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第1章 眼瞎江月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章 眼瞎江月肆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孤独小酌发布时间:2020-01-23 23:50:52

  桃花镇之所以称之为桃花镇,是因为此处土地养人,桃花开得也颇为旺盛,故而有此名。
  这镇上居住的人多,日日都要发生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例如张婶的鸡遭刘伯家的狗吃了、卖猪肉的庆大叔卖肉时黑了人二两肉、隔壁村的李寡妇跟村长好上了又被村长夫人瞧见了……
  尽管在外边闹得鸡飞狗跳的,江月肆也依旧能心安理得的搁万宝堂门口午睡。
  兴许是怕这日头把他照黑,他还特意叫阿土给他搭了个棚子遮遮太阳。
  “瞧见没,你以后要是再逃课,老娘就把你送给他家当儿子。”
  隔壁巷子的刘三媳妇儿拽着刚逃课去田里滚了一下午的儿子路过万宝堂门口,嘴上骂骂嚷嚷的,顺手指了指在棚子里睡得正香的江月肆。
  刘三媳妇儿的儿子一听要给江月肆当儿子,当即就声泪俱下的抱着他娘腿哭,嘴上喊着:“阿娘我不要,我不要给熊瞎子当儿子,我不要捡烂菜叶子吃……”
  兴许是她儿子哭得满脸鼻涕的太丢人。
  刘三媳妇儿赶紧拽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儿子就回家去了。
  身后刚擦好地板的阿土看着远去的孩子留下的一地不知是鼻涕还是眼泪的一滩液体,又转头看了一眼睡得跟死猪似得老板,脸都黑了大半。
  阿土:“……”
  真难为您老人家,那么大动静都能睡。
  倒不是他吹,他家老板一个月,有半个月都在睡,剩下的半个月不是招猫逗狗,就是去遛隔壁孩子玩。
  有回也不管人愿不愿意,抱着个孩子就撒开趟子的跑。
  把那孩子给抱回了万宝堂,说是要养着给他养老送终,可不过半宿孩子他爹就找来了,说是偷他家孩子,硬是要拽江月肆去衙门讨个公道。
  也亏得阿土好说歹说,这才看在江月肆是个瞎子还穷的份上放了他一马。
  自此江月肆成了镇上小孩口中专偷小孩的熊瞎子,还是吃不饱饭,被偷就要捡烂菜叶子吃的那种。
  虽然阿土跟在江月肆身边多年没有大鱼大肉,但也还没到要捡烂菜叶子吃的地步。
  奈何妖言惑众。
  一大帮半大的孩子组了个打倒熊瞎子协会,发誓要把江月肆就地正法。
  也亏得他老板心眼大,依旧晚起早睡,没事儿就往店外的棚子里一躺,这一躺就是一下午 ,搁耳朵边喊都喊不起的那种。
  “搁门口看什么呢,赶紧做饭去,老娘都要饿死了。”
  身后传来一阵娇媚的声音,阿土回头,一个身段婀娜,穿得还单薄的女人正倚靠在门上,她望着阿土,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了嫌弃。
  见是花娘,阿土便没个好气,道:“你个死野鸡,当你土爷爷我是下人使唤啊,说做饭就做饭,爷爷我还不乐意呢。”
  言罢,阿土还用刚洗干净的抹布掸了掸身上肉眼瞧不见的灰。
  花娘也是个暴脾气,大步走上去就拧着阿土的耳朵不放,嘴上依依不饶道:“你个死土狗,你是怕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姑奶奶我是野鸡变的是吧,吵吵那么大声,你不想活命了。”
  总而言之,这万宝堂里没一个人是人变的。
  江月肆是被贬下凡的凤凰神君,身边跟着的花娘跟阿土都是他落地时顺手捡的野鸡精和土狗精。
  三个都是不会短命的玩意儿。
  为了防止周围的人看出不对劲来,他们经常把店换着地方开。
  一百年一处地儿。
  不过万宝堂生意并不景气,经济来源全靠花娘一手经营的青楼里的姑娘们的努力。
  因此三人的生活也比较拮据。
  毕竟这桃花镇的男人有钱又好色的少,青楼的生意也不好,连累着楼里的姑娘们都吃不着肉,更何况他们三个。
  也不怪人说跟着江月肆要捡烂菜叶子吃了。
  最后为了生活和谐,花娘干脆领着阿土一块儿进了厨房。
  待晚饭出炉的时候,江月肆也差不多醒过来了。
  他在棚子里伸了个懒腰,又伸手宝贝似得扶了扶遮着他眼睛的绣了桃花的白布带子。
  这带子是花娘绣的,作为个成精的妖怪学这些也是为难,起初江月肆带的都丑得叫人没眼看,这带子还是花娘学了十几年后最好的成品,江月肆也带了十来年了。
  带这玩意儿也不过是为了遮这眼睛的残缺,不然他也不爱带。
  “老板,吃饭了。”阿土探出头,看着站在那不见有动作的江月肆开口。
  闻声,江月肆尽管看不见也听着声朝那处望去,伸出手,温润的嗓音便响起,“过来扶我。”
  阿土:“……”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上回追着我在万宝堂门口边打边骂的就是面前这个死瞎子吧。
  阿土也不敢说他什么,尊老爱幼的道理他得明白。
  毕竟老板也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凤凰了。
  他快步上前去扶江月肆,姿色平平的脸上挂着笑,把一个点头哈腰的狗腿子演绎得淋离尽致,甚至还怕江月肆撞着柱子,贴心地提心道:“老板您小心柱子。”
  瞧着这柱子,阿土便想起上回他把江月肆的宝贝花瓶给打碎了,这柱子愣似被江月肆当成是他,被骂了足足大半个时辰。
  这好好的一个人逮着根柱子骂了大半个时辰,这不是瞎了,就是疯了。
  若不是有被江月肆追着满街打的先例,他也不用天天怀疑他家老板是真瞎还是装瞎的,起码在动手打他的时候是一打一个准。
  万宝堂的桌子椅子都是上了年岁的,皆是阿土从隔壁废宅偷的老古董了。
  好在能用,平日里就用来吃些饭。
  江月肆在花娘的注视下被阿土扶着落座,刚夹了一筷子青菜,就听花娘开口道:“祖爷爷,我想卖身新衣裳。”
  花娘是野鸡,按着辈分也是扯不到江月肆这只老凤凰那去,也亏的这丫头脸皮子厚,非得认个祖爷爷。
  可这祖爷爷显然除了真瞎,装聋也是有一套的。
  江月肆直接把花娘无视成空气,冲阿土道:“那小子还在门口蹲着的?”
  “嗯。”阿土点头,心里觉得奇怪,前些天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小子日日蹲他们店门口,没事儿就瞅瞅他家老板,跟看大姑娘似得。
  他家老板也不说要把人撵走,任人家蹲门口,还三餐不落的都给人送去。
  阿土以为他可怜对方,就想着叫江月肆把人收了打杂算了。
  可江月肆却说:“那小子回回吃饭都吃得那么干净,指不定是个能吃的,老子可养不起。”
  阿土:“……”
  所以你天天给人送吃的,图个啥?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神仙也靠捡破烂过日子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代孕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校霸他新上任 花狸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你是第一个!
  一朝重生,不良老大成校霸,史无前例,惊天动地,这里有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全校最差的班级,全班最烂的学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每天都是鸡飞狗跳,当一切没有了秩序,又由谁来维系这个岌岌可危的集体。
  师生情,同学情,兄弟情,青春励志大放映。
  校霸新上任,打脸不停顿,撩最美的校花,带最拽的兄弟,交最极品的男朋友。
我家师尊有点饿 糯米咸粽
  仙门师尊受戏逗影帝魔神攻,结果反被掳回魔族当......当山寨夫人?
  让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渡劫失败变成“小煤球”,无意之中被仙门第一仙尊无墨救下,但却发现对方正研究着......食用自己的一百种方法?
  无墨,一个顶级吃货穿越到了异世,看到什么都想炖一炖,烤一烤,导致六界谁看到他都想跑!
  无墨:“哎?前面那只寿桃精,你别跑,快到本尊碗里来!还有那只乌龟精,怎么两条腿站起来跑,嘶......吃起来定是爽口弹牙!”
  .........
  “大师兄,你发现了吗?我们的师尊变得有点奇怪,他.....他每天都很饿??”
  大师兄不悦道:“为何如此说?”
  “师尊前几日,把那魔尊放架子上当猪烤了。”
  大师兄一本正经:“那魔尊作恶多端!活该!”
  “昨日师尊还抓了妖皇的契约兽过来,说要红烧!”
  大师兄一脸疑惑:“......当真?”
  “嗯,今日师尊又捉了海鲛郡主,说是要吃生鱼片呐!”
  大师兄一脸严肃:“好,那我去给师尊磨刀!”
  众人:“???”
  :
  无墨一本正经:“逆徒,放下你的......鞭,本尊不吃这玩意儿。”
  逆徒:“师尊不是什么都吃吗?怎么就不吃弟子的?既然不吃,那帮弟子试试好不好?”
  无墨黑着脸一咬牙:“好!那本尊吃,要油炸的!”
  逆徒:“......”
  :
  魔神攻日常戏精附体,为讨好师尊,每个月都带着仙门弟子攻打自家老窝!
  爽文X3,爆笑,情有独钟,HE!
  :
  前期各种沙雕,爆笑屠宰现场,各种装逼满天飞,后期各种大型掉马,崩人设,现场!双洁,强强联手!
  :
  腹黑魔神大师兄攻 VS 一本正经吃货师尊受
  再次声明,这不是正经修仙文
重生师尊:黑化徒弟请远离 凉心凉情好姑凉
  【双重生设定,重生,穿书设定。宠文,宠文,宠文。】
  男主苏宸翎视角:
  他本是世上最纯洁的一片冰晶,他可以忍受兄弟的陷害,可以忍受父亲的无视,可以忍受身体上所有的疼痛,但是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师尊,遭受屈辱,死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师尊,为保护自己死在眼前。
  他恨,所以带着这股恨,他在涅槃之中重生,不再畏惧任何人。
  屠杀掉所有挡他,阻他的人,登上帝王之位。
  而后,他娶了自己的师尊……不为别的,只是想将自己的师尊留在自己眼前,好好的保护着。
  可是护着护着,他发现他的师尊好像变了,变得有些……让他喜欢了。
  男主莫雨卿视角:
  飞机失事加穿越,已经很让他无语了,可没想他还穿越进了一本号称虐的肝疼的双男主书里。
  最最悲催的是,他还是一个被虐的男三号,穿越进来之后,他想明白了,所谓虐,都是自己作的,他本着不白莲,不作死的态度好好和男主宫斗。
  好好做“男主”的皇妃,好好帮助他平定天下,所谓剧本在手,天下我有。管他什么三观正不正呢,五官端正就行。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 帝九墓
  沈牧之,一个掌控网络王国的黑客大神,智商爆表,颜值爆胎。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使一个国家倾家荡产,没想有朝一日居然会栽在小电影上。
  一次入侵Z国总统的电脑,被突然蹦出来的小电影给害死,从此走上被系统奴役的道路。
  …………
  情景一:
  系统:“宿主大大,快把女主闷了扑倒打包带走,这样你就是男主啦!”
  沈牧之:“欧啦!劳资这就去!”
  某男主一手持刀放在江牧之的脖子上:“慢着!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沈牧之跪地求饶:“大大大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男主:“嗯,这就对了,要强也是强我啊!”
  沈牧之:“……”他是不是听错了?
  见风使舵的怂逼系统:“宿主,那就快把女主杀了,这样你就是女主了!”
  沈牧之:“我去你大爷的!女主死了男主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男主意味深长笑:“没错!死也不会放过你。”
反派师尊的洗白计划 慕花寂
  作为一个大反派,在连续被自己家徒弟搞死两辈子以后,萧言陌痛定思痛,终于下定决心要洗白自己了。
  第一世的萧言陌对师长枫细心呵护,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最后却因为奸人挑唆,他二人反目成仇。
  第二世为了从根源解决问题,他干脆躲了师长枫十六年,但最后还是被师长枫抓去了。
  在心底sun了n次dog后,萧言陌决定这一世开始给师长枫洗脑!
  于是在师长枫被萧言陌带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他每日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师尊天下第一好”,“师尊是个大好人”。
  ————————
  萧言陌:只要我洗脑洗的够彻底,反派光环就灭不了我。来,乖徒弟,跟我念,师尊尊天下第一好!
  师长枫:好的,记住了,师尊尊是可以娶回家的!
  萧言陌:不,你胡说,我没说过!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心尖上的一点宠 穆倾城
  杀伐果断的Leader北冥琛不甘心地娶了一个男人回家,却没料想引狼入室,动不动就床上解决。
  这要传出去可是会被别人笑话。
  而死缠烂打的北上夫人——寒子欺 虽然日理万机可也不妨碍他和自家老公玩啊,虽然整天被北冥琛教训,但是他的魅力也不是盖的对吧!不过路漫漫啊!
失忆后渣男强宠我 人面桃
  手捧着一颗破碎的心去赴敌宴,笑盈盈的敌人过来添酒,宴席中无人带刀把喜悦扼杀在宴席之中。你所谓的胜利,只不过是杀一个手无寸铁愿意相信你的人。
  姜末是心甘情愿嫁的,顾判是被逼无奈娶的。
  在顾判眼里。从来都只有姜末赖着不走的份儿,哪有她拒绝自己的道理。
  可是一场车祸醒来,姜末把她最爱的顾判忘了,把伤她最深的顾判忘了。
  他追,她躲。他情根深种,她无动于衷。
  他说对不起。
  她说既往不咎。
  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两人各有归处。
  ——
  “顾判,我不想离婚,你别赶我走,行吗?我……很乖的。”
  “签字。”
  “我不想。”
  “……按着她,把字签了。”
  离婚协议签完,一年之后,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天,顾判留给姜末的,是一个离去的背影。
  ——
  “姜末,别走。”
  “做人呢,要按照规矩办事儿。这是顾先生你教我的。”
  “我后悔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天,顾判望着姜末的背影,脑子一片空白。他不记得了,曾经自己有多少次这样丢下姜末,就像如今的姜末,对待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