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影后今天又心动了第1章:姜影帝不是个好人啊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章:姜影帝不是个好人啊

影后今天又心动了柚执发布时间:2020-03-28 15:04:31

  再一次睁开眼睛,陈辞的视力是模糊的,大脑也是一片混沌的,头痛欲裂。
  模模糊糊的背影,断断续续的声音,来自大脑的一阵疼痛迫使陈辞睁开了眼睛。
  床边的男人的手陡然升起一阵疼痛,但是,并没有甩开,任由床上的女孩抓住,直至抓出了一道红色的印子……
  “水……”女孩沙哑的声音出现在男子的耳畔,姜锦初这才把女孩的手从自己的手中抽开,起身去倒了一杯水。
  女孩彻底的清醒了,但看到对面的男人彻底傻眼了,瞪大了双眸,脑子再次陷入了死机。
  这不是影帝姜锦初吗?
  姜锦初把杯子递给她,却不见女孩有接下来的动作,以为还没有清醒,便转身到床上,让女孩更容易喝到水。
  陈辞感受到柔软的床上在边上凹陷下去,这才反应过来,声音沙哑,微微出声道了句:“谢谢。”
  一杯水见底,陈辞的喉咙才算舒服,总算没有了沙哑,但是眼前的情况陈辞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她不是被那群人打死了吗?
  那群人活生生的把她打死了!
  而且,罪魁祸首不就是她掏心掏肺对待的好妹妹吗?想想真是可笑啊,她居然傻到为了她妹妹去借高利贷,因为她妹妹的演员梦,但陈辞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陈苒设的局。
  至此时,姜锦初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女孩的脸。
  总归感受到姜锦初的目光,陈辞才抬眸看了一下姜锦初,慢慢的开口:“我,我怎么了?”
  闻言,姜锦初才别开目光,眼神撇到床上的手机,声音清冽,缓缓开口:“你打电话给我。”
  陈辞好不容易有的思绪,因为这句话又想断了线的风筝,不见了。
  她认识姜锦初吗?
  说不认识也认识,毕竟,这是她妹心头的白月光。说不认识那是真不认识啊,更何况会有他的号码?
  不对,她现在又在哪里!
  陈辞意识到事情不对,连忙起身下床,因为太急,在下床的时候连鞋都没有穿,仿佛有意识在指示她,便急匆匆的去了洗手间。
  姜锦初目光淡淡的看着陈辞急匆的背影,眼神不自觉的跟随到洗手间。
  陈辞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那张脸,瞪大了双眸。
  这,这不是影后苏恋的脸吗?
  为什么?她怎么会有苏恋的脸,看着不属于自己的脸,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她的瞳孔微微泛红。
  她这是重生了!
  但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苏恋的身体里?
  这到底有什么联系?
  但是此时此刻她不在是陈辞,而是苏恋。可是苏恋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才能有机会在自己死的时候穿到了她的身体。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重新走了出去。
  看着周围的一切,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但有一种心底的声音告诉她,这是她的家。
  眼神不自觉的落到了落地窗旁边的姜锦初身上,陈辞给自己默默打了一口气,慢慢的靠近,但是越近越有一种压迫感。
  不是说,姜影帝很和蔼可亲的吗?为什么她走一步就感觉自己的膝盖离地面越近?
  “姜影帝,你为什么在我家”陈辞尴尬的开了开口,毕竟自己不是苏影后,突然冒充着,怎么感觉都有一丝丝的窘迫。
  不知什么原因,陈辞竟然把心底那句自己的家给说了出来
  姜锦初眼神狐疑的盯着陈辞的脸看,盯的陈辞心里发毛,但是迫于压力,只能这么无声的忍受着。
  “入戏太深?”男子淡淡的四个字。
  没反应过来的陈辞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但是,他的哪只眼睛看到她入戏太深了!
  她根本就没演戏,再说了,她也不会演戏。
  敢情,和影帝说话还要PK演技的吗?
  没受控制,陈辞直接一个白眼寄了过去。
  姜锦初看的她的白眼,眼底的狐疑更加明显,这个动作苏恋根本就不可能做的出来,但是面前的人就是苏恋,但他总感觉不太对劲。
  “没事的话还请姜影帝离开,我要休息了。”
  陈辞声音冷淡,听不出任何情绪。直接下了逐客令,反正苏恋走的本来就是高冷路线。
  现在她的心里有一种想法,就是,这个姜影帝不是个好人啊。
  闻声,姜锦初淡淡一笑,显然,他没料到她会这么说,缓缓开口,:“这是我家,不知要谁离开。”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影后今天又心动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我被奸臣强娶豪夺后 妤鹤
  心狠手辣摄政王/不受宠长公主
  一朝被同父异母妹妹连合自己驸马,安了个判通敌叛国罪名赐死烧死在宫中,间接害的宠爱自己的母亲死不瞑目。
  她阮倾城浴火重生归来发誓一定要夺回自己所拥有一切手刃这对奸夫淫妇,不巧的是被作为反派的心狠手辣的摄政王盯上。
  传闻中对摄政王稍有不敬,就只能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
  阮倾城:“我听说摄政王您心狠手辣,对任何人都不近人情,看来传闻有误啊!”
  北溟修:“长公主你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呢,先是重新得到陛下宠爱后是没有传闻中那么嚣张跋扈草菅人命。
  “看来跟本王还是很般配的嘛,你说是不是?”
  阮倾城:“…………”
  阮倾城听此回答心中无奈的叹一口气想:这摄政王上一世自己压根连人影都没见着过。
  她重活一世倒遇上还盯上自己…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真是醉了……
  人前草包不识大体实则腹黑掌控全局长公主。
  人前心狠手辣人后腹黑占有欲极强摄政王
  北溟修:“他们盼你名声四起,但我只想要你年年平平安安。” ​​​
  甜宠文/喜欢可以收藏
漫漫婚途,谁可白首 叶妖
  “合作。”
  一个男人闯入她的世界。
  “不必了,总裁”
  转身,她手撕海王老公,上门小三,帮别人养了儿子这么多年,她的亲生女儿还在受罪!
  “女人,我可以保护你。”
  冷笑,她却再也不会相信别人的承诺,恋爱归恋爱,追得上姐再说。
她那么娇气 温执愿
  如果可以,我想请雨下得再久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她拥入怀里。
  —
  祁舟生日聚会上。
  络琛问祁舟兄弟和络枳他选谁?
  祁舟闻言很不屑。
  他说络琛问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平。
  随后视线落在络枳的身上。
  他笑着说,“她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可以被做为选择的选项。”
  “于兄弟,我能同甘共苦。”
  “但她,我舍不得。”
  —
  可能是见到她的第一眼,糖吃得有点多,以至于看见她就莫名的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
  —
  络琛说她是他们全家的小甜包,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络枳是只属于他的娇气包。
  遇见你后,爱你好像就成了本能。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纵火 西岭
  在许韫十五岁那年,喜欢了一个人。
  /
  许韫年轻漂亮。
  裴观成熟稳重。
  -
  四年前那场声势浩大结局惨烈的告白,使许韫再见裴观时只觉得万分羞耻。
  “裴叔叔,好久不见。”
  裴观抬起头,眸光略有深沉,“嗯,好久不见。”
  少女褪去四年前的稚嫩,出落得漂漂亮亮,身材凹凸有致。抹着烈焰红唇,一席红色的连衣裙让人再也挪不开眼。
  裴观心里燃起了一穹烈火。
  “小东西,招惹了我,就不能逃。”
  裴观纵容一穹烈火在他内心狂烧,熊熊烈焰激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许韫记得,仲夏夜里,他们做着天下最亲密的事情。
  气温燥热,美人惹火,室内一片旖旎。
  “叔叔……”
  “嗯?”
  “我真是该死的美丽。”
  /
  娇俏贵家女X放浪公子哥
  食用指南:
  大叔文/年龄差12岁
  非双洁,无小三
  建议与《私欲》搭配食用
这个辅助贼能哭 小松末可
  ∥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出生就是牛马。
  有的人,比如我,出生就是尼玛。∥
  .
  论十八线黑糊恶臭没素质主播攀上了职业的高枝以后,热搜突然炸了这回事。
  成山成海的战队出来口吐芬芳。
  揪其精髓,就一句话。
  你他妈的林满你不是说狗都不去打职业!!!
  林满:什?我这不叫打职业,只是为了与诸位高段位游戏选手友好交流罢了。
  .
  林姐曰:
  吾日三省吾身。
  骂牛马队友了吗?骂牛马对手了吗?骂牛马网友了吗?
  挂在热搜上面的词条告诉你。
  #林满在省级赛上 下台与观众对线#
  别人家的战队,每天都为拉投资奔波劳累。
  林满家的战队,每天买三万水军不够给她控评洗地。
  .
  怀中抱妹,伤害加倍。
  谁知道沈星桉堂堂大男人才是那个被抱的妹。
  但是,看着那人捧着奖杯朝着自己弯眸的模样,还挺好的。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站在世界领奖台上,学着马可的腔调挑眉。
  “Are you ready?”
  然后纯正中文响起。
  “家人们好,我们的名字叫做华夏,你们可以亲切的将我们称之为父亲。”
  -
  “口吐芬芳游戏超神小喷子”
  “职业菜鸡脏话输入机器人”
  -
  论林姐何时何地都在发扬国粹这件事情。
末世重生之温柔冢 萌萌心情
  初次见面,少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眉眼一弯,笑着说:“怎么办,还真是不巧呀……”
  少年漂亮的脸蛋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精致,白皙肌肤似乎泛着盈盈光亮,单看上半身,像是无端坠落人间的天使。可是脚边散落的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以及少年手中的短口消声枪破坏了如画的景色。
  面无表情的男人抬眼看了看前面混乱的状况,接着便迈开双腿,向前走去。仿佛没有觉察到周身发生的变化,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即使在路过少年时,也只是像个普通的过路人,眼神淡淡的径直走了过去。
  看着男人像个无事人一样径直走过去,少年偏了偏头,接着便垂眼看着手中的枪,像是之前的男人从未出现过一样,浅笑低声道:“准度还是不够,浪费了一颗子弹……”
  ①冷淡攻×温柔扭曲受,何遇×洛书言
  ②甜文不虐,攻宠受
微臣要往江南逃 江胤
  万千灯火,你不能用美色诱惑我
  –
  “说实话吧,你去江南那些年,我很后悔。”
  “那会儿是真的得了几场大病,你来看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好了并非装病,你要知道你是我的良药。”沈顾的笑容在烛火的映照下有些温暖。
  锦钦轻笑了一声将烛火灭了。
  月色柔婉。
  “你就让我去江南嘛,你要是再不让我就逃咯。”
  愈来愈精彩
  1∨1
  喜欢就点下收藏趴
  玻璃皆是糖的铺垫。
  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