这样丢下姜末,就像如今的姜末,对待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