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第48章 给他拜年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8章 给他拜年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单眼皮儿发布时间:2020-07-13 21:20:45

  再过几天就是今年的春节了,除夕那天晚上姜暗玩的太晚,导致第二天死活也从床上爬不起来。
  大年初一照例是要去他们爷爷奶奶家拜年的,姜阳看着在床上窝成一团的姜暗,气的牙根痒痒,“姜暗!你再不起来老娘弄死你信不信?”
  姜暗迷迷糊糊的听着姜阳的怒吼声,在床上拱了拱脑袋,最终还是没能爬起来。
  姜阳挽了挽袖口,“老娘治不住个你了还!”随即爬上床掀开姜暗的被子,揪住姜暗的耳朵往浴室拖。
  姜暗哀嚎着,“疼疼疼!卧槽!”
  等姜暗收拾好之后,一家人才终于出发。
  在他们爷爷奶奶家待了一天,第二天就回去了,像姜父这种生意人,逢年过节是最忙的时候,要给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挨个打电话送礼,而且还有去拜访一些家里的长辈。
  大年初二,姜父姜母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一上午的时间手机就没停过,姜阳也去给一些关系比较亲近的亲戚拜年去了,只剩下姜暗一个闲人。
  姜母抽空喝了口茶,朝楼上喊了一声,“儿子!你下来一下。”
  姜暗听到喊声趿拉着拖鞋从楼上下来,“怎么了,妈。”
  姜母指了指桌子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这个,你去给你江阿姨送去。”
  姜暗想拒绝的,但是看到他们都这么忙,也就没说什么,上楼换了个衣服就去了。
  姜母看着姜暗在门口换鞋,叮嘱道,“路上小心点,张叔送你的时候让他慢点儿开车,路上滑。”
  张叔是他们家的司机。
  “知道了。”
  说起来,这还是姜暗第一次去江喑家,两家离得也不算太远,开车的话,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姜暗拎着礼品下车,张叔说晚上过来接他,他应了一声。
  走到别墅门口按了按门铃,没过一会儿门就被从里面打开,入目的是曲丽华那张保养得当的脸。
  姜暗嘴角勾起笑,“阿姨过年好,我来给您拜年了。”
  “过年好,快进来,外面冷。”曲丽华接过姜暗手里的东西,慈爱的说。……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俩霸霸每天都在撒狗粮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和渣男住一起 居烟
  齐律是滨州大学人人喊打的“渣男”,至于为什么被扣上了渣男的帽子,齐律表示,他很无辜。
  但是沈苒不信。她发誓,她定要让渣男不得好死。
  于是,自从沈苒在校外合租房子,机缘巧合下碰了齐律,齐律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走廊人声鼎沸,沈苒一把拦住齐律,瞬间潸然泪下,楚楚动人:“你一定要这样对待我吗?那晚的事,你都忘记了吗?”
  第二天,齐律发现自己的课桌里多了很多骂他的信。
  论坛聊的火热,沈苒频繁发帖说齐律和多名女子共住,并诚恳地说明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
  第二天,齐律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
  ……
  齐律觉得,沈苒这样抹黑他,没有人会嫁给他了,所以只能对沈苒表白了。
  沙雕戏精酷guy女主X超撩腹黑明骚男主
  来了就别走啦,看1下下趴.!!!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快穿:男主怎么还没来杀我 殇十泪
  景陌是扮演无恶不作大反派的任务者,在小世界里只想早点做完任务,找回自己的记忆。
  可他没想到,第一个世界就遭到了滑铁卢。
  1:景陌作为全网黑,不仅针对顶流爱豆,还有浑身黑料,跳进黄河都洗不白。
  偏偏傻白甜男主义无反顾的贴上来,说要守护他。
  2:景陌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妖精,跟在小和尚身边只是想吃掉他的内丹。
  可小和尚得知真相后,不仅不将他绳之以法,还赶在他动手之前造杀孽,把曾经欺负他的人全都杀了。
  3:景陌是把全世界神智留在游戏世界的主脑,作为研究人员的男主悄悄给他递了资料,帮他统治世界………
  *
  景陌:我累了,任务不做了,做不成了!
  景陌:再见了狗男主,你爱咋咋地,反派角色让给你,别抢我戏份!也不许惦记老子的肉/体!
  (冷漠薄情工作狂反派受VS眼里只有受的恋爱脑美强不惨攻)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你好我贩剑 疏清
  常情睁开眼的第一眼她恨不得拔出眼前的剑自刎,后面她发现,这把剑就是她自己,再后来她发现自己穿进了刚看完的小说里。
  而现在书里极度厌世的反派此时正是个小可怜,他一直被关的阁楼正好是封锁自己的地方。
  身为帮助纪微光成为反派的一大神器,常情每日都在努力化成人形帮他各种修炼,还时不时护住幼小的反派大佬。
  于是,青山门的人发现,废柴纪微光身边有时总跟着一个神秘女子,武功高强,长相和神仙一样,就在他们思考何方神圣的时候。
  神仙抱着不离身的剑,仪仪然上前对他们微微一笑,“你好,我贩剑。”
  众弟子:……
  而重生回来的纪微光每天都看着常情忙前忙后,那颗想毁灭世界的心被安置了。
  现在我的计划是什么!装可怜让她保护我!
  逆天神器剑灵×白切黑小可怜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简亦
  【主攻文,身心干净!】
  贺北城一个腐到极致的女孩,每天都梦想着能跟小说里的人一样进行一次快穿之旅。
  一次意外,她的梦想竟然真的成真了。
  绑定了伪男系统,系统竟然将他变成了梦寐以求的男儿身。
  从此他便在三千世界里祸害起了美男。
  穿梭到各各位面,直接把人家女主的男主给泡走。
  系统也是心痛男主呀,“宿主你就不能对他们温柔点吗?非要搞得那么凶残!”
  “小爷我好不容易当回男的,自然是要睡个够!”
  渣女变渣男,今个睡校霸,明个睡哥哥,这日子混的是风声水起。
  只是她知道自己睡的谁吗?若那人醒过来,她的下场有该如何?
  本文耽美,慎入感谢配合。
  作者在线,欢迎各位小可爱勾搭。
  ✨推我老婆的书✨《快穿∶男主总是欺他眼盲》
  #推书《宿主是个傲娇怪》可放心食用#
别拿你的绿茶碰我 疏清
  我有一个追求者,他叫席启星,是个绝世绿茶。
  “哥哥,你兄弟怎么让你吃不喜欢的东西,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都依你。”
  “哥哥,你怎么流汗了啊,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好好爱护你。”
  这谁受得住。
  我有另一个追求者,他叫顾知之,是个尖端白莲。
  “哥哥,我好疼,为什么他这么凶。”
  “哥哥,你看他那么可怜就帮帮他吧,虽然我不喜欢他。”
  这我也受不住。
  众所周知周黎晰的两个追求者很可怕,因此席启星和顾知之在一起时令人大跌眼镜。
  “嘤嘤嘤,没忍住把你妈变成咱妈。”
  不绿茶就难受的美人攻×嘤嘤怪附体嘴炮戏精受
  情敌变恋人,不喜者慎入
穿越之变成老太太 两只鲎
  孙澜一朝穿越,到了古代。 这儿的的空气并不清新,环境并不美好,人们并不淳朴。
  实在是让人崩溃,但是这是一本书衍生出来的世界的朝代。虽然故事发生在前朝,却也让孙澜勉强适应了。
  最让人崩溃的是,她成了个农家老太,有了三个便宜儿子和一个嫁出去的女儿。
  大儿子和二儿子虽然孝顺,却是个好吃懒做的。但小儿子还算机灵。唯有个女儿,关系却很差。
  好吧,这都忍,但为什么“我”却是个没了丈夫,性情大变,压榨儿子的狠心娘。
  还好有个空间,孙澜决定带着便宜儿女励志科举兴家,改换门庭,流芳百世!
  小剧场:
  孙澜【早期做菜】:多倒点油,那才香。要流口水呢。
  王晓翠【儿媳妇】:娘,少放点,那是一个月吃的油啊。
  孙澜【成了老太太】:开荒多辛苦啊,让去锻炼的学生们都有肉吃。
  学生们【大口吃肉】:开荒好累啊…但是,肉好香。老太太是好人呐。
  每天晚上更三千字。
猪猪男友养成记 7抱抱
  一年前,韩邢风从夜店买回了一个男孩。
  圈里人都说,落到韩邢风手里,这男孩不死也得半残。
  可一年后。韩邢风搂着某只养的白白胖胖的小猪宣布:“我要结婚了。”
  众人:“……”要不要这么打脸。
  一年前,他的小猪还战战兢兢,胆小如鼠,可现在……
  “韩邢风教我念单词。”
  “不教。”
  “你敢说不?那好,今晚你不准上床睡觉,也不准碰我!”
  晾晾酱酱后,某只小猪一脸悲戚,呜呜呜……我要背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