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第17章阴暗病娇的邻家哥哥(17)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7章阴暗病娇的邻家哥哥(17)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云宴九发布时间:2020-03-03 21:40:32

  花宴掩唇轻咳,“没事,只是睡太久有些迷糊,你不用想太多。”
  “那就好。”季晓鱼拍了拍胸口,转眼笑意吟吟道:“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赶快回家吧。”
  “嗯。”
  季晓鱼亲昵的揽上他的手臂,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和他说着有趣的事,逗得花宴眉开眼笑。
  却冷不丁的感受到一股寒气,打了个冷颤,他说着寒气来源看去,却见一个面色冰冷的美少年单肩背着书包,穿着Z国特色中学校服直直的站在校门口,黝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俩相交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花宴心头一颤,抽出自己的手臂,端起甜甜的笑,屁颠颠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人。
  “大哥哥,你来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先我一步。”
  顾经年低眸看他,语气毫无起伏,“是这样的么?”
  花宴抬头,对上他平静的视线,心底莫名慌乱,迟疑几秒道:“当然…是这样,大哥哥不信吗?”
  敏锐如顾经年,怎么会听不出他话中的迟疑,蓦地,心沉了沉,本能的感到危机。
  他不明白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唯一在乎自己的人即将有了别的玩伴。
  那么是不是他也会像他们一样,最终离他而去?
  顾经年得不到答案,微不可察的紧了紧拳头,他将人紧紧的圈在怀里,森冷的目光盯着季晓鱼,目光像是实质,试图将她挤出两人的世界里。
  季晓鱼虽然单纯,但孩子敏感的天性让他明白,眼前的人对他很是不喜,她瞳孔微缩,被他阴狠的样子吓得倒退一步。
  可是想到花宴,她顿了顿,深呼吸鼓起勇气走上前,大声道:“大哥哥你好!我是陆衍哥哥的同桌季晓鱼,我和陆衍哥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然而顾经年并没有理他,倒是花宴挣开他的怀抱,拉过季晓鱼道:“嘻嘻,她说得没错我们是好朋友,对了,我还和晓鱼经常说大哥哥人可好了。”
  “是吗?”顾经年垂眸,掩去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绪,努力平静的压制住内心那股想要扭断季晓鱼手臂的狂躁……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极度迷恋 深藏攻与名
  痴情不改会不择手段泡好兄弟美人攻X看似冷漠实则温柔护短淡定直男受
  程敛在死之前得知自己最好的兄弟楚曜暗恋了自己整整二十年。
  重生归来之后,他依旧是人见人厌的混混,再次遇见优秀到会发光的楚曜,他秉承着好兄弟的良苦用心,为了不耽误楚曜以后的生活,程敛决定好好纠正楚曜的审美,往楚曜身边疯狂的塞漂亮妹妹。
  可楚曜表示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时间谈恋爱,秉着这种观念,也为了珍惜重生一次的性命,学渣程敛决定好好生活,一刻不懈跟着楚曜的脚步,至后,啪啪打脸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变得越来越好。
  可在跟着楚曜学习的过程中,程敛逐渐被楚曜吸引,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颗少男心早已遗落在了自己好兄弟楚曜身上。
  于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程敛纠结多次之后,开启了瞎撩楚曜模式。
  眼见着这才撩了一半,他就被楚曜吃干抹净了。
  在日后的相处的日子里,程敛发现了楚曜身上的一个惊天大秘密——楚曜也是重生而来的,一重生就盯准了他,势必要把他程敛搞到手。
  ——
  ——
  楚曜:活在这世间唯一的动力就是还没有泡到阿敛。
  程敛:活在这世间最大的压力就是还没有把曜仔变直。
  ——
  ——
  楚曜:好烦,今天还是没有爬上阿敛的床
  程敛:好烦,今天的曜仔又想爬我的床。
  ——
  ——
  众人:把一中混混头子搞到手是什么感觉?
  楚曜:白月光摘到手的感觉
  众人:把一中学神搞到手是什么感觉?
  程敛(咬牙切齿):腰疼
  ——
  ——
  入坑指南
  1.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系列
  2.双重生
  3.年下美人攻
  4.只要把美貌利用好,就没有泡不到的直男。
  5.双向救赎
  6.已过签,请放心入坑~
班主任也在嗑我和死对头的cp 宿莞
  总所周知,江景一中校霸黎池和学神谢烬是死对头。
  至于原因,黎池不想说。
  但是大家都知道。
  -
  那天,黎池和谢烬在学校小树林约架,正打得难解难分之时,班主任突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他们逮到了教导处。
  黎池从教导处出来的时候,他的兄弟凑上去,“黎哥,情况怎么样了?”
  他脸色明显地黑了下去,脚上踢飞了一个矿泉水瓶,“草,徐晓燕那个女人有病!她说我和谢烬那个傻逼早恋!早恋!!我早恋你妈!”
  黎池声音不小,在场的女生又不少,于是江景一中贴吧里,cp楼悄悄建起。
  -
  不知是不是徐晓燕专门跟他作对,把他黎池和谢烬放在一起了!
  徐晓燕言之凿凿:“我跟你们说,高中敢在我徐晓燕眼皮底子下谈恋爱的都给我坐一起!你们分了也别想给我调开!”
  黎池:“……”
  突然被安上早恋名号的谢烬:“……”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神,事情怎会如此!
  -
  “黎哥,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学神啊?”吴皓狗腿地给他递了瓶水。
  黎池接过,拧开矿泉水瓶盖,灌了一大口。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他叫谢烬,我叫黎池,水火不容呗。”
  -
  不管黎池和谢烬是不是水火不容,反正cp楼越盖越高就是了。
  别家cp粉都是拼命找糖吃,而锦鲤女孩:
  #锦鲤女孩过年了!#
  #锦鲤女孩今天又过年了!#
  #锦鲤女孩又双叒叕过年了!#
  #我家cp是真的!!#
  -
  “转发这对锦鲤cp期末考试成绩提高五十分哦~”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别对他动心 桃光
  沈绮虞十六岁时,因为父母关系的不合,到邻市的外公家暂度暑假。
  大城市喧闹繁华,小姑娘遇到了城里的妖精,情窦初开了。
  男人慵懒妖治,一双桃花眼眉梢上挑时笑意散漫,在舞台上演奏音乐时又肆意潇洒,一举一动都酷的要命。
  沈绮虞对他动了心。
  粘了对方两个月后,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表明心意。
  谁想男人怔了怔,婉拒般笑道: “怎么还对我存了这种心思啊? 哥哥又不喜欢小孩。”
  *
  后来,楠大德高望重的宁老八十大寿,被他教过的学生都前来祝贺。
  老人家笑着唤自家孙女帮忙招待客人。
  女孩亭亭玉立,巧目盼兮,礼貌地给大家逐一端茶。
  唯独热茶轮到裴重云的位置上时,沈绮虞敛起笑,抿起唇,客气疏离说:“叔叔,慢用。”
  然后,不咸不淡地给他端上了一杯——冰水。
  裴重云:“………”
  一旁的好友觉出味来,问他:“你得罪宁老的孙女了?小姑娘的气劲还挺大。”
  男人桃花眼微敛,看着不远处女孩的身影,淡淡地勾起唇角:“可不是么,我惯出来的脾气。”
  他叼着烟,长睫掩住眸里如墨的神色,失笑:“这下子可难哄了。”
  *
  沈绮虞不知道。
  自从她离开后,裴重云千回梦转,记忆里都是她的身影。
  他梦回到小姑娘当年那场惊艳众人的古典舞演出赛。
  他坐在台下。
  音乐声起,台上的少女腰肢轻盈,白嫩的脖颈修长,足尖轻轻一点,飘起的衣袖便随浮翠流丹的摆饰舞动,翩若惊鸿。
  她不经意间对他一笑,清冷的月光便揉成斑驳的碎影,仿佛穿越了时空,为他而来。
  裴重云惊鸿一瞥,后知后觉,原来早已心动了好多年。
  *
  外高冷内心很皮的舞蹈小仙女&吊儿郎当乐队扛把子的纨绔妖孽
  裴重(chong)云&沈绮(qi)虞[念第二声比较好听]
  #哥哥不喜欢小孩,哥哥吃小孩#
  #小七,跟哥哥回家吧#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再度二十三 许珂
  “我终于和自己和解了。”
  _
  陈北川红肿着手给她穿上了用自己攒了好久买摩托车的钱,买了她喜欢的白色帆布鞋。
  “我给你买的我给你穿。”
  “我们小遇意穿什么都好看。”
  .
  年末十二月 陈北川终是出了事
  所有人都换了副面孔
  .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用虚伪的表情怀念你 其实他们巴不得你早点死
  他们把所有罪恶的词都放在你身上
  最后再通通忘掉
  这个万恶的世界 不再属于陈北川
  她看着陈北川出现又离开
  她接近病态的想要好的生活
  然后梦碎了
  遇意疯了
  _
  清冷工作女狂人vs阳光摩托少年
  //
  不是甜宠文 慢节奏小说
  评论区禁止推书
  努力写出最真实的东西。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冥王教我跳大神 空灵的她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人和鬼真的能在一起吗?
  他是沉睡了两千年的鬼亦是掌握别人生死的死神,到底是缘分的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她最终成了他的新娘。
  “王,请处理一下这些文件!”他的助手指着快堆成山的文件道。
  宫玫歪着身子用手撑着头,眼眸望着远方不知在思索什么,脸上是满脸的温柔。
  他的媳妇什么时候才可以过来叫他回家吃饭啊。
  随即他的眼角瞥见了那躲在帘子后面的小人,他那双丹凤眸微微弯着,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只是一咋眼的功夫他便不见影子了。
  我看着抱住我大腿的某人,一脸黑线。
  他看着我不理他的样子,脸瞬间黑了下来一股弄弄的醋意飘满了大殿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那堆积如山的文件便被他刷刷几下批阅完了,刘管家看着宫玫的样子,额头溢出冷汗。
  “怎么?想红杏出墙吗?是我动不了腰了,还是,你需要调教了?”他将我壁咚在墙上霸道道。
  某女:“………”